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封塵:楊潔篪再發長文「求和」 暗藏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眼下,美中關係跌入1972年前的冰點時代,冷戰已經全面開啟;南海、東海和台海局勢波詭雲譎,雙方劍拔弩張,大有戰事一觸即發之味。

中共無論如何推責、嘴硬,其實它心裡自知理虧,又無力與美國硬碰硬,熱鬧一時的戰狼外交偃旗息鼓,代之以示軟求和輪番登場。在如此嚴峻的局勢下,中共要想阻滯雙方關係自由落體下滑,外交部發言人和駐美大使級別顯然是人微言輕了。於是,國務委員、外交部長王毅已多次放下身段,向美國隔洋喊話。中共還嫌不夠,8月7日,又指派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委辦主任楊潔箎刊發署名長文。這位前不久在夏威夷碰了一鼻子灰的中共最高外交官員,不得不硬著頭皮、厚著臉皮再次向美國示軟「求和」。

但若按照常理說,美國四騎士的演講,已經斷絕了美中關係再回頭的後路,中共高層對此應該心知肚明。所以,通觀楊潔箎的文章,似乎並非完全意在「求和」,求和之外,至少還有詆毀並施壓川普政府、掩蓋中共本質和逃避因中共病毒被追責等,或許暗藏玄機。

假借「敘舊」詆毀並施壓川普政府

楊潔箎這篇題為「尊重歷史面向未來堅定不移維護和穩定中美關係」(以下簡稱楊文)的文章,正文總字數共計6244字,不可謂不長,分量也不可謂不重。如果說,蓬佩奧對中共演講是「討共檄文」的話,那麼,楊文或可稱為中共重磅回應美國的「求和軟文」了。

其實,楊文較之中共此前的求和言辭並無太多新意。這篇文章的最大賣點,就是對自二戰時期至今的美中關係作了一個「中共版本」的全景式回顧。可以說,除了「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和「誤炸大使館」這些不便提起的「傷心事」,差不多都給寫進去了。因此「歷史」一詞在文中出現了29次之多。

楊文大談毛澤東、周恩來的「乒乓外交」,吹捧基辛格1971年祕密訪華,尼克松1972年「破冰之旅」。文章說,在中美關係「破冰」、正常化直至建交的過程中,尼克松、卡特、基辛格等美老一輩領導人和政治家「以非凡的戰略眼光和卓越的政治勇氣,超越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差異,作出了歷史性的政治決斷」,等等。

與此相對應的是,楊文中用了大量的筆墨,多次不指名的對川普政府進行攻擊和指責。文中說,美國一些「反華勢力」以國家安全為由,「蓄意阻撓」中美正常交往,「刻意誤導」美國民眾,企圖給兩國關係造成不可逆的「破壞」。

楊文還使用文革式語言,稱川普政府為「美國一小撮政客」,說他們「狂妄無知」,甚至把川普政府作出的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已全面失敗」的理性反省,指稱為「對幾十年來中美兩國各界人士為推動中美關係發展所作巨大努力和貢獻的莫大褻瀆」。

好傢夥,一段貌似深情的對美中關係史的回顧,加上對美國現政府的詆毀之詞,給世界人看,給美國人看,甚至給中國人看,其實楊潔箎醉翁之意不在酒,這明顯是在影射施壓川普總統及其內閣成員,把美中關係下滑的責任推給美方,把川普政府置於美中關係「破壞者」和「歷史罪人」的境地,借厚古以達到薄今的效果。

楊文特別提及中美之間的三個聯合公報,即1972年「上海公報」、1978年「建交公報」,以及1982年關於美國售台武器問題的「八一七」公報,並同時強調了這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

事實上,依照目前中美關係的現狀來看,這三個公報對美國的對華政策已經完全或部分地失去了約束力。對此,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說得非常清楚:

「我們必須承認一個無情的事實。如果我們希望有一個自由的21世紀,而不是習近平所夢想的中國世紀,我們必須承認一個無情的事實並應以此作為我們未來幾年和幾十年的指導:與中國盲目接觸的舊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們絕不能延續這個模式。我們絕不能重回這個模式。」

是中共真沒聽懂,還是裝沒聽懂呢?還是假借回顧歷史向川普政府發難呢?

以「世界多樣性」掩蓋中共本質

顯然,內外交困的中共正在遭受來自世界各國的擠兌,「世界老二」變成了人人喊打的「世界老鼠」。此時此刻,它太需要「尊重」了,「尊重」一詞在楊文中出現了19次之多!

