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洪水漫上重慶主城 樂山大佛踏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0日訊】今年長江第5號洪峰8月19日過境重慶,大水漫過重慶主城。此外,四川省也在前一天啟動了史上首次一級防汛應急警報。中國今年似乎正在發生49年以來最大的洪災,而且是全國性的。業界人士指出,水患肆虐即是天災也有人禍的因素。

受上游強降雨影響,今年長江第5號洪水8月19號過境重慶主城,長江重慶段多站已超出保證水位,這也是1981年以來重慶經歷的最大一次洪水過境,重慶啟動防汛應急一級響應。

洪水漫上重慶主城,多條沿江幹道被淹,南岸區南濱路幾乎成為河道,洪水已湧入喜來登酒店大堂。軌道2號線成水上列車,下方部分路段、樓層被淹,軌道最低處離水面只幾米的距離。

重慶嘉陵江水位猛漲。 8月19號上午9點50分,嘉陵江洪水上漲至嘉濱路洪崖洞外,洪崖洞景區一樓和地下車庫全部被淹,水位距景區二樓還有2至3米高度。

重慶王女士:「嘉陵江那個水漲的很大,很多年都沒有這樣發生過。嘉陵江旁邊的都會淹的。有的房子都被淹了。重慶的那個磁器口已經停了,到磁器口周邊的車都不能通行。」

此外,持續暴雨導致地處長江上游的四川省多地暴發洪水。 8月18號四川啟動一級防汛應急響應,這是四川史上首次啟動最高級別的防汛應急警報。

水位上漲導致四川的雅安市、樂山市大面積受災,河水漫上馬路,城區內澇,兩地10多萬受災民眾緊急轉移。

青衣江雅安城區段出現百年一遇洪水,截至18號6時,雅安市城區和部分鄉鎮多處發生街道和房屋被淹、山體垮塌、河堤損毀等險情。

而地於青衣江、岷江、大渡河交匯地的樂山市也受災嚴重。當天早上,樂山人眺望樂山大佛,發現大佛雙腳已經踏進水里。岷江漫過大佛平台,淹沒到大佛腳底。這是樂山大佛70年來首次被水淹至腳趾。

樂山市也出現內澇,樂山市市中區鳳洲島有1020名民眾受困。高新區安谷鎮河堤和五通橋區冠英鎮河堤部分迎水面坍塌;中心城區多個區域嚴重內澇。民眾形容開車如同開船。
民眾:「這比之前還要深!這這這,我覺得我坐的是船,這是船吧。」

中國的暴雨洪災已經持續了至少兩個月仍然沒有停歇的跡象,而且降水區域從長江下游上移到中上游,以及中國北方地區。據中國水利部8月17號的信息,長江上游的38條支流目前超過了警戒水位,其中19條超過了危險水平,迫使數以萬計的民眾撤離家園。

原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會顧問譚作人表示,中國興建了很多水利工程,第一訴求都是防洪,其次是減災,調水,發電。但是今年的洪災顯示出,這些工程的第一訴求是失敗的。

原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會顧問 譚作人:「水電站它的功能本來是應該有防洪的目的的,但是為什麼修了以後,特別是修的很多的這種河流,它的防洪的目的反而減弱了?這個就有一個利益的問題,當然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是資源的分配和這個體制的問題。」

譚作人舉例說,由於把發電當成經濟資源,很多水庫平時捨不得放水,沒有留夠防洪的庫容。另外河流開發也存在同樣利益問題。

譚作人:「本來這個自然河流它都有自己的自然分洪的這種區域。比如說原來的河流有河漫灘。現在你把河流明細化了,然後把河流的幹流T級開發,對這個行洪過洪形成了阻礙。另外你把它天然河流的分洪區,儲洪區,就是它的湖泊,你把它圍墾起來,或者是侵占了。那麼它到時候就會行洪不暢。」

譚作人指出,其實這個問題並非今年洪災才出現。

譚作人:「應該講,它裡邊肯定是有天災,也肯定有人禍。但是人禍的問題我們不敢多說。這個不敢多說,或者在體制上不敢採取措施的話,這個水災肯定一年比一年嚴重的。」

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18號升級發布長江上游支流岷江洪水紅色預警,稱岷江將發生超歷史洪水。此外長江上游幹流宜賓至寸灘江段、沱江、涪江洪水繼續橙色預警,嘉陵江、三峽庫區洪水黃色預警。三峽水庫20號將出現建庫來最大入庫流量。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