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七回 費仲計廢姜皇后

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君有道 賤貨貴德 去讒遠色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我們已經侃了六集了。第六集最後的時候,妲己已經造出了炮烙,把梅柏給殺了(給炮烙)、把杜元銑給砍了頭了。而雲中子留下他的一番話(勸告)之後,離開朝歌回到了終南山。

其實這裡還有一個概念:在現實的環境中,我們看到很多人,在分析中共,特別談到了一些中共官員,包括在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我們都在探討。比如:為什麼警察沒有人性?為什麼中共體制的官員沒有人性、滅絕人性?或者說:喚醒他們的良知!

我在節目中一直跟大家解釋,我說,其實是朋友們的錯,可不是共產黨的錯,因為你不該把它當成人看待,當你去探討人性、良知的時候,那是人類,但中共根本不是人。

所以為什麼很多事情把它比喻成妲己!我老那麼說,你說妲己是人、還是狐狸、妖怪?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我以為在今天的環境中,很多人認識不到,所以就會說希望能夠啟悟它們的良知,或者咒罵它們為什麼沒有人性……

狐狸就是狐狸,蛇就是蛇,妖就是妖,鬼就是鬼。習近平都招鬼上身了,你非要說,你要像君王一樣……要比現出仁慈。那你就是農夫。

農夫跟蛇的故事,西方的預言講得太直白了,他沒有東方的說法(那種隱喻),沒有那麼豐厚的內涵。隱喻、內涵有一個「謎」在其中,那就要求作為觀看者和當事者來講,他能夠分辨這其中的真、偽。

所以梅柏、杜元銑都死在了一個關鍵的問題上:他們都死在「妖怪」手裡面。當然他們都是盡忠的臣子,他們勸的是紂王,而他們直接在紂王面前罵的是妲己。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走到今天。後來出現很多事情,就是他們在能分辨妲己是個妖怪的背景之下,明知道紂王被妖怪所誘惑、所左右,他還要去勸紂王(都是失敗者)。

他講述了一個文化的涵義:生命是有差距的,不同的生命表現出不同的生命特點,你不能夠以自己的道德角度去衡量別人。特別當生命之間出現差距之後,就更應該曉得你自己和對方的處境。所以懂得進,更要懂得退。懂得退是實務。

即使是知道什麼時候該進、什麼時候該退,遇見妖怪你也不能說人話,遇見妖怪說人話是你的錯誤。所以這樣的事情在《封神演義》中,一直演義到了第七回。大概整個演義到第十回,妲己充分展現出作為一個妖怪,它的邪惡之處。

第七回「費仲計廢姜皇后」。所以紂王他先殺了兩個大臣,後殺了他的皇后。這是講,紂王在妖怪的誘惑下,一開始就從有恩於他的生命——根本就是從親密無縫的人身上下手。

詩曰:
紂王無道樂溫柔,日夜宣淫興未休。
月光已西重進酒;清歌纔罷奏箜篌。
養成暴虐三綱絕;釀就酗戕萬姓愁。
諷諫難回下流性,至今餘恨鎖西樓。

喧囂了一夜(月光已西),還在「重進酒」——還在喝酒、狂歡。晝夜狂歡的意思。

嘲「諷」也好、進「諫」也好,「難回下流性」。這裡形容的就是,人被誘惑之後,那不僅是下三品了,完全是一種骯髒、齷齪……

廢掉「三綱」,就不是人了。

話言姜皇后聽得音樂之聲,問左右,知是紂王與妲己飲宴,不覺點頭嘆曰:「天子荒淫,萬民失業,此取亂之道。昨外臣諫諍,竟遭慘死,此事如何是好!眼見得成湯天下變更,我身為皇后,豈有坐視之理!」

保住商朝、成湯,卻與天意相違背。但這裡所闡述的是人之道理。姜皇后跟紂王去討論做人的道理,是非常對的,但是她面對的卻是妖,是自己的夫君、天子、皇上被妖怪給誘惑了。所以在這一點上,她缺少認識。

紂王不是一般的荒淫無道。一般的荒淫無道,其實都跟「妖」有關——人們同樣叫色鬼、色鬼!在我眼裡,中國文化傳遞出來(有文字記載)的內涵,就是落在這點上。

姜皇后乘輦,兩邊排列宮人,紅燈閃灼,簇擁而來,前至壽仙宮。侍駕官啟奏:「姜娘娘已到宮門候旨。」紂王更深帶酒,醉眼眸斜:「蘇美人,你當去接梓童。」妲己領旨出宮迎接。蘇氏見皇后行禮。皇后賜以平身。妲己引導姜皇后至殿前,行禮畢。紂王曰:「命左右設坐,請梓童坐。」姜皇后謝恩,坐於右首。

紂王這時候已經深帶酒意了,喝多了,醉眼呼呼跟妲己說:「蘇美人,你要去接駕了。」

因為她是皇后正宮,肯定是要設坐的。皇后是紂王的原配,妲己是美人,妲己就不能坐了。

──看官:那姜后乃紂王元配;妲己乃美人,坐不得,侍立一旁。紂王與正宮把盞。王曰:「梓童今到壽仙宮,乃朕喜幸。」命妲己:「美人著宮娥鯀捐輕敲檀板,美人自歌舞一回,與梓童賞玩。」其時鯀捐輕敲檀板,妲己歌舞起來。但見:
霓裳擺動,繡帶飄揚,輕輕裙裷不沾塵,嬝嬝腰肢風折柳。歌喉嘹喨,猶如月裡奏仙音;一點硃唇,卻似櫻桃逢雨濕。尖纖十指,愰如春筍一般同;杏臉桃腮,好像牡丹初綻蕊。正是:
瓊瑤玉宇神仙降,不亞嫦娥下世間。

妲己腰肢嬝娜,歌韻輕柔,好似輕雲嶺上搖風,嫩柳池塘拂水。只見鯀捐與兩邊侍兒喝采,跪下齊稱萬歲。

作者用很長的一首詩,去形容妲己的妖艷、誘惑,那種天下無雙。最後他說「瓊瑤玉宇神仙降,不亞嫦娥下世間。」

瓊瑤玉宇神是個妖怪,結果把她比喻成「神仙降」,所以在人的眼睛裡,人在這種酒色迷障的背景之下,你分辨不出什麼是善、什麼是惡。

把真正惡的東西,在他的眼中給看成是善,所以,這個身體(最有形的物質)其實是假的,是迷障來的。這在一般的修行中可能都有類似的說法。當然這是我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啦!

