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的勝選之路是打擊中共

Roger L. Sim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換下競選經理布拉德‧帕斯卡爾(Brad Pascale),意味著川普王國的某些東西已經腐爛不堪了。

不管你信不信,這就是民意調查的結果。總統無法依賴這樣一種假設:這個國家到處都是隱蔽的川普選民,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傾向,以免遭到報複,這類報復從可能失掉工作到(毫不誇張的)成為僵屍。

帕斯卡爾被共和黨資深人士比爾‧斯蒂芬(Bill Stepien)所取代,但選舉不會由競選經理決定,而是由候選人決定。

川普必須抵擋住重現2016年輝煌的誘惑,那是一場精采的選戰。作為一個電視明星,他應該意識到這是新一季的開始,他需要一個新的方法。

首先,至少現在他必須放棄我稱之為他的「信噪比」(signal-to-noise) 問題,不要再發無謂的推文攻擊象喬‧斯卡伯勒 (Joe Scarborough) 這樣的人。誰在乎呢?就是說不要分心。

正如籃球明星「魔術師」約翰遜 (Magic Johnson) 過去常說的,這是「黃金時間」。

而通往勝利之路則是通過打擊共產中國。

他們是當今世界上所有麻煩的製造者,尤其是在美國,但基本上是世界所有地方。如果你仔細研究一下,幾乎所有當代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都源自中國。

新型冠狀病毒,我們仍然不知道是人造的還是意外,從中國秘密傳播出來,造成了一場全球性的健康和金融災難,而這反過來又助長了(通過失業和沮喪、被禁足的公眾)美國大多數主要城市的暴力和謀殺不斷升級。

如果不是因為中共和它所帶給我們的,我們現在就不會發生法律和秩序的問題,紐約就不會謀殺案泛濫。如果不是因為中共,波特蘭和西雅圖的瘋狂就不會發生,至少不會發生到現在這種程度。

從很現實的意義上說,「停止給員警撥款」運動是因為中共。在中共病毒來襲之前,沒有人想到這一點。

如果你審視所有這一切,那麼甚至我們的孩子們今年秋天是否應該上學,也是由於中共所致。

現在的中國是一個比鼎盛時期的蘇聯都更強大、更具威脅性的對手。

他們對我們最好的教育機構的滲透達到了令人吃驚的程度,而我們才剛開始了解。多年來,他們在我們眾多的大學領導的默許下,以一種非常真實的方式向我們進行宣傳。

關於中國,我們都一次又一次地被欺騙。

總統必須向被媒體洗腦的美國公眾百分之百地表明這一點,媒體會說任何有助於他失敗的話。在短時間內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

然而,成功地做到這一點,將為川普贏得大選,因為幸運的是,或者說更邪惡的是,他的對手喬‧拜登(Joe Biden),多年來一直與我們失敗的、腐敗的和高度危險的共產中國的政策緊密相連。

這位前副總統是幾十年來一直把我們出賣給中國的許多官員中的大佬。

就在幾個月前,拜登對中國(中共)是我們的競爭對手的想法嗤之以鼻。你可能看過那個視頻。他甚至說他們(中共)的成功對世界很重要,並且會使事情變得更美好(也許指的是他兒子的銀行帳戶)。

川普可以說是第一個認真對抗共產中國的總統,因為他過去是,現在也是。將中國和今天的瘟疫聯繫起來,弄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並不困難,這樣他將連任。

作者簡介:

羅傑· 西蒙(Roger L. Simon)是屢獲殊榮的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的編劇作家,也是PJ Media的聯合創始人。

原文Trump’s Road to Victory Is Through China刊登于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