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何時爆發政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換人關乎政變?成了這幾天的熱議話題。本文就淺談一下政變問題。

習近平上台後,政變傳聞就沒停息過,但真正對習構成政變威脅的,實際是從2018年開始。筆者在2018年中共政局綜述「中共向『毛時代』回歸 內鬥凶猛」一文中,贊同了這樣一種觀點:「黨內亂象紛飛情形嚴重,已具備政變環境。」現在的中共政局,相比2018年,是全面、深入、加速惡化,習的處境是危險多了,應該說政變的可能性也大多了。

但是,從「已具備政變環境」和「政變可能性的日益增大」,到發生政變,這可是「驚險的跳躍」,有個過程,需要很多具體因素的匯集、耦合、激盪,其實還是有相當難度的。

我們不妨先簡單盤點一下毛死後,中共政變的那些事兒。動用軍事力量的政變,有三次。

第一次,1976年9月9日毛死,不到一個月,10月6日,華國鋒聯合葉劍英和汪東興,將毛的老婆江青、侄子毛遠新以及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5人抓捕,文革就此中止。這次政變主要是靠汪東興,他是中央辦公廳主任,掌握著中央警衛局,用中央警衛局的人來執行的。政變順利,動作也不大。

第二次,1989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鄧小平動用了幾十萬軍隊,血洗天安門廣場。用趙紫陽祕書鮑彤的話說,鄧小平鎮壓六四,是一場有預謀的政變,達到了讓趙紫陽下台的目的。但這場政變中,鄧小平針對趙紫陽,並沒有像抓捕四人幫那樣直接動用軍隊,其實也用不上,因為當時鄧對政局有絕對的掌控力。可是,鄧還是不放心,因為一些軍隊將領、許多老軍頭都反對鎮壓,趙當時也是軍委第一副主席,尚有些威信,所以北京戒嚴用了幾十萬軍隊,目的是部隊之間相互監控、鉗制,確保萬無一失。這幾十萬軍隊除了屠殺學生外,在政治上主要起彈壓、威懾作用,談不上直接參與政變,算是間接參與。

第三次,六四之後中共的最大騷亂,是2012年3月19日的未遂政變。2月6日王立軍逃到美領館,直接導致了薄熙來3月15日落馬。也就在3月15日,胡錦濤親信許林平接任38集團軍軍長。3月19日夜,周永康調動大規模武警部隊,包圍新華門和天安門,要搶奪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大連實德富商徐明,並伺機行刺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許林平調遣38軍士兵進入北京市中心,迅速將武警繳械。周永康後來被判處無期徒刑。

這三次之外還有一次,是以一些軍隊高級將領為主幹,突然逼宮,兵不血刃,達成目的。這就是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澤民密謀政變,成功留任軍委主席。

原本,經過在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五次激烈的辯論並經表決之後,中共議定江澤民十六大全退,江還為此討價還價,趁機將自己的幾個親信當了常委;但江的權力慾望與陰謀詭計,超出一般人的想像。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第四次會議上,被江許願當下屆國防部長的張萬年,突然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發難,提出了由20名主席團成員(全部為軍人)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留任新一屆中央軍委主席,並提出5點理由。最後,舉手表決,除李瑞環、尉健行、曹慶澤三人棄權,張萬年等20人的「特別動議」獲得會議通過。江留任軍委主席,直至2004年交班胡錦濤。但胡錦濤就是接班了,也還是被架空,政令不出中南海(只有等到習近平上台後,江澤民的軍中人事布局才被粉粹),胡錦濤的政治能量,與江比實在是差得太遠了。

盤點這四次政變,我們可以發現這麼兩個特點。

第一,政變成功方都是政治優勢者,占有上位,控制話語權,勢力龐大,根深蒂固。試看:四人幫多是叫嚷,沒多大根基,沒什麼威信,葉劍英等實權派也沒怎麼把他們放在眼裡;趙紫陽雖有威信,但沒根基,政治能量與「總設計師」不是一個等級的,被廢黜時幾乎沒有反抗能力;周永康雖是政治局常委,掌管著近200萬力量的政法系統(核心是武警部隊),雖跋扈囂張,卻沒有掌控全局的能量,人也不是舉旗為王的料,政變具體目標也不是篡奪最高權力,莽撞舉事,名不正言不順,遂被胡溫輕鬆制服,還迫使江、曾與周切割。

