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遼寧女監迫害的多位法輪功學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2日訊】三伏天,李方芳被關「小號」,打背銬二十多天心臟病發作;周亞芳遭野蠻灌食,隔離兩年多,枯瘦如柴;年僅24歲的葛顏穎遭酷刑毒打致瘋;尹秀芝在每天的毆打和謾罵下被迫害致經常出現全身或局部不能動。

明慧網報導,多位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

李方芳

瀋陽法輪功學員李方芳,50歲左右,被非法判刑7年,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一小隊,因為堅持煉功,被警察多次威脅。獄警搞株連,強迫一小隊的全體犯人在休息時間裡「坐板」(坐在小板凳上),不讓看電視,不讓去超市購物,讓犯人仇恨法輪功學員。

李方芳因不妥協於2019年7月2日被關進「小號」(監獄嚴管在押人員的小房間),打背銬二十多天不解開,被獄警威脅,如果堅持煉功就一直被銬到出監獄。二十多天裡,即使吃飯、睡覺、上廁所、洗漱,獄警也不給她解開背銬,在其生理期也如此。

中共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7月份正是三伏天,「小號」裡異常炎熱、不透氣。多個包夾(監控法輪功學員)犯人白天晚上輪流看守她,都說「小號」裡太熱,會中暑。李方芳被迫害得心臟病發作。

監獄還利用犯人黃雪迫害李方芳。黃雪,30多歲,是同性戀者,因暴力殺人罪被處死刑緩期2年,心理變態。很多犯人都說她是暴力狂,她在監獄裡多次打人,和多名犯人搞同性戀。警察不管,犯人也怕她。監獄利用這種具有暴力性格的犯人來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

黃雪經常拖拉、大聲咒罵李方芳,不許任何人和李說話。

李方芳被迫害得消瘦衰老,在遭迫害中多次喊「法輪大法好」來抗議,均被打倒在地。她被用塑料膠帶封口、捆綁,被迫害得全身抽搐,以致發病。

周亞芳

法輪功學員周亞芳,50歲左右,遼寧朝陽市人,被非法判刑6年,關押在七監區二小隊,遭隔離迫害兩年多。

因犯人欺負周亞芳,警察處理不公,周亞芳以拒絕勞動來抗議,多次被關進「小號」,不被允許睡覺,被隔離迫害得精神恍惚,一年四季只穿一套衣服,枯瘦如柴、憔悴不堪。

周亞芳因絕食抗議被強迫灌食,經常被戴背銬、插著管在勞動車間裡,很多人都看見過,她瘦得像紙片。

2018年9月29日早晨7點多,周亞芳在工作車間一樓警務台前,被犯人丁鳳君拎著脖子當著教導員艾軍的面拖走。當時周亞芳掙扎著想和警察說話,犯人黃雪來助惡,一起將周亞芳拖走,關到倉庫裡,這樣別人看不見。當時教導員艾軍一句話都沒說,完全不制止犯人的惡性。

參與迫害周亞芳的犯人還有吳瑞、李雲霞等。

當時在七監區二小隊的獄警于洋和孫林心狠手辣,使二小隊成為七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小隊。

葛顏穎

年僅24歲的法輪功學員葛顏穎就是在這個小隊被迫害致瘋的。犯人丁鳳君經常打罵和自己孩子一般大小的葛顏穎,下手狠毒。葛顏穎身上傷痕累累,她穿的衣服褲子被縫在一起,屎尿都拉在褲子裡。

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成肺結核後轉到醫院監區,另有兩名從廣州女子監獄調過來的普通犯人也在二小隊被迫害成精神病人。

尹秀芝

法輪功學員尹秀芝,60歲左右,朝陽人,被非法判刑7年,非法關押在七監區九小隊。包夾犯人陳靜幾乎天天謾罵、踢打她。她多次絕食抗議,身體消瘦得不像樣子,精神也不太正常了,經常出現全身或局部不能動的情況。警察覺得她的情況不對勁了才把陳靜換掉。

疫情期間,尹秀芝被監區裡的生產科長鄭春燕用手銬銬在輪椅上,鄭當著全小隊犯人的面對她破口大罵,使她全身又出現不能動的現象,也不能吃飯。鄭春燕就說她絕食,罰全體九小隊不讓看電視。犯人都很氣憤,尹秀芝的情況大家都看在眼裡,都同情她,儘量不去刺激她,怕她犯病。

鄭春燕卻故意刺激尹秀芝,還牽怒於大夥。鄭欺軟怕硬,鄭有一次和犯人馬靖在警務台對罵,被氣哭,但沒敢把馬靖怎麼樣,因為馬靖有關係,如果別的犯人這樣的話就得被鄭關進「小號」。

犯人馬靖,大連人,三十多歲,詐騙犯、同性戀者,是執行員(註)犯人丁鷗的打手。馬靖在警察的縱容下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把學員帶到倉庫裡毒打,下手很凶。

自1999年7月以來,遼寧省女子監獄執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使用陰毒的手段摧殘過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其中至少45人已被迫害死。2003年該監獄還被中共授予所謂的「國家部級監獄」稱號。

註明:「執行員」是監獄裡地位最高的犯人,很多警察都聽她們的話,因為需要她們管理犯人搞生產,減輕警察的工作;每個小隊都有一個「執行員」。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