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封鎖對人的心理影響有多大?

Stephen Moore撰文/周尚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俗語雲,孤獨誠可悲。而我們的政客通過法令,已成功將美國變成一個孤獨國,鎖國、停業、很少甚或沒有聚會,已持續四個月之久,這對國民心理所造成創傷,是毀滅性的。

我的老友韋恩(Wayne),已經80歲了,是位社交達人,總是很樂觀,擅長講故事。他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喝上一杯威士忌酸酒(whiskey sour),與朋友們吃頓長餐。他是單身,喜歡拜訪女士,尤其是那些六七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士!

上週,我和他聊天,自從我認識他以來,他還從來沒有如此寂寞過,他住在一個有高檔輔助設施的公寓裡,三個月沒能和朋友們見面了。他被隔離了,除了有人送他一日三餐,白天不允許出門,因為在芝加哥外面的大街上,有太多的人。

我提出要去看他,他很興奮,但第二天就回電話說,算了!生活中心(living center)不允許外人進來,因為病毒

他很鬱悶,說感到現在活著比死了還難受。

每個讀到這篇文章的人,可能都認識不止一個這樣的人,因為這場持續、糟糕透頂的經濟封鎖(economic lockdown),他們正遭受著中度到重度抑鬱症的痛苦,而封鎖本應拯救生命。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對美國人健康所造成的負面影響,越來越令人擔憂。

經濟教育基金會(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的好心人,最近報導了「使用藥物過量令人震驚地飆升」,《華盛頓郵報》稱之為「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的隱性瘟疫」。

通過對全國藥物濫用數據的研究,他們發現,今年3月份,全美的過量藥物使用,比前一年增加了18%。4月份,這一數字上升到29%,5月份增至42%。

心理健康專家發現,孤獨/抑鬱藥物過量之間,有很強的聯繫。社交疏離可能有好處,但也有壞處,尤其是封鎖幾個月之後。

另有研究也證實,孤獨能讓身體出問題,從失眠到心臟衰竭到心理緊張,再到免疫系統失調到肥胖。自從封鎖後,我的體重增加了許多,因為在家裡無聊時,我會不斷地搜刮冰箱。對孩子們的負面影響尤其大,研究表明,封鎖對兒童認知能力的影響,可能是長期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讓學校、公園、遊樂場和體育項目開放吧!

讓兒童隔離,只能待在家裡,所造成的這些負面影響,尤其令人憤怒。因為我們知道,兒童感染冠狀病毒的風險很低,除非他們之前就有嚴重的健康問題,對他們而言,冠狀病毒的死亡率與普通流感差不多。

對病毒的恐慌,還會造成另一個負面效應,那就是破壞正常的人際關係,人們變得疑神疑鬼。如果看到你朝他們走來,他們會迅速躲開你。他們會皺起眉頭,變得焦躁不安。

一些朋友告訴我,他們經歷了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初,可怕的小兒麻痹症(polio epidemic)爆發,但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儘管小兒麻痹症比冠狀病毒更致殘、更危險,但人們走在路上,不會對身邊行人疑神疑鬼,商業照常,企業依舊,儘管游泳池經常關閉。

他們是美國「最偉大的一代人」,歷經大蕭條和二戰,他們不會讓一種疾病,封閉我們的社會。

民意調查顯示,今天20歲和30歲左右的年輕人,最擔心COVID-19(中共病毒),最支持封鎖,而他們卻處在最不易感染的年齡段。他們是脆弱的「雪花一代」和「溫室一族」,有人說些冒犯他們的話,就能讓他們感到致命危險。很難想像這些杞人憂天的傢伙,會衝上諾曼底海灘。

美國人必須更加勇敢,我們需要互動,孤獨隔離是一種懲罰,美國的政治精英,正在懲罰我們所有人,因為他們自己的傲慢和無能。

原文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名經濟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在他與人合著的眾多書籍中,最新的一本是 《川普經濟學:「美國第一」之經濟復興計劃內幕》(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