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國中共病毒大爆發 吉廖島居民全倖免震驚科學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7日訊】意大利最小的市鎮吉廖島(Giglio)房屋建設十分擁擠,神奇的是,中共病毒似乎不和島民互動,在這場大流行中,一直有感染者來到島上,可島民卻無一人感染。這僅僅是運氣嗎?還是另有原因?

中共病毒大流行,因意大利實行嚴格封鎖,米蘭大學(University of Milan)乳腺癌研究人員、流行病學教授保羅•穆蒂(Paola Muti)被困在了吉廖島上,令她特別困惑的是,許多島民遊客有着密切的聯繫,遊客感染了,島民卻沒事。

據美聯社(AP)報道,吉廖島大約800名近親島民中沒有一個出現中共病毒症狀,儘管疾病蔓延的機會像野火一樣。

眾所周知,吉廖島人生活很密集,社交活動在港口附近的陡峭小巷中或城堡附近狹窄街道上的花崗岩台階上進行,倚靠着幾個世紀前為防禦海盜豎立的堡壘殘餘物,他們建造了密集的房屋。

島上唯一的醫師,有40年從業經驗的阿爾曼多(Armando Schiaffino)博士十分擔心當地可能爆發疫情。他在港口附近的辦公室接受採訪時說:「每次普通的兒童疾病,如猩紅熱、麻疹或水痘,幾天之內島民幾乎都會感染。」

穆蒂決定在這裏進行研究。穆蒂發現,吉廖島第一個已知病例是一名60多歲的男子,他於意大利北部第一例「本土病例」被診斷出前幾天,2月18日抵達,這名男子來到島上參加親戚的葬禮,並一直在咳嗽。同日,他乘渡輪返回內地,並於三星期後在醫院死亡。

3月5日,在宣佈全國封鎖之前四天,又有三名遊客來港並測試為陽性。其中一名是來自意大利北部的德國人,那是歐洲疫情爆發的最初震中。他和吉廖島的朋友長時間呆在一起,如在公共餐館裏。一周後,由於咳嗽得很厲害,他在島上接受了檢查,結果是陽性。隨後他在吉廖島一所房子裏自我隔離。

4月下旬,就在首次鎖定旅行限制放寬之前,島民接受了血液檢查,在約800名的常年居民中,有723名自願參加測試

洛倫佐•帕索提(Lorenzo Pasquotti)牧師接受了測試,他回憶說:「我為大約50名送葬者進行了禮拜,葬禮結束後,有問候、擁抱和親吻,這是習俗。然後隊伍來到墓地,那裏有更多的擁抱和親吻。」

測試結果顯示,只有一個吉利斯老人有抗體,他和那名德國遊客搭了同一渡輪。

自6月初解除封鎖,來自意大利各地的遊客都已抵達該島,吉廖島島民仍沒有出現任何病例。

為什麼中共病毒似乎對島民不起作用?到本月準備離開該島時穆蒂還沒有得出任何結論,但她計劃寫出自己的研究成果,以期最終的發表。

(記者李昭希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