所以有形的東西,反而是不真實的(生命的真實)。如果講得絕對一點,就是:時間是個神。

昨天的我、上個星期的我、即使今天的我,也不是今天的我,時間始終是流動的,所以我們看到現實中的任何一個定格都是不存在的,因為只要它定格了,即已經消失了(時間走過去了)。這在人的層面,是一個非常充滿哲理式的一種認識。

當你內心中有這種認識的時候,你就會豁然開朗,因為你自己的生命會跟隨著時間的流動一起流動——談不上想法,而是對生命的感悟。

想法是固定的(當時產生的),任何一個想法的產生都是針對現實環境中的一種感悟……當你感悟之後就固定下來了,但是你感悟這個花草,花草第二天就出現了改變。

如果放10天、15天你沒給它澆水,沒有照顧它,它就會出現改變了,它已經不是你剛剛拿過來的時候你以為的它(當初對它產生想法的它),但又是它,對不對?

所以在時間的推移過程中,生命都出現了改變。有形的生命就變成最不真實的、又最真實的……

「時間是個神」的認識,會影響我們每一個人。因為每一個人的一生,你周圍的一切,你周圍看到的一切,都是這麼存在著。

姜皇后正眼也不看,但以眼觀鼻,鼻叩於心。忽然紂王看見姜后如此,帶笑問曰:「御妻,光陰瞬息,歲月如流,景致無多,正宜當此取樂。如妲己之歌舞,乃天上奇觀,人間少有的,可謂真實。御妻何無喜悅之色,正顏不觀,何也?」

他講,姜皇后正眼也不看妲己——「眼觀鼻,鼻叩心」,這也表現出:姜皇后自我修行的程度。

姜皇后就此出席,跪而奏曰:「如妲己歌舞,豈是稀奇,也不是真實。」紂王曰:「此樂非奇寶,何以為奇寶也?」

就是說明:姜皇后要正經八百跟大王談了,所以她是有禮在先:「離席,跪而奏曰。」這是有修行、有教養的人應該有的一種境界。

而紂王確實有這種才智,有這種概念,他能夠去一搭一來。用現在的話叫作:有那「智商」吧!

姜后曰:「妾聞人君有道,賤貨而貴德,去讒而遠色,此人君自省之寶也。若所謂天有寶,日月星辰;地有寶,五穀園林;國有寶,忠臣良將;家有寶,孝子賢孫。此四者,乃天地國家所有之寶也。如陛下荒淫酒色,徵歌逐技,窮奢極欲,聽讒信佞,殘殺忠良,驅逐正士,播棄黎老,昵比匪人,唯以婦言是用,此『牝雞司晨,唯家之索』。以此為寶,乃傾家喪國之寶也。妾願陛下改過弗吝,聿修厥德,親師保,遠女侍,立綱持紀,毋事宴遊,毋沉酗於酒,毋怠荒於色;日勤政事,弗自滿假,庶幾天心可回,百姓可安,天下可望太平矣。妾乃女流,不識忌諱,妄干天聽,願陛下痛改前愆,力賜施行。妾不勝幸甚!天下幸甚!」姜皇后奏罷,辭謝畢,上輦遠宮。

「賤貨」,我們現在看就是罵人,罵那女人叫賤貨,意思是說,用錢能買到的,其實都可以扔掉;任何有形的東西(貨),其實都是不值錢的;而任何有形的東西都可以用錢買到。

所以她才稱為賤貨。

「賤貨而貴德」,這裡面的德,是講「境界」。我以為應該不單純是人中說的「道德」。

道德珍貴,我覺得都太表面話了,跟真實的生命是有距離的。所以「賤貨而貴德」,我更傾向於是指人們對有形的東西、貪婪物質的一切不應該看重,真正應該看重的是生命境界。

所以想「貴德」的話,就「去讒而遠色」。

有些人嘴很甜,那都是壞人。有禮節的人,不是甜言蜜語的人。遠色,那就是離開女人。反過來,相對應的說:那女人相互之間誇獎,就是羨慕、妒忌、恨!更可怕,對吧!

「此人君自省之寶也」,這是君王自我反省的「寶」……這就變成了一個皇后去勸自己的君王:不要聽女人之言。要跟自己的臣將在一起,不要跟女人在一起,要按照紀律,要對自己有約束,要對自己真實的把握,如果沉溺於酒色那就完了。如果你能夠改變,那天心可回,百姓可安,天下可望太平矣……

姜皇后再次面對妲己,妲己給她跳了一回舞、唱一番歌,她眼觀鼻,鼻觀心,根本就不看的,扭臉來就衝著紂王來這麼一套。這裡她沒說妲己,但反過來她又說了妲己,因為紂王說妲己乃是奇寶也。姜皇后說:什麼是奇寶?就又把她說了一番。

因為她終歸是個皇后,在一個國家裡面她跟大王是平起平坐的,紂王同樣要讓她三分。

且言紂王已是酒醉,聽妾皇后一番言語,十分怒色:「這賤人不識抬舉!朕著美人歌舞一回,與他取樂玩賞,反被他言三語四,許多說話。若不是正宮,用金瓜擊死,方消我恨。好懊惱人也!」

此時三更已盡,紂王酒已醒了。叫:「美人,方纔朕躬著惱,再舞一回,與朕解悶。」妲己跪下奏曰:「妾身從今不敢歌舞。」王曰:「為何?」妲己曰:「姜皇后深責妾身,此歌舞乃傾家喪國之物。況皇后所見甚正,妾身蒙聖恩寵眷,不敢暫離左右。倘娘娘傳出宮闈,道賤妾蠱惑聖聰,引誘天子,不行仁政,使外庭諸臣持此督責,妾雖拔髮,不足償其罪矣。」言罷淚下如雨。

這是妲己過人之處,也就是妖怪比人厲害,她沒說姜皇后是錯的,她說姜皇后說的有道哩,而她的這番道理對我來講你不能賴我。歌舞是我唱的、跳的,可是姜皇后不喜歡,那她把這話傳出去的話,所有罪名都是我,那我怎麼還能跳舞呢?

其實妲己早知道紂王已是她的囊中之物,而書中描繪的是紂王發怒在先,妲己這番言論在後,也就是妲己故意引紂王發怒從而借紂王之手殺掉姜皇后,報復在其中。這是她真正的過人之處。

人是戰勝不了妖魔鬼怪的,因為人的能力就在那裡,所以「人定勝天」是一句最愚蠢的話。在人定勝天和自我膨脹的過程中,大多會出現這些妖魔鬼怪的東西。

紂王聽罷,大怒曰:「美人只管侍朕,明日便廢了賤人,立你為皇后。朕自做主,美人勿憂。」妲己謝恩,復傳奏樂飲酒,不分晝夜。不表。

就現在來講,大家說「天滅中共」,共產黨是鬼來的,習近平招鬼上身的話,同樣會達到這種效果,他無法左右自己。

一日,朔望之辰。姜皇后在中宮,各宮嬪妃朝賀皇后。西宮黃貴妃──乃黃飛虎之妹──馨慶宮楊貴妃俱在正宮。又見宮人來報:「壽仙宮蘇妲己候旨。」皇后傳:「宣!」妲己進宮,見姜皇后昇寶座,黃貴妃在左,楊貴妃在右,妲己進宮朝拜已畢。姜皇后特賜美人平身。妲己侍立一旁。二貴妃問曰:「這就是蘇美人?」姜后曰:「正是。」因對蘇氏責曰:「天子在壽仙宮,無分晝夜,宣淫作樂,不理朝政,法紀混淆;你並無一言規諫。迷惑天子,朝歌暮舞,沉湎酒色,拒諫殺忠,壞成湯之大典,國家之安危,是皆汝之作俑也。

