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美扔重磅彈「淨網」北京急喊合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8月06日,星期四。

【60秒看世界】

武漢同濟醫院接到金銀潭醫院的求援,新發病例顯示,病毒已發生變異,傳染性更強。而在大連,中共病毒疫情在快速傳播,但防控和病毒檢測亂像頻出。當局稱已查處涉疫刑事案4起,行政案38起。

北京燕郊兩名男子在某村大院儲存並私售汽油,以每升4.5元的價格獲利23萬被刑拘。有網民質問,這個價格還能獲利,當局賣每升6-8元是怎麼虧的?

黎巴嫩貝魯特大爆炸,造成145人死亡,五千多人受傷,三十多萬人無家可歸。當局已向國際求助。目前美、英、法、加拿大等多國都紛紛提供援助。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導,紐約時報已經悄悄刪除了數百個中共的付費廣告。外界關注其它媒體是否跟進。

前天朝鮮邊境和湖北一家化工廠發生爆炸。朝鮮爆炸造成30多人死傷,湖北仙桃化工廠的爆炸,當局稱6人死亡,4人受傷,5人失蹤。

——————–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美國又扔出了一個深水炸彈,開始「淨網」了。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昨天(5日)在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宣布,將在五個領域封殺中共。

美國的這個舉動,意味著美中角力已經逐步演變成以國家安全為由,發展到了意識形態的對抗,大陸所有知名的電信公司,都將在美國的淨網行動中受到影響。面對美國的制裁,中共戰狼部頭狼「軟了」。

美推乾淨網絡 涉五大領域

蓬佩奧表示,為使美國的數字網絡不受中共的影響,美國將擴大「乾淨網絡(Clean Network)」倡議。美國將加大努力,集中五個領域:乾淨運營商、乾淨商店、乾淨應用、乾淨雲儲存和乾淨電纜。

乾淨運營商,意思是確保「不可信」的中國電信公司與美國的電信網絡分開,不能讓它們與美國的網絡連結,因為這些公司對美國國安構成了威脅。

蓬佩奧表示,他正與司法部長巴爾、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沃爾夫一道,敦促聯邦通訊委員會撤銷和終止對大陸四家公司提供服務的授權。

乾淨商店指的是,把中國研發的應用程序從美國移動應用商店中清除,從而保護美國最敏感的個人和商業信息不被中共利用或盜竊。

蓬佩奧表示,中國研發的應用威脅到了美國的隱私,同時散布病毒、傳播宣傳和虛假信息。他特別提到TikTok和WeChat這些母公司在中國的應用,嚴重威脅著美國公民的個人數據,「更不用說充當中共內容審查的工具了」。

乾淨應用就是防止華為和其它中國智能手機生產商預裝最流行的美國應用程序,或者使它們可以下載。

乾淨雲存儲,指的是不讓中國公司參與美國的雲存儲業務,從而保護美國人的敏感信息和企業的知識產權。比如中共病毒疫苗的研究情況,不能被阿里巴巴、百度、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騰訊等公司運行的雲系統接觸到。

乾淨電纜是要確保美國與國際互聯網聯繫的海底電纜不被顛覆,不再允許華為海洋網絡公司以遠低於其它公司的價格競標,以使傳輸的信息不被中共盜竊。

國務院的聲明中表示,「乾淨網絡」幾乎正在持續成長,現在有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加入了這個計劃。蓬佩奧繼續呼籲,「所有熱愛自由的國家和公司加入這個乾淨網絡」,確保各國的數據不受中共監控和其它惡意實體的侵害。

制裁越發簡單直接,影響力廣泛

美國的這個計劃,是對蓬佩奧今年4月宣布的5G網絡「乾淨路徑倡議」的擴展,以確保5G網絡上傳輸進入海外和美國境內的數據安全。

毫無疑問,「乾淨網絡」將打掉中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蒐集個人信息的觸手。也意味著在國家安全的前提下,美中角力已經進入了意識形態領域,而且越來越直接。

從當初以涉嫌違反美國出口管制禁令向伊朗出售「敏感科技」為由,對華為實施制裁;到以基於國家安全為由,給TikTok畫道要麼賣,要麼走人;再到現在大規模點名WeChat、阿里巴巴、百度、中國移動等,可以看出,美國對中共實施的科技戰、訊息戰已經越來越簡單直接。制裁的理由很簡單,但是制裁方式的影響力卻更廣泛。

