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越南版「整風」運動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98)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 譯者:言純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軍隊是最先組織「整風」的。1951年,在軍中,「整風」與其說是壓制性的,不如說是意識形態性的。從1952年到1956年,「整頓」一直未變。一些再教育營氣氛高度緊張,以至於刮鬍刀和刀具不得不被沒收,且通宵都亮著燈,以防止囚犯中發生自殺事件。然而,正是軍隊首先完成了清洗工作。迫害深深衝擊了它自己的幹部,以致於很多人開小差逃到南方。這一趨勢使當局感到憂心忡忡。他們的目標終究是統一國家。與中國相比,軍事上的需要更為突出,這讓所有事情看起來更像是一種現實需要。該國相對較小的面積意味著,那些不開心的人發現更容易逃離。這些因素導致暴力出現某種程度的減弱。從北方天主教徒的命運中也可明顯看出這一點。他們有150萬人,占人口​​的10%。最初遭受迫害時,他們組織得很好,足以利用向南方的大規模遷徙潮,在最後的法國軍隊的保護下離開。其中至少60萬人抵達了南越。

蘇共二十大的影響也開始顯現,越南於1956年4月經歷了一場怯生生的百花運動。9月標誌著評論雜誌《人文》(Nhan van)的出版,象徵著一些知識分子對自由的渴望。大膽的作家嘲笑官方審查員素友(To Huu)的散文。此人是以下這首詩的作者:

胡志明萬歲
無產階級的指明燈!
斯大林萬歲
偉大的永恆之樹!
和平在他的庇蔭下成長!
殺啊,再殺啊,讓你的雙手永不停歇
讓田地和稻田大量生產稻米
這樣就可以立即繳稅。
讓我們懷著同樣的心一起前進
這樣黨就可以永遠延續
讓我們崇拜毛主席
並建立對斯大林的永恆崇拜。

知識分子因大膽而受到懲罰。批評政權的文學評論很快被禁止;在胡志明的親自支持下,一場運動開始了,類似於中國那場反對胡風和藝術表達自由的運動。該計劃旨在確保河內所有知識分子組成統一戰線。這些知識分子是黨員或與黨關係親密,其中很多人以前參加過抵抗運動。1958年年初,有476名「意識形態破壞分子」被迫公開進行自我批評,且要麼被送往勞改營,要麼被送往越南版的中國勞教所。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正統路線得到加強,而實施赫魯曉夫式改革的誘惑很快遭到拒絕。南方的戰爭使鎮壓受到限制,但又使其得以維持下去。這場戰爭於1957年再次突然爆發,目標是美國支持的吳廷琰(Ngo Dinh Diem)政權激烈的反共政策。1959年5月,越南共產黨做出了一項祕密決定,試圖擴散戰爭並通過派遣部隊和輸送武器來支持戰爭,儘管北越人民要付出巨大代價。這並未阻止政府也在農業方面嘗試中國式的大躍進。這是胡志明本人於1958年10月發表的一系列狂熱的文章所引發的。大規模的灌溉項目加上長期的乾旱,正如在中國那樣,導致產量下降,隨之而來的是一場嚴重的饑荒,受害者人數不詳。戰爭並不足以阻止1964至1965年清除黨內許多親蘇聯的幹部,也不足以阻止它在1967年的重演。這些幹部中包括「胡伯伯」(Uncle Ho)的前私人祕書。此類事件足以表明,越南共產黨領導人與其中國同行有著同樣的反修正主義傾向。清洗的一些受害者未經審判就在獄中待了十多年。(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