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潘東凱:大陸醫護 測病毒DNA還是人體DNA?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5日訊】香港第三波疫情來勢洶洶,從7月22日至8月2日連續12天單日確診破百例,直到3日才降至百例以下。疫情剛剛稍事趨緩,港府卻迫不及待迎接大陸七個國家級的核酸檢測人員先遣隊伍入駐香港。由於此波疫情爆發於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一週的國安公署揭牌日,大批來自大陸的國安、武警、工人等被認為是防疫漏洞,加上隨後的12個民主派候選人被DQ、9月立法會選舉被延後一年,繼之動用國安法進行抓捕與通緝……不平靜的香港社會再次被疫情及政局攪擾得更加動盪。此刻中共派駐的核酸檢測團隊,觸發港人更深沉的不信任。

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分析港府「核酸」檢測語焉不詳之處及背後的險惡用心,並指出其中嚴重侵犯隱私的部分,提醒港人要有保護自我權利的意識,拒絕檢測,遏止罪惡。

擁有多位國際權威病毒學家及一流健全醫療系統的香港,何以需要求助大陸的病毒檢測系統?政府不向公眾解釋。當民眾質疑DNA數據會被送往中國時,港府又恐嚇民眾「造謠」違法,潘東凱批整件事情缺乏透明度,政府做事本末倒置。

事實上,民眾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中共政府利用採集DNA樣本去做監控早有前科,去年中共被曝利用免費體檢的方式收集新疆人的DNA資料,用以實施「大數據」監控及鍵入器官移植資料庫。

此次為香港人做核酸檢測的大陸機構,包括與大陸華大基因有關的實驗室。而華大基因旗下兩間企業,即因涉嫌參與強制對新疆維族人採集DNA等生物識別數據,而遭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黑名單。華大基因深涉大陸血腥的器官移植黑幕。香港民眾普遍質疑中共藉大陸核酸檢測收集港人DNA資料,套用新疆模式。潘東凱分析指出,「DNA就是去氧的核醣核酸,另外那個RNA就是帶氧的核醣核酸,所以DNA就是那個遺傳基因裡一個最主要的成分。那我的問題就是:現在做這個核酸檢測,那這個是病毒的核酸,還是那個被檢測人的核酸?」

「DNA組合是我隱私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根據現行的人權法例和隱私保障的原則,我是有權拒絕你拿我的DNA。」他特別提醒香港人要保護好個人隱私與人權:「別人伸東西到你的喉嚨,拿走一些樣本,在做這個動作之前,你要知道它拿走你什麼東西?和他是什麼理由要拿你的這個隱私,不要隨便給別人。」

大陸核酸檢測事件反映港人對中共及港府極度的不信任,潘東凱認為多方面原因造成整體的不信任,而港版國安法是其中關鍵因素,「這個國安法其中一條說,如果你引起一些人的仇恨,你可能犯了這個法例。如果這個說法行得通,第一個要抓的人就是林鄭月娥,因為林鄭月娥這個人,使不同政治光譜立場的人都有很大的仇恨,甚至有些仇恨遷怒於中央政府。」

他也留意到港府以國安法名義抓捕四個學生動源的成員後,還通緝了六個海外流亡的香港人,並查找了六人中唯一不認識的美籍香港人朱牧民,查閱後不禁有感而發,「他的活動全部都是在美國發生的。他做的事與盧比奧、克魯茲和蓬佩奧做的事差不多,可能為香港的一些事而發聲。我想說(港府)與其打那麼多嘴炮,不如去通緝蓬佩奧,是吧?!為什麼你不抓(蓬佩奧)?(因為)朱牧民曾經是一個香港公民?如果這樣講是否有種族色彩?蓬佩奧是白人,所以你就不敢鬥他?」

此波疫情似乎伴隨港版國安法而潛入香港,親共慶回歸或藍絲群組等傳出的群染莫不與之相關,近日鄰近新屋嶺扣留中心的缸瓦甫警察設施地盤也爆發中共病毒集體感染。而新屋嶺在去年反送中期間頻頻傳出被關押的抗爭者遭警察酷刑、性暴力的消息,令市民憤慨至極。此次警察訓練中心爆發疫情,引起香港社區群組熱烈討論,感嘆上天有眼、善惡有報。

