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演講後見民主人士 願助中國改變政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5日訊】7月23日(週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在橙縣發表了「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重磅演講後,會見了部份海外中國民運人士。作為受邀者之一的中國著名異見人士魏京生表示,蓬佩奧此次表明了「美國將長期對抗中共」的立場,並表示對中共將會有更嚴厲的制裁措施。

蓬佩奧此次在加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演講中明確表示,如今是時候與志同道合的國家組建一個新民主國家聯盟,戰勝中共暴政。國務卿先生表示,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並不是在兩國國家之間做選擇,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間做選擇。

魏京生:美國承認並支持中國民主運動

對於最近蓬佩奧的幾次講話,魏京生在接受大紀元采訪時說,網上的中國人是一片歡呼,「有些人擔心美國的政策能不能一直持續下去,但國務卿先生解釋得很詳細,說這個政策不是短時間的政策,而是要持續幾十年的。而且他還強調了兩三次,這個政策不是美國個別人或個別機構做出來的,而是幾個機構一起寫了報告,得到了兩黨的支持。這點很重要,說明整個美國都醒過來了。」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姜琳達/大紀元)

魏京生說,這對海外民主人士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他說:「這快30年來,很多朋友(為爭取中國民主)做了很多努力,但信心不夠,主要是因為歷屆的幾任政府都是親北京的。但這一次大家都特別受鼓舞,美國現在有了這樣的高度,就是要對抗中共的獨裁政權。」

尤其通過與蓬佩奧對話,魏京生說美國政府現在是承認並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他說:「蓬佩奧的大概意思是,要徹底改變中國的制度,要幫助中國人民,要跟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幫助改變中國的一黨獨裁制。」

關閉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 不畏報復

過程中,魏京生說,也有人提到了關於美國下令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在72小時內關閉一事。蓬佩奧對此事的回答是,美國發現該領事館做了很多違法的事情,美國有很多理由將其關閉。雖然也知道中共會做出報復行為,但美國也決定這麼做。

「蓬佩奧說了,這麼多年來,中國需要美國遠遠超過美國需要中國,所以美國可能有些損失,但美國願意承擔這些損失,會堅持下去。哪怕中共把美國大使館的人員全部趕走,美國的政策還是不會改變。」當被問及蓬佩奧是否透露美國接下來將會對中共採取何種制裁措施時,魏京生笑稱不方便透露。

但他說:「作為一個模糊的說法,蓬佩奧也表達了這樣的看法,會有更嚴厲的措施。我們可以拭目以待吧。」

王丹:蓬佩奧演講是美國對華政策的轉折點

另一位受邀請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告訴大紀元記者,他認為蓬佩奧本身對抗中共的立場非常堅定,此次演講,更是美國對華政策非常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八九學運領袖、華府智庫對話中國所長王丹。(姜琳達/大紀元)

王丹說:「多年以來,美國採取接觸、溫和對華政策,並沒有讓中國共產黨發生任何的改變。我們人類不可能等著共產黨自己改變,當然就要施以這樣大的壓力。所以美國現在把政策做這樣大的調整,就像國務卿先生講的:要保護人民、也要保護民主制度。我們作為中國人非常高興和感謝,有別的國家關心我們,希望我們能有好的制度。」

王丹還說,美國現在是在帶領整個西方世界,與中共做抗爭,而且追求徹底的政權更迭。但中美之間並不會就此斷絕各種來往,如果中國變成了民主的國家,美國會跟中國成為好朋友。所以現在的政策不是與中國斷絕關係,而是針對獨裁的中共政權。

明確中國與中共的區別

蓬佩奧在發表演講時揭露,共產黨總是在撒謊,而中共最大的一個謊言就是宣稱自己代表14億中國人民說話。但國務卿先生說:「恰恰相反,中共對於中國人民真誠意見的恐懼,勝過對外國敵手的恐懼。」

參加了會議的漢學家林培瑞說:「美國和蓬佩奧是站在自由世界的立場上,反對極權主義。今天最大的一個轉變是,不把對方叫做中國了,叫做共產黨。這點很重要,因為歷來不管是美國的政界、報界、學術界、商界都犯這個錯誤,都是說中國的利益、看法等。其實不是,就是共產黨高層的意見,不是整個中國的,這一點不僅是蓬佩奧,從白宮到國會、國務院,都這麼說,統一的,這是非常好的。」

漢學家林培瑞。(姜琳達/大紀元)

另一位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宋永毅說,蓬佩奧的講話代表了美國政府的觀點,就是現在如果自由世界不解決中共的問題,自由世界就會被中共解決掉,現在確實已經到了危機的時刻了。

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宋永毅教授。(姜琳達/大紀元)

他認為,以前美國政府對於中共和中國的概念是混淆不清,如今總算認清了。他說:「我在美國經歷了5個總統,這是第一個國務卿這麼明瞭的,說這個話,我覺得現在也是正本清源了。美國領導人持開放的態度,能夠接受現實,從現實中得出符合現實的結論,這是非常好的開端。」

近期,美國傳出要擬定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的消息,引發了新一輪的退黨大潮。魏京生補充說:「有人在會上跟國務卿先生提到這個事,說現在很多人都來退黨來了,他都笑了,說具體政策還在制定,他說得很模糊,但是說這個事一定會做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