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夏的懷念和呼喚——傾聽歌曲《人民》                    

作者:長風拂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是一份撼動心扉的紀念,是一次死生攸關的遴選。這個夏天的懷念,無關知識觀念,卻是人性與歷史的珍篇,在一個特別的日子,一個特別的華年。

這本就是一個應該懷念的日期。人,已在禁聲中,又有誰,在做著什麼樣的紀念?

不期然的,偶遇到了一首歌曲。聽的熱淚盈眶,聽的迴腸盪氣,情緒奔涌而出,久久不能自已,就這樣記在了心裡。江峰大雄:《人民》。

那是清晨的號角,聲音質量像銅像欽,響徹在暗夜過後的清晨。樂曲開篇就起的很高,拉出悠長的旋律。隨即低音跟上,輕音傳來,又仿佛是陪伴著年輕英靈的一聲聲輕輕的嘆息。

三十載,晃如隔世。一片燭火的海洋裡,一位青年,擎起了一張黑底白字的片子:8964。

這一份紀念,如同一首歌。不滅的燭火,年年在此時相聚,有老者的滄桑,有年輕的朝氣。人群靜默,紀念那青年離開的日子。8-9-6-4!這個被封殺了31年的敏感詞!

重金屬的搖滾風格切入。畫面回到了三十一年前。那是鐵骨錚錚的搖滾,還記得那年崔健的一無所有嗎,還記得那年廣場上的年輕人的合唱嗎。你們的吶喊,是那無懼無畏的勇氣,是震撼了世界的壯舉。

一轉眼,過去了三十一年。青年離開的這一萬一千多個日子裡,那些留下來的人都怎麼樣了。現在大陸的抗爭者,抬不起頭來。漂流在海外的努力,也是那樣的艱難。惡魔還是附著權貴,甚至惡魔自身成為了世界級的富豪,腐化而奢糜的左右著世局。所以有必要反思,有必要回憶。即使再難,也有必要做一點什麼吧?

大雄彈起了吉它。黑色的夾克,白花的領帶。表情莊重,若有所思,若有所想,目光看著遠方,陷入深深的回憶。工藝美術學院的自由女神像,在黎明下的天安門廣場,迎著朝霞的光芒。揮去赤色的夢魘,敞開胸懷,擁抱風雲變幻的藍天。

在青年離開的這些日子裡。人們終於怯懦於紅魔的暴力機器,淫威之下,整個世界沉默了。良知的領域,漸漸歸於一片死寂,了了的星火,在那片死寂中燃起。

江峰開唱了。知道江峰還是在NTD電台《歷史上的今天》這個節目裡。作為一個知名的時事評論家,他有60多萬的讀者。知道他的淵博、他的正派、他的風趣幽默。但並不知道,他還能唱,還能唱得這麼到位得體。一開口,立馬就驚豔了四座。

有一種吶喊,迴響在沉默的世界裡。這種吶喊可能是走向了廣場,走向了港府,走向了任何一個強權之下維權的角落,卻登不上大雅之堂。一個健康的社會本就不應該只有一個聲音,可是在那邊土地上,又經歷了多少年的不健康。

在青年離開的日子,在追尋民主的道路上,陷入了漫漫的荊棘和無盡的黑暗。黑暗的世界,專治高壓下,赤色的恐怖,一代精英被碾壓之後,剩下的是膽怯麻木。用愚民的思想鉗制,用金錢物慾來堆砌的高壓的密不透風的黑暗的世界。

歷史上的今天,民族的精英所經歷的委屈。還有那段歷史上的青年,他們曾經是怎樣英勇的站立街頭,就如今天香港的年輕人。是誰,在呼喚著你,呼喚著你醒來,是那講理的人,講史的人,講真相的人,有勇氣站出來抗爭的人。那些民族擔當,他們所承受的壓力,他們所經受的磨難,彰顯著他們的鐵肩擔當。在這個不讓說真話,不讓說人話的地方,怎麼那麼的難?艱難的堅守,暗夜的漫長。當黑夜過去,當陽光在地平線上升起,久違的光亮,照耀著你的臂膀。

