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林曉旭:石正麗作政治秀 欲蓋彌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1日訊】中共病毒疫情並未如預期在夏天消退,7月18日更創下新冠全球大流行以來單日新增病例新紀錄,24小時內增加近26萬例。各國憤而追責中共之際,美國《科學》雜誌7月24日刊出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專訪,前美國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接受《珍言真語》訪談時直指石正麗受訪是一個政治任務,替中國政府開脫責任,並從石的回答中進一步分析指出多重疑點。

《科學》雜誌對石正麗提出了18個問題,內容圍繞武漢肺炎的病毒起源、傳播等,訪問過程歷時2個月。林曉旭說,石正麗重提一些官方論調,如強調向WHO提供了病毒全基因的序列,故意混淆病毒的來源,辯稱病情爆發地未必是病毒來源地,最後指責川普總統稱病毒有可能是實驗室洩漏的。「這一系列的說法,其實我覺得政治的意味遠遠超過她所謂的科學解答。」

中共瞞疫致使全球大瘟疫一發不可收拾,至今已超過1735萬人感染、67萬人喪命,「美國有一句話CCP lies, people dies,就是中共一撒謊,人們就死亡了。」巨大慘痛的損失令世界各國清醒,不依不饒追責中共。林曉旭認為,此刻石正麗成為一個政府的工具,被推到台前來作政治秀,意圖將焦點轉移至追究病毒來源,而忽略國際社會真正關注的中共隱瞞罪責。

身為病毒學專家,林曉旭指出石正麗刻意迴避掉許多核心問題,比如動物中間宿主懸疑。「她故意混淆概念,把注意轉移到這個病毒最初是哪裡來的,她可以說是從蝙蝠那裡來的,穿山甲那裡來,但是所謂的找到這些穿山甲的樣品,到底跟人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問題核心是她的中間的動物宿主一直沒有。」

石正麗模擬兩可、欲蓋彌彰的回答,完全不是一位科學家解釋問題的態度。「而且這次石正麗在回答問題時還說,她其實檢測了一些冷凍的動物的樣品,而這一點其實過去官方媒體一直不說。她到底檢測了哪些動物,哪些動物是陰性的?所以這個本身又是荒唐的一件事情,這一個是特意隱瞞。」

「另外一個大的問題,就是關於她今年在《Nature》雜誌上發表聲稱她找到蝙蝠的病毒株RaTG13,有96.2%跟SARSr-CoV同緣性,所以她就說這個病毒最初來自蝙蝠。但是這個RaTG13,其實跟她在2013年在雲南一個廢棄礦場裡面找到的另外一個蝙蝠病毒株RaBtCoV/4991是一模一樣的病毒,她只不過在發表時把它換了個名字。而且她也沒有分離出這個病毒,只不過是做了全基因的測序。這一點上,我覺得她很荒謬的,她這個事情做得很不地道,明明在幾年前就找到這個病毒,現在又想用這個病毒給自己立碑樹傳一樣,沽名釣譽。」

從石正麗諸多不地道的作法,林曉旭研判2013年就曾小規模爆發新冠病毒疫情,「2013年她找到那個蝙蝠病毒株的那個地方,其實他們當時有一些人感染了類似的這種冠狀病毒,引起了這個肺炎的症狀,這個發現是在兩個研究生的論文裡面寫的,而石正麗的報告裡卻一點都沒有提人被感染,這不是很奇怪嗎?」「當時隱瞞小規模疫情,這次是大爆發,再也隱瞞不住了!中共隱瞞疫情是一次又一次。」

此外,「為什麼要一下子派中國軍隊頂尖的生化專家陳薇,去接管武漢病毒所,這個不是很奇怪的嗎?她也沒有回答這一點。」

而無論中共如何隱瞞疫情、迴避疑點,這次瞞疫造成了世紀大瘟疫,中共在全球樹敵,各國相關問責及制裁方案正逐步到來,「所以它在轉移這個焦點,那石正麗確實成為這樣一個工具,對於她個人來說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

對於近期香港及大陸個別再掀疫情新高峰,林曉旭也從政經社會多層面分析其中源由,指出關鍵因素:病毒及霉運都伴隨中共而來,並分享自保之道。詳見《珍言真語》節目或以下訪談對話整理。

石正麗登《科學》雜誌作秀 助中共轉移焦點

記者:最近疫情再次成為焦點,香港以及大陸大連等城市就都出現了疫情高峰期,甚至大連開始封城。美國「科學」雜誌(Science)24日刊出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專訪,她談到「川普應該欠我們中國人民一個道歉!」在這個時候,她發放這樣的輿論,你有什麼樣的解讀?

