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水深火熱中的國人何處可以逃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中國有27個省市遭遇大洪水,超過一大半的國土浸泡在洪水中,上億人民損失慘重,不知多少人喪命於洪水之中。包括長江三峽大壩在內,無數規模不等的攔河壩水位都早已超過警戒線,成為懸在人民頭上隨時會爆發的災難,威脅著下遊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有些地方的洪水,早就漫出或衝決大堤了。

不僅如此,在很多地方,中共也一直在晚上偷偷地開閘泄洪,此舉導致大批民眾和他們的財產來不及轉移而被洪水吞沒。據說當有人談到,「既然要泄洪,為什麼不提前通知百姓轉移財產,在白天泄洪?這樣可以減少或避免人民生命財產遭到損失」時,中共官員的回答竟然是:「若那樣做,人民會要求高達幾百億元的包括土地、家園、牲畜、莊稼和墓地等在內的高額賠償;而這樣偷偷地泄洪,政府只說是天災。人民也不知道內情,只要他們認為是天災,政府出面救助時給他們一些礦泉水和方便麵,他們就感恩戴德了」。

可見,中共從來就沒有把人民的生命財產、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考慮過。又豈止是不放在第一位?只要能夠欺騙過去,乾脆可以任憑洪水吞沒黎民百姓的生命財產!可惜對這種無異於謀殺的邪惡,無數善良民眾在生命財產盡失前的最後一刻,都一直被蒙在鼓裡。

對於今年的水患,不僅早在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中早有預言,甚至就在前不久還有水利專家提醒:「湖北宜昌以下的人們趕快跑!」可是,在接下來記者對我的採訪中得知,很多身居危險地區的人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無處可逃,不知道把家中的東西做何安置」。甚至有人說,「我住在12樓,就算發生潰壩,也應該沒事」。其實不是無處可逃,而是捨不得自己多年的積蓄。除了存在僥倖心理之外,就是人們在占有物質的同時也被物質占有著。再者,他們覺得逃不是辦法。那麼什麼是好的辦法呢?若不認真思考導致這些災難的總根源是什麼,就算找到辦法,也是治標不治本的臨時救急法而已。

俗話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從宏觀角度思考「為什麼華夏總是人禍不斷,人民總在苦難中掙扎?」不從治病求本的角度,思考「如何通過建立現代文明的政治架構,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僅思考個人一時的得失利弊,毫無疑問是無法擺脫我們及我們的子孫後代在災難的洪流中循環往復的命運的。

有網民說,「三峽大壩強行上馬時,中共宣稱的『八分錢一度的便宜電』沒有用上,倒是等來了滔天的洪水,讓宜昌以下的居民全都生活在隨時會被洪水吞沒的危險之中」。事實上,主張上馬三峽工程的那些中共官員,僅僅是從他們的家族可從中獲利出發做出的決定;所謂「人民的利益」,從來沒有被考慮過,那只是個好聽的口號而已。問題是,有的人相信了,被騙了。有的人不相信又能如何呢?據說,黃萬里臨死前還在念念不忘地說,「三峽大壩千萬不能上,否則後患無窮……!」

過去,就像1998年有類似災難時,中共還會派軍隊到抗洪現場協助救災;當時的總理也會前來慰問。如今,中共就連裝裝樣子也不做了。是因為背後有更大的政權危機亟待處理,顧不上了?還是中共自知來日無多,乾脆不讓把人民的生命當回事公開化了。

其實那些處於洪水威脅中的人們,如果早早收拾東西轉移到西藏的高原地區,當然是可以避免遭災的,至少可以保住性命。若大膽放開思路想想,如果能認識到導致災難頻發的總根源就是共產專制制度,從而討伐中共,則可能一勞永逸地改變中國的人禍頻髮狀態,一舉建立憲政民主制衡下的公平政治制度,結束王朝更替的惡性循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