一位美國官員表示,美國這麼做是為了反制中共,防止中共大規模運用從美國偷來的數據,作為攻擊美國的武器。

中國科技巨頭受衝擊

美國推出「乾淨網絡」,大陸股市科創板ATMX的股價出現了波動。ATMX分別指的是阿里巴巴、騰訊、美團和小米。

到今天收市,被蓬佩奧點名的WeChat母公司騰訊,今天一早就跌了近3%。最終報收545,跌了2.8%,成交53.3億;阿里報收254,跌了0.5%,成交15.8億;美團報收221.4,升了1.4%,成交25.47億;小米報收15.56,跌了0.12%,成交10.6億。

從盤面看,除了騰訊跌幅比較大之外,其它三家的波動似乎都不大。

但是大摩在報告中表示,科技硬件及半導體行業是最受衝擊的。11家上市的中國企業,超過30%的收入來自美國。其中在香港上市的瑞聲,美國收入占比高達46%。另外聯想、聯想控股和中芯國際的占比也都比較高,分別是32%、31%和8%。

而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則表達了憂慮,美中關係越來越惡化,現在的ATMX受影響還只是初始階段。如果華府在後面對中資應用程式採取更多限制,ATMX將會受到更大的衝擊。

股市向來有經濟晴雨表之稱。股市如果受到衝擊,中國經濟也就可想而知了。

看美國制裁中共的所有舉措,都是在一步步實施。雖然沒有一擊致死,但是每個動作都讓中共心驚肉跳,加速中共的滅亡。

過去有一種令人非常痛苦的酷刑叫「凌遲」。就是從犯人身上一刀一刀的往下割肉,要割幾百次以上,直到這個人斷氣。

美國一步一步地全方位制裁中共,後面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動作。如果把中共比做一個罪大惡極的犯人,那麼看看美國對它的一個個動作,像不像是在對中共凌遲呢?

不過大家不要誤會,美國這麼做的同時,隨時也都在戰備狀態。

美防長:更積極抗衡中共,隨時應戰並戰勝

昨天(5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參加了華盛頓智庫阿斯彭研究所的年度安全論壇。他表示現在五角大樓關注的焦點是與中共的競爭,美國不止把中共看作是太平洋上的競爭對手,更是全球競爭對手。

埃斯珀說,中共的威脅並不是無可避免,但「無論情況如何,該與中國(中共)戰鬥時就該戰。我要確保的是,美國要戰就要贏,在每一個領域都要比中國(中共)更有優勢」。

就在埃斯珀演講的前一天(4日),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特別公開了一段試射導彈的視頻片段。0點21分,在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發射了一枚沒有安裝核彈頭的「民兵三型」洲際彈道導彈。

這是今年的第二次試射,上一次是2月份。美軍表示,這枚導彈最後落在了四千多英里外(約六千公里)的太平洋島國馬紹爾群島的美國軍事靶場。

當前美中關係極為緊張,美方發射洲際導彈,這個行動相當引人注目。

新加坡外長維文在阿斯彭昨天(5日)的另一場視頻會議上說,「在超級大過的競爭下,戰爭的風險確實是升高了」。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在這個論壇上直言,「美中爆發戰爭已經不再不可想像」。以往不可想像或者認為不可能發生的情況,正在引起各方關注。

知名中國問題學者、前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也在本週撰文指出,未來幾個月中,美中爆發軍事衝突的機會「尤其高」。

但我們的確需要指出,美國所有針對中共的動作,都是被中共一步步逼出來的。無論是貿易、南海、台灣、香港等等,都是中共的惡行在先,美國出手反制在後。包括現在的疫情,也是一樣,美國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戰狼」軟了?

有意思的是,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前天(4日)也參加了阿斯彭論壇。他表示,北京不希望在相互關閉對方領事館之後,雙方關係進一步緊張。

崔天凱稱,美中應當相互合作,而不是對抗。他說「我不認為一場新的冷戰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在面臨如此之多的新挑戰的時候,我們為什麼要重複過去的歷史?」

他還強調,儘管目前兩國關係緊張,但是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正在履行,「各個級別在保持接觸,正在取得進展」。

崔天凱在意指8月15日的美中接觸,美中雙方最高經貿官員萊特希澤和劉鶴將在視頻會議中,評估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情況。

崔天凱一直被外界視為溫和派,他說這種話也不算奇怪。奇怪的是,中共外長王毅似乎也說軟話了。

昨天(5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安排了對王毅的專訪,專門回應蓬佩奧7月23日的「鐵幕演說」。

