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天安門的澳洲西人法輪功學員(上)

——西人母子在天安門廣場的吶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01年11月20日,36名來自12個國家的西方法輪功學員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一分鐘內,六輛警車疾馳而至,將他們包圍,大量警察從車內跳出,對他們進行毆打和抓捕,該事件震驚世界。隨後,來自世界各地的外籍法輪功學員相繼來到這裡,舉行了多次和平請願。

2002年3月7日,在中共召開全國政協九屆五次會議期間,約十名主要來自澳洲墨爾本和悉尼的法輪功學員來到天安門廣場,打出抗議橫幅,讓法輪功真相再次走進國際社會的視野。

來自墨爾本的Denice Johnson和Stuart Martin母子就是其中的兩名法輪功學員。18年後,當再度回憶起這段經歷時,他們說當時能無所畏懼地趕往天安門,就是因為修煉後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神奇,想對中國人說「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2002年3月7日,Denice與Stuart母子二人在天安門廣場合影。(Denice Johnson提供)

修煉伊始 身心昇華

2000年6月,一直在探索人生真諦、尋找身心健康方法的Martin偶然間參加了一個「身心靈博覽會」(Mind and Body Spiritual Festival),這個無意之舉改變了他的人生。

在這次博覽會上,Martin在法輪大法攤位上拿到的資料就像一把鑰匙,打開了他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塵封已久的修煉之門。

Martin與媽媽Johnson幾乎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Johnson很快就參加了九講班,煉功後她反應強烈。她患有家族遺傳肺病,這種可怕的疾病曾奪走她父親的生命,醫生說根本無法治癒,她也曾嘗試很多方法,但都治不好。

但在煉功後很短的時間之內,她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難纏的疾病怎麼就不藥而愈了。焦慮症、抑鬱症也痊癒了,陽光重新照進Johnson原本黑暗的生活,她覺得一切都亮了起來,看待問題也變得積極樂觀了。

Martin看到媽媽的變化後,也開始煉功。他多年來患有低血糖、頭痛症,並對乳製品和小麥過敏。6個月後,他感覺非常健康,原先那個瘦弱的小男生變得結實了,精力充沛、體重還增加了5公斤。

更令他感覺神奇的是,在《轉法輪》書上讀到的內容真的會在生活中發生,他知道自己實實在在的是在修煉中了。

去天安門訴説真相

當Johnson和Martin母子倆開始修煉時,中共已經開始迫害法輪功了。他們聽說了很多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而當時西方媒體幾乎沒有關於法輪功的真實報導,他們只是轉載中共官方的宣傳。大陸學員被殘酷迫害的真相被層層掩蓋著。

2002年3月7日,Stuart在天安門廣場拍照留念。(Denice Johnson提供)

此時Martin和Johnson實在按捺不住了。西人學員之間都在談論著去中國,Martin內心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必須要去做點什麼,我知道我能幫上忙。我們要去天安門廣場拉橫幅,並把這一刻記錄下來,讓世界知道在中國發生著什麼。」

接下來他們有6週的準備時間,主要是做心理準備。此時的Martin心裡是沒底的,他只知道大約有10個人同行,但面對殘暴的中共國安警察,這次能安全回來嗎?他想讓中國人知道:全世界都有人在煉法輪功,也想讓澳洲媒體對他們的中國之行進行報導,讓全世界了解發生在中國的人權危機,但他們能完成目標嗎?

「這發自內心,如果你信仰大法,你就要堅持到底。」Johnson鼓勵他說。

抵達北京

到北京之後,為了不引起懷疑,同行的四名澳洲學員就像所有遊客一樣,去北京的名勝古蹟遊玩,有一天還去了長城,但Martin和Johnson的內心卻沒有玩樂的心情。

Johnson提前製作了一枚真相印章,每天吃過晚飯後,她和Martin就會在成百上千個貼紙上,事先印好中文真相標語。

印有「全世界四十多個國家超過一億人修煉法輪功」的真相貼紙。(Denice Johnson提供)

