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領袖」們為什麼拋棄了共產黨?

醒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大陸教科書上,中共「一大」被稱為是里程碑式的會議,「陳獨秀瞿秋白……」等人在這一次會議上創建了中共。2017年10月31日,現任中共領導人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祭拜,試圖從歷史遺蹟中找到「共產主義」的脈息。然而,在一大舊址,只能擺出一大參會人員的舊照片,卻不能詳細展現中共創始人後來發生的轉變。

誰能想到,陳獨秀瞿秋白張國燾等率先踏上中共「紅船」的開創者,卻也是最早拋棄共產主義的人?然而這些重要史實,卻是大陸教科書和大陸媒體的禁聞。

一、陳獨秀:共產旗幟的幡然醒悟

陳獨秀,是公認的中共創始人及首任總書記,五四運動的主要發起人,曾任北大文學院院長。

清末民初,中國內憂外患,多少仁人志士在探求強國之路。陳獨秀1915年創辦的《新青年》成為當時「新文化運動」的旗幟,並引進了馬克思主義。1921年陳獨秀出任了中國共產黨首任總書記,接受蘇聯共產國際的領導。

然而在實踐過程中,內在的中國傳統文化基因,卻讓陳獨秀體會到共產黨不是一個正黨的團體:蘇共指示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而陳獨秀反對成為國民黨「附體」;1929年,張學良的東北軍試圖從蘇聯手中收回東北鐵路(中東路)控制權,蘇聯紅軍進攻中國東北,而中共提出「武裝保護蘇聯」口號。陳獨秀反對中共罔顧國家利益「保衛蘇聯」的做法。他這樣一些看起來合乎道理的做法,難為中共所容;當年11月,陳獨秀被開除出中共。

此後,陳獨秀與中共越走越遠,並經受牢獄之災,在獄中開始潛心研究中國古代語言文字、孔子、道家學說等,思想開始轉變。在中華傳統文化中,陳獨秀最終拋棄了共產主義。

陳獨秀在1938年3月17日《給新華日報的信》中說:「你們向來不擇手段,不顧一切事實是非,只要讓你們牽著鼻子走的便是戰士,反對你們的便是漢奸。做人的道德應該如此嗎?」

1940年11月28日,陳獨秀在《最後政治意見》一文中寫道:「『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樣的東西,即黨的獨裁,結果也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矇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

他還曾說:「我們愛的國家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作犧牲的國家。」

二、「始終帶著假面具」的瞿秋白

瞿秋白,是繼陳獨秀之後的中共早期主要領導人,曾去蘇聯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後回國數次領導武裝暴動。1935年,在中共長征之前,因「留守」原地,瞿秋白被國民政府拘捕,在被處死前的一個多月中,獄中寫下了《多餘的話》。

在文章中,瞿秋白坦言自己成為中共的領袖完全是一個「歷史的誤會」。他在《我與馬克思主義》章節中稱自己根本沒有系統研究過馬克思主義思想,《資本論》更沒有讀過,僅有的常識,機會都是從報章雜誌上的零星論文和列寧幾本小冊子上得來的,但因為很少有人研究馬克思主義思想,所以他才「偷到所謂『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虛名」。

「因為歷史的誤會,我15年來勉強做著政治工作」。對於離開中共,「我不覺得可惜,同樣,我也不覺得後悔」,「七八年來,我早已感覺到萬分的厭倦。」「我始終帶著假面具。」「現在我丟掉了最後一層假面具。」文末,他沒有提到一本馬克思主義的書,而是說托爾斯泰的《安娜・卡里寧娜》等,值得「再讀一讀」。

這篇《多餘的話》,深刻剖析了一個知識份子如何被共產主義終極理想所吸引走入共產黨,之後在真實的現實中,面對共產黨殘酷的對外對內鬥爭,在黨的忠誠、服從原則下靈魂分裂,直至成為放棄獨立思想的「演員」,一邊宣傳著共產黨的主張,一面懷疑著用階級消滅階級,用不美好到達美好的邏輯,厭倦階級性否定人性。

