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江家贓款或作疫情賠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4日訊】8月10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眾志副祕書長周庭等10人,被港府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等罪名拘捕,隨即於11日晚之後陸續獲得保釋。這場國安法實施後,港警展開的最大規模拘捕行動,引發國際撻伐。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此次港警的逮捕行動,引發的國際反應強度與國安法實施時一模一樣,而中共出乎外界意料快速地「放人」,則顯示出「北京政策很亂」,不僅沒有達到其預期的威嚇目的,反而讓港人獲得世界的支持,並重新激發抗爭決心,「香港人又覺得自己是可以站起來的」,他說:中共此番作為,「完全是得不償失,很丟臉。」

黎智英等人被捕後,國際譴責中共聲浪不斷。錯估形勢的中共,事先出動聲勢浩大的警力,最終卻不得不即刻「放人」。「我就覺得這次逮捕黎智英及抗爭的年輕人,整個事情根本就是,做的時候很凶,但是虎頭蛇尾,現在像沒事情發生,就是白做,但是它在宣傳上的損失是不得了的。」袁弓夷說。

一手硬一手軟 「兩手策略」已亂套

「原本中共是一手硬一手軟。對香港硬,對美國就是軟的。怎麼知道現在對香港硬也硬不起來。」袁弓夷說,自己原本預料黎智英將被扣押一段時間,「他們原來是想要嚇香港,儘量嚇到怕為止。但是現在看起來兩手都軟,對美國也軟,對香港也軟。我看不出來他們可以硬到哪裡去。」慣用「兩手策略」的中共已亂套了,「可能左手與右手之間,左手不知右手做什麼,右手也不知道左手做什麼。」

就如先前被DQ(取消資格)參選下屆立法會議員的4名現任立法會議員,已確定續任至下屆選舉為止。「說選舉延遲一年,原本說DQ他們不給做議員,現在又落空了,總是虎頭蛇尾,證明它們很亂。」他說,堅持強硬的「鷹派」:香港左派人士、中聯辦與港澳辦,最終還是軟下來,讓屬鴿派的外交部遠遠占了上風。

中共沒牌可出 全面讓步 拘黎智英加速新制裁

袁弓夷先前披露,中共曾派密使至美國談判,意圖求和。「我就一直都說,中共是沒有牌了,目前對美國全面讓步。」袁弓夷說,軍事上,美國步步緊逼。經濟上,美國已宣布不符合美國會計準則的中概股,必須在2021年底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退市。「差不多2萬億美金,它要退市,股票跌到你暈,又沒有錢給人原本的股東。」

這200多間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即使回到香港股市上市,袁弓夷認為,也無法「回生」了,「沒得重新炒起了,只是現在虧多少的問題。」此外,美國下一步將管制在港美資的投資及貸款,包括股票及債券「美國一定會逼他們回去,這些事情是等著頒布的了。」

他說,逮捕黎智英等人,加速了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包括美國宣布自9月25日起,香港出口至美國商品,由「香港製造」改為標示「中國製造」。但「這件事情,對香港本身是沒有什麼大的損失。」

他說,原本的「香港製造」其實大多是大陸製造的商品,再經由香港轉出口,損失的是「中國公司,或者派出來的外駐公司人員」。而這項制裁是川普(特朗普)7月14日所簽發的行政命令:停止美國對香港的優惠待遇,「接下來還有十多項,川普會逐一進行」。

躲避國外美金遭凍結 中共高層徒費心思

此外,美國政府制裁涉及港版國安法的11名中港高官,目前匯豐、渣打、星展等各大外國銀行都已表明配合制裁的政策。尚未表態的中資銀行,則引發關注。袁弓夷說,「它(中資銀行)一定要做(配合)的,不做的話就逃不掉自己被美國制裁了,只不過不敢公開。」

袁弓夷說,目前在國外藏有大筆資金的中共高層,都非常苦惱如何逃脫美國未來可能的制裁,「在外國的美金,他們現在拚著命在想辦法,但是走不掉了,全世界所有美金的流動,每超過1萬美金,美國政府全部有記錄的。」

「所以那些錢,他們將來會放哪裡去呢?把錢放哪裡,都會被跟蹤的,這些錢走不了的,小錢幾千美金可以放到袋子裡,幾億美金要多少個袋子啊?無法處理的。」

而奉行中立政策近300年的瑞士也將在11月進行全民公投,以決定「是否限制銀行等企業跟侵犯人權者做生意」。據袁弓夷推測,中共「元老」各家族在瑞士與日本各存放1萬億美金。

「如果美國查到就慘了,這些錢是黑錢,你容許它存在瑞士,等於洗黑錢,所以瑞士很怕美國,它在形式上做個公民投票,即是說:『你們歡不歡迎這些錢在這裡,如果不歡迎的話,我叫它們拿走!』在擺這些這樣的姿態。」

他說,「日本跟美國沒有這個協議的,但是如果美國施加壓力,它(日本)都是照樣要公開(中共的帳戶資料)。」

中共海外擁10萬億美金 美國或凍結作疫情賠款

袁弓夷披露,中共「元老」各大家族在世界各地的資產累計10萬億美金,美國正與其它盟國討論,如何凍結這筆錢,作為將來賠償中共病毒造成的損失,因為「第一,要等中共給錢,那就永遠拿不到。第二,他們沒錢了。」這也是目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頻頻出訪,希望獲得各國支持的提案之一。

袁弓夷說,這10萬億美金是中共貪官搜刮大陸民眾的血汗錢所得,而其中江澤民家族就擁有1萬億美金。「江家控制了中國30年啊,由89『六四』開始就是江家控制的了。」

他說,上海「寶鋼集團、地鐵、機場,所有的上海企業,都是國家的,誰控制?不都他控制嗎?」另外,阿里巴巴和騰訊也是以江家為後盾,「江家給了他們權,他們才能做這麼大,你想阿里巴巴如果沒有淘寶的支付,怎麼做啊?微信也是。」

不過阿里巴巴與騰訊已被習近平以「國進民退」接管了。「前兩年江家開始收回,現在他們收完了,習近平說:現在我來管了。」「所以這幫流氓吃完了,有一班新的流氓,和香港完全一樣。」袁弓夷說。

武漢是江家重地 是活摘器官中心

此外,「江蘇、浙江、廣東、香港這些是最有錢的地方,全部被他們(江家)控制了,窮的地方他們不願去,武漢也是他們地盤。」袁弓夷進一步披露,武漢是江家控制的重地,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以研究2003年SARS疫苗為由,申請了一大筆資金,其中500億用來興建武漢P4實驗室。

「江家拿到錢,加上政治,武漢很多東西都是他們的,即活摘器官的中心就在武漢,很多事都是在武漢做的。武漢不只是病毒中心,也是活摘器官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心。」

「活摘器官與病毒都是跟醫科有關係的,那裡(武漢)現在掩蓋著的祕密,我看將來這些事全部要揭發出來的。」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