她們都是紂王的女人,當皇后跟兩個貴妃擺在一起來責怪蘇美人,那就是正經八百的聲討她,而且把所有責任推到她身上。

現在很多家庭出現了男、女衝突,大街上看到很多大娘、大媽——正宮,拽幾個姊妹把小三打了一頓,把她衣服扒了光不溜條。在人的環境中就這麼地表達,談不上對、錯。但是女人之間的羨慕、妒忌、恨,卻是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男人,那種憎惡之心、妒忌之心,比男人厲害。

從今如不悛改,引君當道,仍前肆無忌憚,定以中宮之法處之!且退!」

皇后有管理後宮女子的家法,所以她就威脅妲己說:「定以中宮之法處之」。

妲己忍氣吞聲,拜謝出宮,滿面羞愧,悶悶回宮。時有鯀捐接住妲己,口稱「娘娘」。妲己進宮,坐在繡墩之上,長吁一聲。鯀捐曰:「娘娘今日朝正宮而回,為何短歎長吁?」妲己切齒曰:「我乃天子之寵妃,姜后自恃元配,對黃、楊二貴妃恥辱我不堪,此恨如何不報!」

鯀捐曰:「主公前日親許娘娘為正宮,何愁不能報復?」妲己曰:「雖許,但姜后現在,如何做得?必得一奇計,害了姜后,方得妥貼;不然,百官也不服,依舊諫諍而不寧,怎得安然。你有何計可行?其福亦自不淺。」

鯀捐對曰:「我等俱係女流,況奴婢不過一侍婢耳,有什深謀遠慮。依奴婢之意,不若召一外臣,計議方妥。」妲己沉吟半晌曰:「外官如何召得進來。況且耳目甚眾,又非心腹之人,如何使得!」

這很奇怪,書中,妲己報復的人幾乎都是當面痛斥她、羞辱她的人。一般來講,妲己很少先出手,她只在紂王身上使賤,之後,旁邊的人看不過眼而去勸阻她。因為她終歸是個女流之輩,她沒有名分(在別人眼中她的名分是不堪一提的),在這個背景之下她去報復。

這裡也可能包含著一種使命。但所有罵她、羞辱她的幾乎都在人的層面,被她殺掉的也都是人,她殺不了神仙。這在現在的環境中所有朋友可以借鑑:動物就是動物、妖就妖、鬼就是鬼,而人是戰勝不了牠們的。

物以類聚,妲己身邊的侍女同樣跟她一樣的壞,原因就是她身為卑賤之軀,老想讓主人取得歡樂來獲得自己的好處。所以自卑、自賤的人在現實的環境中為了獲得利益的時候,大多是惡的,他的生存過程就是惡的,否則他們也很難成為奴僕之間的關係。

好人身邊的隨從自然會好,惡的自然會是惡,否則配不出對來。這裡講的同樣是這個意思。所以妲己就講:即使我給她弄下來,即使紂王宣我為娘娘,肯定百官不服,所以我們必須想個計謀。

這些下人出了壞主意,她說我也是女人之流,我根本沒主意,不如找個外臣來商議對策。妲己說外臣進不了內宮,又不是心腹之人,這使不得。

她也知道會出事,但有一句話叫「色膽包天」,人都色膽包天更不用說妖怪。人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就會做出超越人類道德約束的做法。

鯀捐曰:「明日天子幸御花園,娘娘暗傳懿旨,宣召中諫大夫費仲到宮,待奴婢吩咐他,定一妙計,若害了姜皇后,許他官居顯任,爵祿加增,他素有才名,自當用心,萬無一失。」妲己曰:「此計雖妙,恐彼不肯,奈何?」鯀捐曰:「此人亦係主公寵臣,言聽計從;況娘娘進宮,也是他舉薦。奴婢知他必肯盡力。」妲己大喜。

這是下人給妖怪出的主意。妲己一聽這個就高興了,就寫了一封信要下人在第二天去御花園賞花的時候給費仲。

那日紂王幸御花園,鯀捐暗傳懿旨,把費仲宣至壽仙宮。費仲在宮門外,只見鯀捐出宮問曰:「費大夫,娘娘有密旨一封,你拿出去自拆,觀其機密,不可漏泄。若事成之後,蘇娘娘決不負大夫。宜速,不宜遲。」鯀捐道罷,進宮去了。

就這樣把費仲招到了壽仙宮。他在宮門外不敢進宮(一進宮肯定會殺他),侍女說:娘娘有道密旨要給你,回你自己的家再看,你只要按照娘娘意願去做的話,那肯定要得好處的。

費仲設計,就害了姜皇后。

金風未動蟬先覺 暗送無常死不知

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僕人,反過來講,什麼樣的僕人就能促成什麼樣的主子。

「心正則手足正,心歪則手足邪。」有朋友留言說這句話說得挺絕的。

其實它講「心正」的「心」是指皇上、天子。那君王如果正的話,臣子就正,其實就是「物以類聚」這麼一種概念;可以把它理解為一種境界,什麼樣境界的生命,就會聚合在什麼樣的一個氛圍裡。恰恰就是「賤貨而貴德、去讒而遠色。」這是君王之道,是姜皇后當時跟天子講的。

費仲他拿著這個信就回去了,回到府裡打開一看,啊?讓我去害姜皇后?

這種事作為臣子的誰看見都害怕,王立軍不就這麼回事嗎?(薄熙來)嫂子把英國人殺了,讓他去把這事給了了,王立軍知道這事辦起來很麻煩……那薄熙來後來也聽明白了……

所以現在中共的體制,同樣死在女人身上。

現在習近平身邊出了一個「三七婆」,太厲害了,她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影響力與內在氛圍可高過了當時的谷開來——她出手的概念、背景是不同的——谷開來只是表現在人這個層面。

如果「七」在香港人的眼中是這麼個解讀(罵人無能)的話,那三七婆代表的涵意就立體了。它有陰陽反背、正負顛倒的含義在裡頭。那弄在習近平身上,是夠它一弄的 。

費仲接書,急出午門,到於本宅,至密室開拆觀看:「乃妲己教我設謀,害姜皇后的重情。」看罷,沉思憂懼:「我想起來,姜皇后乃主上元配;她的父親乃東伯侯姜桓楚,鎮於東魯,雄兵百萬,麾下大將千員;長子姜文煥又勇貫三軍,力敵萬夫,怎的惹得他!若有差訛,其害非小。若遲疑不行,她又是天子寵妃。那日她若讎恨,或枕邊密語,或酒後讒言,吾死無葬身之地矣!」

所以費仲打開信看過後,他自己也害怕。他說我要害了姜皇后,她父親是東伯侯姜桓楚……那誰惹得起他?

