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百核專家集體出走 驚動國務院介入調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1日訊】日前,中共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簡稱核所)近百名科學家集體出走事件,引發輿論關注,並驚動中共國務院介入調查。

7月21日,中科院官網發布「國務院辦公廳牽頭(應指領導)成立專項工作組赴合肥調研」公告稱,中共副總理劉鶴要求成立專門小組,前往該研究院展開調查。

公告說,為了落實中央領導的重要批示,劉鶴聽取相關匯報,要求國務院辦公廳、科技部、中科院等單位,成立專門小組,前往該研究院,針對離職事件展開深入調查。

 

(網絡截圖)

此前的一天的中國科學院訊息表示,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所屬「某研究單位」90多人離職引發各界關注,中科院黨組成立的工作小組,19日已抵達該研究院。

據陸媒16日報導,近期,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多名科研人員集體出走,其中大多數是博士畢業,並擁有事業編制,他們月薪一萬多元人民幣,還享有位於科學家園均價17,000元/平方米的福利房。

對此,中共黨媒澎湃新聞評論,公眾需要對這樣不多見的「離職」事件知道真相是什麼,並稱用人單位對每一名僱用人員的來去都應有個說法,何況,這是國家的一所重要研究單位。

報導說,表面看,科研人員流動是正常的,但實際上卻存着隱性的異常,特別是涉及人數眾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質疑為什麼一所面向核安全與先進核技術相關領域開展基礎性、前瞻性、戰略性研究的創新型研究所,會有這麼多人的集體離職發生?

即便這90多人「屬於自願離職」,那麼院方有沒有需要反思的地方呢?這恐怕都應該在調查之後給出個說法。

中國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目前安保嚴密。(微博圖片)

對此,據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一名中層官員稱,「核所原先是一個搞核材料的研究室,之後擴張成一個研究所,攬下國家的幾個大項目。但這兩年申請不到大的科研項目,沒有錢,人才就走了。核所每年離職率是我們院最高的。」

但核所另一名科研人員說,這兩年的收入是平穩的。疫情發生後,「我的科研工作都忙不過來了,沒怎麼關注工資。」

另有消息稱,該所集體辭職事件的導火索,是院方強制為核所更換保安,核所科研人員認為自身權益被侵犯。

一名疑似核所職工在網絡披露:院方不在任何提前溝通情況下拆門禁,還有不少保安巡邏,把研究所前後門鎖住,對科研人員沒有一點尊重,有些女同事都驚恐嚇哭了。

而上述官員解釋說,6月15日他們去給核所換保安,交接時,幾十名科研人員衝過來,說不尊重他們,沒提前徵求他們的意見。實際上是核所之前聘請的保安到期了,核所沒續簽也沒付錢。

該官員續稱,核所有涉密的項目,換正規的保安公司和門禁卡,才能防止外人進入工作區域。

這一說法似在暗示涉密項目的安全性已受到威脅。

中國科學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近百名科研人員集體辭職,引發輿論關注。(官網圖片)

此外,「知乎網」上多名自稱是核所員工的用戶發帖曝光此事件的內幕。

一名認證為科大訊飛軟件開發工程師的用戶爆料,自己是核所的前科研人員,集體辭職事件或由中國科學院院士、核所所長吳宜燦組織,與研究院改革有關。

研究院此次改革,將一些管理、財務等問題收歸院一級統一管理,這影響了研究所領導的權力,吳宜燦便利用他們對改革的不滿,勸說他們跳槽到自己在外的公司上班。

爆料者還說,從研究所辭職的流程非常繁複,他當年只是所裡勞務派遣的碩士,離職時找了32個領導簽字,流程走了半個月;如果達到組長級別,辭職甚至需要提前兩年申請。

他說,現在這麼多人要求在短時間內離職,如果沒有領導允許,僅簽字一項就會被耽擱很久。

另有核所員工透露,核所以前常常週六開會,進門就有人收走手機。今年5月,所裡開會動員員工辭職,會間舉例跳槽的某女同事買了寶馬,某男同事買了保時捷。講話人最後還開來一輛名車,並喊大家「快上車」。

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回應稱,近百人離職屬於「正常的人員流動」,並稱這種人員流動一直存在,辭職人員也都有自己的安排和去向。

相關人員表示,辭職是部分職工基本上都是到相關的技術成果投資公司去工作,都辦理了正常的辭職手續。

據報,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是中科院下屬規劃最大的單位之一。上述官員透露,高峰時整所人員高達500人,近年人員快速流失,去年只剩200人,如今再去掉近百人,全所剩約100人左右。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