此一民心民情,潘東凱呼籲當政者要深思。「『新屋嶺』這三個字,讓我們有很多不開心的那個聯想。這些事情我覺得是將來一定要面對的。」「其實我們要獨立調查,要針對這些事情去尋求真相,任何一個政治立場的人都不可以迴避的。」

以下為訪談對話整理。

大陸醫護無必要來港 入住SARS爆發源頭酒店

記者:今早(8月3日)我去了九龍維景酒店做直播,有七個國家級的核酸檢測人員先遣部隊已經入駐了香港,引起香港市民很多的擔憂。你覺得為什麼要大陸的人來香港幫我們加強檢測?

潘東凱:我就覺得沒有必要的,我想很多人都這麼認為,並且還要提一個質疑,比如說蔡堅醫生都提出了質疑,政府回答不了。我覺得我們一定有個制度,就算你在溫州去泉州都有個制度,在鄭州去上海都有個制度,如果香港本身的醫療系統,對於一些人的認可資格有一種規則,那現在那些人究竟是做什麼的,是有什麼資格,或者可以豁免的,由哪個單位去豁免,由誰去負責,現在我們的衛生部門一點都沒有告訴我們。

記者:那七個人是不需要檢疫的,這支隊伍據說是60個人,這60人按計劃都是免檢疫就可以入住酒店,而這個酒店其實就是03年那時爆發SARS的源頭。

潘東凱:就是2003年那個零號病人就在這間酒店裡面的。

記者:是的,那時叫京華酒店,我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印象。

潘東凱:我有印象。這間酒店和銅鑼灣那間,現在變了一個政府衙門的酒店,是同一個老闆,那個老闆應該是中旅社,即是「黨產」的。

記者:是的,它這個地點很方便,跟廣華醫院很近,幾分鐘,伊利沙伯醫院和醫管局都是非常近的。

潘東凱:我覺得它未必有什麼接觸,因為它應該是祕密操作的,我覺得。

記者:但今天就看到(前醫管局主席、核酸檢測公司華昇診斷中心董事長)胡定旭就進了酒店裡面,當然都沒有出來跟我們記者打招呼交代,但「華大基因」的檢測人員,就進去跟他們開會,所以我們現在有很多東西都是跟大陸有關係的,我們疫情的檢測組就是大陸派專家過來,是「港澳辦」7月31日發了個聲明之後,8月2日就已經有人進來了;8月1日就是亞洲博覽館的臨時醫療中心啟動;接著政府指定了幾間公司幫我們檢測,其中一間是「華大基因」,都是大陸背景,深圳華大的老闆。

潘東凱:是了,我想很多東西是缺乏一個透明度,如果有些網民提出一些質疑,而令到政府不開心的話,你不可以恐嚇他造謠,這樣就不向公眾解釋,我覺得這件事是本末倒置。這次引起好多質疑,昨天新民主同盟去醫管局那裡抗議,就是擔心現在的核酸檢查會不會拿我們市民的DNA資料送到中國,政府趕快就出了一個聲明說網絡上有人發表謠言,一定要追查。

測病毒DNA還是私人DNA?須向港人交代

記者:但是政府利用DNA去做監控,其實是早有前科的。2019年《紐約時報》已經報導了在新疆,其實他們用這個免費體檢的方式,就拿了一些新疆人的DNA資料和各種身體的資料,做監控的。你擔不擔心香港都有這種新疆的待遇?