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詞曲是出自大雄之手,只是覺得這歌詞好的讓人流淚,這聲音多像是對當前的中國最核心、最深沉的拷問。

一個後英雄的時代,在這民族精英、人格擔當、大夫骨氣被消滅殆盡的時代裡,在一個人們都選擇遺忘的時代。奴性的物慾中,連英雄的故事也淡漠了。如果英雄的光芒淪陷,我們,會選擇一個怎樣的明天。

是的,那些在夏天站立不倒的靈魂,那些在歷次逆淘汰的運動中站出來的精英,那些在夾縫中維權的人啊,他們本就是這片土地上的英雄,可是英雄的身影,也漸漸淹沒於灼熱塵紅。

聽到這裡,跟隨著哼唱的很輕的聲音,突然間就哽咽了。這,是事關所有人的選擇,就連你今天的生活狀態,都與你的選擇有關。金錢至上,世風不公,道義難尋,粉飾浮華下的刺痛,養育下一代的艱辛。。。

戴了一頂連檐帽,沉靜而低調的大雄,開口唱了。他那雙手,曾經描繪過中華經典,北派動漫天王的名字至今還能在大陸傳媒中看到,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而現在那個社會的現狀啊,色彩繽紛卻又黑白難分。物慾橫流中,找不到內心的自在,麻木中找不到曾經的自由。

這裡的人們,習慣了官方的謊言,卻又恐懼著真相、真言。即使這真言憫人悲天,即使他苦苦勸善。尤其是在這個春節這個年關,武漢的人們,全國的人們,不就是把預言當成謠言,莫名的有意把真相不見,把紅魔的謊言當作真理,把吹哨人禁言。結果帶來的是什麼?深刻的教訓難道不應該深入的復盤?

這一首歌曲信息量極大,不止對一件事情,而是對整個社會的白描啊。在唯物唯財的環境裡,遇山開山遇河攔壩,大好的河山在紅色鐵啼下踏爛。不敬天地不顧後人,濫采資源。為滿足口腹肉慾,絕殺野生,海喝狂吃,慾壑難止。上古以來神傳道德的傳統教導,要麼曲解要麼忘掉,反正一切為了經濟利益,一切為了滿足私慾。物質上破壞自然,文化上破壞正統,變成了無根之族,何談後世子孫賴以生存的環境。

朝陽起夕陽沉,大河東流,潮起潮落,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幾十年。再也寫不出歷史上的豪情詩篇,再也找不到骨氣之下的義氣沖天。當今人們啊,那屈辱的靈魂,越壓越彎。想想當今人民的處境,眼淚刷就下來了。但凡有點心智,有點獨立思維的人,但凡懂點歷史的人啊,內心能不受到觸動嗎?

當自己的孩子被貪官奸商勾結製造的毒奶粉、毒疫苗傷害的時候;當祖先的墳墓被刨開強平的時候;當家園被暴力強拆的時候 。當你辛辛苦苦兢兢業業收入卻不及人家特權階層千分之一的時候。極度不公的社會環境裡,你拚命努力,也無法讓孩子擁有公平教育機會的時候。你想站出來,你敢麼?看那曾經做毒奶粉的高官啊,事發之後又升官去做毒疫苗了!