王毅表示,「中方將以冷靜和理智來面對美方的衝動和焦躁」。他表示目前美中關係「最複雜」,有必要為兩國關係「樹立清晰框架」。他提出的四點框架是「明確底線,避免對抗;暢通渠道,坦誠對話;拒絕脫鉤,保持合作;放棄零和,共擔責任」。

最近兩年,中共外交人員大多很強勢,咄咄逼人,動輒批評指責某個人,甚至是某國政府。所以外界稱為中共外交部為「戰狼部」、「戰鬥部」,王毅自然就成了「戰狼部頭狼」、「戰鬥部部長」。

但是王毅昨天這些話,無論是措辭還是語氣,都明顯軟了。與之前強硬的戰狼風格明顯不同,用詞緩和。關於王毅的喊話,我們在會員區還會專門談。歡迎大家加入會員了解更多內容。

時隔兩個星期,中共才回應蓬佩奧的演講,而且用詞緩和,中共真的變軟了嗎?

中共本性不會變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目前的美中關係正在一步步惡化,稍有不慎就會加劇緊張局勢,擦槍走火,甚至發生嚴重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已經越來越高了。但是中共並不希望跟美國打仗,因為無論經濟還是軍事實力,美中不是一個量級。

說到這,想起一個事來,美軍試射導彈的同時,中共也公布了試射東風-16型和26型導彈的片段,不過它沒有公布試射時間。中共火箭軍一個叫劉洋的發射營營長用「一劍封喉」來吹噓東風飛彈的戰力,「東風快遞、使命必達,彈在架上,隱而待發」。

看這個勁頭,挺嚇人的。但是今年初,中共公布東風-26型導彈正面照片時,有眼尖的中國網友發現,飛彈上竟粘著海綿和膠帶。有軍事迷就調侃,難道這個號稱殺手級的東風系列導彈是紙糊的嗎?

藍述指出,王毅的話表面聽起來是有些軟化,但這不是中共真的軟,而是在避免激化矛盾,防止衝突升級,因為中共一打就死。實際中共的立場並沒有變,也不會變。用網絡上的那句話形容中共非常恰當: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撒手就吹牛皮。

*****
Google掃蕩,逾2500個中共色的頻道被關

蓬佩奧昨天(5日)的講話產生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同一天谷歌表示,已經撤下了2500多個與中國(中共)有關的YouTube頻道。這是他們正在進行的與中共相關的操控影響力調查的一部分。

路透社報導中引述谷歌的季度公告表示,這些頻道通常發布「非政治的垃圾內容」,但會有一個分類涉及政治。

谷歌沒有公布具體的頻道名稱,也沒有提供具體細節。但認為這些影片與推特(Twitter)觀察到的類似活動,以及社群媒體分析公司Graphika在4月觀察到的假消息操作息息相關。

谷歌的危險分析小組表示,它們在4月關閉了186個頻道,5月關閉了1098個頻道,6月關閉了1312個頻道。四五月份關閉的帳號,主要是發布與政治無關的垃圾內容,但小部分以中文製作發布的政治內容,包括美國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內容。而6月關閉的那一批,包含與美國暴力示威有關的內容。

對谷歌的大掃蕩行動和說法,中共駐美大使館沒有立即做出回應。但北京當局此前否認散播虛假消息的指控。

谷歌的行動,並不是唯一的,臉書已經表示放棄中國市場了,不過臉書的股價卻大漲。

黎巴嫩大爆炸,我們知道些什麼

前天(4日)晚上,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連環爆炸,已經造成了145人死亡,近5000人受傷,還有30萬人無家可歸。由於斷電,使搜救和死傷人數統計工作增加了不少難度。再加上失蹤人數眾多,估計傷亡情況可能還會攀升。

第一次爆炸,可能發生在港口的煙花倉庫,這個爆炸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不過卻引發了第二次爆炸。第二次爆炸很可能是由附近庫存的2750頓硝酸銨導致。不過這是官方的說法,民間有要求進行第三方獨立調查。

貝魯特在1975年到1990年間陷入了內戰,之後經常發生一些爆炸和衝突。所以目前調查人員正在努力調查,以確定爆炸究竟是意外,還是故意引發。

有最新消息表示,爆炸發生前不久,一些當地居民看到了導彈發射。也有人稱發現了無人機或飛機。但是官員們否認這起事件是一場襲擊。

爆炸的2750噸硝酸氨,據稱是來自一艘俄羅斯的船隻。2013年從格魯吉亞駛往莫桑比克,後來停靠在貝魯特。但是這艘船早已報廢,船上的貨物已經卸到了那個發生爆炸的港口倉庫。

硝酸氨經常被用作肥料,但是也是一種易爆的化學物質。黎巴嫩總統說,硝酸氨既可以製造化肥,又可以製作炸彈。

這樣的一種高危險物品,2750噸的硝酸氨,卻存在著倉庫中長達六年。我們設想一下,假如在美國,這些硝酸氨在倉庫中儲存6年,得需要多少的費用?貨主得買多少的保險金?

