安徽宿松破堤洩洪 僅給6小時轉移 村民損失慘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9日訊】中共安徽宿松縣當局日前強行趕走村民破堤洩洪,導致堤外多個村子被淹沒,水深有五六米,連二樓都淹了。當地居民說,為了保長江和周邊大城市的安全,當局挖破宿松一帶的大壩、淹掉農村。

同馬大堤洩洪 堤外村莊被淹

「安徽宿松,八百里皖江之首,同馬大堤自西南向東北,蜿蜒於長江北岸。大堤外,洪水肆虐,廣原成澤。大堤內,萬家燈火,平安祥和。」中共喉舌新華社7月16日如此描述。

宿松縣當局7月12日破堤後,堤外的多個村莊被淹沒。當地村民17日向大紀元記者反饋,當局出動武警、公安強行趕走居民,然後破堤、洩洪,導致當地居民損失慘重,貴重東西都沒有來得及轉移。

住在同馬大堤裏面的一位張醫生(化名)披露,住在同馬大堤裏面沒事,「外面的小村莊全部淹掉了,冰箱、空調都損失了,莊稼肯定都淹掉了,什麼都沒有了。」

村莊裏的人從大堤外面都撤到堤裏面來,有親戚的就投親靠友了,因為家裏都被淹掉了,所以有的人連衣服都沒有換的。

武警強行趕村民撤離 貴重物品未來得及轉移

張醫生介紹,堤外的村民撤離很突然。「一聲令下人都要撤出來,什麼交警、武警、派出所的進屋趕人,走不動的就抬出來。」

「我們這裏沿江好多村,我這裏距江堤有二百多米」,張醫生說,每天早上他都去那裏看一看水位,現在水退了,所以同馬大堤裏面沒事。

新華社也報導稱,近日,宿松縣洲頭鄉泗洲村、匯口鎮三洲村等地被洪水圍困。由於時間緊迫,不少村民家中的大額現金和貴重物品沒來得及轉移。

三洲村和泗洲村被淹

宿松縣一私營店老闆、洲頭鄉泗洲村村民李先生(化名)對大紀元披露,三洲村(匯口鎮)和泗洲村(洲頭鄉)都被淹了,他們現在一千多人都住在一所學校裏面。

他說,「當局通知撤離的時間太倉促了,只提前大概6個小時,上面說安排洩洪,村裏搞得也很倉促,人們主要以逃命為主啊,家裏的財產、電器都損失了。農村種的地和房子,還有一部份家具全沒了。」

「有很多人將家具搬到二樓,以為可以安全,但是連二樓都淹了,二樓有五六米高,都淹了。」

他表示,當局破壩洩洪已有四五天了,現在水已經跌了。這個壩還不是同馬大堤,而是位於三洲村和泗洲村的一個長長的大壩。

「洩洪的前一天,上面安排官兵進村了,可能是怕鄉親們反對洩洪,如果反對,估計就要採取什麼措施,這個圩破了以後,他們就都回去了」。李先生說。

村民:當局為了保三峽、大城市 淹沒鄉村地帶

李先生表示,當時他們還以為當局派人保壩呢,感覺(破壩)很可惜,有點遺憾。「我們這裏是平原,之前是產棉區,這兩年土地改革,把地包給大戶,一家包千多畝,現在都在水稻田裏養殖蝦和螃蟹,水一來全沖沒了,他們損失也很大。」

張醫生表示,當局破當地的小圩、洩洪,是為了保長江三峽、周邊的大城市。

「長江三峽那裏的水落差有一百多米,水太高了必須要排放,不排放上游就要淹了,放下來,從我們中下游流入大海」。張醫生說。

「上面的水位太高,長江太窄的話,流水很急,水位同樣很高,如果把旁邊的村莊淹掉,洩洪,淹掉三省六縣,就會形成一個大的湖泊,像個小小的內海一樣的,就可以把水位降下來,水就沒那麼高了,就緩沖了。」

張醫生說,中共當局就是「儘量保城市,比如為了保九江、安慶,就要把這邊的小圩給破開,九江不能淹掉,不然這邊水堵得死死的,水就往那邊跑,城市損失更大,我們這裏要是敞開的話,對安慶、九江什麼地方都有好處啊。」

但他抱怨道:「當局淹掉我們農村。我們鄉下這裏是個很痛苦的地方,每年這裏都要被水淹。所以那些大型的公司、開發商都不敢來,政府把這個地方列為洪水蓄水區,所以沒有外商來投資,所以這裏永遠是農村,困難的地方。這裏的人很可憐。我也捨不得花錢,是個貧困的地方。」

當局破壩,導致壩外村莊被淹。(視頻截圖)

宿松縣長江匯口站水位日漲幅值達歷史極值

據宿松縣當局披露,受近期長江中上游持續強降雨影響,宿松縣長江匯口站水位從7月6日8時至7月12日2時,從19.59米陡漲至22.16米,日漲幅0.47—0.51米,高水位期間長江水位日漲幅值達到該縣匯口水位站有歷史記載以來的極值。

而長江水位持續暴漲,導致宿松縣同馬大堤外護永天圩迅速超保證水位21.68米,堤防險情不斷、大部堤身漫頂。當局從7月12日5時30分六孔口門全部打開滿負荷分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