楊文說,世界是豐富多彩的。世界各國歷史文化、政治制度、發展模式等各異,都在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

作了這番鋪墊之後,楊文開始為中共作統戰和表白。他說:我們「尊重」各國選擇的發展道路,希望各國都發展得好。中國「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

這話其實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我們知道,在中共的經典裡,共產黨的「初心」就是要消滅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的「世界大同」。中共的「尊重」別國道路是假,維護自己道路才是真。「韜光養晦」就是為了蓄勢待發,一旦力量具備時機成熟,中共就會實施其毀滅人類的「初心」。

其實,即使當年完成「破冰之旅」的尼克松總統對中共也是有著清醒的認識的,他在1967年寫道:「除非中國(中共)改變,世界不會安全。」

蓬佩奧對尼克松之言的表述是:「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

蓬佩奧在演講中指出,他(習近平)的意識形態決定了他數十年來對中國共產主義全球霸權的渴望。美國不能再忽視我們兩國之間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根本不同了,就像中共從來也沒有忽視它們一樣。

北京人大政治系原主任冷傑甫教授表示,美中矛盾不容易解決,因為它是兩個制度的對抗。「美國要把這個共產意識從地球上鏟掉,這是最根本的一條。否則這個矛盾無論怎麼解決都達不到目的的。現在美國的政府、國會基本上認識都是一致的,國際上都站在同一陣線要把共產黨消滅掉。」

近期中共向美國求和的系列喊話裡,有一個高頻詞叫做「戰略誤判」。其實, 這不過是中共掩人耳目的偽命題。順應「天滅中共」的天象而行,建立在記取了近半個世紀以來美中關係的深刻教訓之上的美國對中共的新政,根本不存在誤判的可能。

美國對中共新政的形成,是基於對中共本質的深刻把握。這得益於川普政府的反思,得益於美國智庫,也得益於很多身在美國而對中共有透徹認識的華人或中國人。這是一個由中國通、中共通、中共權貴通、中共病毒通等構成的神奇組合。有了他們在,美國對中共的戰略再無「誤判」的可能。

而且,美國「對抗中共→消滅中共」兩步走的戰略業已確定,不僅沒有「誤判」的可能,也沒有「改判」的可能了。

中共的邪惡本性已經暴露無遺,天滅中共勢不可當,美國扛旗是替天行道。

「中共病毒」一帶而過 以反甩鍋繼續甩鍋

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大紀元對疫情信息時間節點的清晰梳理;閆麗夢對中共病毒真相的披露,和袁弓夷等對孫力軍落馬背後真相的揭露,都指向一個事實:病毒的源頭可以追溯到中共;中共故意隱瞞封殺了病毒擴散的信息,致使其肆虐全球;中共應當承擔一切後果。

對這一個二戰以來人類最大的生存危機,美國又是遭受生命財產損失最嚴重的國家,美國朝野早已對中共怒目而視。作為罪魁禍首的中共真要向美國求和的話,首先應該對病毒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並勇於承擔罪責,作為求和的見面大禮,讓美國感受到求和的誠意。

然而,楊文卻反其道而行之。對美國當前這樁火燒眉毛的大事,只用了區區232個字輕描淡寫。這232說了三層意思:

首先強調的是在世衛框架下的世界各國「共同應對」疫情。好像中共並不知道美國對世衛很不感冒而且已經退出世衛?

接著是綁架人民假惺惺地對美國表示同情,「中國人民真誠希望美國早日控制住疫情蔓延勢頭,減少疫情給美國人民帶來的損失」。

而事實上,中共真實的內心想的是恨不能連川普總統都染疫,好讓它看中的親共者上任,幫助它躲過生死危機。

第三,楊文稱,「美國一些政客應立即停止將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污名化,停止向中方『甩鍋』、推責,擔負起對本國國民以及作為一個大國應當承擔的國際責任,與國際社會一道推動全球抗疫合作,共同挽救人類生命」。

這分明是用反「政治化」逃避追責,用去「污名化」污名美國政要,用反對「甩鍋」而行甩鍋之實。

此三點,不能不讓人懷疑中共這篇「求和軟文」的真實用意了。

北京人大政治系原主任冷傑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種局面,根本原因就是美國說是你(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的。這個疫情不但掃蕩全中國,還掃蕩全世界,造成全世界這麼大的損失、這麼多人死亡。你還不承認錯誤、不承擔責任,所以就出現了這麼一個新的局面。」

川普總統8月4日在接受福克斯商業頻道採訪時提到,中共對疫情的掩蓋和不負責任,對兩國關係造成了「嚴重傷害」。

「因為我相信,它們(中共)本來可以把(病毒)控制在武漢,我對此非常確信。」 川普說,「我們失去了近16萬人……你想想,這麼多生命失去了,可能更多……這是不可接受的,這是中共造成的,所以當然會(對兩國關係)有一個負面影響。」

可見,川普總統對中共病毒心裡是有數的。中共想推責甚至倒打一耙,這是求和呢還是找茬兒呢?

