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四段回憶揭示社會主義真面目

Orlando Gutierrez-Boronat撰文 /愛迪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記憶」是人們記取教訓、學習成長的主要方式,它是思維能量流運作的核心部分。當我們在回憶時會運用腦部的大部分區域。

記憶是「人類重要的基本行為」,是能夠認知自我提升的主要工具。

極權主義摧毀人類所保有的與意識形態相關的記憶,試圖藉此來控制人類。他們控制大眾媒體和國家組織,扭曲人類真實生活中對愛的重要記憶,驅使人民自動屈服於暴政官僚的命令。

為了讓大家更深刻地了解社會主義的真實面目,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透過我真實的回憶與人生經歷,啟發我們為自由的努力。

接下來我將分享四段回憶:

回憶一

我坐在哈瓦那(Havana)一個又大又美的教堂內,但卻沒什麼人,神父在主持彌撒時大約只有五個人在場。為什麼人這麼少?很多古巴人不敢進教堂作禮拜,共產黨暴徒常常會站在教堂外侮辱、騷擾信徒。如果你是天主教徒,不論上班或上學都可能受到歧視。

神學家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曾說:「宗教自由是其它所有自由的根源。」是否相信神及選擇如何維護信仰都是掌握自我靈魂的關鍵。這就是為什麼共產主義總是攻擊宗教自由,也是為什麼直到今天,無政府共產主義者(anarcho-communists)仍將教堂、聖像和雕像當成攻擊目標。

正因為這些原因,爭取自由的古巴人一直站在對抗共產主義的最前線。直到今天,成千上萬的古巴人因這場抗爭而喪生或被監禁。古巴政治領導人一直以來對我們團體(我們團體對選舉具有強大影響力)做出許多承諾,但卻很少兌現。最突顯的例子是,那些試圖與共產極權抗爭的古巴人被拋棄在豬玀灣(Bay of Pigs)、古巴的大小城市和山區,等不到領導人允諾要提供的物資和支援。

因此,我們由衷感謝美國總統川普兌現了他對我們團體做出的承諾:啟動《古巴自由與民主聲援法》(Cuban Libertad Act,《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和第四條法規,以及針對卡斯楚(Castro)政權的安全和情報部門所採取的戰略性制裁,確實已經削弱了卡斯楚政權。每當古巴人民得到真正的支援時,他們就會為自由挺身而戰。所以在過去幾個月和幾週裡,我們在古巴的不同城市都看到了反對共產極權的抗議活動。現在是時候加強在電視、馬蒂廣播電台(Radio Marti)及共和廣播電台(Radio Republica)的宣傳。

爭取自由的古巴人必須經常面對媒體與好萊塢大量捏造出來關於共產主義與古巴的謊言。人們對於社會主義還是缺乏正確的認識。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古巴共產黨的主要領導人)明確指出: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目地是摧毀個人、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

個人自由恰恰是社會繁榮的動力。我們可以對照古巴與以色列、台灣的經濟發展,在共產主義統治下古巴的經濟崩潰了,而以色列和台灣則是經濟繁榮。我們也特別感謝川普總統對以色列和台灣等自由國家的大力支持。

我繼續分享第二段回憶。

回憶二

我記得我在古巴讀小學時,有次放學回家向母親展示了老師讓我做的畫,是按數字填色(color by numbers)畫出切·格瓦拉的人像。沒想到,我母親看到後,把這幅畫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

我母親說:「他們真的連小孩都不尊重!」要知道在當時的古巴,連垃圾桶裡都不安全。

回憶三

我的第三個記憶是,父親在離開之前帶我四處去看看哈瓦那。他知道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回來(結果他真的再也沒回到哈瓦那),他想讓我記住我的國家、我的城市。哈瓦那曾經是個美麗的城市。但是現在共產主義已經徹底將它摧毀。

1902年至1959年間,古巴人將西班牙佔領期間幾乎被種族滅絕的古巴,轉變成不斷成長、成功的經濟體,成為拉丁美洲經濟領先的國家。在共產主義統治之前,古巴是一個自給自足,向全世界出口食品的國家,現在卻要依靠美國捐贈食物才能生存。

共產主義必須藉由摧毀一個國家的歷史來剝奪個人的成就感,如此才能找到藉口把共產主義國家的存在說成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回憶四

我的第四個記憶是1996年2月24日,卡斯楚政權殘酷地屠殺了四名年輕的古巴裔美國人,當時他們正飛越國際水域,幫助古巴人逃離共產主義。我們敦促川普總統以此罪行起訴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並設立一個特別國際法庭—古巴的紐倫堡審判,以便將來對卡斯楚政權作出反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判決。

最後,我是我祖父母的唯一孫子,而我的祖父卻要求父親將我帶出古巴。即使他不能再見到我,但他還是希望我能在自由的環境中成長。因此我們以身為美國人和古巴人而感到自豪。

卡斯楚政權是共產黨員佔領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的基地。如果能協助古巴人脫離共產政權,那麼包括美國在內的整個半球將更容易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原文4 Memories: Concepts of Socialism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奧蘭多·古提瑞茲·博羅納特(Orlando Gutierrez-Boronat)博士是位作家、教育家和分析家。他是古巴民主領導機構 (Cuban Democratic Directorate)的聯合創始人兼發言人。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