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漢護士張嬿婉之死涉及的三重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兩天,網上都在關注和議論張嬿婉墜樓的事。

張嬿婉武漢協和醫院的一位護士,曾經的抗疫英雄。武漢最難熬的那段日子她都挺過了,卻於7月29日上午在單位墜樓死亡了!

年紀輕輕的張嬿婉為何墜樓?

當地警方發布的「情況通報」稱:「目前,排除刑事案件」。這話的意思很明確:張嬿婉墜樓不是他殺。根據是什麼?警方沒說,我們也不知道。

既然不是他殺,會是自殺嗎?很多網友都認為這種可能性為零。別的不說,張嬿婉今年才28歲,還有個不足兩歲的女兒,都說為母則剛,怎麼會輕易放的下自己的孩子選擇自殺呢?況且她還是獨生子女,父母尚在,又有什麼理由會自殺了結生命?

仔細梳理有關張嬿婉墜樓前後的相關信息,我發現此案涉及三重內幕。

一是協和醫院護士被當成「人肉擋板」的內幕

在官方宣傳中,武漢抗疫儼然就是一曲由一個個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譜寫的英雄壯歌。有沒有可歌可泣的故事?當然有。但也有許多令人不平和憤怒的陰暗內幕,這些內幕本應曝光,卻被官方掩蓋了。而張嬿婉的死在不經意中撕開了它們的一角!

網上流傳著一篇張嬿婉生前寫的要求撤換協和醫院護理部主任劉義蘭的文字。她說:「特殊時期安排我們工作,我們護士沒有一個退縮過。在物質如此匱乏的情況下,劉義蘭主任要求核酸咽拭子採集由臨床的護士來完成!我們有說,我們護士沒有經過專業培訓,可能沒有辦法完成這個操作。她回應說已經發了操作視頻,學習後照這個搞……都說現在最偉大的是醫生,我想告訴大家隔離病房沒有醫生進去查房,都是通過對講機遙控要求護士來完成隔離區所有的事情。極偶爾查一下就出來。他們都在相對乾淨的辦公室工作,我們隔離區的護士三班倒,至少每天要在那裡待上8小時,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廁所。我不是借理由想逃避這場戰爭,我願意當一個身上有防彈衣、槍裡有子彈的戰士!做一個不被當作人肉擋板的戰士!」

在武漢抗疫這場艱巨的戰爭中,誰是戰鬥在第一線承擔風險最多的人?當然是醫護人員。而相比較而言,護士往往比醫生更貼近第一線,承擔的風險更大。如果只讓護士擔風險,只把護士當工具使,卻不重視護士的超額付出,不把護士的生命安全當回事,她們不就成了事實上的「人肉擋板」嗎?張嬿婉的文字便直言不諱的道出了她和她的同事們的這種處境。

類似這種情況當然不會僅止於武漢協和醫院一家。

有網友爆料說:「武漢協和醫院一位護士跳樓自殺了,該院是武漢肺炎重災區,感染近千人,我說點自己知道的事情:護士A,非呼吸科,平時不給護士長送禮,疫情爆發,第一個被抽調ICU,感染『武肺』; 護士B,ICU工作60多天,無N95口罩,四月無意發現護士長柜子有幾百個未開封的N95口罩,而護士長是不用進ICU的。」

二是協和醫院有關領導對張嬿婉打擊報復的內幕

在張嬿婉看來,劉義蘭身為醫院護理部主任,沒能保護手下的護士,使得她們「被當作人肉擋板」,這是失職,所以她公開倡議撤換劉義蘭。

張嬿婉這麼做有錯嗎?沒錯。無論是作為中國公民還是協和醫院的工作人員,她都有這個權利。

可結果呢?

據知情者披露,自從張嬿婉在朋友圈給醫院「抹了黑」,就各種被穿小鞋,本打算辭職,可是護理部扣押著檔案和護理執照,還被調到了CCU最折磨人的地方。

還有網友爆料:協和醫院護理部主任劉義蘭把協和的護士賣了,按道理核酸咽拭子採集是醫生取的,可她要護士去取咽拭子,然後那個時候防護設備都不夠,硬著要護士去貢獻,這個跳樓的護士就帶頭反抗得最激烈,誰都怕死吧。後面疫情過了,就開始針對這個護士了,所在部門護士長為巴結該護理部主任而處處刁難針對該墜樓護士,該逝者本已想辦法調走,這個馬屁精護士長又給人家調回來繼續羞辱,要辭職就扣護士證各種威脅。後來矛盾演變越來越激烈,墜樓護士出夜班的時候,護理部主任兒子為母報仇心切打了該護士,然後該護士墜樓。

正如許多人感嘆的那樣,張嬿婉沒有倒在病毒手裡,卻倒在了自己人手裡!

三是協和醫院監控視頻不早不晚「壞了」的內幕

中國是全世界監控最發達的國家,可每當有敏感事件發生,需要調看監控視頻,查清真相時,不早不晚,在這個節骨眼上,監控器往往就壞了,壞得可以說十分精準。

這一次同樣如此!

張嬿婉墜樓後,父母到醫院討說法。院方回答說:「監控壞了」。

出了事監控就壞了,把人都當成三歲小孩呢?

就算監控壞了,協和醫院好歹也是個三甲醫院,監控日常是沒有人維護的嗎?就算壞了,難道監控壞了就不能修了嗎?

有內行的網友說,現在大部分的公共場所安裝的攝像頭都是海康威視的,其招標要求很高,其中有一個硬性要求是:即便出現網絡中斷或者停電等情況,攝像頭終端都會自動告警並且保存日誌。而醫院屬於比較特殊的場所,監控幾乎都是24小時在維護著,也會有相關工作人員盯著監控。所以攝像頭是否壞了,又是啥時候壞的,看下系統日誌就知道了。

憑以往的經驗,院方說監控壞了,說明張嬿婉之死的真相,很可能就藏在監控視頻中。

目前,無論是警方還是院方,對於張嬿婉之死都沒有給出令人信服的說法。

張嬿婉的一位朋友在網上說,她自己絕不相信張嬿婉會自殺。「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性格開朗、戀家,你有著那麼多年一起走過來的丈夫、可愛的寶寶、心疼照顧你的父母,不信你是個會做傻事的姑娘。協和醫院沒有監控的說法沒有公信力,跪求公布事實真相,我只想等一個結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