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川信TOT違約 信託爆雷風暴已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0日訊】最近幾年,中國大陸金融圈的違約潮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繼2018年P2P,和19年私募基金先後爆雷後,今年信託業的違約也是不斷湧現。最新出現逾期兌付的,是四川信託的TOT項目。學者指出,中國的信託實際上屬於不倫不類的集資,存在制度性問題,爆雷必然會出現。

6月29號晚,四川信託官網發布「致投資者的公開信」,稱受全球經濟下行、肺炎疫情和停發TOT信託產品的影響,部分融資企業不能按時歸還信託資金,導致一些產品未能按期分配。

事實上,早在5月份就有川信出事,要被接管的傳聞。不過公司卻發布公告闢謠,並繼續推出新產品。

本次引發兌付危機的TOT,是信託中的信託,就是用新發行信託的融資款,投資內部其它信託產品。川信推出的TOT,部分項目的投資門檻只有30萬元,遠遠低於規定的100萬。

在北京從事IT行業的劉先生,把十幾年積累的200萬積蓄,都投到了川信的產品中。

劉先生介紹,6月中,有四五百個投資人聚集川信總部,跟公司高層談判。大樓外有兩百多名投資人高喊口號,要求川信還錢,被警察強行驅散。

第二次談判的時候,四川銀保監局副處長周杉到場,告知川信TOT存在虛假披露底層資產的風險狀況等違規行為,業務被暫停。

投資人劉先生:「他們從18年開始,就發現川信有這個苗頭了,底層的資產是有毒資產,通過借新還舊的模式一直在持續。又說他有一些股東有挪用資金的行為,又有些違法違規的行為。」

另一位投資人告訴美國之音,川信TOT項目至少涉及四種違規行為,分別是期限錯配,也就是俗稱的「龐氏騙局」,還有違規挪用,抹掉壞賬,與其他信託公司互抬等。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在西方社會,信託是中產和富人將大筆資金委託金融機構代為理財的投資工具,但是在中國卻完全走了樣。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有些人要開發一個什麼房地產項目,項目來了以後找人來投資,並且找的很多是小老百姓。它實際上是一種集資,集資然後投入一個項目,有點不倫不類,不像真正西方的信託。因為它是按照項目投資,所以有時候這個項目垮掉了,這筆投資,所謂的信託就破滅了。」

劉先生透露,川信跟投資人簽的合同是主動管理型項目,信託公司需要儘全力運營項目,並承擔風險和責任。但是,川信向客戶透露的投資信息十分模糊,投資項目也沒有清晰記錄。

謝田:「在正常社會要有嚴格的招標書,然後各種風險會清楚的標明,並且信息開放自由,這樣專家可以正確評估它的風險來警告投資者,人們也不會那麼輕易的上當受騙。中國所有這些都是不公開不透明,包括這些信託基金的持有者、運營者可能和中共各級政府來勾結,來欺騙人。」

此前,A股唯一的一家上市信託公司安信信託,已經率先開啟了爆雷。2019年,安信信託有25個信託產品不能如期兌付,逾期金額高達117億元。

因為違約導致投資人維權追討的還有雲南信託,雪松信託,中融信託等等。

不過,這些投資人的維權過程都極其艱難,效果也微乎其微。

清華大學副校長、經濟學家楊斌指出,中國畸形的金融制度下,出現爆雷是必然現象,只是時間的問題。

清華大學副校長、經濟學家楊斌:「肯定是制度問題。因為你所有的金融類的,背後的銀監會、保監會,包括銀行,都是國有銀行。國營這個制度你也知道,裡面充斥著很多權力與金錢的交換,就是所有的這些爆雷,不可能不和權力、制度沒有關係。」

新浪財經的報導說,信託雖然是銀保監會監管下的正規金融機構,但是違約覆蓋面之廣、牽涉金額之多,毫無懸念能連續兩年排世界第一,而且未來可能還會不斷刷新這一記錄。

採訪/顾晓华、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