林曉旭:我先談一談石正麗,她這次在《科學雜誌》上回應18個問題的回答。我覺得實際上,她這次出來講,明確的是一個政治任務,而不是一個科學家出來解答一些科學方面的疑問。因為她在這次長長的問題回答中,其實是替中國政府開脫責任。她用一些相當於官方輿論、論調,如「我們科研的工具」、「我們及時向WHO提供了這個全基因的序列」等,最後指責川普總統說病毒是有可能是實驗室洩漏的。這一系列的說法,其實我覺得政治的意味遠遠超過她所謂的科學解答。

所以我覺得,首先她是來做政治秀;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我覺得她成為了一個政府的工具,中共政府一直想避免國際社會追責。5月底世界衛生大會還專門通過一個決議要求進一步去中國調查,美國不管是民間還是國會一直都有追責的聲音,因為很明確的一點就是中國政府隱瞞疫情。

疫情在武漢爆發以後,中共官方沒有及時向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通報,而且一直撒謊說不會人傳人等等。這些實錘的隱瞞的這個責任,中共一直想逃避掉,而國際社會真正核心關注的問題是這個追責的問題。所以現在中共就把石正麗推到台前來,這個《科學雜誌》向她提出問題,其實差不多有兩個月時間,她回應的過程選擇的時機放出來,實際上是中共想藉石正麗在轉移這個民眾的焦點,好像去追究這個病毒的來源問題,而忘了國際社會真正關注的是中共隱瞞,造成了全世界這麼多人死亡。所以在美國有一句大家現在很熟悉的話叫做CCP lies, people dies,就是中共一撒謊,人們就死亡了。所以這個撒謊不在乎是,到底是病毒來源你有沒有撒謊,你隱瞞這個撒謊就造成了這麼多人的死亡,所以這一點是她想要著力要逃避的。

石正麗言論前後不一 隱瞞真相疑點多

記者:港大閆夢麗教授還有一些其他的科學家也陸續到了美國,或者其他地方去披露更多的實證材料。中共隱瞞疫情這一事實,是不是有更多的證據去支持?

林曉旭:我覺得目前閆麗夢博士透露出來的,是比較實錘的證據,作為一個WHO的Reference lab(參考實驗室),他們在12月底就已經知道武漢有很多病例,其中很多病例不見得跟海鮮市場相關,而且有人傳人的這個傳播力,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的Reference lab(參考實驗室),他沒有及時向WHO或國際社會公開這樣一個信息,這個本身當然就是失職。

所以說是WHO配合CCP一起隱瞞疫情,雙方都有責任。這種情況下,更多的證據現在還沒有對外公開,特別是武漢病毒所逃出來的工作人員,這方面的消息還沒有對外公開,大家還需要等待。

回到石正麗這個回應,我覺得還有一些巨大的問題她也是刻意迴避掉了,一個比較重要的就是,動物中間宿主的問題。這個其實在1月份的時候,我就已經提到過,如果像官方說的跟海鮮市場有關,那一個負責任的公共衛生官員或病毒學專家,一定會去追蹤哪些人是最早感染的,他有沒有接觸哪些動物?即使找不到最初的病毒來源,但中間動物宿主是一定能找得到的,基本上會有一個明確的概念,甚至有可能發現好幾個人都可能接觸到類似的動物啊等等,就會比較快找到中間宿主。

但是她現在故意混淆概念,把注意轉移到這個病毒,到底最初是哪裡來的,所以她可以說我這個是從蝙蝠那裡來的,穿山甲那裡來,但是也不知道中間宿主是什麼,就是所謂的找到這些穿山甲的樣品,到底跟人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她現在就是故意混淆,把輿論的焦點,說到這個病毒的來源在哪裡,所以他們一直辯解說,這個病情爆發的地方,未必是病毒來源地。但問題核心是你的中間的動物宿主一直沒有。

