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朝鮮的共產主義受害者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91) 作者:皮埃爾‧瑞格勒特 譯者:言純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朝鮮黨國的共產主義受害者

朝鮮與斯大林的蘇聯一樣,黨內清洗的受害者名單將會極其冗長。一個人權組織統計,首屆朝鮮政府的22名成員中,有17名被暗殺、處決或清除。

板門店(Panmunjon)停戰協定的墨跡幾乎未乾,一場清洗就衝擊了處於朝鮮黨的核心的一些高級幹部。1953年8月3日,對於被指控為美國人當間諜並密謀推翻政權的共產黨人,進行了一場重大審判。匈牙利記者兼作家蒂博爾.梅雷(Tibor Meray)目睹了這些事件。他認識其中一名被告薛章植(Sol Jang Sik)。此人曾在1951年7月和8月的開城談判中擔任朝鮮代表團的翻譯。薛章植也是一名詩人和莎士比亞作品的翻譯。

  • 所有囚犯都有一個大數字縫到其夾克的背部。主要嫌犯是1號,其他人按重要性遞減的順序歸類,直到14號。
  • 14號就是薛章植。
  • 我幾乎認不出他了。他那曾經英俊而充滿激情的面孔,現在成為痛苦、疲勞和屈從的寫照。他的眼睛裡沒有一絲生氣。他像機器人一樣挪動著。多年後,我才得知,被告們在其首次公開會議前的幾週裡都吃得很好,因此在經歷了所有的折磨和壓力之後,他們的外觀會有所改善。當公開審判時,當局試圖向觀眾,特別是可能在那裡的國際媒體的代表顯示,囚犯們身體健康、營養充足,身體和精神狀況一般都很好。來自西方的外國記者從未在朝鮮出現過,但總是有來自蘇聯和其它共產黨國家的記者。審判的明確目的是證明被告有罪,從而羞辱曾經是社會主要人物但現在只是坐在被告席上的囚犯的人。
  • 除此之外,審判與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或保加利亞的政治審判完全相同。我對薛的情況非常驚訝,翻譯粗略得我幾乎記不得那些指控是什麼。我唯一的希望是薛能夠看到我,但我認為他看不到,因為房間太滿了。就我能記得的而言,主要問題是有關一樁針對朝鮮人民共和國的陰謀的一些內情,以及針對他們都很愛戴的領導人金日成的一樁暗殺企圖。整個想法是,被告們一直企圖將該國變回封建國家,並將朝鮮交給李承晚(Syngman Rhee),且他們一直在為美帝國主義者刺探情報,並把情報傳遞給他們的特工等等。

被告中有一些高級官員,其中包括黨的中央委員會書記之一陸承燁(Lu Sung Yop,音譯)、內政部長白炯福(Paik Hyung Bok,音譯)、文化和宣傳部長助理趙日明(Cho II Myung,音譯)。薛是這群人中的一個小人物。其他一些人來自韓國。

外務相朴憲永(Pak Hon Yong)──一名為國征戰多年的共產黨人,於1955年12月15日被判處死刑,3天後作為美國祕密特工被處決。其他人也在1956年跟進,包括所謂延安派的成員武亭(Mu Chong)。他曾是中共第八軍的一名將軍、朝鮮炮兵指揮官,然後在對南方的戰爭中成為中朝聯軍的參謀長。另一場清洗波及了與蘇聯有聯繫的所有幹部,包括許嘉誼(Ho Kai);與親華的延安派有關聯的幹部,包括1958年3月的金枓奉(Kim Du Bong);曾表示贊同蘇聯赫魯曉夫改革的幹部。其它各種清洗發生在1960年、1967年(當時,黨的書記處的一名書記金光協﹝Kim Kwang Hyup,音譯﹞被發配到營地)和1969年(當時,最知名的受害者是負責對南方祕密行動的侯學奉﹝Hu Hak-bong,音譯﹞)。平壤外國語革命學院的80名學生失蹤也可能與清洗有關。1972年,前副總理兼政治局委員朴金喆(Pak Kum Chul)被發配到營地。1977年,另一名前政治局委員李用茂(Li Yong Mu)被送往監獄營,且更多學生失蹤。後者大多是正接受調查的幹部的子女。其它清洗發生在1978年和1980年。

這些清洗十分常見。可以看出,它們本質上似乎是體制問題,而不是偶發事件。最近一次清洗發生在1997年9月。黨的中央委員會書記之一、負責農業的徐寬熙(So Hwan Hi,音譯),作為當時困擾該國的糧食嚴重短缺的替罪羊,與其他17名幹部一起被公開處決。根據難民們的說法,每當國內緊張局勢因短缺等物質上的困難而上升時,共產黨幹部就被追究責任,一些人就被送往監獄營或被處決。

處決

無法確切地知道在朝鮮進行了多少例處決,但可以從刑法典中獲得一絲跡象。至少有47項罪行可處以死刑。這些罪行可分為危害國家主權罪、妨害國家行政管理罪或侵犯國家財產罪、侵害個人罪、侵犯財產罪以及軍事犯罪。

朝鮮重要的法制專家之一姜丘晉(Kang Koo Chin,音譯)估計,1958年至1960年──一個鎮壓特別殘酷的時期,至少9,000人被開除出黨、受審,並被判死刑。據此估計值推斷,包括其它9輪類似規模的清洗,可得出有9萬人被處決。就目前而言,該數字一定只是對此問題規模的估計值;也許有一天,平壤的檔案將揭示全部內情。

逃離該國的人證實了以賣淫、叛國、謀殺、強姦和煽動叛亂等罪行例行處決平民。人群受邀參加,宣判伴隨著仇恨的喊叫、侮辱和扔石頭。當人群反覆高喊口號時,囚犯有時被踢並被毆打致死。階級出身對於決定懲罰非常重要。兩名目擊者告訴「亞洲觀察」(ASIA WATCH),強姦被處以死刑,只是對較低社會階級的成員而言。

朝鮮司法體制只是為了推動該政權的利益而存在。所有法官和幾乎所有的律師都按照黨的命令來行事,並被明確指示要遵循嚴格的馬列主義路線。審判往往只涵蓋部分指控,其餘部分則由法外處理。通常獨立於審判之外採取激烈得多的措施。(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