那麼這個貨主是誰呢?目前更多的傾向是中共。中共借一帶一路,把生產過剩的硝酸氨傾銷到黎巴嫩,導致這次大爆炸。

爆炸地點也是黎巴嫩的糧食集中儲存地點,儲存著全國大約85%的糧食。但是巨大的衝擊波毀壞了糧庫,即使沒有遭到毀壞的小麥,當局稱現在也沒有辦法食用了。

有目擊者表示,第二次爆炸就像地震一樣,100英里之外的塞浦路斯都有震感。100英里是多遠呢?用公里來說,大約是161公里。這個距離,比天津到北京的135公里還遠不少。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顯示,第二次爆炸相當於3.3級地震。

硝酸氨引起的爆炸,其實已經有過多起了。比如1947年,造成581人死亡的美國德克薩斯州大爆炸,1995年造成168人死亡的俄克拉荷馬州,恐怖分子用大約2噸硝酸氨製造的大爆炸。還有2001年法國圖盧茲導致31人死亡的大爆炸,2013年德州造成15人死亡的大爆炸。

人們記憶中最清晰的,應該是2015年天津濱海新區塘沽港的大爆炸。當局稱是數百噸硝酸氨和其它化學物質發生爆炸,導致150人死亡。對中共當局的說法,外界一直持懷疑態度。

反恐專家評論

除了我們知道的這些,反恐炸彈專家克里斯·亨特(Chris Hunter )通過觀察視頻片段,以及目擊者的描述 ,研判後分析了爆炸原因,他得出幾個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爆炸發出白煙、粉紅煙和紅煙,證明不是火藥或彈藥。根據爆炸的方式或者爆炸的速度的大小,炸藥可以分為低爆藥和高爆藥兩種。

爆炸通常會產生兩種煙霧,非黑即白。高爆藥的煙通常是黑色的,一般用在軍事命令或者恐怖分子的汽車炸彈襲擊。

亨特認為,深紅色是因為現場發生了火災,所以它可能是由某種物品燃燒引起的。但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地區的粉塵太多的緣故。

高爆物爆炸時,會產生相當大的超音速衝擊波,而低爆物會燃燒。根據這些,亨特判斷不太可能是火藥或彈藥。

第二個結論是,倉庫的粉塵多,也增加爆炸的可能性。就是說,引發爆炸的不一定是爆炸性材料,因為很多時候,揮發性的粉塵和易燃物混合在一起,也可能引發爆炸。比如那些鋸沫廠、麵粉廠、糖果廠等,這些地方也容易發生爆炸。

第三個結論是,亨特對黎巴嫩安全負責人的說法感到疑惑。

黎巴嫩安全負責人說,這個地區有高爆材料,但是沒有爆炸物。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呢?

我們前面說了,硝酸氨既可以做肥料,又可以製作炸藥。它本身就是易爆品,用亨特的說法就是「高爆材料」。

亨特表示,有一些材料當受到某種刺激時,在一定條件下就有可能發生爆炸。比如醫院的氧氣瓶,在充分加熱的情況下就會爆炸。還有丙烷氣體,本身不是爆炸性的,就是人們的日常燃料。但是在一些情況下,它也會發生爆炸。

就是說,低爆物雖然被限制在一個營的容器中,但是受到外力或者燃燒加速時,它也會發生瞬間爆炸。

第四個結論是,爆炸發生後,現場的一隊消防員為何「消失」了?亨特表示,爆炸中一個真正的挑戰是,你不知道它有多少實際爆炸。

他說看到巨大爆炸時,現場消防員不僅僅是在處理一場猛烈和危險的大火,還有潛在的重大生命損失。

大家如果還有印象的話,應該還記得。天津那次大爆炸,官方的通報和民間的說法存在著巨大的差異,最明顯的就是關於消防員的人數。

當局稱爆炸中攻擊死亡的消防員99人,其中包括公安現役消防員24人,天津港職業消防員75人。

但是當地知情人向新唐人電視台透露,消防大隊的11個中隊,有四百多人在2次爆炸中全部陣亡。香港蘋果日報也報導,從警察口中聽到,事發後有120名消防人員及武警進入現場救援,最後只有4人出來。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