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道德崩塌 美國警政前線危急

Mark Hendrickson撰文/張雨霏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從5月下旬發生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令人震驚的死亡事件以來,美國警察的言行一直被公眾嚴密檢視。

儘管我們國家的警察部隊確實需要改革,其執法方式也在接受審查,但我們不應忘記身穿制服的警察在我們的社會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他們構成了社會防禦犯罪行為的第二道防線。

暫且不提警察,我們來看看社會防範暴力、攻擊行為的第一道防線。

一直以來,「自我管制」便是維持社會和平共存和日常穩定最重要、最有效的警政模式,也將永遠是最佳方式。自我管制是一種內在的道德規範,約束個人不去掠奪、侵犯他人。世界上最好的警察部隊永遠也趕不上「自我約束」對於維護個人安全與社會秩序所起的作用。

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在兩個多世紀前曾寫道:「人若能以道德約束自己,那麼放下多少慾望便能擁有多少自由。……除非人能控制意志並放下慾望,否則社會將不復存在;內在的(約束)越少,失去的(自由)越多。」

可悲的是,最近安提法(Antifa)暴徒及其類似組織在社會上製造騷亂、暴行,進行搶劫、人身攻擊和毀壞/污損/褻瀆公物等一再暴露出,今天我們社會的道德基礎正處於高度崩壞之地。警政的第一道防線即將崩塌,國家面臨真正的危機。

導致當今社會極度缺乏道德自律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通過觀察社會的三個主要面向可以找到答案:家庭、學校和教堂。

學校教育

我們的教育機構,從小學到研究生院似乎都充滿了背地裡幹壞事、說話不算話的人,他們誘使美國年輕人從事違法暴力行為。進步主義教育者把教育當成是訓練參與社會運動的軍隊。(這些教育者勢必對他們自己的所為感到非常滿意,讓那些受騙的年輕人幫他們做違法、破壞社會的事,而他們自己則安全地躲在象牙塔裡。)

意大利馬克思主義者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意圖滲透學校,把學校變成傳播反自由思想(進而反美國思想)的工具,於是他規劃了一個狡猾的長期戰略,現在看來這個戰略已取得相當大的成功。

美國官方綠色課程已將綠色公民行動(green activism)(或殘酷的神經症)灌輸給中小學生。這種歪曲事實的宣傳使我們的青年誤以為,我們社會達到目前這種空前的富裕程度(為減少人類貧困所能達到的最富裕的程度)是邪惡的。更甚之,他們將聳人聽聞的虛假觀念灌輸給年輕人,告訴他們:「貪婪的現代人正在使用化石燃料,將二氧化碳釋放到大氣中,從而毀滅地球上的生命。」

許多高中畢業生無法清晰地寫作或思考,也不了解我們國家的基本原則(或其它至關重要的事情),但是他們卻能得到最好的成績「A」,因為只要學生將這些概念「繁榮是有害的,資本主義是邪惡的,美國是不道德、非法的、羞恥的」內化成自己的觀念,他們就能得高分。

在大學裡,思想極端的教授對學生的智力和道德造成的破壞甚至更深遠、更具毀滅性。

總是有人不斷抨擊美國的不完美。學生被剝奪了「知」的權利,完全不知道任何有關真實世界的來龍去脈或線索。以為在這個非常不完美的世界中,美國比起其它國家更不完美了。

教授們往往採用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策略——馬克思稱之為「多邏輯主義」(polylogism)——教育學生,告訴學生不必與那些錯誤的人辯論(他們所謂「錯誤的人」是指不贊同「我們」的人),因為他們天生就有精神和道德上的缺陷。

大學院校進一步給年輕人灌輸一種極端的意識:「這個世界虧欠我,所以我可以擁有特權予取予求。」他們教學生通過建立「安全空間」(safe spaces)的方式,屏蔽不一樣的意見,暢所欲言。當面臨任何新的或不同的看法時,在這個所謂的「安全空間」中,他們的煽動性言論便可以得到庇護。

此外,大學校園中持續性地強化美國的負面形象,某些容易受影響的學生誤以為,他們能夠為祖先贖罪的唯一方法就是摧毀整個系統,一切重新開始。當然,大學教育絲毫沒有傳授經濟或歷史知識,所以這些年輕的革命者不知道如何才能真正創建一個更好的社會,而摧毀當前社會的實際後果是,毀滅數百萬無辜人民。