瞿秋白死後被中共打成「叛徒」,妻子慘死,孩子被關,父母墳墓被掘。

三、張國燾發表退黨聲明

張國燾是「五四運動」期間的學生領袖。1921年夏,張國燾參與籌備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並被推為大會主席。張國燾還是在「中共元老」中唯一會見過列寧的中共代表。

張國燾在鄂豫皖創立的紅四方面軍,在中共內部的殘酷鬥爭中被毀於一旦,但他仍難逃厄運。毛澤東以「整風」名義組織了對張國燾的圍攻,大會批,小會鬥,無數的罪名和帽子扣在他頭上。張國燾先是痛苦不堪,繼而心灰意冷。

1938年4月2日,時為陝甘寧邊區政府代理主席的張國燾萬般無奈,借祭拜黃帝陵之機,隻身從延安出走,逃往重慶。

1938年4月5日,張國燾在武漢發表了他的退黨聲明,言辭充滿了理想幻滅的沉痛:「這個共產黨已經不是我畢生嚮往和為之浴血奮鬥的那個黨了!」

1948年,張國燾在上海創辦《創進》週刊,發表文章說:共黨「為了奪取政權」「毫無道德倫理和國家存亡的顧忌」,「更不惜以百姓為芻狗」,「二十年來的悠長歲月之中,共黨浸沉於殘殺破壞擾亂之中」,「假定共黨『武裝革命』成功,繼軍事征服力量而起的,必然是一種獨裁政治無疑。」

張國燾從與毛澤東分道揚鑣、到最終看透中共本質,進而全身而退、脫離中共的過程,給人留下了歷史故事和對現實社會的一個深刻啟示。

作為中共建黨元老的張國燾,從一名共產主義熱衷者,其勢力在領導當時的紅四軍時曾權傾一時,超過當時毛和中央勢力的近10倍,但最終還是被工於心計、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中共陣營排擠,並險遭不測。

張國燾及時脫離了中共,免遭劉少奇、彭德懷等等一批中共元老們的厄運,也給他家人帶來了無限的益處和好運;張國燾不但保住了性命,還使全家人早早的移民到以保護人權和信仰自由著稱的加拿大,享受著自由、清新的人文和自然環境。

當歷史的真相一幕一幕展現出來時,良知與邪惡的較量原來這樣驚心動魄。在關鍵時刻,邁出拋棄暴力與謊言的一步,既彌足珍貴而又來之不易。

四、葉利欽退黨和戈爾巴喬夫遺憾

其實,在蘇聯共產政權的最後一刻,葉利欽也決定退黨。就在葉利欽宣布退黨的前幾天,他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說:「離開他們吧。你是總統;你看清楚這個黨是怎麼一回事了。事實上,你是人質,是替死鬼。」戈爾巴喬夫有些遲疑,而葉利欽對共產黨的清醒認識以及選擇退黨,所引發的後效應歷史已經給出了最終的答案。

在葉利欽退黨之後,引發更多人退出蘇共。不到一年後,擁有1900萬黨員、執政74年之久的蘇聯共產黨徹底消亡了。「古拉格集中營」被寫入教科書,揭示共產邪惡的「悲傷之牆」終於落成,意味著對於共產災難有了永久建築物。

英國《衛報》在蘇聯解體20週年之際,獨家專訪了戈爾巴喬夫。當記者問他最遺憾的事情時,戈爾巴喬夫毫不猶豫地說:「應該早點離開共產黨。」

無論在蘇聯還是中國大陸,很多知識份子、文化名人和有點家世的人,都曾被共產黨騙進去。騙進去之後被利用、榨乾、迫害,然後棄之如敝屣。這樣的例子很多很多。

中國有句古話,「前車之鑒,後事之師」。中共政權到底是什麼樣貨色已經無須贅言。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官方微博披露美國政府擬對所有中共黨員拒發簽證的消息公布後,拍手稱快的評論達數千條,有人甚至說:是否這一次的網路控制失控了?不是失控了,是人心已醒,有誰人願意逆勢而行、當醒不醒呢?

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退出中共、拋棄中共這個惡魔,才能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