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爛尾樓之都南陽艾滋病拆遷後續:市民財富一夜蒸發千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1日訊】一千八百年前在南陽隱居的諸葛亮做夢也不會想到:他的諸葛廬會跟三百多座爛尾樓共處一城,更不會想到,這個出了「智聖」的三線城市會在拆遷上計謀奇出,令人防不勝防。

六年前,以諸葛亮的號命名的臥龍區出現了一支「艾滋病拆遷隊」。開發商億安房地產公司花錢雇來艾滋病患者,在征遷小區里大書「艾滋病拆遷隊」字樣,深夜放鞭炮,砸玻璃,嗷嗷叫,誰敢不搬遷,就叫誰感染。

上世紀九十年代,「血漿經濟」導致中原大地出現一座又一座艾滋病村,這是中國人至今尚未正視的災難歷史。誰也不會想到,開發商會利用走投無路、賺錢心切的艾滋病感染者來逼迫人搬遷,從而勾起人們對中原艾滋病村的記憶,以及加深人們對艾滋病感染者群體的恐懼和歧視。

過去六年,南陽不斷冒出爛尾樓,終於獲得了「爛尾樓之都」的稱號。強拆事件亦時有發生,就在去年,臥龍區一級博物館南陽漢畫館,一夜之間400米圍牆遭強拆,電纜被挖斷,院內的漢畫石刻曝露於野。

當年「艾滋病拆遷隊」沒有成功驅趕走的兩處臨街房產的主人楊金有和李文鮮,還在跟臥龍區政府以及億安房地產公司進行着拉鋸戰,其中種種怪現象,也讓我們看到拆遷手段一直在進化,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在南陽臥龍區文化路與新華西路交叉口東南角,沿新華西路由西向東分別是楊金有和李文鮮的臨街商鋪,這裡是南陽最大的電動車交易市場。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普通市民在市中心繁華地段擁有房屋產權,比賊惦記更讓他們害怕的是被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惦記。

新華西路184號李文鮮的臨街商鋪

假借公共利益之名行商業開發之實

南陽市有關政府機構從2012年起多次發布西關文化村舊城區或城中村改造文件,將包括楊金有和李文鮮的臨街商鋪在內的地段劃為改造徵收區域,一再宣稱「項目改造範圍:西起文化路,東至梅溪河,北至新華西路,南至軍分區長城小區區域。」改造區域總用地面積150.8畝。

事實上,南陽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國有土地使用權招拍掛出讓成交公示顯示,西關文化村區域的涉案G2019-105地塊面積為為22.787畝,加上億安公司之前已取得使用權的20.46畝,總共加在一塊只有43.25畝。

億安公司實際開發區域即億安•天下城項目,僅為原審批徵收區域的四分之一,限於臨近新華西路具有較高商業價值的區域,徵收範圍也由南至軍分區長城小區縮水為南至億安公司南地界。

換句話說,政府以公共利益之名徵收規劃區域內的房屋,使得被徵收人無法拒絕,開發商還能獲得政府的各項優惠政策和補助,但實際所為卻是純商業開發行為,更像是為億安公司量身打造的,其中貓膩不言自明。


紅線區域為原應當徵收範圍150.8畝,藍線部分為實際徵收範圍43.25畝。

開發商先上車後補票 留下爛尾隱患

億安公司早在2014年就組織了艾滋病拆遷隊進行徵收拆遷,其中1號樓和2號樓也早已完工並與今年5月份售罄。媒體曝光艾滋病拆遷隊違法徵收,工程曾經一度停工,如今3號樓卻在偷偷摸摸非法施工。

直到2019年12月,南陽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才發布相關土地使用權拍賣公告,月底,億安公司才取得土地使用權。這是典型的先上車後補票,違法操作。


南陽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土地出讓成交公示

迄今為止,楊金有和李文鮮所有房屋尚未解決補償安置和產權轉讓事宜。臥龍區政府和億安公司違背國家自然資源部三令五申要求的「土地須以淨地形式出讓」原則,在未與被徵收人簽訂徵收補償安置協議的情況下,違法出讓國有土地。

開發商房子已經賣出,拿到了錢,不再有利益驅動,僅靠商業道德驅使其保質保量完成接下來的房屋建造,比登天還難。手續不全,照常施工和銷售,當地政府難辭其咎,項目一旦成為爛尾樓,政府則需為開發商兜底擔責。即使項目不成為爛尾樓,開發商是否捨得花錢、實材足料地建造房屋也要打一個問號了。

補償補助費用不透明 存在陰陽合同之嫌

國務院頒布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第十五條及第二十九條規定:「房屋徵收部門應當依法建立房屋徵收補償檔案,並將分戶補償情況在房屋徵收範圍內向被徵收人公布。」

