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各國對中共誤判 是覺醒的時候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歷史性演講,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被外界稱為新冷戰宣言或臨戰宣言的這篇演講,破解了美國與西方國家過去數十年對中國或中共的種種誤判。

誤判之一,中共會改變,中共遲早會讓中國變成一個民主國家,只是需要時間。這是過去幾十年間,美國和西方國家的主要盲點。事實證明,這都是文明世界的一廂情願。中共統治者無心向善,獨裁本性,依然故我。好在,幻想已經破滅,美國、以及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覺醒。

蓬佩奧說:「我們一直在追尋的那種接觸政策沒有在中國境內帶來尼克松總統所希望引導的那種改變。事實是,我們的政策,還有其它自由國家的政策,重振了中國失敗的經濟,看到的卻是北京反咬餵食給它的國際之手。」

誤判之二,中共沒有那麼可怕,它沒有軟實力,它的所有大外宣都是失敗,沒有哪個國家喜歡它。所以,不必把中共當回事(部分美國左派人士的看法)。問題是,已經有香港,還有台灣,以及南海周邊國家,甚至連人口大國印度,都能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中共的威脅和危險。

蓬佩奧引用尼克松的話:「他擔心,他把這個世界向中共開放,可能會創造一個科幻怪物弗蘭肯斯坦。」尼克松此言,一語成讖,不幸而言中。

誤判之三,(與誤判之二完全相反的另一種誤判:)中共太強大,沒有人能夠推翻它,你只能夠接受它,並跟它和平共處。那樣的話,成本和代價比較小。問題是,蘇聯、納粹德國、軍國主義日本都曾經很強大,其他國家能夠與它們和平共處嗎?

蓬佩奧批評了這種典型的綏靖主義,他說:「的確,我們的一個北約盟國在香港問題上沒有以應有的方式挺身而出,因為他們害怕北京會限制他們進入中國市場。這種膽怯將導致歷史性的失敗。我們不能重蹈覆轍。」 「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子孫後代可能會受中國共產黨的擺布,他們的行動是當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我呼籲每一個國家的每一位領導人開始做美國已經在做的事情,—那就是堅持從中國共產黨那裡得到對等、透明和問責。他們是一小伙統治者,遠非鐵板一塊。」

誤判之四,中共只是想拿下台灣,只是想在亞洲當頭;中共無意取代美國,無意稱霸世界;中共並不是美國的威脅(也是部分美國左派人士的看法)。然而,如果坐視中共吞併台灣,中共會就此滿足並止步嗎?絕對不會。既然這頭猙獰怪獸撞開了第一島鏈,它就會撞向第二島鏈、第三島鏈… 就像當年納粹德國所做的那樣。

蓬佩奧說:「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最終,中國共產黨將侵蝕我們的自由,顛覆我們各國社會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基於規則的秩序。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的子孫後代可能會受中國共產黨的擺布,他們的行動是當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戰。」曾經,「我們把我們在台灣的朋友邊緣化,而台灣後來成長為一個生機勃勃的民主體。」

誤判之五,中國人民支持中共,中國適合一黨專政,一旦放開,實行民主和多黨制,中國就會大亂,而中國大亂,對世界不利。

其實,這類謬論,來自於中共大外宣的誤導,也來自於中共統治者對外國政要的遊說和忽悠。蓬佩奧指出:「他們最大的謊言是,要(外界)認為他們代表了被他們監視、壓迫和恐嚇得不敢說出真相的十四億人民。」

誤判之六,反對中共的中國人,只是因為對中共有仇,出於仇恨,才批評和反對中共,他們在中國是少數人,不代表中國的大多數。

凡是用仇恨論來比喻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不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且是對後者的侮辱。中共用「槍打出頭鳥」的恐嚇招數暫時嚇住了其他中國人民,但並不代表這些中國人民就擁護共產黨。

蓬佩奧指出:「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甚於任何敵人。除了失去對權力的掌控之外,他們沒有理由恐懼。」「我們還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

誤判之七,中國的經濟和市場太重要,不與中國做生意,某國經濟就好不了。然而,與中共做生意,往往被中共套牢。各國教訓無數。

蓬佩奧提示,中國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與中國進行貿易不像與一個正常、守法的國家進行貿易。北京把國際協議視為建議,作為獲得全球主導地位的渠道。」「與中共支持的公司做生意與一家公司、比如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是不一樣的。他們不聽從於獨立的董事會,而且很多公司是國家贊助的,不需要追求利潤。」

誤判之八,中國投資非洲,是為了幫助非洲發展,比如,修建公路、鐵路、水電站等。然而,中共「一帶一路」帶給非洲和其他貧窮國家的,卻是深重的債務陷阱和新殖民主義。

蓬佩奧指出,中共是比蘇共更狡詐的敵人,「蘇聯當時與自由世界是隔絕的。共產中國已經在我們的境內了。」他引用前總統里根的話,他本著「信任但要核實」跟蘇聯打交道。然而,對中共,我的說法是:「我們必須不信任,而且要核實。」

誤判之九,美國或西方仍然需要與中國接觸,用談判和對話解決與中國之間的問題。問題是,與從無誠信、從不遵守承諾的中共對話,究竟有什麼意義?所以,蓬佩奧說:「與中國盲目接觸的舊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們絕不能延續這個模式。我們決不能重回這個模式。」

在這篇歷史性的演講中,蓬佩奧對中共和習近平都做了定性:「我們必須記住,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

誠如尼克松所慮:「除非中國改變,世界不會安全。」今天的世界,尤其需要記住蓬佩奧的這句話:「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

(2020年7月28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