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迷迷紅塵路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念頭是從哪裡來的?種種念象:暗潮洶湧,翻江倒海,萬馬奔騰,迷迷糊糊,迷迷蕩蕩,痴痴迷迷的,令人誤入迷途,沉迷不悟,甚至一葉迷山。人一天就有3萬多個念頭,其中70%是無意義的。佛家說一彈指間,會生出320兆個念頭。怎麼會生出那麼多個念頭?有那麼多個我嗎?

佛家說,念頭是一種果報,常見念相:認影迷頭,當局者迷,昏迷不醒。有誰能打破迷關,迷途知返?量子學家把物質分析到最後,好像就沒了。物理學家把最小的物質,極微之微,探測到了:物質是念頭的波動現象,一切物質都從念頭產生。量子力學家提出「以心控物」的觀點。一個念頭就是一個宇宙。

測謊儀為什麼能測出人的思維?每一個念碩,都是一種物質,舉凡抽菸,喝酒,吸毒,賭博,易怒,憂鬱,焦躁,打電動,猜忌,記仇……等等念頭一出,就會招來相應的物質。例如出現抽菸念頭,就同時出現了抽菸物質,每一種物質都是有靈性的,它會發出訊息,讓人想抽菸,人一旦抽菸,就給了抽菸物質能量。

人體的結構,在微觀上看是一個個粒子,如散沙,聚之成人形,物質也是同理。人抽菸抽得越多,抽菸物質就越壯大,最後甚至可大到,和本人一樣身形的物質,如影隨形(影子也是一種物質),就很難擺脫,其他念頭也是如此。

越多個成形的念頭物質,形成越多的我,它們混漿漿黏答答的,團團圍繞著自己,人被污染著、干擾著,哪個才是我?真我在哪裡?所以戒菸、戒酒、戒毒之難,就難在那些物質,如蛇緊緊纏身,反過來操縱人的思維,人還以為是自己想要的,成為自製的金箍咒,難以翻身。

正面念頭:慈祥、善良、寬容、勤奮、助人、樂觀、堅忍、愛運動……等念頭,也會產生相同物質,產生正能量,累積成形,就能使免疫系統處在最佳的運作狀能。在起念動心上,下工夫,也是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修為。偶爾出現的念頭,不久即散去,物質不足以成形。長期偏向某種思維念頭,就成為「後天」的個性。「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啊!

負面念頭產生多了,各種不善物質成形,瀰漫自己的空間場,不但干擾免疫系統運作,更是讓人迷魂奪魄。更多的人是正負念頭相摻,激盪著高潮迭起,載浮載沉,繽紛的人生。

所以,想抽菸、吸毒、喝酒、打電動的是自己嗎?在焦慮,抑鬱,發狂,生氣,強迫的是自己嗎?很可能真正的本我都沒動。萬物之靈的人,卻可憐的被微觀物質操弄著,那也是人自己的選擇。只有分清真我、假我,清理門戶,覺悟,常保持清醒警覺,奪回自主權,擺脫負物質,找回上天給予的真我,超凡脫俗。

一位71歲的製造商,小時候家境貧困,放學都要放牛、下田工作,背上還輪流背著年幼弟妹,任他們在背上撒尿,尿水汗水交織著童年。歷盡風霜,白手起家,已擁有國內外3家工廠。長者風範,事業有成了,仍照顧弟妹生活。也很會照顧員工,自己農場生產的有機米,免費供應員工。

人生70歲才開始,說的是什麼的開始?經歷了艱難困苦,飛黃騰達後,是雲淡風清,還是雲迷霧罩?一個不小心的念頭溜進來,可能拖人墜入深淵。

商人因前列腺肥大,尿尿不順,造成很大困擾。經多位家人親友介紹,才願意來看診,來診時都是專任司機接送。第一次針灸處理,尿尿感覺好像有好一點,很快就又不順。只要針灸一次,沒有立即看到效果,就嫌療效慢。雖家人力勸慢性病不會治療一次就好,不情願的再來診。商人說其實他的精神有好一點,但看診要花時間。商人問我說吃藥會不會快一點?

我開了處方後,商人立即請人送去檢驗,看看有沒有摻西藥?有沒有重金屬過量的問題?雖然檢驗結果正常,再開藥時,商人還是送檢。之後,我就不再開藥了。看病總要有看病的誠懇和態度吧!針藥本身是物質,也是有靈性,越對它猜疑,所產生的波動阻力,針藥就越難發揮,對應起動的振動頻率,念頭與物質也會產生撞擊波動的。

商人斷斷續續的,約治療3個月,就沒再見到人影。半年後,商人一天要掛急診好幾次,一下子吸不到氣,一下子四肢無力,突然不敢獨處,焦躁異常。醫生診為:恐慌症。家人被搞得雞犬不寧,最後注射鎮靜定劑,插管餵食,整天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苟延殘喘,被恐慌物質吞噬。什麼叫人生的成功?要走到最後才知道。

另一位42歲外科醫生,正值經驗豐富,體力旺盛的精采人生階段。頗受醫院及病人的敬重,成為名醫。長久以來,長時間的在開刀房中度過,每天面對血肉模糊的場景。頂著病人沉重的壓力,有時已盡力了,還是遭到患者家屬的責難。患者抬進來,抬出去,有生有死。天生天殺,天之道也,醫生奈何也?看盡人世間,生死離別場面之後,是了悟人生,還是引入迷途?

名醫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常如洪水決堤,動不動就大發雷霆,摔東西,徹夜失眠,醫生沒有比重病人好過!經姊姊極力多次勸說,才願意從北部來診。名醫身材高大,五官英俊,只是面色憔悴,蒼老得像60歲老翁。陪伴來的嬌妻,金枝玉葉,長得艷麗嫵媚,那雙美麗動人的眼睛,散發出白色的恐懼,有如驚弓之鳥。

針灸時,掀起名醫的褲管和衣袖,驚訝的看見一塊塊咖啡色斑塊,有的接近黑色,幾乎快找不到一片淨土,有些還潰爛。名醫自嘲說,自己打鎮定劑的後遺症,已打到沒地方可打了。有一次名醫很忙,請弟弟來拿藥,弟弟站在櫃檯邊,就不停嘀咕:「西醫自己治不好,還跑來吃中藥,真怪!怎會這樣?搞什麼鬼?」從此,不再見到名醫身影。

名醫的病情仍在惡化當中,最後因重度憂鬱症,無法開刀,美麗的老婆也勞燕分飛。之後名醫轉行,改做醫學美容,小手術,醫術仍受到肯定。可是揮不去的抑鬱症,越來越嚴重。因長期服重劑量鎮定劑,引起心臟衰竭,肺積水,在49歲,正值壯年時揮別紅塵,英年早逝!被抑鬱物質吞噬淹沒,又添加一例慘案。

每個人都有一個念頭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走不進來,必須等待自己轉彎轉念,才有轉機。有人卻像刺蝟一樣,豎起尖刺,刺傷自己,也刺傷別人。

迷迷紅塵路,誰能擺脫紛紛擾擾的念頭?@

選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