而且這次石正麗在回答問題時還說,她其實檢測了一些冷凍的動物的樣品,而這一點其實過去官方媒體一直不說,就算你沒有測出來,你也應該告訴人們,你測了哪些動物,但直到現在,就是大紀元獨家拿到了海鮮市場的環境樣品裡面,也沒有具體的關於這個動物樣品檢測的結果。所以你到底檢測了哪些動物,哪些動物是陰性的?所以這個本身又是荒唐的一件事情,這一個是特意隱瞞。武漢那些公共衛生官員也嚴重失職。所以我覺得,這次《科學雜誌》訪談,就是簡單的一句話,石正麗把這麼大的一個責任給抹掉了,這是一個大的問題。

另外一個大的問題,就是關於她的這個所謂蝙蝠的病毒株RaTG13,她今年在《Nature》雜誌上發表的頂尖文摘上,就一直說她找到這麼一株蝙蝠的病毒株,它有96.2%跟SARSr-CoV同緣性,所以她就說很可能這個病毒的來源,最初是來自蝙蝠。但是這個RaTG13,其實跟她在2013年在雲南一個廢棄礦場裡面找到的另外一個蝙蝠病毒株RaBtCoV/4991,她現在承認就是一模一樣的病毒了,她只不過在發表時把它換了個名字,可是她又不解釋為什麼要換名字呢?

她說其中這個4991,主要說的是這個蝙蝠的名稱,而這個RaTG13說的是病毒的名稱,但是,不是這樣的,你去看看當初2013年發表的文章裡面,她明確的寫著是RaBtCoV/4991,這確實是病毒的名稱。如果她更換名稱的話,一定要在現在發表的這個《Nature》雜誌上要引述一下,她在之前曾經發現過這個病毒,只不過現在改了名字,她怎麼可能不提這一點,就好像她突然有一個很大的功績,重新找到一個這麼重要的病毒。所以這點上,我覺得她其實是越描越黑的一件事情。

她不應該改名字,而且她沒有講清楚,也沒有分離出這個病毒,只不過是做了全基因的測序。這一點上,我覺得她很荒謬的,那篇文章應該是被《Nature》收回的,一定要她糾正這一點。所以她這個事情做得很不地道,明明在幾年前就找到這個病毒,現在又想用這個病毒給自己立碑樹傳一樣,找到一個跟SARSr-CoV相似的這個蝙蝠病毒了,這麼做本身也是沽名釣譽,也是個大的問題。

記者:我們很多沒有辦法去得到更多的線索,但是聽林博士您的分析之後,我們可以看出很多的破綻。這個病毒來源,現在國際社會追查是不是有一定的困難,今年1月美國想去調查,中國拒絕了!現在已經有半年的時間。那知道這個病毒起源是什麼,然後怎麼樣去研製這個相關的疫苗,這個是相當重要的,目前這方面有沒有可能有一些突破?

林曉旭:基本上不太可能,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中共肯定把相關的證據早就抹煞掉了,對吧!而且石正麗的回答中也沒有提到,為什麼要一下子派中國軍隊頂尖的生化專家陳薇,去接管武漢病毒所,這個不是很奇怪的嗎?她也沒有回答這一點。另外,實際上官方隱瞞一些有可能的疫情,這個其實現在以經有了一些新的報導也提到,就是包括2013年提到的,她找到那個蝙蝠病毒株的那個地方,其實他們當時有一些人感染了類似的這種冠狀病毒,引起了這個肺炎的症狀,這個發現是在兩個研究生的論文裡面寫的,而且石正麗本身就是確定,她說我發現這些蝙蝠病毒的報告裡面卻一點都沒有提人被感染,這不是很奇怪嗎?

這兩件事情是相關的,所以這種事情就牽扯,當然2013年可能就已經在隱瞞一些,有可能小規模爆發的疫情,這次當然是大爆發,它再也隱瞞不住了,對吧!所以這個中共隱瞞這個事就是一次又一次,只不過這一次確實是捅了大簍子,它現在捂不住,那它現在就想,這個有可能病毒來源就是HIV(艾滋病毒)一樣,最初最初最初的病毒來源可能不在中國。

