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中共對抗美國,華人何去何從?(上)

——從少數華人征簽保留微信回顧一段歷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3日訊】近日美國主流媒體紛紛報導,川普政府將出臺新規,擬禁止中國共產黨黨徒及其近親獲得美國簽證,並對那些隱瞞自己中共黨徒身分並已經獲得美國簽證或者美國居留的中國人實施甄別,或取消簽證,或取消綠卡甚至公民身分。中國大陸開發的一些即時通信和社交軟體,可能在美國也會被禁用。這一消息在美國和整個中文世界都引發了巨大的波瀾。

中共反應異常

不知出於何種考慮,中共黨媒居然在第一時間轉載了這些報導。是想激起大陸人民的怒火,和一小撮中共黨徒同仇敵愾、打倒美國嗎?可是社交媒體中文圈的絕大多數是熱烈支持這一舉措的,雖然理由不盡相同。關鍵問題是:奴隸和奴隸主怎麼可能同仇敵愾?中國的歷史證明,只要內憂外患足夠大,再精良的武器鎧甲、再高的城牆也擋不住九州鼎沸、豪俊並起,最後「殺到東京,奪了大位」。占中國人口大多數的中下層從來都是朝代更替的主要參與者。中共憑什麼認為制裁奴隸主會激發奴隸對奴隸主的愛,而不是相反?

是想向世界曝光美國霸淩中國嗎?美國制裁的對象非常清楚:這個措施針對中國共產黨黨徒及其近親,而不是全體中國人。這種嚴格區分中共與中國、中共黨徒和中國人的做法說明這是一個意識形態和政治問題,而不是種族和國際法的問題。而在政治問題上,美國政府絕對有權力單方面反對和制裁某一國的國民、某國政治組織或者獨裁者。川普政府禁止七個以穆斯林為主國家的國民入境,美國最高法院表示支持,就是因為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如果政府要禁止某一種宗教的信徒入境,高院肯定與會反對,因為《美國憲法》保障信仰自由。美國反對過英國國王、法西斯軸心國以及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頭兩次都還動用了武力。如果美國要禁止中共黨徒入境,不但合情、合理、合法,而且從歷史上看,還表現出了極大的克制。

是想渲染美國制裁中共九千萬黨徒侵犯人權嗎?有人說,中共普通黨徒無權無勢,也沒有其他罪行,禁止他們入境美國侵犯了他們的人權。這是一派胡言。首先,中共長期把美國當作敵人,現在正走向和美國公開對抗的不歸路。如果你選擇和這樣的組織捆綁在一起,只能說明你和它的目標一致並願意努力實現該目標。就像一個恐怖分子如果以摧毀美國和殺害美國人為終極目標,美國不但可以拒絕其入境,還可以把他當作敵人而全球追殺,不管他是大頭目還是小馬仔。中共雖然沒有武力直接攻擊美國目標,但是其造成的實際損害已經遠遠超過各種恐怖組織的總和。美國不但可以制裁某些罪大惡極的共酋,當然也可以限制普通中共黨徒入境美國。

其次,一個人的基本人權生而有之,任何國家不應剝奪,比如生命權、發展權、人身和尊嚴不受侵犯、言論、信仰自由等等。加入中共是一種有意識的、目的明確的選擇,而不是基本人權。不加入共產黨,一個人仍然可以很好的生活、可以追求幸福、自由言說、信仰宗教等等。恰恰相反,中國人加入了共產黨之後,很多人權就被立即剝奪了,比如不准「妄議中央」、不准信仰宗教;另外,很多中共黨徒參與了侵犯他人的人權。就像很多人生中的選擇一樣,一個人選擇加入中共,目的也許是獲得某種好處,但同時你也必須承擔這個選擇帶來的負面影響並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一個人必須在黨票和入境美國兩者之間做出選擇,就像一個人必須在做恐怖分子還是做一個好人之間做出選擇一樣。事實表明,美國政府並不是沒有給中共黨徒留出路:只要退出中共,仍然可以入境、可以成為美國公民。因此把這個問題說成是侵犯人權只能說是中共試圖用美國式話語抨擊美國的拙劣嘗試。

但是反共大潮之下,也存在著逆流。據悉部分海外華人竟然發起了一場請願、征簽活動,要求美國政府不要禁止微信、抖音等中共控制的軟體,據說理由是這些軟體是他們和中國親屬溝通的「唯一」方式。組織者聲稱這是一場草根運動。但是從過去的經驗看,在受到中共操縱、影響的華人團體裡面,在被中共統戰的圈子裡,沒有任何行動是真正草根的。這場請願只能說是反映了中共的意圖。

這件事情,加上過去幾年中某些親共華人社團的惡行惡狀,讓我想起了一段歷史。

「新德意志之友」

現在談及中共在美國的滲透活動,大家都覺得觸目驚心。從開始時派出留學生、訪問學者,到現在中共在經濟、科技、醫藥、國防各個領域對美國的全面盜竊和破壞,甚至要在全球公開對抗美國的利益。除了武力對抗之外,中共好像把什麼手段都使上了。

其實,這並不是第一次外國勢力使用國家力量對美國實施滲透。在上個世紀,曾經有一個敵對國家在美國操控僑民,大肆培養代理人,開展各種宣傳和煽動活動,試圖影響美國民間社會以及政府對該國的政策。在其全盛期,幾萬名該國僑民及親屬在紐約街頭遊行,公開支持這個敵國以及該國獨裁者奉行的意識形態。這個國家不是蘇聯,而是納粹德國。

