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民企痛恨中共體制(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2日訊】上一集節目,我們關注了青海東湖賓館貸款糾紛案。該案主角之一--青海省前政協委員王瑞琴,堅決不賄賂銀行高層,因此陷入了一場馬拉松式的訴訟案。王瑞琴深感中共體制民企生存的種種艱辛,以及中共當局的倒行逆施,她毅然寫了一篇公開信,發往中共「兩會」。

今年5月21號,中共「兩會」召開首日,王瑞琴發表《致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一封公開信》,列數中共多年惡行。

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我覺得我應該站出來說這些話,因為我做民營企業,我特別知道民營企業有多麼困難、多麼辛苦,我也知道現在習近平當局,他們倒行逆施有多麼不得人心。中國急需根本的改變。」

公開信表示,近期中共肺炎爆發,中共當局向公衆乃至全世界隱瞞真相,致使病毒肆虐全球,導致無數家庭破碎等。而當局卻不斷推卸責任,對外縱容「無賴外交」,四處挑釁,致使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累及無數海外華人。

公開信還呼籲罷免習近平。這猶如投下了一枚震撼彈。

王瑞琴:「一下子就把他們⋯⋯暴怒。這封信當時封得很緊,所有的形式⋯⋯圖片都發不到國內,現在全國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都看到了這封信,所以很惱火,他們成立了個專案組,叫616專案組。一部分從經濟上,把我們的帳本抱走了,所有的企業有20年,專門查我的帳,每一筆每一筆的查。」

王瑞琴說,中共做的惡,超乎正常人想像。不僅追查她本人,還對所有和她有關的企業和人進行清查。

王瑞琴:「我原來想,他可能這個事情,我反共,反對習近平,他可能會很暴怒,他就會查跟我相關的直系親屬,實際不是這樣,所有跟我們相關的,就企業有20多家,一筆一筆帳的查,一個人一個人的過。有些很多年跟我沒有聯繫的人,最近都找我,說什麼事啊,在查你。我就感覺到這個國家(政權),它不能這樣對人民這麼的實施暴政,任何一種為這國家嘗試做出努力的人,推動民主的人,它都會這麼血腥,我覺得這國家(政權)是沒救的。所以每個人都應該站出來,像我一樣。」

家人遭到當局威脅,王瑞琴的公司資產也被凍結。為了不牽連家人,她在6月22號發表中英文聲明,表示與大陸所有親屬斷絕關係。

王瑞琴是在2018年前往美國暫居。

基於近30年經營民企的觀察,2015年她曾撰文《民企十痛》,《民營企業的痛與怕》,指出壓在中國民企身上的「新三座大山」,包括金融歧視、政府行為不規範和司法不公等。

她曾說過,如果有機會讓她重新選擇,她不會選擇在中國經營實體。

她說,在中國做民企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中共不僅重複收稅,稅賦重,讓企業無以為繼,而且稅收制度很多漏洞,故意讓人鑽空子,目的就是逼良為娼。

在法律層面,民企的地位與國企、央企,甚至外企相比,都是不對等的,社會地位也無法像國企那樣有保障。所有中共部門,到民企一定會吃拿卡要。

王瑞琴:「有一次新上任一個消防隊隊長,(把賓館餐廳夜總會)全部都關了以後,他通知底下。第二天下午上班,他的辦公室樓道裡站滿了各個餐廳、KTV、夜總會,過道裡頭站滿了人群,夾了錢夾了煙在那等他。後來我們桑拿過來也說,今天你不知道,新隊長上任發威,西區的全關了,過道裡全是,打遍了電話,都在問,誰認識這個新隊長?這個新隊長從哪來的?找關係去疏通!像這樣的事情很多。你錢一給,他就開了,你說消防設施跟上了嗎?他就是這樣,詐錢。一遍一遍,一茬一茬,換一個人又是這樣。」

王瑞琴說,中國民企業主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精力,都用在和各種政府部門打交道,疏通關係,真正用在管理企業的時間不多。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和那些夫妻胼手胝足創立的小店,特別值得關注和同情,中共有關部門,隨時找一個理由,就可以輕易的把店給封了。要想解封,得花上很多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