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懷念吃糧票的時代」傳遞了什麼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以來,大陸關於供銷社、工分寶、糧票的消息接踵而來。最近,習近平要求「加強立法制止餐飲浪費」,央視跟著批「大胃王吃播浪費嚴重」。更令人深感荒謬與震驚的是,近日微博上又熱傳一個寫有「返樸歸真懷念吃糧票時代」字樣標語的視頻。

了解毛時代歷史的人都知道,上世紀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國實行的是從蘇聯照搬來的計劃經濟,在這種經濟體制下,政府對以糧油為主的生活必需品實行嚴格的管控。怎麼管控?具體講就是必須憑證、憑票購買生活必需品,包括糧證、糧票、肉票、油票、雞蛋票、糖票、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車票等等。所以那個時代又被稱為「票證時代」。

以糧食為例,民眾去糧店買糧必須有糧證,糧證上寫有家庭人口和每人的糧食定量;外出吃飯必須有糧票,城市居民拿糧證到糧店換糧票,要扣除糧證上的對應量,農村居民拿糧食到公社換糧票。在那個年代,上述票證被稱為「生死簿」,民眾因弄丟糧票自殺的事情時有發生。

如今,中國人告別票證時代已經幾十年了,我想除了瘋子和腦子真壞了的人,沒有誰會願意回到那個時代。可近來有關供銷社、工分寶、糧票的消息接踵而來,甚至有人公開掛出了「返樸歸真懷念吃糧票時代」的標語,這說明什麼?說明那個恐怖的時代正在重新向中國人走近。人們能不感到荒謬與震驚嗎?

這一點在大陸網民對這條標語的反應裡可謂一覽無餘——

「令人瞠目的大標語,出現在中國。我的姥姥、大姨都是大躍進之後被餓死的。我想中國數千萬被楊繼繩先生豎立《墓碑》的後人,看到這條標語,都有話講。這難道就是今年北戴河會議的精神?」

「飯還沒有吃飽兩天了,就懷念吃屎的年代。」

「什麼叫倒行逆施,開倒車差不多到那裡了。」

「這是哪個地方?真不敢相信。難道真有人想重回那個時代,那個……糧票、肉票、布票都需要分配購買的恐怖時代。」

「直接寫『懷念挨餓』不就得了。」

內循環,大家一起餓肚子。」

「看來西東兩個胖子,帶著一群窮鬼,很快就要在鴨綠江大橋勝利會師了。唉,中國人真他媽的倒了十八輩子的大霉了。」

「從文藝座談會到對中國人怎樣吃飯發出指示,粗看是對中國人行為事無巨細的管理,實際上是對毛澤東行為的拙劣模仿。現今的中共高層陷入了荒唐的毛澤東再現遊戲,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大陸網友傳來:習最近要提出厲行節儉,聚餐不得浪費了。這裡透露出幾點:1,糧荒不是夢,糧食危機將成為嚴峻現實,大陸中國人極可能再次回到憑糧票買米的日子。2,財政吃緊了,再沒錢揮霍了。問題:誰的罪過?!」

「一個崇拜獨裁,除了反人類,他什麼也不懂。」

「既不改革,也不能文革,還不能革命,理論枯竭。中共現在處於心理學談到的『退行』狀態,開始從娘胎裡找理論資源。中共已是一具政治殭屍,整個體制是一政治巨嬰,一碰就碎、就哭。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中共正在向其原教旨回歸。」

「其行可誅,令人髮指!」

「我的祖父,祖母,外公,我爸爸,叔父十幾歲就成兩個孤兒。我老婆的奶奶都是60年被餓死的!當時全中國餓死多少人?比抗日戰爭減少的人多嘴多舌了,至今組織上對此也沒有任何認錯道歉,永遠偉光正!天下有這麼臉皮厚的組織嗎?」

「我的外祖母也是大饑荒時在農村餓死的。當時父親因為右派反革命在押,母親帶我們幾個孩子,無力援助外祖母,結果被活活餓死了。母親後來很後悔沒有接她來住。但外祖母是農村戶口,城裡沒有糧食供應,來了也沒的吃。對於那時大批餓死的罪行,至今沒有道歉,只有共產黨一貫的偉光正。」

「我祖父、外婆、小姨;大外祖父、大外祖母(外公的親兄嫂)都是那三年餓死的,外祖父成分不好,地主,在饑寒和批鬥中一人周全兩房子女成家立業;我祖父同樣是地主,我二伯父、我父親都是大齡晚婚!大伯娘的兩位侄兒來討番薯,結果只回去了一個,因為親哥哥搶了弟弟番薯並打死了弟弟,從此親戚也不走了。」

有位網友說的話給我留下的印象特別深,他說:「把手伸進人民的褲襠、管女人的肚皮,現在,又開始回到管人民的胃的時代了,共產政權歷來對於通過控制糧食供應達到控制人民的目的情有獨鍾,也成為了它們窮途末路的終極大招。」

如果在不久的將來中國真的重返票證時代,那一定是中共「窮途末路的終極大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