姜皇后是姜文煥的妹妹。

心下躊躕,坐臥不安,如芒刺背。沉思終日,併無一籌可展,半策可施。廳前走到廳後,神魂顛倒,如醉如痴。坐在廳上,正納悶間;只見一人,身長丈四,膀闊三停,壯而且勇,走將過去。費仲問曰:「是什麼人?」

那人忙向前叩頭,曰:「小的是姜環。」費仲聞說,便問:「你在我府中幾年了?」姜環曰:「小的來時,離東魯到老爺臺下五年了。蒙老爺一向抬舉,恩德如山,無門可報。適纔不知爺爺悶坐,有失迴避,望老爺恕罪。」

費仲一見此人,計上心來,便叫:「你且起來,我有事用你。不知你肯用心去做否?你的富貴亦自不小。」姜環曰:「若老爺吩咐,安敢不努力前去?況小的受老爺知遇之恩,便使不得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這種事情,任何一個下人知道後都沒有選擇,老爺說了,你辦一件什麼什麼事,你先嚇尿了,那老爺就得殺你了,因為你知道老爺要幹嘛了。所以,有權勢的人,當密謀害人的時候,密謀不成,一定殺掉所有知道真情的人。

這聽起來有點像現在習近平,幫過他的人,都被他毀了。唯一差別就是:習近平沒殺掉他們。但的確都被他毀了,這也是真的。

所以,道理很簡單,我跟你交了底了,你知道我的底牌了,當你知道我的底牌之後,總有一天你能把我害了。那與其你把我害了,不如我先把你害了。因為主人交給僕人的主意本身就是害人了,所以我害一個是害,害一千同樣是害,害兩個是一雙。所以當我害人的時候就是為了我不被害,那既然我個人就是這麼個概念的話,那我還怕害人嗎?

大家要理解,從人上理解,當人遇見「惡」的時候,你根本不用分析「事情」,很多人現在就是分析「事情」,這些事情對、錯、因為~~所以~~都沒用。

任何一件事情不用看它人中的對、錯,那只是個借鑑,而是去看他出手時心態是什麼,如果看不到這一點,很容易的事情都會做成複雜的——所有想把事情做複雜的人,都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沏茶、倒水都有規距,按著規距走就行。但當他破掉沏茶、倒水這個規矩時,有自己一套的時候,那你就要小心了。因為他動心思了,人動心思,而不明言,那就是有點問題。

費仲大喜,曰:「我終日沉思,無計可施,誰知卻在你身上!若事成之後,不失金帶垂腰,其福應自不淺。」姜環曰:「小的怎敢望此。求老爺吩咐,小人領命。」費仲附姜環耳上:「……這般這般,如此如此,若此計成,你我有無窮富貴。切莫漏泄,其禍非同小可!」
姜環點頭,領計去了。

這正是: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
有詩為證。

詩曰:
姜后忠賢報主難,孰知平地起波瀾。
可憐數載鴛鴦夢,取次凋殘不忍看。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金風,就是秋風(秋,於五行中屬金)。所以秋天未到的時候,那知了早已沒了,所以你聽不到知了聲的時候,就是秋天要到了,可是你當時的感覺還是夏天。這句話說得很絕的。

「無常」是鬼魅,暗送無常——死期到了,但人不知。所以這句話是滿貼切的。

「姜后忠賢報主難……」姜皇后應該是被害得挺慘的。在當初設計時,並沒有走到這一步,而是一步壓一步走到這份兒上。算命中有一句話叫:「一步錯、步步歪。」

所有做惡的人,他起初也沒有想最終做得那麼惡,這裡面就像鬼上身、鬼纏身一樣,他一開始不想鬼上身,他一開始只想借助某種力量,但一旦招鬼上身的時候,他沒有力量擺脫,因為環境會迫使他「一步錯、步步歪」,所以人看似掌握權力,實際都是被動的。

話說費仲密密將計策寫明,暗付鯀捐。鯀捐得書,密奏與妲己。妲己大喜,正宮不久可居。

一日,紂王在壽仙宮閒居無事,妲己啟奏曰:「陛下願戀妾身,旬日未登金殿,望陛下明日臨朝,不失文武仰望。」王曰:「美人所言,真是難得!雖古之賢妃聖后,豈是過哉。明日臨朝,裁決機務,庶不失賢妃美意。」

──看官:此是費仲、妲己之計,豈是好意?表過不題。

紂王一聽,哇!這傢伙多知情答禮!怎麼看怎麼好、怎麼看怎麼難得。明日臨朝,得辦點正事,也不失賢妃之美意。

這實際就是費仲和妲己的計謀。那費仲的主意,只要妲己一動,一切都跟著動了。

次日,天子設朝,但見左右奉御保駕,出壽仙宮,鑾輿過龍德殿,至分宮樓,紅燈簇簇,香氣氤氳。正行之間,分宮樓門角旁一人,身高丈四,頭帶紮巾,手執寶劍,行如虎狼,大喝一聲,言曰:「昏君無道,荒淫酒色,吾奉主母之命,刺殺昏君,庶成湯天下不失與他人,可保吾主為君也!」一劍劈來。

刺客拿著劍就來了。紂王本身就武藝高牆,旁邊又是護駕,這刺殺本來就不可能,三兩下就把這爺兒們捆了。

兩邊該多少保駕官,此人未近前時,已被眾官所獲,繩纏索綁,拿近前來,跪在地下。紂王驚而且怒,駕至大殿陞座,文武朝賀畢,百官不知其故。王曰:「宣武成王黃飛虎、亞相比干。」

二臣隨出班拜伏稱臣。紂王曰:「二卿,今日陞殿,異事非常。」比干曰:「有何異事?」王曰:「分宮樓有一刺客,執劍刺朕,不知何人所使?」黃飛虎聽言大驚,忙問曰:「昨日是那一員官宿殿?」

黃飛虎是鎮國武侯王,那等於是總司令。

誰是當班的?

