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衊走入窮途末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0日訊】正值法輪功學員和平抗爭中共迫害的第21週年之際,著名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胡平先生公開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衊已經走入窮途末路,他希望還在被中共迷惑的人,要理性的認清中共的謊言和罪行。

2020年7月18日,胡平先生在大紀元「天滅中共 結束迫害」網絡研討會中說,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中不屈不撓,一直在和平理性的抗爭。

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在長春傳出。到了1999年,法輪功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吸引了大陸近一億人修煉。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無法容忍法輪功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於當年7月20日利用國家機器啟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時至今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21年。在迫害中,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實行「精神上摧毀,肉體上消滅,金錢上截斷」的政策,造成了無數家庭妻離子散的悲劇。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污名化和血腥鎮壓,無法阻擋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爭。

中共給法輪功強加的罪名荒唐可笑

胡平先生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批判早就是強弩之末,但是有的人還被(中共謊言)欺騙,態度輕蔑,還重複中共的宣傳,尤其是「X教」的說法,這些都特別可笑。他說:「共產黨自稱是無神論政權,談正教、邪教本身就是很滑稽,這樣一個(無神論)政權憑什麼去做評判呢?」

他舉例說,美國具有強大的基督教信仰,擁有的是政教分離的政府,宗教信仰也很多,政府從不去定義哪個是正教哪個是邪教。對於信哪個教派來說,個人有信仰的自由。而對於其中的個體來說,誰犯法誰做壞事有法律的辨別,與該宗教無關。在歷史上也有過某些宗教團體的活動,(因違反法律)受到政府的懲罰,但是也不會被安上邪教的罪名。

「與各種各樣的宗教信仰團體相比,法輪功非常、非常溫和,和一般常人的生活方式很接近。」胡平先生說,「例如,有的宗教講究刻意苦行、不能結婚,還有的要求要修廟宇,法輪功對這些都沒有特殊要求,沒有什麼讓常人看來比較極端的行為。」

《北京之春》主編、著名政論家胡平。(大紀元資料圖片)

中共扭曲批判吃藥問題的本質

胡平先生說,中共有個說法認為法輪功不讓人看病吃藥、死了不少人,這根本就是一個謊言。

他說:「李洪志先生在著作《轉法輪》中講,對於常人來說上醫院當然是有用的。但是這種常人治病只能治標不能治本,這個道理不僅是法輪功這麼認為,所有的宗教幾乎都是這麼認為的。」

「例如基督教徒開了很多醫院,也有很多醫生,但是他們把病好了大多歸結於祈禱和上帝的護佑。而且醫學界也把精神治療作為一種治療,煉功也好,祈禱也好,對於疾病是起到作用的,這也是事實。」

「法輪功學員中也有很多人就從事醫生這個職業,只是他們認為(常人治病)不治根本,更多的還是要靠修煉。絕大多數的宗教和信仰都是這麼認為的。甚至有些宗教也是不允許任何醫院治療,但是他們自身也做的好好的,也為社會作出了很多貢獻,就主張精神療法,自幼體弱多病的創始人還活到了九十多歲,被西方人認為是精神療法的先驅。」

胡平先生認為,中共給法輪功安了一個「X教」的罪名,這本身就極其荒唐。如果法輪功也能被稱得上「X教」,那麼天下所有的宗教信仰都算得上「X教」了。

他披露,一些人承認是在按照中共的指示在批判法輪功。「我也問過一些人,你們按照你們的標準批判法輪功,那麼你們為什麼不批判基督教、佛教和道教呢?他們說,上頭就讓我們批判法輪功來著。」

胡先生希望還在受迷惑的人能夠理性認清中共謊言,他說:「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批判已經破產,但是還有一些影響力,還有一些人受到迷惑。那我今天就把這個道理再講一遍,希望有助於一些人認識這個問題。」

中共活摘器官駭人聽聞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罪惡滔天。胡平先生表示,中共活摘這種駭人聽聞的罪行,很多人仍不敢相信。而實際上,這種罪行五年前在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講話中已經得到證實。

黃潔夫當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中國器官移植的器官是哪來的,這是一個祕密,表示自己「不知道」。至於中國一年器官移植做多少手術,這也是一個祕密,也是「不知道」。

胡平先生評論說:「黃潔夫當時作為人體器官移植捐獻委員會主任,他最應該知道中國每年的器官捐獻數量,他也最應該知道中國一年做多少器官移植手術,可是連他都不知道。為什麼?因為這是一個禁區,不能說。」

「道理很簡單,要做器官移植手術,得知道供體從哪來的。很多國家靠著本國人民自願捐獻,但是數量有限,因為供不應求。」

「中國從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是受到國際社會的反對的,認為要死囚犯生前同意、家人之同意才行。但是中國方面向來胡作非為。然而即使這樣,中國每年死囚犯的人數遠遠低於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那麼人們自然就會問,多出來的器官是從哪兒來的?」

「這個數字如果公布出來,就會被發現死囚犯加上自願捐獻的器官遠遠不夠供給移植手術。那麼多是哪來的?更何況還有匹配的問題。這件事情本身就證實了中國有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不可能是什麼民間黑市,因為得跟各大醫院有直接的聯繫,而且得全國調配。所以本身就是政府在做這件事情。」

他還說,《南方週末》曾經登過一篇文章,有醫生證實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在2000年是轉折點,比往年增加了十倍,在2005年又增加了三倍。這個時間點和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時間點是一致的。「怎麼突然器官移植手術增加了那麼多倍,而那些器官是從哪兒來的?暴增十倍這個數目多麼可怕?!」

胡平先生認為,光是結合黃潔夫的講話,中共政權活摘器官的罪行已經間接得到證實。他說:「這種罪行在全世界都是非常駭人聽聞的。有很多(國家)政府很惡劣很壞,但是他們都不敢做出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件事情本身對於世人認識中共政權的罪惡本性是非常重要的。」
法輪功是信仰團體能更好的堅持抗爭。

胡平先生認為,法輪功學員能如此堅持是因為有信仰作為支持。他舉例說,當初波蘭天主教的信仰在抗爭共產黨的過程中也曾起到很大作用。古今中外的很多實例也證明,在監獄中堅持信仰的人表現出更頑強的意志,這都體現了信仰本身特有的力量。

他說,世俗中的民運力量中很多人在抗爭中也付出很多代價,對推動中國的變化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種抗爭是一種付出,不可能馬上就獲得回報,很多仁人志士認為,為中國的民主事業作出貢獻本身就是最大的回報。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很多人擔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在面臨高壓的時候會退卻。

「而法輪功學員比一般人更能堅持抗爭」,他說:「法輪功是一個有信仰的團體。他們認為堅持信仰的本身就是一種最大的回報。他們並不在意在堅持信仰抗爭的過程中,世俗眼光中的利益受到損害是多麼重要的問題,所以比別的人更好的堅持抗爭。」

胡平先生是《北京之春》雜誌榮譽編輯,中國人權及獨立中文筆會執行理事,也是一直研究法輪功現象的專家學者。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