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陳家洛:9月6日 真相與謊言對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5日訊】香港民主派初選的選舉報告出爐,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也只剩約40天。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民主派初選「選舉觀察計劃」成員陳家洛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此次民主派初選六十多萬人投票,過程和平冷靜,且順利完成,是一次很成功的公民投票。建制派中有人想藉疫情推遲立法會選舉,實則是選情壓力所逼,這是對制度的破壞。所有極權獨裁者都不喜歡不同的聲音,中共為阻立法會35+必然有所動作。此次立法會選舉,是真相與謊言的對決。

對於港澳辦、中聯辦、香港特首、民政事務總署等文功武嚇,試圖打壓票站,陳家洛表示,香港人不吃這一套,反而是越打壓越頑強,最理想的辦法是尊重香港人的公民權利,給民間更多的投票活動,對香港的管治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全球的疫情背景之下,陳家洛統計,過去2020大半年,共有31個國家或者地區,如期舉行了換屆選舉,做了41個換屆投票,有一些國家即使稍遲押後,都會如期做,香港的建制派卻有人說他們不想選舉了,要無限期押後,他指出,這是出於政治考量,建制派靠幾十萬在大灣區的選民回來救駕,他們很擔心那些人不來投了,這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他認為整件事很不科學,「如果他們真是緊張疫情的,就不要搞那些慶回歸的聚會了,減少那些不戴口罩唱歌跳舞的活動。」

據陳家洛觀察,世界各地都有推遲選舉的經驗,他們的法律制度容許有這個彈性,而香港的彈性很小,根據立法會的條例和選舉條例,最多只能推遲14天。

「立法會的任期是4年一任,就是說第六屆的立法會到9月30日就應該任滿了,要換屆了。如果換不了屆,根據我們的憲制秩序,根據我們的法律規章就會出現立法真空的狀態。到這一刻,那些總是要政府改日期、推遲選舉一年半載都沒有關係的那些建制派的聲音,都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怎麼去填補這個立法會的真空呢?是不是10月1號以後政府做事就不需要立法會監察了?」

陳家洛表示,他最擔心北京又插手,推遲選舉,找一幫沒認受性(正當性)的人來做所謂的臨時立法會,給它足夠權力去配合林鄭月娥施政,如果那樣的話,香港的國際社會觀感就破滅,意味著香港的民主化完結,走向獨裁化。「在這麼多壞消息之上再加上一個取消選舉、推遲選舉這個信息的話,等於宣告,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已經被破壞、蹂躪到體無完膚了。」

在美國制裁中港官員名單擬定的大背景下,今年立法會選舉不只是簡單的香港人的事情,全世界都在關注。陳家洛說,過去一段時間,斷斷續續都會有聲音出來表示:不如先等等,推遲選舉,很明顯建制派陣營也沒有達成共識,因為這需要合情合理、合憲合法,「如果這些條件都不具備而強行推遲這個選舉,那就會自己製造一個憲制的危機,自己在國際社會面前出醜。」

陳家洛指出,選舉裡面有很多問題需要深入觀察、研究去總結經驗,退縮不是辦法,不管有多大壓力大家要團結,「我們是想為香港人公正的記錄選舉,也為我們未來留下重要的證據,這就是我們的宗旨,也會繼續秉持這個宗旨做下去。」

在初選兩天的投票中,陳家洛團隊訓練了超過250名觀察員,去到99%的票站,出了2430份完整的觀察報告,並做了分析。在即將到來的9月份立法會選舉,他表示,希望繼續招募更多的義工,來為選舉的各個方面,包括政府部門、警方等等做客觀獨立的觀察,為整個選舉留下一個客觀、中立、詳細的一套數據與記錄。

對於在大灣區的幾十萬選民,他強調,「從選舉觀察角度出發,我會問他們,也會問香港政府,到底不在香港常住的這幫,聲稱在大灣區常住的選民有多少,他們香港有沒有地址在哪住,這個是選舉公正、透明的一些基本的資料要求,如果政府回答不了就大件事了。」

如果立法會選舉能夠預期順利舉行,民主派怎樣能拿到35+呢?陳家洛說,關鍵在投票率。經歷過初選的協調,民主陣營會比過往的選舉更加團結,這個團結的精神將再次締造一個重要的奇蹟,讓北京和香港政府都看到來勢洶洶的公民決心,香港人的勇氣和堅韌的集體意志,可能中共會驚懼而使出更多方法去操控選舉,包括推遲選舉等,但在國際矚目下,中共一出手即是現醜。「這個是真相與謊言的對決,9月6日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民主派初選顯示 香港人越打壓越頑強

記者:初選的報告出爐,可不可以先跟我們總結一下,今次初選你覺得那個結果有些什麼啟示?

