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為何是中國最大的人權災難

葉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1日訊】「中國最大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和謝陽,在致歐盟的公開信中寫道,「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

中共迫害法輪功,「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被中共非法判刑4年的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曾如是感慨。

三位大陸律師何出此言?中共迫害法輪功,為何是中國最大的人權災難?

大疫下 39人被迫害致死 多人在中共監獄、看守所、派出所罹難

2020年6月18日,河北唐山市豐潤區。當局出動大批警察,綁架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68歲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芹當天在端明路派出所被強迫坐「鐵椅子」,當天下午,被迫害致死。

2020年2月23日,遼寧省遼陽市。法輪功學員于永滿在遼陽市看守所被迫害離世。法醫發現于永滿一根肋骨骨裂,肺部有撕裂傷痕。看守所稱「突發疾病」。

被綁架僅3個月,法輪功學員于永滿在遼陽看守所離奇死亡。(明慧網)

2020年1月31日,吉林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肖永芬突然死亡。獄方稱,肖永芬在洗漱時摔倒,搶救無效死亡。等家屬趕到,肖永芬遺容已被化妝,但扔遮不住臉頰的紅腫。

肖永芬被冤判7年,關押在吉林女子監獄遭受迫害,2020年1月突然死亡。(明慧網)

以上,僅是2020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一個縮影。

明慧網信息統計,今年上半年,3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21人65歲以上,而且,10位老人是在中共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

此外,中共上半年非法判刑132位法輪功學員,其中,65歲以上者24人。

遭受中共最嚴重、最系統的酷刑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明慧網)

約束帶,又稱「約束衣」:一寸寬的帶子,先將兩腿綁上,再將兩隻手反背,拉至極限,將綁兩手的帶子從肩頭拉過來把四肢和上身綁成一體,晝夜不鬆綁。據目睹者口述,上刑者,呼吸困難;有人雙臂立即殘廢,肩、肘、腕處筋斷骨裂;時間長者,背骨全裂。

2019年,內蒙古保安沼監獄。法輪功學員王浚在絕食抗議迫害,身體極度虛弱下,遭「約束衣」酷刑加身。

2003年6月4日,河南省十八里河勞教所。法輪功學員管戈遭「約束衣」酷刑致死,年僅33歲。管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生前被剝奪博士學位。

管戈被十八里河勞教所虐殺。(明慧網)

「五馬分屍」:抻刑的一種,即把人的四肢綁住,向四個不同方向拉開,越拉越緊,身體懸空;受刑同時,有時還附加毒打等折磨。

2005年7月28日至8月28日,吉林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丁曉霞遭受抻刑:「上抻刑11天後,四肢被勒得皮開肉綻。即使每天晚上被放下來了,我也都無法入睡,那四根繩子依舊勒得很緊、很緊,疼得無法排解。那種痛苦無法形容,太慘烈了!真如五馬分屍。」

長春學員李知秀也曾受此刑,她回憶說:「身體懸空、被抻得直直的,這種抻刑迫害導致我流血不止、一直昏迷。」

2018年4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17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代理國務卿蘇利文(John Sullivan)表示,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體更嚴重。

2013年12月7日,明慧網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調查統計顯示,在65%的致死案例中,21%被毒打致死,11%被灌食致死,10%被精神病藥物或毒藥致死,2%被上刑具致死,2%被電擊致死……26%則在中共多種酷刑手段的共同摧殘下致死。

中共部分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中共逾百萬例器官移植手術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06年3月,原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護士安妮,在華盛頓DC作證,她的前夫、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師,曾活體摘取過大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安妮表示,蘇家屯有一個地下室,2002年,裡面關押了約六千名法輪功修煉人;到了2006年,那裡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

此後,國際社會發布多起調查報告,指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2016年6月22日,《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在美國華府發布。

三位聯合作者: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表示,在過去的十五年中,在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15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表示,中共活摘人體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2019年6月,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的獨立人民法庭也作出判決,「強制摘取器官在中國已進行了多年,而且規模龐大,法輪功學員一直是,並可能是主要的供體來源。」

獨立人民法庭還估計,中共每年大概進行6萬—9萬例器官手術。

法輪功是中共網攻、監控的第一目標

1999年,中共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發動迫害,控制所有媒體輿論,污衊誹謗法輪功,先後炮製所謂「1400例」致死案例,「天安門自焚偽案」,以維持迫害;與此同時,中共嚴密封鎖網絡,「法輪功」三個字一直是其網絡監控、網絡封鎖和網絡攻擊的第一目標。

美國哈佛大學法學教授約翰·帕弗雷(John Palfrey)2005年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共對正面報導法輪功的信息的封鎖率為100%。

2008年,美國互聯網設備大廠思科(Cisco)的一份商業簡報文件顯示,「金盾工程」的目標是「鬥爭法輪功及其他敵對分子」。「金盾工程」,即中共「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

2011年7月17日,央視7台在《軍事科技》欄目製作的《網絡風暴來了》節目顯示,中共軍校如何實施網絡攻擊,上面顯示的攻擊目標就是法輪功網站,包括法輪大法在北美、阿拉巴馬地區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網站、明慧網站、法輪功見證站點(一)等(見圖一)。

圖一。(明慧網提供圖片)

中共動用1/4國家財力迫害法輪功

2003年,「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指出,「中國經濟資源的四分之一被用於迫害法輪功。」

2001年12月,江澤民一次性投入42億元人民幣建立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中心」或基地。

2001年,來自中共公安部的內部消息顯示:僅天安門一地,搜捕法輪功學員一天的開銷就高達170萬到250萬人民幣,即每年達6億2千萬至9億1千萬。

為了容納日益增多的請願學員,中共勞教所大肆擴建,如:僅山西省陽泉市勞教所搬遷工程總投資就達1937萬元。

遼寧省司法廳官員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中共針對1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持續21年至今

7月20日,法輪功反迫害21周年之際,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在一個會議中向法輪功學員表示,中共先迫害法輪功,繼而用同樣的手段迫害其它團體。

法輪大法信心中心執行主任布勞迪(Levi Browde)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任何減輕,與此同時,很多迫害手段現在被運用到了其它團體身上,比如:洗腦、酷刑、虛假的法庭審判程序、網絡監控、臉部識別、大數據監控等等。

他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正在影響著每一個人。」

「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的是1億人,占這個國家人口的1/13。那麼,又多少家庭成員或者他們的工作單位受波及?多少家庭被拆散?」

「如果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停止,不將責任人繩之以法,那麼中國這個國家所受到的傷害永遠不會癒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