這個沒有意義,在這個疫情爆發以後,你隱瞞造成了全球大爆發,對吧!所以它在轉移這個焦點,那石正麗確實成為這樣一個工具,對於她個人來說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國際社會人也不見得因為你的回答這18個問題,這樣模擬兩可、欲蓋彌彰的一種回答,人們就更加尊敬你,我覺得不見得,其實這些對你的質疑,對中國政府追責的問題,這樣的聲浪仍然是很大的。

大連李文亮事件新版 官方數據不可信

記者:6月份在北京要封城之後,現在事隔一個多月在大連又開始封城,就是已經蔓延,截至7月25日的12點,這個疫情的傳染鏈已經擴展到了四省七個城市,包括遼寧、鞍山、鐵嶺、黑龍江的鶴崗、海倫市、吉林省的長春市、四平市、福建省福州市,那我們香港,今天可能也會宣布,會在中午禁止堂食,甚至還有一些加辣措施,可能很快就跟你們的華盛頓這個封城措施看齊了!那你怎麼看呢?

林曉旭:這個事情我覺得,一個是中國大陸方面仍然在隱瞞很多的疫情,包括比如說你剛才提到的大連市的情況,大連市在自己官方的報導裡面就提到,從7月22日以後,他就發現了很多病例的增加,7月25日還明確的說很多的病例又跟海鮮生意相關,這回是一個叫做凱洋國際有限公司。第二天7月26日,大連市的公安局抓捕了一個姓朱的一個女士,已經68歲了,說她「造謠」,她說了什麼話呢?這個女士說:發現這個海洋公司是非合法渠道引進俄羅斯船上的海鮮,而且俄羅斯船員有被感染的情況。剛剛簡單一句話,就是把這個事情說成是謠言。

可是這個事情不是很奇怪嗎?大家都知道,俄羅斯每年的海鮮的捕獲量將近400萬噸,大連、天津、青島都是大量進口俄羅斯海鮮的,所以有很多俄羅斯的船停泊。而且俄羅斯船員被感染情況,最近也有發生,幾天前在韓國釜山,就有俄羅斯的船隻,發現他們船員被感染。其中一艘船32個船員被感染,另一艘20個船員裡面有16個被感染,所以很明確的,就是俄羅斯船有人被感染了,你怎麼這麼快就把這位朱女士說成是謠言呢?你經過調查了嗎?又相當於李文亮事件重新再版,我覺得非常可悲,不讓人家說真話,不讓人家透露信息,爆料也不行!所以中國老百姓很慘!

所以你叫我們怎麼相信中國的這個數據?說現在只有四個省份,那這個數據增加了。那真實數據是多少?北京現在說他們現在數據已經零增長了,但是你真的相信嗎?在北京的老百姓自己都不敢相信。

大連的城市難道只有這麼一點點案例嗎?連部分的公交車都已經停掉了,整個大連港基本上是停擺了,店全部關門了,這樣的情況,難道只有少量的病例嗎?我覺得不太可能。所以就是說中國的老百姓就可憐就在這裡!就是官方的數據你沒法相信,只能自己自保吧!

港府防疫措施不足 依賴中央成笑話

林曉旭:香港的情況,我覺得真的是很可惜,因為香港有一些頂尖的這些公共衛生專家、病毒專家,何柏良、袁國勇、管軼等等,還有梁子超等等這一系列的專家,頂尖的病毒專家、公共衛生專家就在香港。可是香港這麼幾個月了,為什麼到現在反而防不住呢?而且在2月份、3月份的時候,香港的這些專家,就已經向港府建議,目前的這個檢疫措施裡面有疏漏的,包括對32類人豁免檢疫,他們就很容易地進出香港。當時這麼多專家,就已經明確地告訴港府,這是漏洞。

為什麼幾個月了,港府也沒有增加檢測的能力,現在居然說連檢測一萬多個人都有難度,這不是很可笑嗎!當然我們不能提中共所謂誇大的數據,它可以不到一個月檢測一千萬,這是笑話!但現在港府做不到,還說要依賴中央來支持,中央的檢測試劑檢測率只有30~50%,這個跟你投一個硬幣的概率差不多。然後你香港人也要相信中國官方提供的這些檢測數據給你檢測結果嗎?