內有一人,乃是「封神榜」上有名,官拜總兵,姓魯名雄,出班拜伏:「是臣宿殿,並無奸細。此人莫非五更隨百官混入分宮樓內,故有此異變!」

魯雄出班。說我是當班的。我當班並無奸細,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黃飛虎吩咐:「把刺客推來!」眾官將刺客拖到滴水之前。天子傳旨:「眾卿,誰與朕勘問明白回旨?」

班中閃出一人進禮稱:「臣費仲不才,勘明回旨。」

──看官,費仲原非問官,此乃做成圈套,陷害姜皇后的;恐怕別人審出真情,故此費仲討去勘問。

這裡很有趣。就是說,寫《封神演義》的人很有水平,他寫,在分宮樓,讓姜環去刺殺紂王。

大家記得,雲中子那支寶劍,也是掛在分宮樓上。所以朋友們一定要從中能夠意識到很有趣的東西:什麼都是一還一報,最後結了。

雲中子拿的木劍掛在分宮樓,妲己跟費仲設計讓姜環站在分宮樓,拿著一把真寶劍。

雲中子設計用木劍要除妖,來使得整個朝廷(朝歌)能夠安穩;妲己、費仲設計讓姜環站在那兒(分宮樓)刺殺,是製造混亂(殺人、設計害人)。

所以妲己、費仲設計害人,用的是殺人的劍;雲中子斬妖除魔用的是傷不了人的木劍,專門除妖的劍。

所以我說寫這本書的人不得了,完全不得了。我也跟大家解釋過,當習近平講出「方得始終」的時候,他收不回去了。方得始終就是定數。

它這裡面這麼寫也叫定數,所以這是一環扣一環、一環扣一環。在大多數朋友眼睛裡不會意識到它是相互接洽在一起的,但是我們生命自己內在是有這種相互關聯和屬性。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話說費仲拘出刺客,在午門外勘問,不用加刑,已是招成謀逆。費仲進大殿,見天子,俯伏回旨。百官不知原是設成計謀,靜聽回奏。

那費仲就把刺客給弄走了。那本身是圈套嘛!費仲不想讓別人去審,別人審就得審麻煩了。那費仲跳出來,別人也不用去審了,因為別人都被蒙在鼓裡頭。

費仲把他弄出午門外,那都不用審了,那設計已成嘛!扭過來,就回來了。靜聽回奏。

王曰:「勘明何說?」費仲奏曰:「臣不敢奏聞。」王曰:「卿既勘問明白,為何不奏?」費仲曰:「赦臣罪,方可回旨。」王曰:「赦卿無罪。」

費仲奏:「刺客姓姜名環,乃東伯侯姜桓楚家將,奉中宮姜皇后懿旨,行刺陛下,意在侵奪天位,與姜桓楚而為天子。幸宗社有靈,皇天后土庇祐,陛下洪福齊天,逆謀敗露,隨即就擒。請陛下下九卿文武,議貴議戚,定奪。」

紂王聽奏,拍案大怒曰:「姜后乃朕元配,輒敢無禮,謀逆不道,還有什麼議貴議戚?況宮弊難除,禍潛內禁,肘腋難以隄防,速著西宮黃貴妃勘問回旨!」紂王怒發如雷,駕回壽仙宮。不表。

稍微明白一點的人都不會這麼做的。可是紂王聽完之後,不加任何思索就去幹這事了。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事情發生的時候就這樣……有朋友說,這就是故事啦!

我給你舉個例子,你看香港的警察,那時候打得一塌糊塗,對不對!香港警察對香港人那簡直是恨得就像殺了他們爹,殺了他們孩子似的。

可是在區例會大選之後,那香港警察立刻就歇菜了。真的,他立刻就變得跟原來不一樣了,所以那些人生活在自己的想像當中,他以為是這樣。

紂王這麼想,是因為姜皇后曾經罵過、勸阻過他、也直接罵過妲己。就像民間說的一句話:「勸賭不勸嫖。」——男女通殺。

賭錢的你可以勸他,因為他也知道不好,他只不過忍不住。但是亂搞男、女(女、男)的,而且熱戀的,你真別勸了。所以所有被紂王殺的都是因為勸這事。

為什麼姜皇后罵妲己是「賤貨」,是因為她是動物——是女人的身體被動物控制,從而蠱惑紂王、毀掉天下。沒有什麼看得起誰、看不起誰的意思。我們陳述的就是一種生命過程。

且言諸大臣紛紛議論,難辨假真。內有上大夫楊任對武成王曰:「姜皇后貞靜淑德,慈祥仁愛,治內有法。據下官所論,其中定有委曲不明之說,宮內定有私通。列位殿下,眾位大夫,不可退朝,且聽西宮黃娘娘消息,方存定論。」百官俱在九間殿未散。

西宮黃娘娘是黃飛虎的妹妹。

話言奉御宮承旨至中官,姜皇后接旨,跪聽宣讀。奉御官宣讀曰:
「敕曰:皇后位正中宮,德配坤元,貴敵天子,不思日夜兢惕,敬修厥德,毋忝姆懿,克諧內助,乃敢肆行大逆,豢養武士姜環,於分宮樓前行刺,幸天地有靈,大奸隨獲,發赴午門勘問,招稱:皇后與父姜桓楚同謀不道,僥倖天位。彝倫有乖,三綱盡絕。著奉御官拿送西宮,好生打著勘明,從重擬罪,毋得狥情故縱,罪有攸歸。特敕。」

就這麼發了一封道旨。姜皇后一聽就放聲大哭。

姜皇后聽罷,放聲大哭道:「冤哉!冤哉!是那一箇奸賊生事,做害我這箇不赦的罪名!可憐數載宮闈,克勤克儉,夙興夜寐,何敢輕為妄作,有忝姆訓。今皇上不察來歷,將我拿送西宮,存亡未保!」

姜后悲悲泣泣,淚下沾襟。奉御官同姜后來至西宮。黃貴妃將旨意放在上首,尊其國法。姜皇后跪而言曰:「我姜氏素秉忠良,皇天后土,可鑑我心。今不幸遭人陷害,望乞賢妃鑑我平日所為,替奴作主,雪此冤枉!」

黃貴妃她同樣她也不知道發生什麼,她只知道表面。

黃妃曰:「聖旨道你命姜環弒君,獻國與東伯侯姜桓楚,纂成湯之天下。事干重大,逆禮亂倫,失夫妻之大義,絕元配之恩情。若論情真,當夷九族!」

姜后曰:「賢妃在上,我姜氏乃姜桓楚之女,父鎮東魯,乃二百鎮諸侯之首,官居極品,位壓三公,身為國戚,女為中宮,又在四大諸侯之上。況我生子殷郊,已正東宮,聖上萬歲後,我子承嗣大位;身為太后,未聞父為天子,而能令女配享太廟者也。我雖係女流,未必癡愚至此。且天下諸侯,又不止我父親一人,若天下齊興問罪之師,如何保得永久!望賢妃詳察,雪此奇冤,並無此事。懇乞回旨,轉達愚衷,此恩非淺!」話言未了,聖旨來催。黃妃乘輦至壽仙宮候旨。