在房屋徵收部門面前,每一位被徵收人都是絕對的弱勢群體,公權機關可能利用手中的職權、信息不對等優勢任意侵害被徵收人的利益。現實中,被徵收人也極易被各個擊破,被迫私下裡簽訂秘密協議。

將房屋調查結果和徵收補償情況向被徵收人信息公開,既能消除被徵收人擔心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疑慮,也能有效約束徵收部門依法徵收、公平對待每一位被徵收人,防止公權力弄虛作假,愚弄民眾,與民爭利。

反之,對應當予以公開的徵收補償信息不予公開,往往意味着有不可見光的暗箱操作。

億安•天下城項目涉及105戶被徵收人,臥龍區政府只公布了14戶的房屋面積、評估單價和評估總價。

據一位被徵收人透露,與政府簽訂了徵收補償協議之後,億安公司又與之簽訂了另外一份協議。一套房賣兩次,收兩筆錢,政府只公開一筆,給人一種補償價格很低的錯覺。

有多少人簽訂了陰陽合同?每一位被徵收人都應當認真負責地站出來,公開自家的徵收補償事情,拿到陽光下曬一曬,比一比,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維護自身權益。否則,明明吃了大虧,還以為占了便宜,傻呵呵偷着樂呢。

評估公司違法操作 市民財富一夜蒸發千萬

住建部規定由被徵收人確定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參與查勘,並在查勘記錄上簽字或確認,就是為了保護作為弱勢一方的被徵收人的權益。

臥龍區政府在楊金有、李文鮮不知情也未參與的情況下,擅自委託房地產價格評估公司,對二人的房屋進行了非法的價格評估。所作出的補償價格,遠遠低於房屋徵收決定公告之日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

二人的房屋地處南陽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街,交通便利設施完備,是南陽市雙重點學區房,普通住宅樓成交價格在12000元每平米以上。多年前,曾有商家找到楊金有願出3萬元每平米購買其房產,當時楊金有都沒有答應。

河南信誠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將楊金有的臨街商鋪評估為每平米6543元;河南盛業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將李文鮮的商鋪評估為每平米6417元,令其各自財富縮水遠遠不止千萬。

如此嚴重背離市場價值,侵害被徵收人合法財產權益的評估結果,讓人不由得懷疑兩家評估公司的職業道德和業務能力,你們大筆一揮,老百姓奮鬥一輩子的財富就蒸發掉大半。

楊金有和李文鮮曾就此徵收補償決定對臥龍區政府提起行政訴訟,一審都敗訴。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了違法的徵收補償決定,等於給了這兩份既違反法律規定、法定程序、又明顯偏離市場價值的評估價格披上了的合法的外衣。

征遷背後是官、商、民之間的複雜的利益博弈,被徵收房屋的民被迫要面對手握公權力的官和擁有雄厚財力的商。如果出現官商勾結、篤定會出現侵蝕民的財產權的狀況,民往往沒有招架之功、還手之力,只能任其宰割:

一、官掌握話語權,缺少輿論監督和公開透明機制,有暗箱操作的空間。民若追究真相,需提起大量的信息公開申請和行政訴訟,耗費財力和心力,不堪重負。

二、從經濟成本角度講,被徵收房屋的市場價和徵收補償價之間有一個價差,徵收方所耗成本只要控制在這個價差範圍內就穩賺不賠,在某種意義上等於用被徵收方的錢來獲取更多的利潤,而被徵收方為維護自身權益所花每一筆錢都是自己的血汗錢。

三、一旦司法不獨立,政府存在信息不公開等違法違規行為,很難受到法律追究,而作為被徵收方的民一旦說錯話,做錯事,則有被冠以「妨礙公務」「尋釁滋事」等罪名的風險。事實上,被徵收人已經多次受到徵收人的威脅。

四、官方擅自利用評估公司壓低被徵收房屋的價格,再用司法判決賦予不合法的評估報告以合法性。日後一旦發生強拆,被徵收方提起國家賠償訴訟,其賠償依據就是這份評估結果,極有可能民所得賠償依然遠低於其房屋應有的市場價格。

相較於艾滋病拆遷隊,輔以評估報告和司法判決的強拆不知要高明幾何。

對楊金有和李文鮮來說,這場維護房屋財產權和法律正義的努力,是一次類似於堂吉訶德大戰風車的戰鬥,註定了艱難和悲壯,代價極高。有人電話威脅楊金有說,都是南陽本地人,幾代人都在這住兒,不要讓自己沒有退路,給你按個尋釁滋事,你別後悔。

是啊,正是因為是南陽本地人,面對如此之多的爛尾樓,面對如此之多的強拆,面對如此之多的無奈與妥協,總得有一兩個硬氣點的南陽人對不公不義說不吧。

一個人為自己爭取合法權益,就是為所有人爭取合法權益。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