陳家洛:今次是一個很成功的公民投票,超過60萬的市民去實體票站,不論是用電子方式還是紙本方式去投票,但是不單只是(人)數高,而是那個過程很和平、很冷靜、很自由,基本上沒什麼干預的情況下完成的,而結果是大家都接受的,有公信力的,主辦的機構或者負責執行的民意研究所的朋友都用心。有很多預計不到的一些困難,在這麼多的阻撓下,都可以順利完成,這個絕對是一個里程碑。

對於我去負責這個選舉觀察的部分,這個選舉觀察計劃,我們會建議一些改善方法,如果將來繼續有這些公民投票,可以怎樣做好培訓與溝通,也要呼籲政府不要像這次那樣文攻武嚇,你有港澳辦出聲,又有中聯辦出聲,特首又接著講,接著連房屋署、民政事務總署都嘗試打壓那些票站。香港人是接不受這一套的,你越打壓,香港人就越頑強。最理想的方法,是大家都尊重最基本的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給民間社會更多些公民投票的活動,其實對香港的管治真是百利而無一害。

推遲選舉是政治考量 憂選情甚於疫情

記者:立法會選舉見到已經有建制派提出,因為疫情拖延了選舉,甚至說你們初選引致疫情的爆發,你怎樣理解這個說法?

陳家洛:大家要想清楚問題在哪裡,第一點就是政府過去這大半年,都不斷的提醒香港人,這個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已經成為全世界不單只是香港的新常態,什麼叫新常態呢?就是說那個疫情是可以反覆的,有嚴重的時候有舒緩的時候,有很多事我們都繼續做的了,是不是?所以問題就在於政府當局有沒有為這個疫情的狀態下,提出一些設施或者措施,去保證選民去行使他的神聖的投票權的時候,公共健康那邊都得到保證呢?

事實上,過去這大半年,全世界已經有31個國家或者地區,如期舉行了換屆選舉或者公民投票,而有一些國家即使稍遲的押後都好,都會如期的進行。到目前為止,我的統計,今年大半年之內,已經有41個換屆的投票或者公投完成。

我們香港是不是什麼都沒有準備呢?並不是,實實在在客觀的事實就是說,今年的5月政制和內地事務局局長去立法會交代9月的選舉怎麼安排的時候,他們都參考了國際經驗,提出了那個票站的安排、消毒的設施、對選民的要求,他們都有所準備的。

現在問題就來了,在民主派初選有60萬人出來投票之後,建制派忽然敲鑼打鼓說不想選舉了,要無限期押後這個選舉,他們背後是不是有些我們不知道的政治的考量呢?那些政治的考量其實,可能無論是譚耀宗或者葉國謙都講過的了,他們就很擔心在這種情況下,住在大灣區的那些支持者,不敢來香港投票,這個其實是一個他們最關心的問題。

可能他們考慮的就是說,他們那些末席,即那些比例代表在下面不同的區裡最後那席,是要靠這幾十萬在大灣區的選民回來救駕的,是不是?可能就是擔心這件事,所以現在就向政府施壓,要更改選舉日期。但整件事很不科學的,你說(疫情)是新常態,卻又押後選舉,直到一個不清楚的日期,什麼叫疫情受控呢?他們是講不出來的。

所以我覺得,這保皇黨派的代言人,又不怎麼做功課,又不怎麼看文件,就看著選情。所以我們覺得,似乎他們緊張選情多過緊張疫情。如果他們真是緊張疫情的,就不要搞那些「慶回歸」的聚會了,減少那些不戴口罩唱歌跳舞的活動,他們繼續做,正因為那些活動是選舉工程。所以這種自相矛盾,很多香港人真是冷靜去看的時候,就會知道,他們有多真是關心市民的健康,有多關心自己的選情?

推遲一年選舉不合法 立法會真空將現憲制危機

記者:萬一要是真的拖延了選舉,那會讓香港陷入什麼樣的情況?這段時間中方對香港的政治形勢會造成什麼的衝擊。

陳家洛:大家期待9月6日有一個選舉。世界各地有推遲選舉的經驗,因為他們的法律制度,他們的憲政可以容許他們有這個彈性。香港的彈性很小。如果跟據立法會的條例或者是選舉條例,最多可以在公布日期的14天之內就要舉行。9月6日是一個法定的選舉日期,那最多可以往後推遲兩個星期,最終還是要在星期天舉行。