中共老強調「利益」 美國要伸張「正義」

在楊文中,利益的「利」字出現了36次之多。

這多年來,特別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共憑藉中國十幾億人口的廉價勞動力和巨大消費市場,利誘了世界,美國也在其中。西方資本蜂擁撈金,而中共卻趁機做大。時至今日,德國仍然深陷中共的利誘漩渦不能自拔。

或緣於上述因由,楊文再次打出屢試不爽的利益牌說,「中美兩國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中美合作可以辦成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文章多次故作姿態唱高調,「要始終從中美兩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共同利益處理兩國關係」。

我們知道,作為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美國現任政府,與有名無實的中共所謂「人民政府」完全是兩碼事。川普政府當然是要為美國人民的利益考量的,川普的競選口號就是讓美國強大和美國民眾優先,而且他在上任以來,一直都是這樣做的。甚至包括對中共的新政,本身就是「讓美國強大和美國民眾優先」的組成部分。這不用中共提醒,而且對照川普政府的為民之舉,中共應該自慚形穢。腐敗透頂幾乎無官不貪的中共沒有資格妄言「人民」二字。

美國現行的對中共政策,利益是一個因素,但早已不是什麼決定性的因素。決定美國對中政策走向的是意識形態、國家安全和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

對此,蓬佩奧在演講中也有明確的闡釋,他說:「奧布萊恩大使講到了意識形態。聯調局局長雷談到了間諜問題。司法部長巴爾講到了經濟。我今天的目標是為美國人民把這些匯總在一起,詳細闡述中國的威脅對我們的經濟、我們的自由乃至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看見沒,美國在追求陽春白雪,中共卻想跟美國玩下里巴人。「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中共的口徑與美國已經無法對接。

拿習近平作秀 南轅北轍

楊潔箎生於1950年,從文革中走過青春歲月的他,可能對「最高指示」有著某種迷戀情結。楊文5次提到習近平,並引述其在不同場合和背景下的言論,繼續推銷習的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等等之說。

不錯,川普總統曾經真心實意地結交習近平這個朋友。2017年4月上旬,川普總統邀請習近平訪美,特意在佛州自己的海湖莊園舉行了為期兩天的首次「川習會」。川普總統在「執政百日」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他自認和多國元首包括習近平建立良好私交關係。

然而,透過香港問題和中共病毒這兩大事件,習近平的表現已經徹底寒了川普總統的心。

在蓬佩奧的演講中,他引用奧布萊恩大使的話,已經給習近平畫了像,他說「我們必須記住,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

這表明,在美國人的心目中,習近平已經被歸為斯大林、毛這樣臭名昭著的人,習近平一系列的做法,已經把自己當初的形象徹底毀了。

據自由亞洲電台8月7日報導,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裴敏欣8月5日在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透露,習近平沒有想到美中關係會如此惡化。事實上,把美中關係推演到今天這一步的主要推手,就是被稱為「中共滅亡總加速師」的習近平。

楊文拿習近平跟美國說事兒,只能是適得其反。

再次綁架「人民」

近百年來,中共騙人民、殺人民、坑人民、吃人民喝人民,每每打出「為人民」的旗號,它確實嘗到了甜頭,「人民」一詞在楊文中出現了58次之多。

無獨有偶。今年全國人代會開幕當天,中共現任黨魁習近平來到他所在的內蒙古代表團參加審議。在新華社播發的2000字消息稿中,「人民」出現28次。兩會前夕出版的最新一期《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2018年3月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4800字中,「人民」出現84次之多。

然而,中共「為人民」的謊言,不幸被一篇小網文揭穿——

今年的總結,我們以一個吃牛肉麵的故事結束:某男子去麵館要了一碗牛肉麵,可是面端上來後,沒看到一塊牛肉,氣得他把老闆叫來問:牛肉麵怎麼沒有牛肉?

老闆淡淡笑道:「別拿名字當真,難道你還指望從老婆餅裡吃出老婆嗎?你什麼時候看見人民大會堂裡面坐過人民?凡是門口掛『人民』二字招牌的地方,均崗哨林立,充分體現了『人民』的崇高。這些地方一般都是人民無法隨意進出的,像『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民銀行』,還不辦理儲蓄業務。只有『人民醫院』的門可以隨意進出,卻是人民都不願意進去的地方!!!」

美國對中共認識的歷史性改變,其中之一就是把「中國人民」與「中共」作了明確的切割,這從美國即將出台的對中共黨員精準打擊政策上可見一斑。蓬佩奧在演講中說:「我在冷戰時期長大並在陸軍服役。如果我學到了什麼的話,那就是,共產黨人幾乎總是撒謊。他們撒的最大的一個謊言是,認為他們是在為14億被監視、壓迫和恐嚇得不敢說出真相的人民說話。」

蓬佩奧在演講中還說:「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甚於任何敵人。除了失去對權力的掌控之外,他們沒有理由恐懼。」這等於在說中共是中國人民的最大敵人。

由此可見,中共綁架人民來向美國討價還價,是註定要失敗的。

「川普總統已經說了:夠了」

這個小標題引用的這句話,出自蓬佩奧的演講。

無論楊潔箎在他的這篇「求和軟文」裡塞進了多少「暗器」,不可否認,求和還是其主打旨意。我們看到,「合作」一詞在文中出現了33次之多。儘管中共在心裡已經給美國下跪,但表面上卻膝蓋挺得筆直筆直的。

如果把迄今為止中共所有的「求和軟文」編輯在一起,恐怕能夠出一部專集了。不知道中共還有多少「耐心」繼續「求和」下去,但有一點或許可以肯定,中共沒有可能得到它所期待的任何回應。

因為,川普總統已經用「夠了!」對中共作出了言簡意深的終極回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