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和:能預知人壽數和國運的醫生

文/張清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位名醫生明明是給國君看病,卻還要議論國家大事,還能推斷出大臣將死、國家將亂,而他的預言,竟然都兌現了。

醫和,春秋時期秦國著名的大醫學家,其姓不可考,名和。他以天人合一、四時陰陽相生相剋的理論,講述了「上醫治國、中醫治病」的道理。

晉平公是春秋時期晉國的國君,名叫姬彪,公元前541年,晉平公生病,向秦國求醫。秦景公派醫和去給他治病。

診病以後,醫和對晉平公他說:「您的病不能治了。這叫親近女色,病如蠱症,既不是鬼神作怪,也不是飲食失調,而是因為迷惑於女色而喪志。輔佐您的良臣將要死去,老天爺就不再保佑晉國了。您即使不死,也要失去諸侯們的擁戴。」

晉平公說:「先生的話嚴重了吧?難道女人不可以親近嗎?」

醫和回答:「應該有節制。先王制定的音樂,是用來節制百事的,所以有五聲的節奏,快慢、本末以互相調節,聲音諧和然後降下來。正聲下降後,就不該再彈了。如果再彈,就有了繁複的手法和靡靡之音,使人心煩耳亂,忘記平正諧和,因此君子是不聽的。凡事如同音樂一樣,一過度,就應該停止,否則陰陽失調,就會導致疾病。君子接近妻室,是用『禮』來節制的。

「天有六種氣候,派生為五種口味,表現為五種顏色,應驗為五種聲音。凡過度就會發生六種疾病。六種氣候就叫做陰、晴、風、雨、夜、晝,分為四段時間,順序為五聲的節奏,過度就是災禍。人有五臟,五臟化五氣,發為喜怒悲憂恐,這些情志如果不加以節制就會傷氣。大喜傷陽氣,大怒傷陰氣。陰沒有節制是寒病,陽沒有節制是熱病,風沒有節制是四肢病,雨沒有節制是腹病,夜裡沒有節制是迷惑病,白天沒有節制是心病。女人,屬於陽事而時間在夜裡,對女人沒有節制就會發生內熱蠱惑的疾病。如今您對女人沒有節制不分晝夜,所以到了這個地步。」

醫和對晉平公他說:「您的病不能治了。這叫親近女色,病如蠱症,是因為迷惑於女色而喪志。」圖為《帝鑒圖說》之《德滅祥桑》描繪伊陟勸諫商中宗(局部)。(公有領域)

趙文子聽了醫和話,便說:「我和晉國的幾位公卿大夫們輔佐國君成為諸侯盟主,至今已經八年了。國內太平無事,外面諸侯們沒有二心。您怎麼能說『良臣不生,天命不佑』呢?」

醫和回答:「我說的是將要發生的事。我聽說:國家的大臣,榮耀地受到信任和爵祿,承擔國家的大事。有災禍發生卻不能改變,必然受到災殃。您不直諫君主,使其被女色迷惑而生病,您不反省自己,還以政績為榮。如果八年就認為時間很長,那如何能保國家長治久安呢?」

趙文子質問醫和:「醫生治病,還要管到國家大事嗎?」

醫和回答說:「上等醫生可以治理國家大事,其次才是治療人體疾病,這本來就是醫生的職守,這才可以稱得上是『醫官』呀!」

趙文子又問:「什麼叫做蠱?」

醫和回答:「蠱損傷了穀子,它是從穀子揚起的灰塵中生出來的,但物體中沒有不隱藏蠱的,也沒有比穀子更好的東西,谷氣興起,蠱就隱藏起來了。人吃了不霉爛生蟲的穀子,就得益聰明。所以吃穀子的人,白天選擇有德的男子親近,就好像因吃穀子而聰明起來,夜晚與有德的女子一起休息而有節制,才能避免蠱惑。如今君王親近女人不分晝夜,如同不享用穀子而去吃蠱蟲,做了接受蠱的器皿,就不會聰慧,在文字中,『蟲』和『皿』二字合成『蠱』字。在《周易》裡,女人迷惑男人、大風吹落山木也叫蠱,這都是同類事物啊。所以我才這麼說。」

趙文子說:「那平公還能活多久呢?」

醫和回答說: 「如果諸侯繼續擁護他當盟主,他能活三年;如果不再支持他當盟主,他活不過十年。超過十年以後,晉國必有大災難。」

這一年,趙文子便死了,諸侯也開始背叛晉國,擁立楚國為盟主。公元前532年,晉平公去世了。醫和的預言一個個全都準確兌現了。

醫和認為天道無邊,全在於陰陽。陽是仁德,陰是刑法。天使陽常處在盛夏,用來養育萬物使之生長,使陰常處在隆冬,聚積在空虛不用的地方。陽氣上來主導一年的時序,陰氣進入地下伏藏,時時出來輔佐陽氣。陽氣沒有陰氣的幫助,也不能單獨形成一年的時序。帝王秉承上天的意志來行動,才能風調雨順,萬物不夭折,天地和暢,康福降臨。

醫和的 「上醫醫國」的理論,對後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一些文人志士自比「活國醫」、「醫國策」。 宋黃庭堅寫過 「誠求活國醫,何忍棄和緩」之句,陸游慨嘆「胸次豈無醫國策,囊中幸有活人方」,辛棄疾也有「萬金不換囊中術,上醫元自能醫國」的理想。所以「上醫」一詞,既可指賢明的宰相等,也可以讚頌醫術高明的醫生。@*#

參考文獻:

《春秋左傳‧卷十昭公》
《國語‧晉語八》
《素問‧陰陽大象論第五》
《漢書‧卷二十二禮樂志第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