但現在的講法就是它可以往後推遲一年,一年之後可以再推遲。這個完全,第一,法律上是沒有這個空間的,沒有這個彈性。第二個呢,立法會的任期是四年一任,就是說第六屆的立法會到9月30日就應該任滿了,要換屆了。如果換不了屆,根據我們的憲制秩序,根據我們的法律規章就會出現立法真空的狀態。到這一刻,那些總是要政府改日期、推遲選舉一年半載都沒有關係的那些建制派的聲音,都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怎麼去填補這個立法會的真空呢?是不是10月1日以後政府做事就不需要立法會監察了?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得了了?所以這個立法會的真空狀態,這個憲制的危機其實就是因為這些想法和計算製造出來的。

若中共組建臨時立法會 即宣告香港獨裁化

陳家洛:我最擔心的就是北京又插手了,製造一個臨時立法會出來。給它足夠權力,給它足夠資源去配合,三權合作的去配合林鄭月娥的施政的話呢,那麼香港在國際社會心目中就是玩完了。不單是港版國安法破壞了我們的法治,破壞一國兩制的防火牆。你取消這個選舉、推遲這個選舉,找一幫沒認受性的人來做這個所謂的臨時立法會。這個做法也就是在告訴別人香港的民主化已經完結,現在香港是走獨裁化。

記者:這次連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都表示推遲選舉的影響會很大,他一直以來都是幫政府說話,覺得這次這個事件它們內部是不是也沒有統一的意見?

陳家洛:過去這段時間,斷斷續續都會有聲音出來表示:不如先等等,推遲選舉。很明顯建制派陣營裡面也沒有達成共識。大家知道建制派陣營的特徵就在於他們上面有命令下來,下面就要配合了。我相信現在大家都是在尋找一些空間,去研究怎麼樣可以做這件事。給政府有空間去研究如何可以做到這件事情,是合情合理,兼且是合憲合法才行啊。如果這些條件都不具備而強行推遲這個選舉,那就會自己製造一個憲制的危機,自己在國際社會面前出醜。這個選舉並不只是香港人的選舉這麼簡單,全世界都很關心現在香港的情況,所以在這麼多壞消息之上再加上一個取消選舉、推遲選舉這個信息的話,其實都可以告訴別人,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已經被人破壞、蹂躪到完全是體無完膚的了。

秉持知識分子原則 多大壓力都要團結

記者:這次民主派初選,包括初選籌辦者戴耀廷、區諾軒等人他們都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有的人也宣布退出。那您也參與這個機制,您有沒有壓力?這樣打壓初選會造成什麼後果呢?

陳家洛:我自己在學界或者在大學裡面工作,希望秉持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應該有的一些原則來做我的本分。我參與這個初選的觀察的計劃是義無反顧的,有什麼壓力我相信我們都能夠頂得住的。再講我們做選舉觀察的目的是為了長期、短期觀察香港的選舉活動;促進香港的民主發展;在香港公民社會做好公民教育;講國際(社會)上對自由選舉、民主選舉的標準是什麼。到底我們香港做得好不好。無論是官方的選舉還是公民社會自發的這個初選的選舉,我們的標準是一致的。所以裡面有很多是我們覺得應該去深入的觀察、研究去總結的經驗。

退縮不是辦法,事實上退縮很多時候會使大家覺得恐懼控制了香港人,控制了香港社會,我希望大家都明白不管多大的壓力,大家要團結一起才行,對區諾軒也好、對趙家賢也好、對戴耀廷都好,這些好朋友是我們公民社會發展的中流砥柱,他們暫時可能離開一會,不代表他們會離開這個公民社會。我也見到很開心的地方,即使他們說要暫時休息一下也好,大家的反應都是覺得,多謝你們這麼盡力去推動這個公民投票,現在是需要喘口氣的時候,然後大家再回來,再幫忙下一個或做其他一些公民社會的組織或者一些活動,這是我很欣賞的。對於我們選舉觀察計劃來說,我們是想為香港人公正的記錄選舉,也為我們未來留下重要的證據,這就是我們的宗旨,也會繼續秉持這個宗旨做下去。

初選訓練250多名觀察員 9月需招募更多義工

記者:9月份立法會選舉就快到了,初選對立法會選舉有什麼幫助?

