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天行:這個最黑暗的日子裡最耀眼的神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轉眼又到了7月28日,這個日子可以說是中國當代史上最黑暗的日子。1976年的7月28日凌晨快四點時,唐山發生史無前例的大地震。藍罐閃過,天旋地裂,百萬多人口的城市瞬間被夷為平地。數十萬人的生命永遠陷入黑暗。

據已有的各方專家與知情人所披露出來的數據分析,唐山大地震至少在8級以上,有中共老幹部說有9級。中共為了拒絕國際援助,宣布地震為7.8級。死亡人數在三年後才公布出來,為24萬多點。實際死亡人數很多當地人估計在70萬左右。

一份更確切的例證是當年參加地震報導的記者透露的,他說:「1976年底發放第二年的布票時,原本120萬人的唐山,只發放了65萬人份的布票。「在那個年代,中共搞計劃控制,布票是按照人頭發放的,據此算來,僅僅是唐山市戶籍的死亡人數就有55萬。如果加上外調到那裡參與搶險以及重建中死亡的十多萬人,那麼死亡人數在60萬以上是合理的。

幾十年後私人調查出版的《唐山警世錄》等書揭示:這場大地震事前有充分預兆,也有上報國家地震局,但是被人為政治需要的因素而忽視。而事後又加以隱瞞。可以說,是中共的邪惡政治導致了千萬個家庭的毀滅。而不知真相的人卻仍在歌頌中共重建了美麗的新唐山。

我的朋友桂芙經歷了唐山大地震,她講述的地震以及震後重生的故事格外驚心動魄。

桂芙家祖籍北京,文革時父親被打成反革命,全家老少受盡凌辱之後被趕出北京,送到河北省一個農村。後來,姐姐被按照黑五類子女插隊到了唐山,住處在震中的震中。唐山大地震時,桂芙二哥和小妹在震中死亡,26歲的姐姐劉桂錦被砸成高度殘疾:腰椎一、二、三節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恥骨聯合骨折。治療修養了很長時間才能站起來,但從此,右腿肌肉嚴重萎縮致殘,大小便失禁。還伴有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和心臟病——心跳緩慢加間歇,要長期臥床。真是痛苦得生不如死!

桂芙在大震前十一小時離開了唐山去豐潤,恰巧躲過大劫。她說在大地震前,有一天突然看到了一個柱著龍頭拐杖的白鬍子老頭,好像從她出生後這老頭就一直跟著她。她當時腦中馬上出現一個念頭:要有大事發生⋯⋯桂芙碰到熟人就講:要有大事發生,大家都活不了,趕快離開這裡⋯⋯只有一個好友信她,卻又不知道該去哪裡、怎麼躲災。這個好友叫黃順利,她在地震時抱起兩個妹妹跳窗,因為兩條長到小腿長的辮子被壓在屋裡面,她想揪斷辮子逃生沒有成功。姐妹仨兒被壓在廢墟下悶死⋯⋯

大地震發生後,桂芙騎自行車150里路返回唐山市。看到原來聳立的樓群坍塌為平地,一些坍塌一半的樓層到處掛著屍體,人們徒手扒廢墟搶救親人,有呼喊親人的,有在路邊包裹震亡屍體的⋯⋯她家周圍的馬路上擺滿了屍體,居民大部分陣亡,剩下的少數居民也都輕重不一的傷殘了。傷殘人員全都傻了,不會哭,也不知道如何逃生。

餘震不斷,倖存的醫生鄰居告訴她:「你哥哥和妹妹當時就完了,你姐姐是我和幾個鄰居發現你家坍塌的屋頂縫隙裡伸出一個葦子在搖晃,才知道有活人在下面。沒有工具,我們愣從房頂的縫隙裡揪出來你姐姐的,救你姐姐的過程中她才加重受傷。還有一口氣,活下來也夠嗆⋯⋯看運氣吧。」

桂芙看到姐姐桂錦土灰色的臉和腰部以下不能動彈的肢體,絕望了。當時想到在開灤煤礦井下工作的三哥,恐怕也完了。姐姐被尿憋得眼冒金星,大便也不能夠排出,腹部脹得高出胸口,她好想喝水。桂芙好不容易從自來水井蓋子下面取到一些污水。醫生說:她姐姐內傷嚴重,喝水會促使她死亡⋯⋯趕快想辦法幫助她排尿。醫生也沒有排尿工具,桂芙就找來電線咬斷,抽出裡面的銅絲,插進姐姐的尿道用嘴吸出尿液,但是無法為姐姐排出大便。

桂芙不甘心二哥和小妹妹埋在廢墟中,就到處找方法。沒有工具,房頂太厚,正在束手無策時,她被突然出現的三哥驚呆了。三哥一刻不停地徒手挖掘擴大了的縫隙,冒著餘震喪生的危險,鑽進去了,很快就鑽出來說:沒有救了,屍體早就涼了⋯⋯

「著火了!著火了!」呼救聲傳來,桂芙順著呼叫聲看過去,一片火海順著風勢席捲而來。身邊鄰居們全都逃了,僅僅剩下他們三個。火的熱浪撲面而來,三哥見逃跑來不及了,不能夠扔下桂錦不管,也不能夠讓她眼睜睜的面對二次死亡,就立即用能夠移動的廢墟堆起來擋著桂錦的視線。面對死亡,桂芙和三哥反而格外平靜下來。

突然風向轉了,大火向相反方向襲卷而去。大火過後,他們看到一個東風牌卡車停在路口。她三哥走過去開車,把桂錦抬上車就開往北京。路上陸續坐滿了傷員們。大地震造成道路的堵塞,他們出去的方向只能夠走天津方向去北京。車子搖搖幌幌艱難地在廢墟上面行駛。

車路過唐海縣時,卡車熄火需要大家下車推車。桂芙和三哥的同事還有幾個傷員家屬下去推車。正喊著一二三用力時,突然桂芙的腳下地面裂開一個大口子,她的雙腿和湧上來的岩漿瞬間又進入地裂,她腰部以下都隨著泥漿漩渦順進去了。在她旁邊的她三哥同事身高一米八九,瞬間竟把她提了上來,而卡車也正好啟動擺脫了泥潭。真是好險!

