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母被醫成植物人 姜海霞維權兩年無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1日訊】山東蓬萊市民姜海霞的母親,2017年因醫療事故變成了植物人。兩年多來,她通過各種途徑爲母親討公道,但都是徒勞。

姜海霞的母親馬女士,2017年12月24號從山東省蓬萊市醫院,轉到蓬萊市中醫院做腦出血術後恢復治療。

當時馬女士病情穩定,但幾天之後,也就是2018年1月11號,在進行高壓氧治療時,由於護士忘了供應急救氧,導致馬女士腦缺氧。

馬女士原主治醫生任大夫(化名):「她當時血氧飽和度一直往下掉,掉到50%或60%,大概十多分鐘。」

腦缺氧後,馬女士身體機能受到嚴重損傷。

山東蓬萊居民姜海霞:「當時的主治醫生在病歷病程記錄下,我母親因為缺氧造成的兩個後果,一個是缺氧性腦病,一個是腦白質脫髓鞘改變。」

由於院方不承認是醫療事故,不肯進行補救性治疗,馬女士錯過了最佳治療期,成了植物人。

爲討公道,姜海霞開始替母親維權

姜海霞:「在2019年,我開始進行各種訴訟,包括法院的、公安局的、衛健局的,包括信訪的,所有的途徑我都逐級走完了,結果是行政系統包庇犯罪,法院以不正當理由逼迫我家撤訴,我去公安局報案,他們不立案。」

一直找到中共國家衛生部,姜海霞都沒能得到合理答覆。

2019年4月,一次和醫生無意間的談話,她發現,蓬萊中醫院在這起事故中,還涉及非法行醫。

姜海霞:「醫生沒有上班,只有兩個護士給我母親完成了當天所有的治療過程,其中之一叫邢兆偉的護士,擔任蓬萊市中醫院高壓氧科主任多年,這個證據,我有16年到19年的。(邢兆偉)以護士的資質指導和安排醫生的工作。」

不過,蓬萊市衛健局認為,護士不是非醫師行醫。外二科醫師下達了「長期醫囑」。

任大夫(化名):「當醫生不在場,我今天下個醫囑,護士明天執行,這不叫遵醫囑。因為醫生看問題的角度和護士並不一樣,護士在國內大部分她是一個執行者的角色。她不是從大局出發,而醫生看到的點比較多,所以說需要有醫生在場。」

為了壓下這起事故,醫院領導向馬女士當時的主治醫生任大夫施壓。任大夫一度患上憂鬱症,最後被迫辭職。

而姜海霞的英國籍先生,也由此看清了中共的「依法治國」是怎樣的鬧劇。

姜海霞:「我老公一直都是支持我,說:霞,你要相信法律,因為英國人是相信法律的。到了兩年的時候,我老公就很奇怪:這麼一個很明確的違法行醫案件,為什麼遲遲得不到解決?他把手頭的工作停下來,半年的時間陪同我上訪,到最後我老公也徹底沒希望了。」

姜海霞向多家大陸媒體求助無果後,轉向了海外《看中國》、《大紀元》等媒體。這引起了中共緊張。

6月中旬,蓬萊市政法委書記、副市長、衛健局局長、信訪局局長、登州派出所所長、蓬萊中醫院領導等一行,首度正式約談姜海霞,並專門為此成立了工作組。

除了非法行醫,姜海霞還發現,蓬萊市中醫院存在三甲資質造假。

但工作組說,他們無權定罪。

姜海霞:「我說你們政法委本身就是監管公檢法的機構,你們沒有權力去定罪,公檢法有權力啊。2210談下來,我發現,他們根本就是不想談我母親被非法行醫這件事。他們多次給我挖陷阱,就想引導我自己說出要求以經濟賠償形式解決問題。」

姜海霞說,這些人的重點不是解決問題,而是如何對付受害人家屬。

姜海霞:「信訪局的副局長,很突然的問我,你的身份還是中國(人)吧?我當時就能感覺到他那種滿滿的惡意。我說你威脅我嗎?因為我是中國人你就不給我按照法律法規解決問題嗎?」

姜海霞表示,自己在乎的不是醫院的經濟賠償,而是為了能討回一個公道。

採訪/陳漢、李新安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