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共外交部一大謊言 14年後刪文滅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界器官移植大事紀中驚天動地的一年,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首度大曝光。

2006年3月9日與17日,兩位證人──中國籍的前日本媒體記者,以及瀋陽的護士也是主刀醫生前妻──先後向《大紀元時報》獨家爆料遼寧蘇家屯祕密集中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器官摘取

2006年3月2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當天例行記者會上就「蘇家屯事件」的回覆說,「……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是蓄意捏造,惡意詆毀中國的司法制度,欺騙輿論……。」

9年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當年的說法不得不接受自家人──黃潔夫,中共器官移植醫療掌門人與代言人的打臉,而且是重重的打臉。

2015年3月15日,「小央視」香港鳳凰衛視播出訪談節目《黃潔夫:周永康落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鏈》,在視頻中,黃潔夫明確表示,「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鏈,變得骯髒,而周永康落馬才打破了這個利益鏈。黃潔夫續言:「太清楚了,大老虎這個知道,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們政法委書記,是原來的政治局常委。……「死囚器官」的來源在哪裡,這不是很清晰了嗎?」

同一視頻中,黃潔夫並透露:「實際上這件(取消「死囚器官」移植)工作是得到了上一屆的胡錦濤總書記和溫家寶總理的支持,這一屆得到了習主席跟克強總理的支持,不然是很難完成這件事情的。」黃潔夫這一席話,普遍認為毫無疑問是代胡溫習李與江澤民切割。

周永康落馬導火索2012年重慶薄王事件,周永康、薄熙來,都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元凶,蘇家屯事件所指控的內容,最初是發生在薄熙來主政遼寧省期間。

2003年5月,薄熙來的左右手王立軍升任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長後,成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進行「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

2004年央視台採訪時,王立軍本人描述:「對於從警多年的民警,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時,都會為之震撼。」

國際普遍遵循慣例,鑑定死亡的醫生不能參與死亡注射針行刑過程。判斷死刑犯人是否死亡需要等待更長的時間。死刑犯人在死刑針注射後,通常在25分鐘之後才宣布其死亡。

如美國死刑服務信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執行主任Richard Dieter,對於王立軍在死亡針注射後2~3分鐘即開始摘取器官,他說:「看起來摘取器官成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藥物死亡之前就這樣做的話。」專家的話直白地說,王立軍只等了「瞬間幾分鐘」,就開始摘取人體器官、進行移植,其實這就是「活摘」。

王立軍除「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還發明「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簡稱:「腦幹撞擊機」或「腦死亡機」),以及「離體器官保護液」等。

王立軍在任錦州、重慶兩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後創辦了中共公安系統僅有的兩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即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王立軍與其身分學識不符的熱衷於活摘移植技術研究,一方面表明官方非法移植器官真實存在,另一方面,他有能力為研究提供大樣本的供體來源之處,是周永康主管的政法系統,也是迫害法輪功的主力系統。

從2003年5月開啟進行所謂死刑犯器官摘取、處理、移植研究相關研究,到2006年9月,王立軍領取了項目的資助者中共共青團中央直屬光華科技基金會頒發的「創新特別貢獻獎」。

在蘇家屯活摘黑幕曝光後,大陸搜狐網2006年3月28日刊文《器官移植催熱近百億元的免疫抑制劑市場》。而有輿論亦指,從抗免疫抑製劑等的銷量,就可大致推算出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全國法院宣判的死刑犯數量。

深度參與江澤民迫害政策的王立軍,其器官移植相關研究這一時間軸,完全吻和國際調查報告,2003年到2006年正值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數量大幅度增加,並且達到波段高峰。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秦剛就蘇家屯事件的有關言論,已得到《美聯社》等國際媒體所確認。但是,在中共外交部官方網站「新聞服務」(今改稱「發言人表態」)欄目的「例行記者會實錄」項下,2006年3月28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例行記者會上答記者問」全文中,卻不見有關蘇家屯事件的回覆內容。(原文鏈接http:/www.fmprc.gov.cn/chn/xwfw/fyrth/1032/t242735.htm)

如今點擊上述鏈接,出現的中英文信息是:「對不起,我們沒有找到您要的網頁。╱Sorry, the page you requested cannot be found.」

距今14年前,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實錄」不敢承認自己說過的謊,14年後,全文甚至已經遭到刪除,猶如竄改歷史否認謊言存在過,足見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心虛得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