家庭教養

儘管數百萬美國年輕人都接受了這種嚴重的錯誤教育,但如果能夠通過適當的家庭教養和/或宗教指導來導正年輕人,免於受這些變異思想的毒害,那麼所有漸進式的宣傳是不足以造成今天雕像被推倒、老人和婦女遭毆打、商店被燒毀以及其它形式的騷亂。

即使我們嬰兒潮這一代(baby boomers,1946年—1964年)在上世紀60、70年代上大學的時候,校園裡也充滿了社會主義的花言巧語,但我們絕大多數人從未踰越法律,做些非法破壞的犯罪行為。我們內心知道這是錯誤的。如果我們真的做出無法無天的流氓行為、背叛父母的價值觀和榜樣而讓父母蒙羞,那麼我們會感到很丟臉的。

我們嬰兒潮這一代在家裡學到的第一課是,我們應該尊重他人及其財產,就像我們期望別人尊重我們和我們的財產一樣。我們很早就明白,一個和平的、起正面作用的社會奠基於相互尊重。如果我們一時「忘記」那些規則,破壞了不屬於我們的財產,我們的父親就會嚴厲地懲罰我們。

但是,今時今日父親的威信日益低落。三種有缺陷的父親類型造成數百萬孩子無法像過去的孩子一樣接受父親的道德教誨:

1. 缺席型父親

如今沒有父親的孩子越來越多,有些單身母親把孩子培養得很好,確實值得高度讚揚,不過在許多情況下,單身母親還是無法完全彌補父親的角色。

2. 軟弱型父親

道德軟弱的父親把孩子寵壞了,導致孩子的道德自律能力降低,他們誤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這類父親慣有的態度是「我的孩子永遠是對的」,因而讓孩子養成一種優越感,以為自己理所當然擁有特權。

3. 革命型父親

正如早期美國的共產主義者撫養「紅尿布嬰兒」(red diaper babies,譯者注,指父母是共產黨員或左翼分子的孩子)一樣,如今有更多的父親當年被這些垃圾洗腦,而今他們的孩子也被相同的垃圾洗腦。因此當激進分子用虛幻的「社會正義」(social justice)填滿孩子的頭腦,誤導他們相信破壞有理時,這類父親也是頻頻點頭,表示贊同。畢竟,這麼做都是有充分理由的,對吧?

宗教信仰

教導自律的另一種機構是,宣揚順服於神的各種信仰。猶太教與基督教教導人們要尊重每個珍貴的個體。神父、牧師和拉比傳授十誡與恕道(the Golden Rule)。他們還教導說,我們如何對待他人,神都看得非常清楚,善惡終有報。這些教義深刻地影響我們個人的良知發展,以至於我們自己會排斥那些不好的想法,包括傷害別人、破壞或污損不屬於我們個人的財產。

不幸的是,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美國民眾進教堂做禮拜的人數急速減少。因此,維持和平社會的道德準則沒辦法再像過去那樣傳授給那麼多的年輕人。

1847至1849年擔任眾議院議長的羅伯特‧查爾斯‧溫思羅普(Robert Charles Winthrop)秉承上述的宗教教義,曾提出明確的道德標準,恰恰與現任議長針對破壞紀念碑所做的回應形成鮮明對比。現任議長說,「人會去做他們要做的事」(People will do what people will do),充分顯示出她在道德上的軟弱無力。

明智的溫思羅普說:「總之,人類必須被約束,要麼通過自己內在的力量,要麼是外在的力量;要麼遵循上帝的教誨,要麼屈服於武力;要麼用聖經,要麼用刺刀。」

當今肆虐我們社會的無政府狀態是道德無政府狀態。這是學校灌輸的假道德造成的,事實上那都是令人討厭的自我辯解和令人作嘔的自以為是。由於父輩和教堂很少再教導年輕人「你不可做哪些事」(thou shalt nots),所以這種道德無政府狀態更加猖獗。

展望未來,我們可能走向道德復興,從而強健我們的社會,並促使民眾邁向更繁榮、進步的前景,或者情況變得越來越悲觀、嚴重、凶險。我們正處於關乎人類存亡的岔路上。我們將選擇哪條路——傳統道德還是道德無政府狀態?

原文The National Crisis on the Front Line of Polic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一名經濟學家,近期從格羅夫城市學院(Grove City College)退休,他仍是該校信仰與自由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ith and Freedom)的經濟和社會政策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