紂王宣黃妃進宮,朝賀畢。紂王曰:「那賤人招了不曾?」黃妃奏曰:「奉旨嚴問姜后,並無半點之私,實有貞靜賢能之德。后乃元配,侍君多年,蒙陛下恩寵,生殿下已正位東宮,陛下萬歲後,彼身為太后,有何不足,尚敢欺心,造此滅族之禍!況姜桓楚官居東伯,位至皇親,諸侯朝稱千歲,乃人臣之極品,乃敢使人行刺,必無是理。姜后痛傷於骨髓之中,啣冤於覆盆之上。即姜后至愚,未有父為天子而女能為太后、甥能承祧者也。至若棄貴而投賤,遠上而近下,愚者不為;況姜后正位數年,素明禮教者哉!妾願陛下察冤雪枉,無令元配受誣,有乖聖德。再乞看太子生母,憐而赦之。妾身幸甚!姜后舉室幸甚!」

黃貴妃來到壽仙宮之後,就跟紂王講述了姜皇后的理由。姜皇后講的很清楚,我的兒子殷郊已經成了太子,那麼當王爺百年之後,我的兒子接位,我就是皇太后,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我殺了你,然後讓我父親作皇上,那我算怎麼回事?我現在已經是皇后了,對不對?

這個道理是非常通的,所以作為人的紂王在聽完黃貴妃的這一份講述之後,他自己也承認。

紂王聽罷,自思曰:「黃妃之言甚是明白,果無此事,必有委曲。」正在遲疑未決之際,只見妲己在旁微微冷笑。

大家一定要明白這道理:狐狸高過人、動物。牠只不過是沒有人的肉身。再說妲己,女媧要狐狸上人身,然後去攪亂朝廷的時候,其實他講述了一個概念:在人中,有很多人就是狐黃白柳附體的。

狐黃白柳附體的概念,是從《封神演義》流傳下來的。他講述了一個動物上人身有機會修成仙的理由。

女媧造了人,女媧同樣造了禽和獸,這是中國文化傳統。所以女媧讓千年的狐狸上人身,說如果你能夠把這個事做完了,我讓你修得正果。在我的理解中,這就是在現實環境中,很多人被狐、黃、白、柳、蛇附體的緣由,是因為當初造人的神允許這麼做。但是他有一個前提:你不許害人。

但是,所有狐黃白柳牠一定會害人!這裡頭有人中的相生相剋道理。所以我們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一個朝代走向敗落的時候,必然出現妖魔鬼怪。這不是別人安排的,是當初女媧安排的。

夏、商、周,是中國歷史中有文字記載之後,被承認的「朝代」的起始。夏朝是一個開始,商是中心,到了周,走向了「人」的文化——《周易》、《八卦》、文字、毛筆字、繪畫,所有文字記載的詩歌,《史記》的一切,是從那開始的。

所以商朝的滅亡,奠定了狐黃白柳上人身體的文化。每一個朝代在更替中,狐黃白柳上人體。

為什麼習近平招鬼上身,是有他緣由的,當他招了鬼,他就會有力量,但同時給自己奠定了滅亡的基礎。

為什麼說江澤民是蛤蟆,曾慶紅是螃蟹,同樣是這個道理。我相信朋友能聽懂我說的意思。

妲己是隻狐狸,開創了以神話故事的方式,告誡今天的人:這一切都是真的。人中的狐黃白柳就這麼來的(所以牠一定會超越於人的能力)。

粉身碎骨俱不懼 只留清白在人間

在黃妃向紂王陳述完之後,紂王就自己索思:可能還真是冤枉了姜皇后。在遲疑未決之際,那妲己在旁邊冷笑。就是說,妲己一直在邊上(這故事也就這麼寫著)。

所以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講的:「人戰勝不了鬼。」

紂王見妲己微笑,問曰:「美人微笑不言,何也?」妲己對曰:「黃娘娘被姜后惑了。從來做事的人,好的自己播揚,惡的推於別人。況謀逆不道,重大事情,他如何輕意便認。且姜環是他父親所用之人,既供有主使,如何賴得過。且三宮后妃,何不攀扯別人,單指姜后,其中豈得無說。恐不加重刑,如何肯認!望陛下詳察。」紂王曰:「美人言之有理。」

你可以注意到,只要紂王不跟妲己對語的話,紂王就有著惻隱之心。只要他跟妲己一對話,他就完了。

我說這意思,就是要知道,真正動物上人身時,牠的作用、牠的力量是在這裡。所以紂王不是不明白,而是一步一步走歪了。

哪裡會刺殺紂王,一個傻爺們在邊上,在分宮樓拿把劍~~呀!你是昏君,你貪色,喀的要斬你。神經病吧(我猜)!那紂王自己也是能文善武的人,他又何嘗不懂得一般人近不了他的身的。就以姜皇后的父親來說,作為四大伯侯之一,他派這麼個人在宮門邊上等著,我殺他?不可能的!

你就不用什麼太動腦的,就可以明白。但是為什麼他這麼寫。就是人們處於癡迷的一個狀況,人就是呆傻的。

天下最愚蠢的話,就是熱戀中的情人說的:海枯石爛永不變心——不就說明他永遠變心嗎?因為海枯不了,石頭也爛不了。所以這是一句胡話。但胡話人們又都認,你就知道人們在癡迷的時候,他是失智的,是失去智慧的。

這裡我想說:當妲己走到這份上的時候,一定往死了做,這就是一個動物之狠,妲己之狠。他的兇狠之處就是一不做二不休。

你可以看看現在的香港事件也好,中共做的其它事情也好,它就是類似的,它不會回頭的。

黃妃在旁言曰:「蘇妲己毋得如此!皇后乃天子之元配,天下之國母,貴敵至尊,雖自三皇治世,五帝為君,縱有大過,止有貶謫,並無誅斬正宮之法。」

他搬出了三黃、五帝。

三黃、五帝之後就是大禹治水時代。在那個時候是有神、有仙的概念,祂們與人同在一世的。到了夏、商的時候,卻是動物的概念——這是兩個階段。

而自三黃五帝之後,都是尊崇正宮娘娘的,這是國家應該具有的一種道德約束。殺掉國母,就等於殺掉天子。這是一個規矩。他講述了:在中國歷史中,商朝敗落的同時,一個新的階段出現了。

我從另外一個角度講:大禹治水,跟世界上說的諾亞方舟的概念是一樣的(大洪水時期)。我曾經做過對比,那時候的希臘神話當中,有半人、半獸、半神、半仙,他們之間是可以相互溝通交往生子的。

那個時候沒有妖,人與妖之間不會碰到。這個大家要聽明白,人與妖之間可沒有亂來的。是半神、半仙那個層面出現了問題,所以出現了大洪水。大洪水之後把人大規模淘汰了,所以就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在中國看到的就是大禹創造了「夏」,但整個人就低了一檔。之後,不是人、神之間相互有了婚姻,而是人、妖之間開始出現了問題。你可以看一看中外的歷史、神仙故事,包括印度人留下來的書——凡是記述3300年前左右的——《摩西出埃及記》當中有著類似的東西。