潘東凱:我們知道,比如你申請外國旅遊證件,或者移民到外地,在目前這個疫症全球氾濫,那我們都要去化驗室做檢測。我們知道他們都會用一個名詞叫核酸nucleic acid,其實就是DNA,DNA就是缺氧的核醣核酸,另外那個RNA就是帶氧的核醣核酸,所以DNA就是那個遺傳基因裡一個最主要的成分。那我的問題就是:現在做這個核酸檢測,那這個是病毒的核酸,還是那個被檢測人的核酸?因為如果要找出每一個人的DNA組合是我隱私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根據現行的人權法例和隱私保障的原則,我是有權拒絕你拿我的DNA。

記者:所以現在其實有一些擔心會不會強制指定檢測,而不接受香港本地做的(核酸)檢測?以及我們有沒有權利去拒絕被檢測?

潘東凱:他當然會有很多回應的,他說這個非常時期《緊急法》,所謂《緊急法》之後就什麼都可以做了。就是說我們原本有一些保障的,比如說一個嫌疑人士拘留不可以超過48小時啦,或者你要有手令才可以進行搜查,那它說國安法裡《緊急法》或者在很多它認為有法可依的情況下,這些都可以當做不存在的。

還有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政治的考量,她(林鄭)最喜歡講這句話:我沒有政治考慮。每個人有一個基本人權,我們香港在那個「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底下,根據當時《中英聯合聲明》協議和主權移交的承諾,是很莊嚴的事情,我們的隱私不可以被你侵犯。所以我覺得就是說,如果因為拒絕這件事情,而被它恐嚇的話,我覺得是很不公道的。所以我希望每一個市民不要講政治,別人伸東西到你的喉嚨,拿走一些樣本,在做這個動作之前,你要知道它拿走你什麼東西?和他是什麼理由要拿你的這個隱私,不要隨便給別人。

按國安法條例 第一個被捕應是林鄭

記者:為什麼這次這件事情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為什麼大家不信任中共?

潘東凱:我想是整體的不信任,是很多原因造成的。這個國安法其中一條說,如果你引起一些人的仇恨,你可能犯了這個法例。如果這個說法行得通,第一個要抓的人就是林鄭月娥,因為林鄭月娥這個人,使不同政治光譜立場的人都有很大的仇恨,甚至有些仇恨遷怒於中央政府。這樣的時候,是否要抓林鄭呢?所以,這些法律其實有很多爭議性。第一個就要抓林鄭月娥,第二個可能要抓梁振英,然後才是抓其他人。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之下,不可以說你一面之詞,說了就當真。剛才我講的問題,它起碼要先回答。現在沒有透明度之下,我們不可以任人宰割的。

記者:最近很多地方都開始爆發疫情。昨天的數據,很多都是本地的國安。我們留意到在新屋嶺隔壁花了19億起的警察訓練中心地盤,至少有8個人爆發疫情。這件事情引起香港社區群組熱烈的討論,就說是上天有眼或者善惡有報,你怎麼看?

潘東凱:我想這個就是要考慮,為什麼人們會有這樣的反應呢?我想當政者要深思。但是有一件事就是,現在有很多豁免(檢疫)。我們相信這些工程,是政府裡面一些很隱蔽、很機密、很沒有透明度的一些這樣的工程。他們參與的員工,那些勞工,可能有很多都不是香港本地的人。其實這些事情就是增加了香港疫情的氾濫。我覺得這件事情是令人很不安的。那些勞工過關的時候也全部沒有檢疫,始終他們會到處散開。現在是十個八個人有事,難保不會影響香港的其他人。另外還有一件事,就是「新屋嶺」這三個字,讓我們有很多不開心的那個聯想。這些事情我覺得是將來一定要面對的。

記者:所以有些網民說,那裡的隔壁就是很多墳墓的,所以那些走了的手足在看著的。

潘東凱:現在很多事情他們(港府)又可以繼續說,你們是在散布謠言。但是,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哪個是謠言。譬如,8.31,有些抗爭者喊的口號是「8.31打死人」就是喊這六個字。我就要分析了,你說是不是謠言呢,你一定要能夠證明8.31沒有打死人,或者可以使公眾都信服,8.31真的沒有死人,那這六個字才可以叫它做謠言的。但是其實我們要獨立調查,要針對這些事情去尋求真相,這件事是應該理所當然的事情。我想任何一個政治立場的人都不可以迴避的。我們就等著看看,有什麼可以做的。

通緝美籍港僑 何不通緝蓬佩奧?