車上的傷殘者全都害怕了,一些人逼著她三哥開回唐山去,說死也要死回唐山去。三哥只好把他們繞路送回唐山,再掉頭把重傷員送到了北京積水潭醫院搶救。醫生說非常及時,姐姐和幾十個素不相識的傷殘者得救了。三哥開車回唐山繼續救人,卻被車主報警把他逮捕了,罪名是:沒有黨組織指派、無證駕駛、偷汽車。桂芙在姐姐被轉移到陝西咸陽後,就回唐山找到了被三哥救活的傷殘者家屬作證,救出了三哥。

 

法輪功學員劉桂錦生前照片(作者提供)

桂芙說她姐姐劉桂錦,經歷了十八年的痛苦煎熬,後期又患上了舌部血栓,語言不清,到了94年3月又被查出惡性陰道癌晚期,沒救了。姐姐照了遺像,寫好遺書,等著死亡的到來。這時,家裡親人來看她,勸她煉氣功。她卻說:「我都快死的人了,煉什麼功啊?」 家裡人就給她放錄像帶,是體育出版社出版的宣傳法輪功的錄像帶,其中有李洪志先生教功等畫面。劉桂錦看完後,按約定時間去醫院例行檢查身體。醫生竟驚訝地問:瘤子怎麼不見了?!姐姐半信半疑,就又去了另外兩個醫院檢查,結果都一樣——陰道沒有癌症腫瘤了。

1994年3月,劉桂錦去石家莊參加李大師傳法班。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她接著又去參加了李大師在天津和東北哈爾濱的傳法班,經過半年的煉功,全身疾病不翼而飛,連近視眼也變好了,簡直是一個新生的人,她撕掉了殘疾人證書。帶著對法輪大法無比的崇敬和感恩,桂芙與姐姐劉桂錦在整個唐山市弘揚法輪功,很多人也從桂錦身體的巨變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與真實,紛紛開始學煉法輪功。

桂芙說法輪功太好了,他們家人不只是她與桂錦修煉,她母親、哥嫂、弟弟都修煉,身體受益的事情說起來都很神奇。

在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之前,是全家人最幸福的日子。然而,沒想到的是,中共比地震還殘酷,中共的邪惡更是地震所沒有的。因為不放棄追求真善忍的信仰,她大哥被迫害死了,姐姐劉桂錦也在幾經非法抓捕、極其殘酷的折磨之後,被迫害致死。

中國第二次大地震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劉桂錦深知地震災難的慘痛,她非常想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法寶。誰曾想,就在汶川地震第三天,中共抓捕了她。這是她第三次被中共非法抓捕迫害。中共為掩人耳目,還曾把她轉移到遼寧馬三家教養院迫害,使她雙腿又一次致殘。

多少年後,朋友對此都耿耿於懷。桂芙很希望姐姐也能逃離中國,但是由於姐姐的腿沒有知覺,無法控制行走,致使營救計劃無法實施。

我常聽桂芙提到姐姐劉桂錦,就去明慧網上查看她的事情,我看到了一個多麼平凡而偉大的女子!她以難以想像的堅韌承受了非人的酷刑折磨,永遠和善地對待著身邊的人包括勞教所的警察。她曾因煉功被管教帶上手銬,又給她帶上了一種叫「手捧子」的刑具,十個手指間沒一點孔隙,越動越緊,雙手腫得嚇人,還是犯人集體要求管教,才被解除。

她在冬天時被戴上18斤重的腳鐐,每次睡前都要將鐵鐐捆在一起,地面和牆面都結了冰,人就像睡在冰箱裡。20天被取下腳鐐後,雙腿被迫害致殘。她曾經被電棍從腰到頭電擊兩個多小時,出現心臟病,昏死過去。酷刑見證了她的堅貞,也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偉大。每一次,都是在她生命極度垂危之時,警察為推卸責任,才把她放了。

回家後,劉桂錦經過煉功,不久又重新恢復了健康。然而,中共無休止的迫害,對她肉身造成的傷害是致命的,她最終還是沒能等到天亮的時候。

劉桂錦以一個大地震倖存者重獲新生的神奇經歷,給今天的人以深刻的啟迪。就是當年迫害她的劊子手們,也都深知她的善良,相信法輪功在劉桂錦身上顯示的奇蹟,但是他們為了眼前的利益而肆意行惡,這也正顯示了中共的邪惡和罪惡。

42年前,唐山大地震永遠記錄了中共的罪惡。42年來,中共製造和加劇的天災人禍罄竹難書。大災難所造成的死亡數據及真相,是中共最見不得人的機密。一件件一樁樁,直到今天的中共病毒、南方大洪水,都是隱瞞唐山地震真相手法的變本加厲。

中共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流氓無恥、邪惡至極。但劉桂錦重生的故事,卻是這黑暗中生命獲救的耀眼光芒。了解它,讀懂它,災難又有何憂懼?

(聲明:本文所用人名都為真實姓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