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保黨沒人聽?鄭也夫:特權階層用腳投了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8日訊】近日,習近平在吉林四平戰役紀念館參觀時說,一定要守住中共創立的事業。對此,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刊文發問,保了江山留給誰?中共特權階層的子孫用腳投了票:不愛江山愛美國。寧做美歐普通人,不做中共特權者。

7月26日,中共新華社仍置頂大頭條報導習近平22日在吉林考察,參觀四平戰役紀念館所說的話,習說,一定要守住中共創立的事業,並且「世世代代傳承下去。」

時政評論員鍾原說,中共高層被迫說了實話,不但現任高層的權力地位岌岌可危,中共政權本身同樣岌岌可危。中共政權已經守不住了,所謂的「世世代代傳承」完全是騙人的虛幻,說這話的人、聽這話的人,都不會再相信了。

評論說,中共高層說這句話的真正心態,更像是在推脫責任、尋求退路。但哪裡還有退路?中共高層清楚,一旦在內鬥中失去權威,恐怕命都難保,保命就先要保權位。並錯誤的認為保權位就得先保黨。這樣的思維,也就決定了中共高層和中共政權的歸宿。

鍾原說,美國正在聯合自由世界,實施擊垮中共的計劃,中共已經毫無應對之法,繼續對抗,只能加速中共政權的滅亡。中共官員們,大多數人應該不會再聽這些胡話,更不會等著與現政權一起同歸於盡,而是各自尋求逃命之法了。

7月22日,習近平在吉林省參觀國共內戰「四平戰役紀念館」,對黨內喊話,被解讀為發出亡黨之聲。 (視頻截圖)

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也在題為「為誰保江山」一文說:中國當下種種風險,令執政者承受巨大的壓力。

當下中共統治集團遇到了一個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問題,就是特權階層中,高比例的子孫坐江山的慾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民海外的願望。諸多原因促成了他們寧做美歐諸國之普通人,不作父母之邦的特權者。

文章分析四種原因,一,自然與社會環境的極度惡化,社會環境的惡化過程更是愚蠢的現世報,特權階層在破壞初具雛形的法制中致富,旋即就感到失去法律後自身的危機。「自毀家園後特權階級的後代只好出國去尋找清潔與安全」。

二,家族暴富令後代心態大變,他們中的多數人不想打拚和上進,只圖享樂與安逸。

三,父母為保江山付出的維穩成本的天文數字令兒孫們望而生畏。維穩成本的天文數字絕對不可持續,無處不在的民怨更讓他們明白,曾經可以巧取豪奪的故土,已成火藥桶。左顧右盼,前思後想,這個班寧可不接,這個江山最好不坐。

四,1980至2020年40年間,相當數量的中國人移居國外,中國打開了關閉已久的國門。特權階層在出國移民中先拔頭籌,比重最高。統治集糰子孫輩的大規模出走,這等於「讓中國特權階層的子孫們用腳投了票:不愛江山愛美國」。

既然如此,執政者必須了解一個基礎實施,子孫需要你為他們保江山嗎?如果不需要,你寢食不安,費心勞力,所圖何為?

今天特權階層的子孫競相移民,則意味著紅色江山傳承堪憂,保江山已丟失其大半意義,只剩下與這大詞彙不相稱的小目標,保護當下統治成員之身家。若認清此情,當事人會變得現實,全盤改變其策略。

文章最後說:「點出執政者荒誕之根源。唯當他們的荒誕有所收斂,社會的荒誕才會緩解。不要以為執政者天性愚蠢,是權力使他們昏聵。是權重讓他們誤以為自己無所不能,是『馬快』使他們誤以為往哪個方向狂奔都沒錯。只有擊中軟肋才能讓他們驚醒,軟肋就是其子孫。」

鄭也夫是北京大學教授,中國社會學家,曾擔任過電視節目《東方時空》的主持人

2019年底,鄭也夫曾發表文章,直指財產公示,應自常委開始。文章說,中國財產申報的立法動議提出30餘年了,是社會與正直的官員倒逼高層的時候了。

2018年年底,鄭也夫也曾發表題為「政改難產之因」的文章,呼籲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