記者:上星期香港都很多事情發生。押後選舉一年,又DQ(取消資格)了12個候選人,通緝了6個海外流亡的香港人,又抓了四個沒有影響力的學生動源的前成員。(潘東凱:又被保釋出來了)。保釋出來了。你怎麼看這一連串的動作?蓬佩奧一天之內兩次發帖在關注。

潘東凱:我覺得這裡有幾件事。除了抓了四個學生動源的成員,還有通緝了六個人。那六個人裡面,其中一個我都不認識的,是這個新聞出來之後,我才去查了他,他叫做朱牧民,超過25年,已經成為美國公民。他的活動全部都是在美國發生的。他做的事情,不論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他做的事與盧比奧、克魯茲和蓬佩奧做的事差不多,可能為香港的一些事而發聲。我想說與其打那麼多嘴炮,你(港府)不如去通緝蓬佩奧,是吧?你先通緝蓬佩奧,還有美國的國安負責人、美國的國防部長、美國總統、美國參眾兩院的其他議員那些為什麼你不抓?我覺得這個不是很公平,朱牧民只不過是一個黃種人,或曾經是一個香港公民,如果這樣講是否有種族色彩?就是蓬佩奧是白人,所以你就不敢鬥他,你想服眾的話,現在藍絲都不服。

記者:現在藍絲,現在建制派他們說亞洲博物館掛一幅自由女神像,都要他們拿下來,亞洲博物館沒有聼他們的話。

潘東凱:亞洲博覽館本身就有這些這樣的布置在裡面,因為這個是博覽館,所以什麼都有的,但如果你用這個這樣標準的話,麻煩你去深圳的世界之窗那裡,先將那裡的自由女神像先拆了,是吧!這個世界上最不喜歡的東西就是雙重標準,所以這些我覺得是,那叫做跳梁小丑,到今時今日說這話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議員,她究竟怎樣拿到一個什麼博士學位呢?現在好像沒人去查核,這個事我覺得是一個很悲哀、很失望的事,一個公職人員的學術資格或學業資格或者履歷,如果出現一些誤導或者違規或者是名實不符,這個是刑事責任,我們的執法部門一定要嚴肅處理的,但到現在好像什麼都沒做。葛珮帆你的博士是怎樣拿回來的,你先交代好才去說別人的事,你就算講這些麻煩你先拆了深圳的自由神像,就不要搞香港那個。

記者:為什麼現在他們用放大鏡看全部與美國有關的東西?那美國領事館裡面肯定掛了很多東西。

潘東凱:是的,假如我是一個很「愛國」的人,我就是「親者痛仇者快」,現在美國搞了你一個休斯頓的領事館,那個是鄧小平總工程師同美國解凍建交的時候,第一個建立的領事館,這是美國對中國的很大侮辱,你就去搞他的成都,成都是中國裡邊的美國領事館裡面最無關痛癢的那個,所以它那麼做是否在示弱呢?我覺得你這樣的行為都會使人憤怒的,所以國安法都要抓這些人。

雙重標準 免檢令港經濟民生崩潰

記者:之前說禁店內用餐就已經有很大的爭議了,一天之後就已經改變了。但現在傳言要禁足28天,你覺得這件事的可能性是如何?

潘東凱:我覺得整天傳來傳去沒有意思,為什麼政府不去交代呢?如果你真是禁28天的,那我想所有的香港其他活動,我覺得很多事都不能做了,我想這個事對香港有很大的傷害,我不是講政治,現在香港內部的經濟已經在嚴冬裡了,你是否想整死香港才開心?但是這個也是雙重標準,在某些國家或地方、某一些類別的人員是全部免檢的,使疫情繼續不受控,但你另一方面又禁足!我覺得這個不是攬炒,是某些人有意使香港正式毀滅,這個是經濟、民生所有的事都會崩潰的,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