在無處發聲的怒火中,一批人倒下了,一批人走上了漫漫抗爭路,一批人還沒來得及找到發聲的路徑就已被禁言了。

孩子,你何罪之有啊,來到這裡跟我們受罪。在淚水中,嘶啞的唱著,愧對子孫的背影,追不上祖先。

對不起了孩子,沒有勇氣也沒有能力對抗紅魔,不能給孩子們打造一個自由公平而健康的環境。

對不起了祖先,枉讀了聖賢書,沒有了氣節,沒有無畏的擔當,沒有你們改朝換代的能力,就這樣苟且偷生。

李文亮醫生的故事還歷歷在目。紅魔從來不把你平民百姓當作人看,無論你面臨多大的災難,你說一句他不想聽的,就把你訓誡,把你禁言,你想挽救幾個人,難。

吶喊,藏在心間。我們看到寫在牆上的字樣,那麼的有力量: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我們都很弱小,面對紅魔這個龐然大物,我們並不是對手。但是我們寧可卑微的如螻蟻,卻絕不會扭曲如蛆蟲。

吶喊,人民的吶喊。人民,浩浩湯湯。大雄的歌,總能把古典的意境毫無違和的帶入,那麼的應景。在今天的浩浩蕩蕩中,誰還記得那另外一個詞語:浩浩湯湯 shāng shāng。這是來自憂國憂民的正氣丞相范仲淹啊,那年在洞庭湖外的吟唱啊,那份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氣度。

而今天這風潮雲涌的時代,人們啊,最終也許歸於沉默無言。這黑暗的時代,物慾橫流,泥沙俱下,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啊,人心都變得那樣的漂浮,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活一天是一天,過把癮就去死 。可這不是你的瀟灑,你是否看見了底層的人們,在生死線上的掙扎。

畫面一張張地切換,就像是江峰在歷史上的今天,在娓娓道來那一段段歷史。六四之後,我們看到這三十年,其實何止是這三十年二十年所經歷的那些事性。從赤禍東侵以來,一次又一次的整人運動。三反五反鎮反,再消停一段時間,反右文革,迫害大法,迫害藏人,迫害新疆人,毀掉東方之珠,迫害香港青年。每隔一段時間就來一次對人民的屠戮對人民的迫害,這是怎樣的權力?人民怎麼慣的它如此的肆無忌憚?

人民的不屈。人世混沌,各有各的選擇,各有各的經歷。而那些殘存的勇氣,仍在堅持著自己的抗爭,多少年來,也並沒有間斷過。但那個傢伙是個魔鬼,人又怎麼能獨自戰勝它?

善惡由頭,初聽到這一句的時候,突然間思緒飄渺。在民生多艱的痛苦中,有多少含淚的雙眼,多少嘶啞的聲音,在敘說著: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一個時代的節點,就這樣臨空勾劃出來。是的,這個民族太能忍耐了。這個民族也是神傳的文明,這個民族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信念。

其實任何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守護神,都有自己的歷史,都有自己的傳說。都給後人留下過一個預言,看那聖經的啟示錄,瑪雅的預言,佛家、道家的各種教誨,都有一個共同的警示,那就是最後的審判。不信你去西方旅遊時,看看大教堂裡那精美的藝術作品背後的內涵,或者你去研究東方的經典故事,去看看推背圖、馬前課的啟示。

那些不同民族不同時代的預言裡,都警示了在最後日子裡的那一場大審判。對誰的審判,肯定是關於對行惡者的審判。誰來審判,肯定不是人間的當權者。而這,都是留給這些歷經滄桑的世人的一個提示,一個預言。

人民啊,一片和聲中的詠嘆,這是輕輕的呼喊,這是悠長的呼喚。畫面上,一幕一幕的展示著今天這片土地上發生的那些本不該有的苦難故事。這都將寫入歷史的評判,只是人們都漸漸忘了。那忘記歷史的背叛,背叛自己的內心、自己的民族以及自己的祖先。

今天,是他們在吶喊,在呼喚,一遍又一遍。就像六四的紀念,上萬人聚在了香港維園,一年又一年。鮮血總不能白流吧,不能再讓後人忘掉吧。

香港,成千上萬的人站出來了。撐著雨傘,走上街頭;蒙著面,走上街頭;花朵,綻放在整個街道。有誰真心的願意,追求皮鞭下的苟安。

人潮漫漫的大道上,當救護車駛來的時候,那畫面,就像摩西分紅海的故事,那麼多並不相識的的人,就在一瞬間,那樣迅速有致的配合著,打開了一條通道。這得怎樣一群高素質的人群才能做到,這是擁有怎樣高貴的內心才能做到。