第二,政治力量優劣決定政變結局,軍事力量是個籌碼,但單憑軍事力量難以發動政變,更難成功。中共一貫強調「黨指揮槍」,對軍事力量的運用嚴格控制。一般情況下,政治優勢者都控制著軍事力量。中共內鬥殘酷,附帶的,中共體制對政變的防範也相對成熟。這大大增加了政變的難度。

這就比較好解釋:習近平先後拿掉兩個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和兩個現任軍委委員(房峰輝、張陽),為什麼沒有引發強烈反彈?

同樣,這也可揭示一些政變傳聞的不實。例如,傳言2009年中共17大四中全會時,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的房峰輝因為沒得到軍銜的提升而發動政變,阻止了當天會議上選出的胡錦濤18大接班人,直到一年後的五中全會上,習近平才被宣布為胡的接班人。

2017年19大前夕,房峰輝和張陽落馬,被稱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的時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也被拿下,傳言他們密謀政變。這些人勾結在一起謀劃政變,這是有可能的,但要舉事就不大可能。因為,他們雖有勢力,但畢竟不處在政治核心圈中,只算方面之才,沒有統帥全局之力,他們中也沒有一個核心人物、狠角色。

本文開篇提到的,傳言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換人與政變有關,這個傳聞也難屬實。

從當今中共政局來看,內外交困,的確,發生政變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但同時,難度可能也越來越大。

其一,政變的核心人物難以浮現。江曾派系這邊,江澤民是垂死之人,曾慶紅野心勃勃、詭計多端,但自身劣跡斑斑,沒有人望,做狗頭軍師可以,當老大則不可能。(泛)團派這邊,李克強、汪洋都無明顯的篡權意志和能量,只是坐等形勢發展。太子黨這邊,習近平早就嚴加防範,親手摧毀了太子黨派系,薄熙來倒下後,太子黨這邊就沒有強力人物了。而沒有核心人物,政變難以發生,發生了也難成功。

另一方面,中共現在這個爛攤子,任誰上台也擺不平,明智一點的人沒有願意伸頭的。大家都把習近平當作背鍋的,讓他來搞,在台上撐著,自己儘量溜,找後路。

當初蘇聯「819」事件,蘇共強硬的頭面人物,包括副總統、總理、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克格勃局長和蘇聯國防會議副主席等等,實力不可謂不雄厚,可為什麼政變3天就失敗了呢?原因之一就是沒有核心人物。

其二,習近平嚴防政變。對現任政治局常委和委員,習通過一年一度的「專題民主生活會」、聽取五大機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最高檢)的工作匯報及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中央政治局同志向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三招,確保了自己的「核心」地位,其他常委根本無法與習並肩。

對「老同志」,則如今年一封以「鄧朴方」的名義寫給兩會代表的公開信所說,「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中央居然動用軍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現任黨政軍大員都加以『特殊保護』,名為『特殊保護』,實際上是限止通訊、限止行動自由、限止客人到訪」。

習的嚴防死守,使得中共高層串聯發動政變的空間被嚴重壓縮了。

這樣,發生政變的可能性越來越大與難度也越來越大,這兩個相互矛盾的趨勢交錯在一起,最後導致的將是爆炸性結局:好一點的是「戈爾巴喬夫模式」,交出權力,葉利欽取而代之;糟糕的則是「齊奧塞斯庫模式」,夫妻死於亂槍之下。但不管哪一種模式,中共都必然解體。

看看當今中共的現狀和世界的潮流,我們可以肯定地說:中共滅亡是誰也擋不住的;鑒於中共的邪惡要超過比蘇共、羅馬尼亞共產黨許多倍,民憤更大,那麼對中共的清算恐怕也會嚴厲許多;誰要保中共,誰就要承擔中共的一切罪惡。

最後,我們且來回答「中共何時發生政變」這個問題:政變很可能是與中共滅亡同時到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