從某種程度來看,是人走向了墮落的一大階段,這個階段在我眼中~~一直走到了今天,今天妖、鬼出現了絕頂的東西,就是共產黨——更加遠離了生命本來的屬性——這是我能理解到的。

這裡講的是:從來沒有人敢去斬正宮的。

妲己曰:「法者乃為天下而立,天子代天宣化,亦不得以自私自便,況犯法無尊親貴賤,其罪一也。陛下可傳旨:如姜后不招,剜去他一目。眼乃心之苗,他懼剜目之苦,自然招認。使文武知之,此亦法之常,無甚苛求也。」紂王曰:「妲己之言是也。」

以權力作為威脅、以「法」治國者必邪惡。它的邪惡來自於妖、來自於狐狸。這裡講的:

「法者乃為天下而立,天子代天宣化,亦不得以自私自便,況犯法無尊親貴賤之別。」

這話說得對不對?

犯法,無尊、親、貴、賤之別。同樣,你是當事人(被刺者),怎麼能以法律的名義(法者乃為天下而立),以人中的權力者(天子代天宣化),去把姜后屈打成招呢?去採取酷刑呢?

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講,歷史上的所謂法學家都是殺人掠貨的,在生命的屬性中是惡的。因為當他以法律名義出現的時候,他是藉著人中的「權力」,藉「犯法無尊親貴賤之別,其罪一也。」的概念,來維護自己的利益。

他是盜取了概念,用法律的名義任意胡來,這就是「為私」了。

紂王為私了,而敢出這種主意的人是獸、是妖、是怪。

妲己講的話,跟現在習近平講的話一模一樣。所以當他施以酷刑的時候他覺得非常在理。

香港警察所作所為跟妲己這一段話是一樣的。所以我說過:林鄭是非常邪惡的女人,非常陰邪的女人,就在這裡。因為你看不到她對生命的憐憫,你只能看到她極端邪惡、自私的手法,和陰邪的目光、身體的語言。

黃貴妃聽說欲剜姜后目,心甚著忙,只得上輦回西宮;下輦見姜后,垂淚頓足曰:「我的皇娘,妲己是你百世冤家!君前獻妒忌之言,如你不認,即剜你一目。可依我,就認了罷!歷代君王,並無將正宮加害之理,莫非貶至不遊宮便了。」

這段故事就是展現妖的邪惡。大家不能理解中共的邪惡(只有人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到的),其實就是展現著一種動物的屬性。

姜后泣而言曰:「賢妹言雖為我,但我生平頗知禮教,怎肯認此大逆之事,貽羞於父母,得罪於宗社。況妻刺其夫,有傷風化,敗壞綱常,令我父親作不忠不義之奸臣,我為辱門敗戶之賤輩,惡名千載,使後人言之切齒,又致太子不得安於儲位,所關甚巨,豈可草率冒認。莫說剜我一目,便投之於鼎鑊,萬剮千錘,這是生前作孽今生報,豈可有乖大義。古云『粉骨碎身俱不懼,只留清白在人間』……」

當人與妖對壘的時候,人戰勝不了妖、鬼。這裡姜皇后講出了一個做人的道理,她講:前輩子造的孽。佛家講的:造業力。

她造什麼業力了?

作為一個生命,當她嫁給紂王的時候,就是業力所致,這是命運上的安排。

人們現在總是找出理由來證明、說明……來如何如何……

就像我常說,你做夢了,夢裡的一些事情,到你一睜眼你知道:有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要發生了!你不可能跟任何人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因為沒有人能證明,你也不可能把夢拿過來。

所以這裡說的意思是:我們的生命是連貫的,在人間的過程(一生命運)有它的理由。就像你去西單商場,出來走幾步,到西單大街了,你想到東單大街,你只能坐車過去,這就是理由。

人的一生,就是中間「坐車」這一段。上車了,就是你生出來了。在車上,你一定碰上與你相關的人……人的一生就是這麼個故事,但不是你生命的真實,因為當你不得不下車的時候(一生)也就過去了。但是人們的恩怨、情仇卻在這個過程中留下了。

你在東單下車(離世)了,你就走了。後來一扭眼(轉生)一看,在德勝門那兒又碰上他了!這事就有問題了!故事就是這麼來的、恩恩怨怨就這麼來的。

他有他的理由、你有你的理由,而彼此相遇,卻有著更高的理由。因為人間的理由只在這個層面,而更高的理由就像放那骨牌似的,這麼一抖,你抖的勁兒大、勁兒小,可以讓骨牌走的角度、速度發生變化。

每個人看自己的狀況,同樣有著不同的層面(業力、命運),但只有修煉才有機會看清。聰明沒有用,聰明只會害人。

就像一杯茶,折騰半天,都在杯裡,而智慧則是:可以潑出去這杯水,他不受控於這個杯子——杯子再好、再不好,它是一種限制(它是一種氛圍,同時是一種限制)。

所以作為姜皇后本身,(當遇到妖)被害的時候,作為一個真正的人,他應該如何表達?

其實姜皇后講述了這麼一個概念:「粉骨碎身俱不懼,只留清白在人間。」

留清白在人間,這是生命境界昇華的基礎,就是用自己的肉身償還了所有的業力,就像在老君爐裡面一樣,錘煉出生命本身的純淨。

這裡面包含了一些信仰中的故事。換一個角度講,人間環境的一切,跟自己生命的真實,是相悖離的、是相互對立的(粉骨碎身~~留清白)。只有相互對立才能依存。

言未了,聖旨下:「如姜后不認,即去一目!」黃妃曰:「快認了罷!」姜后大哭曰:「縱死,豈有冒認之理?」

奉御官百般逼迫,容留不得,將姜皇后剜去一目,血染衣襟,昏絕於地。

當大家看到香港警察下手那麼狠、林鄭表現那麼邪惡,你不要把他當成人。而受難者很多都是普通的人,同樣是有原由的……有些歷史上的原由促成了今天發生的事情。很慘、也很無奈!

就像那黃之峰,22歲,就是來討中共的債。而整個抗爭的學生年齡,絕大多數都在30歲以下,一定跟89‧六四相關,這是一群要共產黨命的人,回來討債的。

而在30年前,那些學生在北京城抗議的時候,他們是「保中共」的。這事兒就難了!因為在當時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沒有機會從生命角度上認識中共本質。大多是從人表面的人權、自由、利益的角度去認識。

但今天,我們看到的是「與神同行」!在那個時候也沒有人能說出來:為什麼美國人的錢上面印著「In God with Trust」?那時候,沒有人說出要與神同行,更沒有「天滅中共」這一說。

所以是一個時代的過程。

黃妃忙教左右宮人扶救,急切未醒。可憐!

