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大爆炸 群眾闖黎巴嫩外交部當「革命基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9日訊】黎巴嫩首都貝魯特4日發生致命大爆炸,造成158人罹難,至少6000人受傷,數十萬人無家可歸,震撼全世界。連日來,數千名抗議者聚集在市中心,表達對政治人物的憤怒不滿,8日部分抗議群眾闖入位於貝魯特的黎巴嫩外交部,宣告那裡是「革命總部」。但在軍隊強制驅離下僅3小時就結束。

數千民眾集結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Martyrs’ Square)要求黎巴嫩政府下台,並丟擲石塊,廣場上有一輛卡車起火燃燒。安全部隊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散強行前往國會大廈的民眾。

黎巴嫩紅十字會表示,已在示威抗議現場將63人分別送往鄰近醫院救治,並就地治療另外175名傷者。

圖為,2020年8月8日,群眾聚集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抗議。民眾對安全部隊成員喊話。(Marwan Tahtah/Getty Images)

由退休黎巴嫩陸軍軍官率領的部分群眾則闖入外交部,宣告那裡是「革命總部」。退休軍官拉瑪(Sami Rammah)在外交部前台階上透過擴音器宣布:「我們正接管外交部,當作革命基地。」

拉瑪說,「我們呼籲所有憤怒的黎巴嫩民眾,上街要求起訴一切貪腐者」,並敦促國際社會杯葛黎巴嫩政府。

另一群民眾則湧向經濟部、能源部與黎巴嫩銀行協會(Association of Banks in Lebanon)。黎巴嫩銀行協會被洗劫,這家協會明顯也是抗議群眾的目標,抗議人士向來稱執政當局為「眾家銀行的政府」。

晚間10時30分前,抗議群眾已被驅散,在市內各地都有安全部隊的部署。

醫師:像被自己人捅刀

群眾將貝魯特港區大爆炸,歸咎於政客的貪腐和無能。「紐約時報」報導,當壟罩貝魯特的煙塵消散後,撿拾著斷垣殘壁的人們,從震驚轉變成震怒。他們怒不可遏是因為這場災難並非世仇外敵所造成,而是自食惡果。

醫師道歐(Dominique Daou)說:「我寧願這場爆炸是以色列人所為,也不希望是我們自己的領導人愚蠢所釀;前者較易接受,後者則像被自己人捅一刀。」

道歐任職的聖喬治醫科大學醫療中心(Saint George Hospital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在爆炸中被波及損毀。

數千民眾集結在市中心烈士廣場要求黎巴嫩政府下台。(AFP via Getty Images)

貝魯特港區4日發生火災,引燃存放在倉庫的大量硝酸銨,引發威力強大爆炸,夷平周邊社區,連200公里外的賽普勒斯(Cyprus)都能感受到爆炸的震撼。衛生部表示,目前已確認158人在大爆炸中罹難,另有至少6000人受傷以及21人仍下落不明,高達30萬人無家可歸。

總理尋求提早國會大選

面臨群情激憤,黎巴嫩總理狄亞布(Hassan Diab)宣布,他將尋求提早舉行國會大選,指稱這是「擺脫國家結構性危機」的唯一途徑。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8日趕抵貝魯特感謝救難團隊,並與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等人會面,除強調歐盟全力協助救災,另呼籲黎巴嫩進行政治改革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美國駐貝魯特大使館8日也表示,美國政府支持黎巴嫩示威抗議群眾的和平抗議權利,並敦促涉及的各方避免暴力。並表示黎巴嫩人民理當擁有的領導人,必須能傾聽他們的聲音並改弦易轍,以回應民眾的透明和究責要求。

目前,美國、法國已表達援助意願。

圖為,2020年8月8日,群眾聚集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抗議,安全部隊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散強民眾。(AFP via Getty Images)

貝魯特驚爆 不只是一場惡夢

中央社報導,非營利研究機構華盛頓阿拉伯中心(Arab Center Washington DC)研究員馬卡隆(Joe Macaron)在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黎巴嫩就要變成失能國家」(Lebanon is on track to become a failed state)評論文章表示,擁有5000年歷史的貝魯特巿已多次遭到摧毀與重建,有辦法從灰燼中重新崛起。

但是浩劫造成的陰影註定將比過去肆虐這座古城的戰爭、侵略和地震更難以擺脫,因為它不是外敵或天災引發的,而是出自黎巴嫩統治菁英之手。

雖然遭到任意存放於民用港區長達將近7年的危險化學品硝酸銨如何釀成這起悲劇,原因目前還沒有完全明朗,但是4日的災難說穿了就是一起意外,是國家機構中盤根錯節的貪腐文化、統治失能和怠忽職守所造成的又一致命後果。

貝魯特港營運不受政府實質監督,而是由黎巴嫩海關和貝魯特港務局共同管理,兩者分別由總統奧恩(Michel Aoun)、前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親信掌控,他們只聽命於教派領袖或利益保護者,官僚體系或國會都鞭長莫及。

根據當局過去針對官員玩忽職守和貪腐調查的結果研判,司法很可能根本辦不到涉及這場悲劇的許多最高層人士,政府公信力將會遭到進一步削弱。

這場驚爆也將會對深陷長期困境的黎巴嫩經濟、脆弱的政治現況和國際地位造成毀滅性影響。浩劫造成高達30萬人無家可歸,政府有無足夠資金安置災民並確保基本物資供應無虞,仍在未定之天。

現有國內債務和外債最終將無可避免地因為重建復原工作而攀升,造成黎巴嫩政府對外國援助更加依賴,因而削弱它跟國際貨幣基金(IMF)談判的實力。敵對政治陣營已就應向哪一股國際勢力靠攏展開政治角力,結果將使外交政策上已出現的分歧更深化。

驚爆造成的災難和民怨沸騰,加上外國勢力介入日深的結果,將會進一步削弱黎巴嫩政府,導致國內政治緊張益發不可收拾。

總理狄亞布(Hassan Diab)和支持者很可能試圖運用這起爆炸來削弱哈里里的國內影響力。哈里里則可能跟黎巴嫩德魯士族(Druze)領袖鍾布拉(Walid Jumblatt)合作,發起運動來對抗政府。政壇另一勢力游擊組織真主黨(Hezbollah)也將運用這樣的緊張關係,試圖維繫自身影響力。

國際社會目前傾向於只將這起爆炸視為人道危機。遭逢前所未見巨大悲劇的黎巴嫩人當然需要國際社會伸援,但統治菁英對災難應當負起直接、間接責任,國際援助不該成為他們脫身的護身符。

如果只對黎巴嫩政壇伸援而不問責,將對貪腐菁英提供另一個開脫責任又不必投入結構性改革的機會,這對黎巴嫩人而言有害無益。

圖為,2020年8月8日,群眾聚集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抗議,丟擲石塊,廣場上有一輛卡車起火燃燒,安全部隊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散群眾。(Marwan Tahtah/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8月8日,群眾聚集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抗議,丟擲石塊。(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8月8日,群眾聚集在貝魯特市中心烈士廣場抗議,丟擲石塊,廣場上有一輛卡車起火燃燒。安全部隊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散強行前往國會大廈的民眾。(Daniel Carde/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