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長江生態噩耗禁漁10年 禍首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5日訊】中國大陸的長江流域,因為長期受攔河築壩、水域污染和過度捕撈等活動影響,水生態環境不斷惡化。中共宣佈從2020年起,長江禁漁10年,恢復長江生態系統。但專家指出,禁漁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三峽大壩才是破壞長江生態的罪魁禍首。

中共農業農村部官網發布關於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范圍和時間的通告,宣布從2020年1月1號零時起,對長江實施10年禁漁計劃。

大陸媒體報導說,在過去幾十年過度捕撈下,長江陷入「資源越捕越少,生態越捕越糟,漁民越捕越窮」的惡性循環。

北京當局曾執行每年3個月的禁漁期,不過每年7月解禁後的幾天內,3個月的禁漁成效就被打撈殆盡。

有大陸學者認為,長江常年禁漁將增加魚類資源量和增大個體體積,一些珍稀魚類也將有充足食物,從而逐漸恢復長江生態系統。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則認為,完全禁漁的做法對恢復生態環境沒有幫助。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我不贊成禁漁這樣的措施。我贊成的是減少捕捉量,但不是禁漁。禁漁不是一種保護生態環境的辦法。因為人和其他動物一樣,都是環境中的一個因子,所以也必須參與到保護生態環境的過程當中。所以適量的捕捉是必須的,也是對生態環境有益的,絕對的禁捕是無益的。」

除了水生生物資源衰退嚴重外,長江的生物完整性指數也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國際學術期刊「整體環境科學」近期的論文披露,長江白鱘這一長江的特有物種,目前已經滅絕。

原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指出,當年她父親曾寫信給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勸其不要修建有百害而無一利的三峽大壩,但是這個政治工程最終還是強行上馬,最終導致了今天的惡果。

原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長江禁漁10年和中華鱘的滅絕,都是長江三峽大壩這個禍國殃民的工程,和舉辦這個禍國殃民工程的不民主的政府所造成的。」

《新華網》最近的一篇報導也承認,大型水壩和水庫的存在改變了水文條件。2011年至2018年,三峽水庫展開過12次針對長江里最常見的四大家魚自然繁殖的生態調度試驗。而漁業部門的調查顯示,四大家魚繁殖數量都下降了約90%。

王維洛認為,魚類資源減少和生物多樣性指數下降,是兩個不同的問題,但是都與三峽工程有直接關係。

王維洛:「稀有的特有的魚類滅絕,大壩是主因,捕撈不是主因。你就是現在禁捕了,都不捕了,過幾年我告訴你,我們還能聽到這樣的消息,長江上的中華鱘滅絕了,長江上的鮑魚滅絕了。」

王維洛認爲,當然長江魚類資源的減少,和大壩有直接關係。

王維洛: 「因為大壩建了以後,泥沙都留在了水庫裡面,下來的都是清水,裡面沒有營養物質,有營養物質的都留在水庫裡了,所以魚能夠獲得的食料就減少了,那自然產量也就會下去。」

數據顯示,長江的天然漁獲量,已經從1954年的42.7萬噸,下降到如今不足10萬噸,僅佔全中國淡水水產的0.15%。主要經濟魚類也從1960年代的50幾種下降到20幾種。

根據大陸官方的紀錄,在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漁將涉及10個省市的合法船隻11萬3千多艘、漁民近28萬人。

採訪/常春 編輯/李明飛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