從1920年代起,美國就有一些由德國移民及其後裔組成的納粹組織存在,比如Gau-USA、條頓自由會和國家社會主義者黨。這些組織規模很小,也缺乏政治影響力。1933年納粹在德國上臺後,覺得有必要加強在美國的宣傳,需要整合在美國的納粹組織。當時的納粹德國副元首魯道夫·赫斯於是授意已經移民美國的德國納粹黨黨員海因茨·斯班克諾貝爾建立一個納粹組織。在德國駐紐約領事的幫助下,斯班克諾貝爾通過合併小黨派在紐約和芝加哥創建了新德意志之友(下面簡稱「新德友」)。

當時納粹黨在德國已經完全准軍事化,有制服、有嚴格紀律、有武裝。新德友有樣學樣,也要求成員穿制服,男穿白襯衣黑褲子戴黑帽,女穿白襯衣黑裙子。該組織建立後幹下的一件大事是派大量成員衝擊紐約市當時發行量最大、最有影響的德語報刊《紐約客國家報》(New Yorker Staats-Zeitung)編輯部,要求該報發表對納粹友好的文章。在壓力下, 這家報紙曾一度立場搖擺。新德友的另一個目標是滲透德裔美國人的各種民間團體,威逼利誘它們熱愛德意志祖國和希特勒,煽動它們仇猶、反猶。斯班克諾貝爾等人還花大力氣,試圖挫敗當時美國猶太人發起的抵制德國貨運動。

也許斯班克諾貝爾太賣力,他很快便受到了美國政府的密切關注。建立新德友之後不足半年,斯班克諾貝爾就被美國驅逐出境。美國國會非美活動委員會也開始對美國境內的納粹勢力進行調查,並在一年後得出結論說新德友之類的組織就是德國納粹黨在美國的分支。國會估計該組織當時大概有五千到一萬成員,大多是德國新移民及其後裔。受到曝光之後,赫斯在1935年底指示新德友的德籍成員脫離該組織,並下令召回該組織的德籍領導人。新德友很快灰飛煙滅。

但是,納粹德國對美國的滲透、對德裔美國人的控制並沒有因此停止。新德友的失敗後來證明只是納粹開始大肆滲透美國的序曲。

「美洲德意志人聯合會」

1936年,一個新的納粹組織在紐約州成立,叫做美洲德意志人聯合會,領袖為弗利茨·庫恩。和其它滲透組織一樣,這個組織的名稱具有欺騙性。其英語名稱為German American Bund,可譯為德裔美國人聯合會。但是其德語名稱是Amerikadeutscher Bund,譯作美洲德意志人聯合會(下面簡稱「美德聯」),或者AmerikadeutscherVolksbund,即美洲德意志人民同盟。其英文名很中性,符合一個美國民間社團的身分,用於對外。但是其德語名稱卻富有民族主義、分離主義色彩,這才是它的真正面目。

吸取了新德友的教訓,美德聯號稱其成員100%是美國公民,沒有德籍人士,並且不接受納粹德國的資助。但和新德友欲說還休的面目相比,它卻全面、公開的納粹化。該組織採用納粹舉手禮、納粹旗幟和口號(比如「血緣和榮譽」),並力圖建立「由非猶太裔白人領導的真正自由的美國」。其成員每年慶祝希特勒的生日、納粹德國兼併奧地利以及德國「解放」蘇台德(捷克領土)的周年。為了接觸到更多的聽眾,該組織和其他族裔的法西斯組織和美國3K黨舉辦過多次聯合會議。

在組織上,美德聯模仿德國納粹黨,下設婦女部、青年團以及衝鋒隊。這些部門的骨幹需要在德國接受培訓。其機關報叫做《德意志人覺醒號角與觀察家》(DeutscherWeckruf und Beobachter)。為了加強對年輕人的控制,該組織在全美國建立了27個夏令營,負責對青少年進行洗腦。

伴隨著希特勒的戰爭步伐,美德聯逐漸壯大,也越來越囂張。1939年2月,該組織在紐約麥迪森廣場花園舉行了盛大的遊行和集會。庫恩在演說中把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叫做Frank D. Rosenfeld(對應Roosevelt的猶太人名),並咒駡羅斯福新政(New Deal)是「羅斯福猶太政」(Jew Deal)。據說有2.2萬名美德聯會員、家屬及納粹同情者參加了那次活動。其下屬的衝鋒隊還和反法西斯人士發生了激烈的暴力衝突。

美國政府當然不會容忍國內有這樣的暴力組織和第五縱隊。庫恩在遊行之後不久就因侵吞美德聯資金和偷稅漏稅被捕並被判刑。希特勒入侵波蘭之後,美德聯教唆會員及其親屬逃避徵兵,違反了美國徵兵法,其繼任領導人被迫逃亡墨西哥,聯合會也土崩瓦解。美國參戰後,很多以前的德國籍納粹分子被聯邦政府宣佈為敵國公民並集中關押起來。納粹德國對美國的滲透從小到大、從半公開到和當局叫板,至此戛然而止。反納粹、捍衛自由和人權成為美國國民的共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鏈接:田園:中共對抗美國,華人何去何從?(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