陳家洛:這次選舉觀察計劃在初選這兩天投票當中,我們訓練了超過250名的觀察員,他們差不多去到所有各個票站,99%的票站我們都看了,平均每兩個小時來自每一個票站都有一份完整的觀察報告,總共2430份報告,我們做了分析,今天稍後時間會將這些報告公布。我們希望再接再厲,這次作為選舉觀察的計劃,我們有這麼多義務的市民幫忙,去看緊這次的選舉,去確保這次選舉的自由、公正、透明、問責,為我們下一個無論是立法會選舉還是其他公民社會所去啟動的、倡議的一些公民投票都立下一個里程碑。

所以即將到來的9月份立法會選舉,我與我的團隊都很希望繼續招募更多的義工,一起去到香港、九龍、新界600多個票站,都希望可以見到我們選舉觀察計劃的義務觀察員,來為選舉的公正、選舉的秩序、各個方面包括可能政府部門、警方等等,我們會做一個詳細的記錄,我們會客觀獨立去做這些記錄,我們的目的就是為整個選舉留下一個客觀、中立的一套數據與記錄,不只是讓香港人知道,這些選舉有什麼好處、亦有什麼不足之處,我相信國際社會對於我們的計劃,我們觀察和研究的成果都會感到很大的興趣。

大灣區選民數量住址應透明 叫停選舉破壞制度

記者:過往很多次的立法會選舉都會揭發出中聯辦在背後協調和種票的個案,現在港區中共人大常委譚燿宗好擔心大灣區的支持者或大陸的支持者來不了這裡去投票,如果他們這一部分鐵票流失的話,會對選舉或者對中聯辦的選舉協調工作有什麼影響?

陳家洛:我相信他們經歷了這麼多屆的選舉,一定有很多實實在在的數據在手裡,過去兩個星期的傳媒報導當中,來自建制陣營的立法會議員在說,我們有幾十萬的大灣區的選民是很想來投票,但是不敢來了。那到底有幾十萬我們不知道,他們知道,所以從選舉觀察角度出發,我會問他們,也會問香港政府,到底不在香港常住的這幫,聲稱在大灣區常住的選民有多少,他們住在哪裡,他們香港有沒有地址在哪住?這個是選舉公正、透明的一些基本的資料要求,如果政府回答不了就大件事了,是吧!原來經歷那麼多年的選舉,他們種了幾十萬票,不在香港永久居住或通常居住的這幾十萬票,如果湧來香港,一日之內來回,這就會影響選舉結果的。

但現在如果他們來不了,可能就要問政府了,既然這樣有14天的隔離令,如果這幾十萬的所謂大灣區常住的選民,本身香港有自己的地址的時候,正常來說回到香港的地方住14天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沒有地方住的就有問題了,是吧!或者他們因為那14天的隔離令就不回來的話,我也會與政府講,這個是他們的選擇,也是自由選舉最尊重每個選民最基本的權利的一個態度。如果他們不來就隨便他們,如果是很緊張來投票的,自然就不會介意那14天的隔離令。所以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的。

現在建制陣營所說要拖延選舉,要推後選舉,其實背後我相信大家很清楚了,都是一個政治的考慮,是選情嚴峻逼出來的一個壓力,現在就向特區政府或者嘗試讓北京政府叫特區政府喊停這個選舉,這正是對制度的破壞。

民主派35+關鍵在投票率 中共出手即現醜

記者:如果這個選舉能夠預期順利舉行的話,你覺得民主派拿到35+的機會有多少?

陳家洛:這個視乎投票率,但我相信香港人會很緊張這次選舉,事實上也有很多朋友跟我說,尤其是我的學生,都是年輕人,就說這個可能是他們有生之年最後一次的選舉了,大家都很緊張、很不開心,就是到底國安法下面是否還有自由,還有沒有得講民主發展呢?如果不可以的話,這次選舉的重要性就很厲害。

所以我期望的就是投票率會很高,尤其是年輕人會很踴躍去投票,所以泛民主派或整個民主陣營所說的35+,經歷過初選這個協調之後,是會比過往的選舉更加團結,更加願意所謂的「齊上齊下」,這個團結的精神是會締造一個很大、很重要的一個奇蹟,所以我相信北京或者香港政府都看到這個來勢洶洶的一個公民由下而上的一個決心,一種勇氣和很堅韌的一個集體意志的表現,可能它們會膽怯也說不定,所以開始想很多其他的方法去做一些選舉操控的事,包括可能會推遲選舉。

但它們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知道是自欺欺人,我想明眼的香港人、國際社會一看就知道,所有的獨裁政權都是不喜歡選舉的,所有的極權者、獨裁者都不喜歡有所謂不同的聲音,可以透過一個選舉去展現出來。即使香港選舉的本身並不完全是民主自由,它都不想給任何空間機會(讓你)做到35+這個奇蹟,所以肯定有很多取消候選人資格或者即使選出來也會被取消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它們做盡很多方法會做的很難看。

那正好讓全世界都知道,香港這個地方再也不能虛偽地說我們有選舉了,立法會是選舉產生等,這些全部都是假話,這個是真相與謊言的對決,9月6日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