每晚午夜過後,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們就一起出去,將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貼紙貼在公園的長椅上、自動扶梯、報攤和人們能看到的任何地方。Johnson回憶,每到凌晨三點,他們才會返回住處。

那時,他們二人不得不拉高厚厚的外套,壓低帽子,避免自己的西方面孔引來過多目光。但巧的是,每次都會有人好奇地走上前來,嘗試用英文跟他們攀談。他們就抓住機會,對人們講述大法的真相。

天安門廣場上的吶喊——漫長的五分鐘

就這樣在北京待了六天後,第七天一大早,Martin一行人就整理好所有的行李,期盼的時刻終於就要到來了。

2002年3月7日早上10點,大家按約定時間來到天安門廣場。Martin看到,有幾名修煉者已高舉標語,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Martin回憶了當時的場景,「天安門廣場比足球場大得多,我們看到了警察,警車在天安門廣場的中央和廣場附近呼嘯而過。我和媽媽盤腿打坐,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分鐘後,周圍就圍過來上百人,圍觀拍照。」

另一名澳洲學員則手舉印有「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面向5、6層呈半圓形安靜駐足的人群,用英文介紹著法輪功。

回憶著多年前的經歷,Johnson不時陷入沉思。「我們等著一切都安靜下來,周圍沒有警察在走動、附近沒有警車。」「我們僅僅在廣場中心打坐了五分鐘,但那五分鐘似乎像半個時辰那樣漫長。」

「然後,警察就將我們拖走或粗暴地將我們從地上拎起,押上一輛微型麵包車。我盤腿打坐,抵抗著他們對我的撕扯。雖然我體重很輕,但他們似乎要很費力才能搬動我。」Martin說,「警車上有一個老警察,我打開窗戶,想要對著窗外喊『法輪大法好』。他揪住了我的頭髮,但我卻沒有感到疼痛或任何不適。」

Johnson說,「警察來了,把我拖走了約200米。那時,我大喊『法輪大法好!』從那裡,我們所有人都被警車帶到派出所。」

公安暴力執法 野蠻程度令人震驚

Johnson繼續說:「每個學員都被拳打腳踢地趕下車,一名警察拉扯我的頭髮,企圖讓我離開座位。他突然用力,就把我一縷頭髮扯了下來。另一名警察則扭住我的手臂,如果我動一下,手臂就會扭傷。」

警察的野蠻暴力執法讓她感到錯愕,「其他人遭到了毆打、踢打,並被推倒在地,三四名警察對他們後背和頭部拳打腳踢、踩踏。這真是太狠毒了。」

「到了派出所後,他們先脫掉了我身上印有中英文『法輪大法』的黃色T恤衫進行搜身,然後我們又被分開關進一家汽車旅館。我們在一個大房間裡待了23個小時,其中有4個多小時,我們一直在唱『法輪大法好』這首歌。」

在搜身期間,Martin僅有的一部舊手機響起來電鈴聲,不料他剛要接聽,就遭到警察搶奪。「它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電池和其它東西都掉了出來。」

幸運的是,學員中還保留著一條未被發現的橫幅。登上返程的飛機時,Martin將這面條幅高舉,從機艙前端一直走到盡頭。「我的臉上掛著大大的微笑。」飛機上,他繼續向同行的陌生旅客講述法輪功真相,「整架飛機上,每個人都不敢相信,每個人都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Martin感慨道:「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才20歲,還只是個孩子,那時心中真的一點恐懼感都沒有。」

2002年3月9日,澳洲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抗議後回到墨爾本,在機場受到民眾熱烈歡迎。(明慧網)

「西方人赴天安門請願」事件使中共及時任黨魁江澤民感到非常恐懼。來自世界各地的外籍人士到中共的「心臟地帶」抗議請願,這在中共的統治史上絕無僅有。

在受到接連的盤問後,這些外籍抗議者被第一時間遣返回國,多個主流媒體都對此事進行了爭相報導。

Johnson說:「如果再有機會的話,我還想回到中國。我現在是天國樂團成員,我希望當中共倒台時,我能去中國參加天國樂團在那裡的大遊行。那是我夢寐以求的時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