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快必:港人不怕 共產黨就怕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5日訊】港版國安法6月底實施以來,儘管香港社會瀰漫紅色恐怖,但愈挫愈奮的市民並未被擊倒,經歷去年浴血的反送中運動,港人目前的抗爭形式也相應巧妙智慧地演變。經常以幽默形式進行街頭抗爭的香港電台節目主持人、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譚得志,8月22日接受《珍言真語》節目訪談時表示,「你看到我的街站,或者你看到我的抗爭,會令你們覺得好笑,不用怕那些警察,這個就是我想達到的目的。」

長期走在抗爭的較前線,快必至今已背上了7條控罪,其中有6條是因言入罪。7月22日當他宣布參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並出選九龍東時,快必送給自己一首詩:「身負7宗罪、無忘衝天刺、殺入立法會、打窒建制派」,清楚表達自許的任務目標及香港人的精神,展現無論情況多惡劣都無阻其抗爭的意志。

「有很多人都提醒我要小心點,你要快點走啊,我說不用了。去外國,走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打國際線,聯繫世界各地。而我呢,就只有守護香港這條線。我的本土的精神,就是和香港共存亡。只要大家都是同心去對抗共產黨,對抗暴政,我就覺得是OK的。」

港版國安法成立之後,許多人提示他不要再開設街站,再去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對於多方的好意提醒,他表示感謝之餘,也提出另一層面的思考,這種溫馨的提示,很容易變成一種白色恐懼的散播。「警察真的是隨時都可以抓人的,因為他有無上的權力,他是代表共產黨,他是代表暴政。暴政就是不受約束的暴力和權力,所以警察是可以抓人。」

如同去年反送中抗爭時港人集體展現如水的堅持與智慧,快必每天早上上街,都左右看一看是否有警察,親朋戚友、隔壁鄰居也自發幫他留意是否有黑社會、警察或者國安在附近伺機而動。「我要預備這些事情,但是我是不怕的。譬如我晚上一個人回家,我肯定就在車裡面放一根棍子,爬山的棍,我是可以解釋得到的。」

沒有退路 「害怕」成為向前的訊號

今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施行的首日,歷年的七一大遊行被禁,白色恐怖下仍有數以萬計的港人走上街頭。快必身穿大陸公安上衣,配上短褲,站在一群港警旁邊神情自若地模仿公安,指著對著他拍照的記者說:「你班記者,報導真相就是顛覆國家政權,全部拉去打靶。」搞笑地諷刺中共直接指揮香港警方,恐怖氛圍似乎即刻消散,帶來歡樂也帶來勇氣。一位香港網友留言說:本來煩悶的心看到快必都笑啦。有人大讚他是真英雄,「敢作敢為,真的漢子,不要當笑話,真有膽量,各位k0L真要學習……」

問他退縮過?他不加思索地說,「真還沒有退縮過。」遭遇過危險嗎?怕嗎?他回憶起去年11月20日「全城出動救理大學生」行動,身旁不遠的朋友,腳被橡膠子彈打中。身處危險邊緣,快必也早有中槍的心理準備,「那一瞬間我又不是害怕的,想著自己中槍會怎樣呢?」

「我現在的心理訓練就是,我越害怕的時候,我就越走得前一點。」快必說,沒有退路了,「害怕」反而成為一種迫使自己向前的訊號。於是,當港人舉「白紙」,不再呼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而他卻不屈服於恐懼,不自我審查,一如既往。

「當然舉白紙也是一種勇氣,但是我們要有勇氣再往前走一些。」「林鄭賊婆(林鄭月娥)很狡猾地說,講『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就『有可能』違反港版國安法。」「她這樣說的話,那些黑警,那條界線越是模糊,那些黑警做事的時候,就越多空間,其實共產黨就是這樣(利用)灰色地帶。」

共產黨只玩心理戰 信「狹路相逢勇者勝」

看透林鄭、港警、中共以模糊的恐嚇發言與法例,無限擴權,製造白色恐怖。「港版國安法就是用來嚇人的,到此為止。」快必說,不久前,他在街頭喊了兩次「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港警警告他喊第三次時,就要逮捕他,「我不怕去警察局,帶我上法庭,就更不怕了。」