而當權的精英,在位的小人,在對中央黨權的恐懼中,失智般的行事,在恐懼中支配著的表演,他們終將在最後,成為歷史上的小丑。

而那些神的子民,卻踏過了荊棘的荒原。就像在林鄭的府前,青年學子們唱起了哈路利呀;就像在西方瘟疫傳去的時候,他們開始了向上帝祈禱。就像那些修煉的人,那從不參於政治的人,卻承擔起了救人的使命,揭示了天滅中共的新篇。

和聲起了。一起唱吧,大聲唱吧,那是走向未來的心聲。聲音似乎變得越來越遙遠,聲音似乎迴蕩了一遍又一遍。就像這份紀念,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似乎沙啞了,似乎疲倦了,可是依然在現場,雖然遠了,卻都沒有離開。那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裊裊如天籟。

女士的和聲加入。這本是男人的大歌,鏗鏘有力,這對青年的紀念,這是對人民的呼喚,對紅魔的吶喊。在男聲的反覆吟唱中,我們聽見了女性的和聲,輕輕的,從遠方傳來。她們是姐妹,是妻子,是母親,她們的聲音,雖然嬌弱,但是並不屈服,她們的穿透力,直擊心靈。慰藉著一顆顆年輕的心,與香港青年在一起的心,關注人民命運的心。

謝謝你江峰,謝謝你大雄,謝謝所有的歌者吶喊者。為了不讓人一忘掉那段悲慘的歷史,為了不讓那些青年的血白白流去,為了叫醒這些還在裝睡的人。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現在連話都不敢說了,也許人們已經什麼都不敢做,只能靜靜的聽,靜靜的等。旋律在腦子中過了一遍又一遍,回過頭望著外面的天。不知過了多久,還在以淚洗面。

我把歌曲設置成無限循環,就這樣聽了一遍又一遍。

是時候了,該醒來了,人民啊!

成文2020年6月4日,

修改2020年7月20日。

附:歌詞

《人民》

0.54 在這沉默的世界

0.58 有一種吶喊

1.01 在這無盡的黑暗

1.05 呼喚你醒來

1.09 陽光 曾經久違

1.16 照耀你的臂膀鐵肩

1.25 歲月 迷漫雙眼

1.32 如果英雄的光芒淪陷

1.40 我們會選擇一個怎樣的明天?

1.52 色彩繽紛的人間

1.56 黑白看不見

2.00 習慣謊言的人們

2.04 恐懼真言

2.08 山河 幾經摧殘

2.15 東流入海的白日依山

2.23 詩篇 豪情千年

2.30 屈辱的靈魂越壓越彎

2.38 愧對子孫的背影追不上祖先

2.50 人民啊,浩浩湯湯

2.56 潮起潮偃,沉默無言

3.06 人民啊,黑暗時代

3.12 泥沙俱下的何處是岸?

3.21 人民啊,萬念如幻

3.27 一芥浮塵在空中凌亂

3.37 人民啊,混沌茫然

3.43 善惡有頭去等待審判

4.42 人民啊 ,

4.46 面對時代的滄桑巨變

4.53 為何去祈求

4.57 皮鞭下苟且的平安

5.03 人民啊,

5.07 恐懼中支配著的表演

5.12 卻是神的子民

5.17 踏過荊棘的荒原

5.27 人民啊,浩浩湯湯

5.33 潮起潮偃,沉默無言

5.42 人民啊,黑暗時代

5.48 泥沙俱下的何處是岸?

5.58 人民啊,萬念如幻

6.04 一芥浮塵在空中凌亂

6.14 人民啊,混沌茫然

6.19 善惡有頭去等待審判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