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5G「大躍進」:運營商交不起電費定時關基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1日訊】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近日發布的一則快訊顯示,該公司的5G設備耗電量太大導致運營成本過高,為了節省電費,該公司採取了每天定時關閉其在網5G基站的策略來降低耗電量。有微信公眾號發文指出,中國三大電訊運營商在5G技術尚不成熟、設備不完善的情況下搶建大批5G基站,結果5G用戶使用率低下,導致設備空轉、運營維護成本過高。

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近日發布題為《洛陽聯通通過AAU深度休眠降低5G基站能耗》的快訊稱,當前5G基站規模已處於「加速增長狀態」,而5G用戶規模還處於起步階段。「為解決5G基站能耗引起的運營成本與用戶收入之間的衝突,洛陽聯通網絡管理中心對已經入網的5G基站射頻單元(AAU),分不同時段定時開啟深度休眠功能,從而實現智能化基站設備能耗管控的目的。」

通俗說來,就是為了節省電費,洛陽聯通決定每天定時關閉其在網5G基站。而這篇通訊表示,通過對某廠家業務區已開通的600個AAU實施全時段深度休眠,預計每天可節省3125元電費。

(網頁截圖)

針對這則快訊,微信公眾號「ICT解讀者」發文,解析了5G運營商為何窘迫到一邊建網,一邊關電的原因。

文章指出,雖然相信洛陽聯通發布這則快訊主要是為了宣傳5G基站深度休眠功能的節能效果,但該公司不得不通過每天定時關閉5G基站來解決耗不起電費的問題,5G基層運營商當前所面臨的普遍困境,即:5G用戶增長緩慢,跟不上大規模5G網絡建設的速度,結果導致5G網絡空轉,而運營商承受不了5G設備的高耗電量帶來的成本負擔,最後只能在開通之後「一關了之」。

文章比較系統的回顧了中國電訊三大運營商帶頭進行的5G網絡建設的策略、方式和進程,並進行了比較深入的解析後總結指出,歸根結底是「三大運營商的5G網絡建設策略脫離了產業規律和市場原則」。

文章指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這三大運營商,在R16標準未凍結的情況下,就急急忙忙在SA上開展了「大規模的軍備競賽」,它們等不及循序漸進的催化5G市場走向成熟,就相互之間「各出奇招」的展開了惡性競爭。然而在三大運營商採取大規模連續覆蓋策略「大幹快上」的讓大批5G基站建設上馬後,5G的實際用戶數量卻少得可憐,這兩方面的比例出現了嚴重失衡。

而根據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公布的數據來看,目前5G主流基站設備的空載功耗約2.2~2.3千瓦,滿載功耗約3.7~3.9千瓦,是4G基站的三倍多;而且由於5G頻段高於4G,要實現同等水平的覆蓋,5G基站數量也需成倍增加。但是,從中國的人口基數和運營商的5G套餐定價水平來看,5G將來的To C用戶規模和收入規模不可能達到4G用戶的三倍以上。

文章寫到,「三大運營商運營和維護規模相當的4G和5G兩張網絡是長期趨勢,5G網絡的前期建設投入和後期運維支出數倍於4G網絡已成定局,因此,運營商從To C的手機用戶身上追求5G產出效益的願望註定不可能成功。」

最具諷刺意味的是,最終,在國內5G招標中以最高價取得最高絕對份額的華為公司,「在幾乎掏空了三大運營商的口袋之後」,卻在其剛剛召開的2020全球線上峰會上,對海內外運營商客戶給出了「優先熱點區域和重點行業應用覆蓋」和「精準建網」的最新建議。

文章反諷道,「不知道拿出三、四十萬5G基站訂單給華為輸血的三大運營商聽聞這一最新建議之後,面對那些一邊苦哈哈開站、一邊慘兮兮關電的基層地市公司該如何做出解釋呢?」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微信公眾號「悲了傷的白犀牛」28日也發文,對「富可敵國」的中國電訊運營商都交不起5G基站電費的怪現象進行了剖析。

該文指出,近年來運營商的日子其實「也過得不太好」,營收利潤都陷入「滯漲」甚至「衰減」的狀態。而當前5G這個「耗能大戶」已開啟了全面商用模式,於是高額的電費就成為了運營商最大的運營成本之一,三大運營商都不得不絞盡腦汁想辦法去降低電費。

文章認為,造成這種「窘境」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方面:

其一,5G建設大幹快上,忽視了時常需求。

在5G技術尚不成熟,設備尚不完善,時常沒有需求,行業沒有應用的情況下,三大運營商不顧基站能耗巨大的風險都邁開了「5G大幹快上的腳步」。結果是一方面運營商「巨資投入建設基站」,但另一方面很多地方的實際情況卻是4G網絡負載不高,5G手機也很少更是沒有多少業務,最終導致建成的基站閒置,「收入交電費都不夠」。

其二,5G行業應用發展滯後,導致5G無用武之地。

5G技術發揮充份效用主要在To B領域,5G建網本應遵循按需而建的市場規律,按照垂直行業的產業需求分片、分階段建設。但當前中國的5G建網仍然複製服務消費者用戶的4G經驗,追求大規模的一次性連續覆蓋。其結果就是迅速掏空了運營商的口袋給特定企業(如華為)輸血,但其市場後果則是「用戶使用率低下、設備空轉、運維成本高企」。

這樣一來,由於運營商財務狀況惡化,三大運營商為壓低成本,就更大程度向下游供應商轉嫁成本,導致行業惡性競爭加劇,把通信行業搞得一團糟。

(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