所以我覺得,香港真的很可惜。就是在7月8日,港版國安法實施一週以後,國安公署掛牌當天,香港的確診數字就開始飆升,官方也說有可能是外地傳染到香港的,但其實還有,香港每天從大陸還有幾萬的貨車司機進出香港,還有那麼多警員、武警,大陸的公安派到香港來,這是第三個來源,就是有很多從大陸過來的這些人,帶了病毒到香港來。

記者:還有上市公司老闆,有錢人也可以豁免。

林曉旭:對呀,有錢人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渠道,所以你現在港版國安法一通過,大陸需要執行國家任務的這批人就更多。我覺得就是說這個是,外來的船員的問題等等我覺得這個真的仍然是轉移,所以說港府配合中央在撒謊,林鄭瀆職,在檢疫方面她沒有真的去執行專家的建議。

所以我覺得就是兩大因素造成香港現在疫情在飆升,所以我覺得香港老百姓還是要看清楚,你現在跟中共靠得越近,真的是越倒楣。

認清霉運及病毒是中共帶來 一正壓百邪

記者:對,那怎麼樣自保?就是香港民眾在這樣的環境下,兩大夾擊,國安法是對制度的破壞,然後疫情是對人身體健康的威脅,你有什麼樣的建議?

林曉旭:挺難的吧,我覺得對老百姓自保,當然就是現在國際社會上都說,口罩就是畢竟有一定的防護作用,而且一些研究有表明就是,其實布的口罩,雙層的布的口罩,比單層那種醫用口罩也要好,所以你可以自己在家裡做兩層這種布的口罩,可能會有一定的防護,另外保持社交距離自我保護。

但我覺得思想上還是應該很明確,其實這些瘟疫,這些霉運都是中共帶給香港的,如果人們在這點上,內心認識很清楚的話,我覺得也是有點像中醫說的,這個一正壓百邪,你自己的內心很正,也要看清楚中共的邪惡,一正壓百邪也許對人們防護疫情還是有一些幫助的。目前來說,國際社會上不管是疫苗還是抗病毒藥物,都沒有很明確的進展,雖然很多疫苗公司說得很樂觀,但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股票的上升,最樂觀的估計說9、10月份就會有(疫苗),但是大部分的疫苗公司稍微保守一點,都會說至少要到明年3月份,而且疫苗的這個效果到底有沒有比較長的保護期,這個是很大很大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在這點上不能樂觀。

港府現在特別希望加強強制的措施,更多的用港府的這種權威,限制更多的人走上街頭,便利它的控制,干擾參加9月份的選舉等等,港府會推出一系列的措施,它有它的政治目的,加上所謂的疫情它可以誇大。我們看到連美國也有一些地方,有一些洲甚至偽造疫情,就是為了給川普總統一些打擊,疫情控制不力。

所以我也擔心香港是不是也會配合中央的需要,編造一些疫情?我覺得民間的監督力量,現在香港還有一些,但是,不知道隨著港版國安法的推進,會不會頂著這麼大的壓力,很多人不得不消聲,所以這個也是另外一個比較大的擔憂!最主要的一定要信息透明,而港版國安法是對信息透明最大的打擊。

盼香港科學家勇士 站出來公布真相

記者:是,很多時候是在重大事件之前,到底這些科學家能不能本著良心、冒著風險把這個真相告訴人,也是這個社會還能不能夠生存下去,非常關鍵的一個時候。病毒學家和專家來講,在這個時候到底是應該服從這個國安法,還是像蔣彥永醫生在2003年出來講真話雖然遇到很大的阻力,但是人們會記得他。你覺得什麼樣才是作為一個科學家應有的一個態度?

林曉旭:我覺得大部分的專家都是普通人,大家都會考慮到自己的家庭,或者工作、我的研究經費、我的研究生,一大堆非常現實的考量,儘量不提敏感的政治問題。這個一定是絕大多數,真正有勇氣的從來都是少數人,所以就不知道誰會成為下一個勇士。但是我希望香港多一點這樣的勇士,香港這麼多專家,對國內疫情的了解也是非常充分的,所以當然希望更多人有勇氣能走出來。

記者:你自己出來講話,會不會受到同行的一些壓力,或者說來自中共官方的壓力?

林曉旭:中共官方倒是觸及不到我,但是呢,同行裡面大家會有一些爭辯,因為我畢竟,我在我自己的link上,我有一些微生物學家、病毒學家,跟我探討,大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倒也沒有人直接給我施壓,只是有不同的看法,畢竟美國相對是一個自由的環境。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