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3日訊】2017年1月11日,四川的老母親彭廣貞收到一條來自嘉州監獄的短信,她傷心不已——被冷凍4年多的兒子徐浪舟的遺體,於2017年1月10日被強行火化

2009年5月29日凌晨3點左右,四川成都,謝德清靈堂。突然,成都市大批防暴警察闖入,一百多人包圍靈堂。他們大打出手,打傷謝德清的大兒子謝衛東,綁架走二兒子謝衛民,並強行將謝德清遺體搶走。第二天,謝德清遺體被強行火化

2006年,山東煙台居民徐承本在網上發表一篇文章,質疑被關押中的妻子被活摘器官而死。第二天,徐承本被捕;妻子賀秀玲的遺體也旋即被強行火化。

賀秀玲、謝德清、徐浪舟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中共為何要強行火化他們的遺體?

被推進太平間裡的賀秀玲還有心跳

2004年3月11日,山東煙台市玉黃頂醫院太平間。親人看到躺在太平間裡的賀秀玲,腰間繃帶纏繞,而她的雙眼還在流淚!在親人的催促下,醫生約半小時後帶著心電圖姍姍來遲。經測試,賀秀玲的心臟還在跳動,心電圖測試紙跑出十幾公分長……醫生急忙撕碎心電圖紙,慌慌張張地走了。

賀秀玲(明慧網)

賀秀玲,女,山東省煙台市芝罘區幸福十村法輪功學員。因信仰「真、善、忍」,被煙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2004年3月8日,被送入煙台市毓璜頂醫院(又叫專區醫院)。3月11日,含冤離世。

11日當天,面對親人懷疑太平間裡的賀秀玲「還沒死」,毓璜頂醫院不作急救,只是迴避。對於醫院這樣的行為,賀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懷疑:醫院偷盜了她的腎臟,否則遺體上腰間為什麼被包紮起來了呢?

事後,醫院說,做過腰間穿刺,但看守所張隊長說,沒做穿刺。醫院不讓家屬碰遺體。

據醫生的說法,當天早晨7時45分死後就抬出了病房;而太平間管理屍體的人說,賀秀玲是9時多被送進來的。這1個多小時的時間差內,賀秀玲人在哪裡呢?據說,動作麻利的醫生摘取腎,只要10多分鐘就可完成。

事後,警方欲出價10萬元阻撓徐承本不再上訴,遭徐拒絕。

謝德清被綁架不到一個月離世 遺體呈中毒症狀

謝德清,四川省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全身病痛不治而癒,身心健康,為單位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對祛病健身有奇效。

因堅持信仰,2009年4月29日,謝德清被綁架到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迫害。

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四川省成都勘測設計院退休工程師謝德清,被劫持至「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不到一個月,便被迫害致死。(明慧網)

不到一個月,謝德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難嚥,並伴有嚴重心絞痛。在這種情況下,洗腦班將其扔回家。

回家僅4天,謝德清含冤離世。

離世前,謝德清曾艱難地說,新津洗腦班強制送他到醫院作所謂身體檢查,並給他注射了不明藥物;(之後)10多天內,他水食難進。謝德清離世時,雙手變黑,遺體也隨後逐漸變黑,呈明顯中毒症狀。

不明藥物、精神病藥物是中共為了讓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強制迫害手段之一。截至2018年6月19日,以關鍵字「不明藥物」在法輪大法明慧網上檢索,顯示有3,926條相關信息。這僅是突破中共重重封鎖送出海外的消息。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4年單獨針對中國精神病院進行的調查發現,僅山東、北京、河南省、河北省4省42家精神病院或精神科中,90%表示曾關押過法輪功學員。其中25家承認法輪功學員沒有精神病症狀,關押他們只為強迫轉化,手段包括使用藥物。

徐浪舟遺體有大塊血淤

徐浪舟,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優秀警察、法輪功學員。按照法輪功「真、善、忍」標準為人處世,工作執法公平,任勞任怨,連續四年被評為市先進工作者。當地媒體曾多次報導他的事跡。

徐浪舟(明慧網)

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徐浪舟後來被開除公職、非法勞教、判重刑,經歷了「上刑床」、幾萬伏電棒電擊、捆警繩五花大綁曝曬、高溫下做奴工、吊打等酷刑。2012年3月18日,徐浪舟被迫害致死,時年39歲。徐浪舟的母親與妹妹,在警察的監視下發現其遺體胸部有兩大塊血瘀。

徐浪舟遺體(明慧網)

1999年7月20日,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以法輪功修煉人數超過共產黨員、其「真、善、忍」原則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同等為理由,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6個常委反對,下令鎮壓迫害。這場迫害時至今日已持續19年了。

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 「不查屍源,直接火化」等群體滅絕政策的指使下,中共各級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警察對不願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包括毒打、電刑、火刑、開水燙、烙鐵烙、「老虎凳」,甚至活摘器官。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6月19日,包括徐浪舟、賀秀玲、謝德清在內,4,226名法輪功學員被確認迫害致死。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真相崎嶇路

徐承本在妻子賀秀玲死後兩年後網上發文,質疑她被活摘器官後第二天即被捕。徐被劫持至洗腦班;在迫害下,身體迅速消瘦,原本體重一百七十斤,數月後僅一百零幾斤,像一副骷髏架子;意識常常模糊。兩年後淒慘離世時,徐皮膚潰爛,疑遭當局施用藥物迫害,以達到殺人滅口的目的。

謝德清的妻子、成都勘測設計院73歲的退休幹部余勤芳,2015年7月28日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指控江澤民發動這場迫害,導致其丈夫、女兒被迫害致死。

徐浪舟死後,遺體一直被冷凍在成都東林殯儀館。母親彭廣貞堅持要為兒子討回公道。她說,「遺體我不敢火化,因為他們殺害我兒的罪證在我兒身上。樂山嘉州監獄(原樂山五馬坪監獄)威脅要毀滅證據,企圖逃脫責任。我堅決說:不。」

為了銷毀證據,五馬坪監獄多次逼迫彭廣貞。在彭廣貞不同意的情況下,2017年1月10日,四川省嘉州監獄強行火化徐浪舟遺體。火化通知書上沒有任何人簽字。遺體火化時,沒有任何家人在場。#

文字整理:葉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