他盤算著,若成為第一個因港版國安法被帶上香港法庭的人,法庭則成為他曝光邪惡的平台,「法官你講清楚,只因為我講這八個字,就違反了港版國安法?還是我講了這八個字,就勾結了美國人?有美軍教了我一些搏擊術?我又是海豹突擊隊的成員了?這樣才牽扯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主義還有一個勾結外國勢力,是不是這樣?」

不失一貫的幽默風格,他自嘲地說,自己若被判終身監禁,「那這也是一條國際(抗爭)線,一個國際新聞。」「所以就是那句話『狹路相逢勇者勝』,它不只是一個選舉的口號,而是要真的以身試法,就是所謂的『攬炒』,要讓這個事情爆發出來。」

「當然我也不是說人人都要像我們這樣去勇,去衝,不是這樣。」他說,香港人可以怕,不過怕的話,就離開,「就不要說:我很怕,我要留在這裡,你不要說話,你不要惹怒那個老虎。」

暴政下,不做順民,可以選擇移民,也可以不做暴民,但「要做一個真真正正的抗爭的人民,這是最重要的。講真話,講真善忍。」快必說,共產黨沒有想像中的強大,但是越是恐懼共產黨,共產黨就越是巨大。

中共愚弄人民 自我要求「真」 中共無計可施

快必認為,中共的弱點就是「它愚弄了它的人民」。許多遭受中共洗腦愚弄的大陸人來到香港,也是只看「CCTVB、CCTV」。而真正的中國人講真話,頂天立地,如「王全璋(中國維權律師)、法輪功的朋友」等等。

「基本上共產黨或者香港政府講的話,它全部有個本能就是它們講謊話。而道義在民間,民間才是講真話的。我們是要『真善忍』的真,民間是要真的。」他說,當人民以「真」作為自我要求,「自己對自己有一個這麼高的要求的時候,共產黨就無計可施。」

強大內心來自信仰 信念孕育良知

此外,長期堅守抗爭之路,信仰基督教的快必認為,強大的內心來自於「信仰或者信念」。雖然對未來暫持悲觀態度,但他認為香港人仍要積極抵抗,如同猶太人希伯來民族,三次建國,兩次被滅,直到1948年建立以色列。

「即是流離失所,他們去到美國就做美國人,但是也保持猶太人的身分。在納粹德國時,他們被人屠殺了幾百萬同胞,但是他們依然保持猶太人的身分。」快必說,「信仰」令猶太人保持著始終不變的身分,而這便是香港人可學習用來抵抗的精神,「如果香港是一個民族,我們怎樣保持著這個身分。」

「所以信念和信仰是重要的,每個人都需要有一點信念,那一點信念可以是法輪功,可以是基督教、天主教,可以是佛教、什麼教都好。而那一點信念,孕育著我們的良心。」

而當暴政壓迫下,「良知就可以響起了。這就是信仰、信念的寶貴之處。」快必說,守護自己的良知,就如同《聖經》所言,「保守我的心,勝過保守一切。」身為一個香港的反對派,「就是要有這些資源來承托著我,我為什麼不害怕,可能這些資源,令我可以暫時還撐得住少許。」

港人相互守望 大家都不怕 共產黨就害怕了

幾天前,快必上法庭,發現法院裡坐滿了人,有年輕人也有大媽年長者,「不僅是支持我,也支持很多年輕的抗爭的朋友。」還未開庭,法庭變成了熱鬧的街市,大家熱烈地聊天。庭警說:「你們不要吵,不要吵。」但是大家不理睬庭警,大媽們、年紀大一些的說:「你們死黑警,你們閉嘴吧。」而當法官出來,大家又即刻安靜下來,體現該有的素養。

「那這樣就好了,就能做到香港人,第一是不怕共產黨,不怕林鄭賊婆,不怕港共政權,不怕黑警。去到法庭也不需要怕庭警。」而這也是快必長期在街頭上演「另類抗爭」,期望達到的目的。

「其實這就是現在香港人面對這個暴政,所要做的事情。我覺得,大家都不要怕,而是警察怕;大家都不怕,就是共產黨怕。其實就是這樣。」

「我只是希望我自己能夠堅守我的位置。如果有一天,我也有一些畏縮的時候,就希望大家能守望著我,和我一起去面對這個困境。」快必說。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