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vs黑洞】無預警洩洪 百姓怎麼辦?洪水來時如何避難?(18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腦洞vs黑洞。今天還是說說中國南方的洪水吧。看著網上那麼多南方洪水滔天的視頻,真是難過,總是在想怎麼樣才能幫上忙?網上的流傳一個消息,說安徽一些村莊,夢中被沖走,因為政府偷偷在夜裡挖開大壩泄洪。洪水災難,暴雨是一個方面,最可怕的是夜間水庫無預警的泄洪,讓老百姓沒有任何準備,一覺醒來,什麼都晚了,店面,財產,家具等等都泡在了水中。

為什麼不提前告知呢?有中共官員說了,泄洪不可能提前告訴你,告訴你了百姓能同意?他們會要求賠償,房屋,田地,農作物,牲口等沒個幾百億下不來。如果說是天災,給他兩包方便麵他都感恩戴德。這就是官方的邏輯。

這裡想跟每個知道內情的人講幾句話。你身在有關部門內,知道要泄洪,知道要潰壩,知道這個消息傳播出去能救人,能降低損失,無論如何,你都有這個責任把消息放出去,做個吹哨人,不然你也是在犯罪,最後老天爺清算的時候,你無論如何也跑不掉。吹哨有很多種方法,都可以保護好自己,不暴露自己,也把消息傳播出去。比如,你可以和朋友定好暗語,如果你發什麼符號,講什麼話,就代表什麼意思,請朋友趕快通知出去等等。德國統一之後,曾經守護柏林牆、向翻牆民眾開槍的士兵受到審判。有士兵辯解說,他只是被迫執行上級命令。但這絕不是脫罪的理由。長官命令你開槍,但你打的準不準是你的選擇。你可以把槍口抬高一厘米。最後,打死人的士兵被判處3年徒刑,鳴槍示警的被無罪釋放。這裡,奉勸體制內的人,為自己,為家人,為子孫後代著想,看到罪惡在眼前發生,你是有選擇權利的,如果你什麼都不做,你也是幫凶,也會受到懲罰,因為老天爺看的清,最後到清算的時候,沒有後悔藥吃呀。

說到無預警泄洪,其實歷史上的潰壩和地震當局都是提前知道的,只是他們選擇不給百姓通報。

2005年美國《Discovery》電視播放一期節目,名為《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前10名》。排名第一的世界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是中國的板橋水庫潰堤,超越蘇聯切爾諾貝利核事故。

1975 年8月8日凌晨1點,河南駐馬店地區板橋水庫因暴雨發生垮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頓時一片汪洋。現場打撈起屍體10萬多具,後期因缺糧、感染、瘟疫又致14萬人死亡。 但是到今天,沒有多少人記得這件事情,當地老年人不願回憶這痛苦的經歷,年輕人就更不知道這事曾經發生過。當時,水庫管理人員一連向上級打了幾個報告,都沒有得到回應。潰壩的前一天,8月7日天剛亮,水庫管理局開始組織家屬轉移。當天晚上, 還向鄧小平家打電話請示。據說鄧小平在萬里家打麻將,沒有收到這消息。 最後錯失時機,導致8日凌晨就潰壩了。關鍵時刻,相關人員跟遠在天邊的領導打報告,沒人理會,卻不像近在咫尺,危如累卵的幾十萬百姓通報情況。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1976年7月28日凌晨奪走65萬生命的唐山大地震。這場災難本來半個月前已經預見到了,但是相關領導卻選擇不預警。1976年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隊給國家地震局打電話,提出震情緊急,但是,國震局拖到7月26日才聽取匯報並指示不預警。北京市地震隊的耿慶國事後說:「大震迫在眉睫,但我們過不了那道關。」「按照當時的地震水平,雖然報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時間段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7.8級,但5級以上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唐山這個確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帶是可以報出的。事實上唐山地震前6個小時就出現了地聲、地光,如果給老百姓打個招呼,減輕人員傷亡是可能的。」

中共官方以不造成民眾恐慌為由,大難臨頭不預警,武漢疫情如此,洪災如此,地震亦如此。指望中共為了民眾的福祉而做決定,只能說是自己還不知道什麼是「共產黨」。

大雨還在下,中國南方各個地方都希望大家能提前做好準備。如果你實在不想離開,沒有辦法躲到其他地方去,千萬提前有些準備。不要覺得我這裡歲月靜好,或者我在二樓、三樓就可以高枕無憂。

首先打包準備好應急的裝備,隨時有情況隨時拎包跑路。應急裝備要包括:重要的家庭文件(什麼身分證和銀行卡,房本等等的)存放在防水的容器內。準備些現金、零錢,準備睡袋或毛毯,準備寢具,換洗的衣物鞋子。還要準備飲用水,食物,最好是不易腐壞的包裝嚴密的食品,急救箱
,求救用口哨
,個人衛生用品:紙巾、垃圾袋什麼的。所有這些放在一個包裡準備好。一旦有情況,拿上手機和充電器,和這個提前準備的包裹,馬上轉移。當然,這只是最基本的,其他的個人需要自己要考慮好,提前準備。

另外,提前到周圍的環境轉轉,找好逃生路線,避難場所。發生洪水時,絕對不要到地下室避難;準備一根手杖;儘量不要乘車避難;如果洪水深度超過膝蓋而來不及避難時,選擇最近處堅固房屋的高處避難。木房子是不安全的,鋼筋水泥的高樓相對安全。同時,收集各種漂浮物,木盆、木桶等等的避險工具。如果被困在郊區, 找不到建築物的時候,向高處跑,但是要特別注意規避山洪可能經過的路線,避免被山洪捲走。不能攀爬帶電的電線杆、鐵塔,發現高壓線鐵塔傾斜或者電線斷頭下垂時,一定要迅速遠避,防止觸電。

