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 中紀委主管「反」法輪功 瘋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歷5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吳官正、賀國強、王岐山、趙樂際。在對待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尉健行消極應付,吳官正得過且過,賀國強暗中使壞,王岐山無心於此,只有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最起勁。

2020年,大瘟疫、大洪水、大災難就在眼前。據明慧網5月31日報道,5月,趙樂際到某市調研時,對反腐敗不上心,卻要直接聽取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匯報。對於迫害法輪功的事,趙樂際稱,「工作要抓緊,事情還要辦好」,「關鍵是實實在在的辦事」,「法輪功的問題今後紀委也要管的」。明慧網7月7日報道,6月,趙樂際派他的一個祕書到長沙,專門聽取湖南省政法委關於法輪功的匯報,併到各地直接督促迫害法輪功。

我也曾經是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到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修煉法輪功4年多。

這是至當時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多:曾參與過涉及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最高機密的工作;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參與過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監察部關於反腐敗的一些重要法規的起草、制定、宣傳;是「中共黨員權利保障條例」、「中共領導幹部廉政準則」、「中共領導幹部收入申報、禮品登記等規定」的解釋者之一;執筆撰寫過《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國紀檢監察報》評論員文章,《求是》雜誌特約專題文章,《黨建研究》特約專題文章,中紀委辦公廳通報等;參與過跟美國監察代表團的工作會談;多次列席中紀委常委會會議;多次參與中紀委全會的文字工作;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

1999年5月7日,我根據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身經歷,根據我聽到的、看到的、國內的、國外的、大量的法輪功學員的心得體會,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掛號信方式,寄給當時的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尉健行、李嵐清。

1999年7月20日,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任何真話,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因為在上述致江澤民的信中表達了跟江澤民相反的觀點,冒犯了他的絕對權威,7.20當天被「隔離審查」。後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

21年後的今天,回過頭來看上述致江澤民的信,除一些黨文化的用詞、用句,以及當時對中共認識的局限性之外,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的實踐證明:這封信的基本觀點是正確的。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非法判刑5年。5年裡,我依法寫了許多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向迫害法輪功的最高元凶江澤民,當時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大幫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江澤民的另外兩個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直至北京市前進監獄獄警柳剛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我檢舉、控告的問題很多,但歸根結底,是法輪功問題,即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就法輪功問題講真話沒有錯,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比如,2010年9月11日,在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就賀國強對我一家人的迫害,我依法寫了致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賀國強的強烈要求》,上交第一分監區副監區長柳剛。

當時,我是一名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的「囚犯」;這封信的寫作對象是當時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檢舉對象是當時中共反腐敗最高專門領導機關的最高領導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要求是「依法逮捕賀國強」;依據是「中共國」的「根本大法」——憲法,及相關法律法規;上交對象是中共最基層的一個副科級官員——柳剛。

毫無疑問,這是一封非常重要的檢舉信。如果經過調查,證明這封信屬於「誣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誣陷」當時中共最有權勢的9個「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誣陷」迫害法輪功的兩大元凶——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最重要的親信之一,結果會怎麼樣?中共的法院至少給我加刑到無期徒刑,甚至可能將我折磨致死。我是「放下生死」寫這封檢舉信的。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紀委監察部官員,610辦公室官員,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直至居委會官員、村委會官員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法院沒有「認定」我「誣陷」賀國強,我沒有因此被加1天的刑。

我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時,中紀委監察部有1000多人,現在可能增加了一些人,監察部已改成監察委。在中紀委監察委工作的官員,除一些「黨性」超強、官迷心竅、不擇手段一門心思往上爬的人之外,我想,大多數還是有人性,有常識的。

這裡,我請中紀委監察委人性尚存、具備常識的官員解釋一下:為什麼中共的法院沒有「認定」我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賀國強的強烈要求》存在「誣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問題?

據中共的數據,現有中共黨員9200萬人。我想,其中不少人還是有人性、有常識的。這裡,我也請這些人性尚存、具備常識的中共黨員解釋一下:為什麼中共的法院沒有「認定」我「誣陷」中共最有權勢的9個「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的賀國強?

中國有14億人。這裡,我也請14億中國人中人性尚存、具備常識的人思考一下:當時我無錢、無權、無自由,我檢舉的對象賀國強有權、有勢、有自由、有凌駕於胡錦濤之上的「太上皇」江澤民做後台。為什麼會發生上述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意料之外的事?

不是中共的法院對我「仁慈」,不是中共的法院對我「網開一面」,中共的法院對我沒有任何「情面」可言。關鍵在於,我檢舉賀國強的信,用不可辯駁的事實證明:中共取締法輪功的決策是完全錯誤的。

在被非法監禁的5年裡,我依法向江澤民等從最高層到最基層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索賠超過1億元,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沒有一位官員敢對此說一個「不」字。這也充分證明: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

21年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順境中,我用親身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10年前,在中共的監獄裡,在逆境中,我又用親身實踐證明: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21年後的今天,在擁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的美國,在世界之都——美國紐約,放眼全世界,我見證了法輪功洪傳全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盛況,見證了與中國大陸只有一水隔的台灣幾十萬人自由修煉法輪功的盛況,見證了以「信仰自由為本」的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會見法輪功學員張玉華的感人場面。

有詩云:「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當年,周永康下令將我抓進監獄,關押5年。今天,我在美國的別墅裡,在藍天白雲下,呼吸著自由、清新的空氣,做著我想做的一切。那個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將中央政法委打造成「第二中央」,權傾朝野,不可一世的周永康在哪裡?在秦城監獄裡。

中紀委、中南海與秦城監獄,有時,只有一步之遙。

中共人禍導致的大瘟疫,已蔓延全球189個國家,感染1540萬人,死亡63萬人。7月18日,伊朗總統魯哈尼說,伊朗實際感染人數達2500萬。由於中共的數據是假的,加上伊朗總統的最新說法,全球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在4000萬人以上。不少人預計,下一波更大規模、死更多人的大瘟疫不久將降臨。

趙樂際是抱定瘟神不會找上他的門的,但願如此;不過,到底如何,走著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