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劉鶴出李克強洋相與毛澤東羞辱劉少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幾天,許多網友都在議論劉鶴公開出李克強洋相的事。

7月31日上午10點半,中共在人大會堂舉行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開通儀式。包括習近平、李克強及韓正(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員劉鶴、丁薛祥等多名高官出席。劉鶴主持儀式。中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進行了現場直播。

據大紀元報導,央視新聞頻道當晚的直播畫面顯示,主持人劉鶴宣讀參加儀式的高層名單時,首先讀出習近平的幾個頭銜和姓名,然後停頓,習近平起身向鼓掌的與會者致意,鏡頭跟進習近平起身後轉身向與會人員致意的過程。

接著,劉鶴宣讀李克強的頭銜和姓名後,沒有任何停頓(不給李克強時間起身致意,當時會場已經響起掌聲),接著立刻讀韓正的頭銜和姓名。這令剛剛起身一半的李克強非常被動,與會者也不清楚是否該繼續鼓掌。李克強剛起身時,除習近平外,全場都準備鼓掌,坐在他旁邊的丁薛祥也已經把雙手和在一起(做出鼓掌的動作)。

結果李克強還是勉強完成起身動作,匆匆回應了會場上稀稀拉拉的掌聲,然後快速坐下,他坐回座位後的肢體動作顯示他應該感到非常尷尬。

有人說,劉鶴這麼幹是存心的,是要公開給李克強難堪,羞辱他。而他之所以這麼做,一個原因是黨內的規則,必須把「習核心」與其他人區別對待,另一個原因應該是因為有習背後的支持,他自己個人絕對沒這個膽子。

這種分析,不無道理。自疫情爆發以來,習李之間的矛盾日趨公開化,「你一拳我一腳,相互不買帳」,大有愈演愈烈的架勢。現在又上演這麼一出新戲碼,奇怪嗎?不奇怪!

借用我們老家的話講,劉鶴當眾給李克強來這麼一下,夠損的,屬於典型的陰招。這讓我聯想到了毛澤東當年對劉少奇的羞辱。

劉少奇是國家主席,中共的二號人物。就因為跟毛澤東意見不合,威脅到了毛的權位,文革中被毛打倒。毛把劉打倒了還不解恨,還要再惡毒的羞辱他。

據大陸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高層人物命運沉浮:中南海人物春秋》一書記載:1967年9月13日,劉少奇的孩子們被趕出了中南海,王光美也被捕入獄,劉少奇則被強迫抽去腰帶,「嚴加看守」起來。當劉少奇得知妻子兒女已經離家,自己已是孤身一人時,精神受到極大打擊,身體狀況也急劇惡化。

強迫改變生活習慣,加上不給足量的安眠藥,劉少奇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徹夜不眠,以致他神志恍惚。

他的手臂在戰爭年代受過傷,加上批鬥會上的扭打,舊傷復發,為穿一件衣服要折騰一兩個小時。

他的右腿被打傷,到飯廳吃飯,短短的30米距離,要走50分鐘,前後跟著的看守戰士也不敢上去扶一把,後來實在走不動,就讓工作人員去把飯打回來,但去打飯的人也被稱為「保皇兵」,人們也不願去打飯了,只好打一次飯分吃幾頓。

他滿口只剩下七顆牙,根本嚼不動窩頭、粗飯。

他長期有胃病,加上常吃剩菜餿飯,身體更為虛弱,手顫抖得不聽使喚,飯送不到嘴裡,弄得滿臉滿身都是……

劉少奇病得越來越重,大夫護士也不敢好好看,每次看病前都要開一陣批鬥會,一邊檢查病情一邊大罵「中國的赫魯曉夫」,有的用聽診器狠狠敲打,有的用注射器使勁亂捅,還把他服用多年的維生素和治糖尿病的藥也給停了。知道說什麼也沒用,劉少奇只能默默忍受著……

1968年7月,劉少奇突然發起高燒,醫生過來用常用藥敷衍一下就走了。第二天,他的病轉成肺炎,引起多種併發症,隨時有死亡的危險。上面得知後,立即派醫護人員來搶救,防止劉少奇死掉,當時的中央辦公廳負責人對醫護人員說:「現在快要開劉少奇的會了,不能讓他死了,要讓他活著看到被開除出黨,給九大留活靶子。」

為維持劉少奇的生命,醫生提出實行監護,住院治療,被看守人員拒絕;醫生請求撕掉臥室內掛滿的標語口號,使病人少受精神刺激,也被拒絕。劉少奇雖然沒癱瘓,也只能躺在床上無力起身,沒人給他換洗衣服,沒人扶他起床大小便。由於不活動,他的雙腿肌肉逐漸萎縮;他的胳膊和臀部由於打針被扎爛了,護士記錄日記上寫著: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殘忍的折磨,使劉少奇自主神經紊亂,他不能正常下咽食物,只好靠鼻飼維持快枯竭的生命。疾病和窒息的難忍,常使他緊緊攥著拳頭,或伸開十指亂抓、亂撕,一旦抓住東西就死死不放。醫護人員實在不忍目睹他難受的情景,就把兩個硬塑料瓶讓他捏在手裡,不久,這兩個塑料瓶被攥成了兩個「小葫蘆」……

對劉少奇來說,活著已是一種折磨的懲罰,但他還是要堅持活下去,他要活著看到事實證明他不是「資產階級司令部」的司令。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晴天霹靂,是轟然雷擊。

1967年11月24日,即劉少奇70歲生日那天,毛澤東和周恩來特意囑咐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帶給劉少奇一個特殊的「生日禮物」—-收音機。為什麼要給劉收音機?是為了讓他在自己的生日這天親耳收聽將他定為「叛徒、內奸、工賊」,並被「永遠開除出黨」的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公報。結果,當劉從收音機聽到這個消息時,當下被氣得渾身顫抖,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哇哇」的大口嘔吐起來。長期積鬱在心頭的氣憤和非人折磨留給他的疾病,一起爆發了出來,他的血壓陡然升高到260/130毫米汞柱,體溫達40℃。此後沒多久,劉少奇就死了。臨死時,劉已經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

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不僅對自己的敵人殘酷無情,在黨內鬥爭中,對自己人同樣殘酷無情,可以說什麼手段使過,什麼陰損下流的事都干過。毛澤東當年對劉少奇的羞辱就是個典型例子。隔了將近半個世紀,中共的德性今天變了嗎?一點都沒變,玩的還是老一套。

別的且不論,從毛澤東羞辱劉少奇到劉鶴出李克強洋相,僅就中共高層的政治生態和權力鬥爭的手段而言,也足以看出這個黨是個赤裸裸的反文明、反人性的野蠻黨。試想,連國家主席、總理得罪了黨的主席、總書記都得不到起碼的尊重,都沒有尊嚴可言,中共又會如何對待普通老百姓,特別是那些敢於公開批評他們的人呢?這個國家誰又會有尊嚴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