針對我們之前的談三峽大壩和洪水的節目,一位可能是來自大陸的網友叫Flame Wang,寫了一段長長的留言,講的很有見地,也引來了小粉紅的叫罵,既然叫罵了,就說明他寫的內容有價值,值得與大家分享。在這裡節選出來給大家念念。所謂高人在民間,很敬重我們的很多網友,有思想有見識。如果大家有更多的想法,也希望能與我們分享。

Flame Wang:「中共國沒下雨還能漲水,主因是各省的人禍水壩拚命在泄洪(水庫蓄水發電賺錢為主,防洪防災放一邊,常捨不得平常調節放掉蓄水,最後逼不得已才放水,才讓人民蒙受人禍災難,哪是天災?是人禍加劇的災難, 共慘國保武漢棄鄱陽,保城市棄農村。中共常祕密泄洪(因要躲避人民知道是政府的泄洪造成農產財物損失,人民會集體要求對損失的賠償,甚至常趁半夜偷偷放水泄洪,人民未得到告知逃避不及,根本不管人民死活),農村居民永遠被犧牲,對非洲黑人大撒幣,自己韭菜濺民的命不值錢,還傻傻感謝共慘黨!」

北京師範大學發展研究院長、新興市場研究院長、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胡必亮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說「非洲留學生來華獎學金並不多,一年也就十萬塊錢左右。發給農民的救災物質,就是2包泡麵2瓶水,四口人分著吃。

Flame Wang 還說:「儘管6月中旬以來,中共南部嚴重洪澇災害,超過上千房屋沖毀上萬房屋倒塌,淹水受害災民上萬戶,還有死了不少百姓,自媒體要是有人報導就將其刪帖封帳號,只要官媒壓下消息不報導,加上共慘黨只要挑動仇恨美帝和武力統一台灣神經,一堆腦癱小紅粉濺民就被歪曲民粹主義利用,自動靠攏擁護共慘黨熱愛祖國,中共治理下死多少人民都不重要!」

我插一句,說到武力統一台灣,我認為中共就是說給國內人聽的,給小粉紅打雞血打氣用的,中共根本不敢打台灣,也不敢在南海跟美國開戰。中共連印度都不敢打,更別說美國和台灣了。

Flame Wang 還說:「中共國表面光鮮的經濟開發及都市建設,虛有其表敗絮其中,樓高路大重視外表光鮮好看,看不到的地下排水系統其爛無比,不堪下雨的測試,中共國從未規劃好下水道的排水,地下排水系統才是一個城市真正的良心啊!但埋藏在地底下的排水因看不到,所以沒有人重視!而且多年的基建及開發缺乏規劃與胡亂瞎搞,已經把地下排水系統整個塞滿水泥沙土與垃圾,而且為數大量可以減緩淹水及滯洪的湖泊消失不見,嚴重破壞水文環境原先自然的調節能力,你說下雨不堵塞淹大水才怪!」

這裡Flame Wang說到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城市的排水系統,想想故宮建成已經600年了,600年不積水的排水系統對比現在城市的建設,一到下大雨就看海的模式,真的讓現在人面對古人而汗顏呢。

Flame Wang還說,「多年以來三峽大壩從上游段衝下來的土石流、泥沙及垃圾,已沉積在整個三峽大壩裡,這些讓三峽大壩承載比水更重的壓力,三峽大壩原先可以承受175公尺水位,不得已改降為145公尺水位, 洪水與雨汛來了三峽大壩自己也怕承受不住怕潰壩,三峽大壩也要跟著加緊放水,讓中下游已經雨汛到處淹水的城鎮無形更是雪上加霜 。」「共慘黨不敬畏天地,不信鬼神與天地爭鬥,共慘黨自認比天高比海深,人定可勝天,花大錢在各大小河川截流大興水壩,並進行南水北調工程,改變水文自然環境分布,不斷破壞環境破壞大自然,近代中共又因圍湖造田政策,洞庭湖、鄱陽湖兩湖面積不斷大量縮減,往後強降雨、下雷暴冰雹、淹水洪澇不斷,造成氣候異常降雨失序的人禍天災後果(地球表面因水的重量分布改變地殼承重張力,甚至引發地震),人類在大自然反擊之下,其實十分渺小且根本不堪一擊!愚蠢的共慘黨不知順天尊重自然,共慘黨狂傲逆天而行,終必招來自我毀滅。」以上是Flame Wang網友的留言。

湖泊消失的問題我們此前的節目中談過了。中國幾十年經濟高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資源榨 取性的過度消耗甚至浪費的基礎上的,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2003 年中國貢獻世界經濟總量不到 4%,對鋼 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卻占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中國每年沙化土地面積從 1000 多平方公里增加 到 2460 平方公里。1980 年中國人均耕地近 2 畝,現在減少到不到1.4 畝 。 2004年的時候,七大江河水系中不適合人類和 牲畜飲用的水占 40.9%,而 75%的湖泊出現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中國人與自然的矛 盾從未像今天這樣突出。 沉醉於眼前的高樓大廈的人們,對於越走越近的生態危機也許還茫然無 知。可是一旦大自然要報復人類的時候,那對中華民族的打擊將會是災難性的。

好的,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請您幫忙訂閱點讚和分享,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