有詩為證,詩曰:
剜目飛災禍不禁,只因規諫語相侵。
早知國破終無救,空向西宮血染襟。

「國破終無救」是命運所致。如果姜皇后像雲中子那樣,能夠在生命境界中昇華的話,不會遭此苦難。所以在《封神演義》中,同樣也在講述著:有些苦難是無奈的,是受制於生命的境界,是受制於生命的環境背景。

那這東西是沒招了,各人有各人的背景,誰也代替不了誰,這就是命運所致。我們民間有一句話:「沉默是金,智者無語。」智者,他絕不阻礙天意。

而人,一定從自己認為多好的角度,要去講述、要去規勸。而規勸跟角度往往是衝著具體的人去,但是,他分不清對方是人、是魔?還是妖、還是鬼?

所以在遇到問題,面對事情的時候,越是普通的人就越容易去表達自己(的意見)。表達的時候,就是麻煩。現實中,很多人遇到的麻煩,就是在表達自己的意見。表達的時候,命運產生了。而表達者,也是命運所定。

反過來,一個人如何面對、避免這種麻煩呢?

只有修煉!

只有修煉,才能使自己逐漸能夠洞徹現實環境中遇到的一切,而約束自我。

但不能去改變別人。姜皇后出現的問題,就是:想改變皇帝——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指責妲己。他可以罵紂王,紂王沒把她如何,但是她去碰妲己的時候——對方是妖怪——她就輸了、完了。

當然,姜皇后表現的是一個人應該有的境界,這是沒錯的。但是,那僅僅是「人的層面」的境界——她要在人間留下清白(無論她遭受多大的苦難)。

黃貴妃見姜后遭此慘刑,淚流不止。奉御官將剜下來血滴滴一目盛貯盤內,同黃妃上輦來回紂王。黃妃下輦進宮。紂王忙問曰:「那賤人可曾招成?」黃妃奏曰:「姜后並無此情,嚴究不過,受剜目屈刑,怎肯失了大節?奉旨已取一目。」

黃妃將姜后一目血淋淋的捧將上來。紂王觀之,見姜后之睛,其心不忍;恩愛多年,自悔無及,低頭不語,甚覺傷情。

紂王都是這樣一步一步跟上來的,這就是「一步錯,步步歪」。做個對比:當你看到習近平招鬼上身之後,麻煩了!在此之前,你都可以勸他回心轉意,到這兒,就完了!他一條路一定走到黑。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他講得非常好!那是一個生命循環的過程。扭臉他就「牢記使命」了。然後拼命要改掉這句話(方得始終),那不就是妖怪嗎?

不就是:王滬寧是妖怪?他敢去改菩薩的話。他自己用了菩薩的話,扭臉(招鬼上身之後)敢去不認——那就是欺師滅祖!

你可以不用,但你用過之後不能後悔(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就像拿橡皮擦給擦了。你是一國之君——現在屁股還坐在這把椅子(龍椅)上。

至於他當成什麼樣的君王?那是他自個兒的事(不能勸了)。

回首責妲己曰:「方纔輕信你一言,將姜后剜去一目,又不曾招成,咎將誰委?這事俱係你輕率妄動。倘百官不服,奈何,奈何!」

紂王想到的依然是自己。因為他怕百官會責怪。也因為沒有一個朝代敢把皇后上大刑。

妲己曰:「姜后不招,百官自然有說,如何干休。況東伯侯坐鎮一國,亦要為女洗冤。此事必欲姜后招成,方免百官萬姓之口。」

狐狸厲害、妖怪厲害!是,她(姜后)可能真是屈了,但現在只能生米做成熟飯了,否則的話,大王你就完了。因為你已經把她眼睛挖了。

因為人的貪心,而遭到動物的左右。當動物一旦上手,你再說我不能這麼做,你已經難了!

紂王沉吟不語,心下煎熬,似羝羊觸藩,進退兩難,良久,問妲己曰:「為今之計,何法處之方妥?」妲己曰:「事已到此,一不做,二不休,招成則安靜無說,不招則議論風生,竟無寧宇。為今之計,只有嚴刑酷拷,不怕他不認。

所以這時候紂王都不去想:這是妲己的錯。或他也知道是妲己的錯,但他將錯就錯。算命中說:「一步錯,步步歪」天經地義!招鬼容易,送鬼難(你送不出去)!

女媧用招妖幡把狐狸招來之後,就給人間定了一個規矩:在人的環境中,惡人必招妖怪。

惡人招妖怪、鬼上人身,從而加害於人。當罪大惡極,十惡不赦,朝代就完結。所以那鬼厲害呀!

今傳旨:令貴妃用銅斗一只,內放炭火燒紅,如不肯招,炮烙姜后二手。十指連心,痛不可當,不愁他不承認!」

銅斗,中間是空的。

妲己下手:一,剜姜后的眼。二,燙她的手,因為十指連心——掏人心窩。這是獸、這是妖、這是魔對付人的手段,營造恐懼,竊取人的本質(人的眼睛就是人的心靈)來顯示人的珍貴,也顯示出妖魔鬼怪的邪惡。

紂王曰:「據黃妃所言,姜后全無此事;今又用此慘刑,屈勘中宮,恐百官他議。剜目己錯,豈可再乎?」妲己曰:「陛下差矣!事到如此,勢成騎虎,寧可屈勘姜后,陛下不可得罪於天下諸侯、合朝文武。」

這個時候紂王已經知道姜皇后應該沒有生事,但他把她做(酷刑)成那樣……這就是命運啦!人戰勝不了鬼!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這就是當初習近平轉變的過程。他一開始不是這樣,後來,走成這樣。

紂王出乎無奈,只得傳旨:「如再不認,用炮烙二手,毋得啣情掩諱!」

黃妃聽得此言,魂不附體。上輦回宮,來看姜后──可憐身倒塵埃,血染衣襟,情景慘不忍見。放聲大哭曰:「我的賢德娘娘!你前身作何惡孽,得罪於天地,遭此橫刑!」

這裡面都帶著相生相剋、報應的說法。在中國的傳統中同樣是(這樣說)。

乃扶姜后而慰曰:「賢后娘娘,你認了罷!昏君意呆心毒,聽信賤人之言,必欲致你死地。如你再不招,用銅斗炮烙你二手。如此慘惡,我何忍見。」

獸的邪惡、紂王昏君、作為第三者的黃貴妃無力而為、姜皇后的人性清白珍貴——一齣戲中四種人的處境,在人間必必皆是,而且他們不會吸取歷史的教訓。

姜后血淚染面,大哭曰:「我生前罪深孽重,一死何辭!只是你替我作個證盟,就死瞑日!」言未了,只見奉御官將銅斗燒紅,傳旨曰:「如姜后不認,即烙其二手!」

姜后心如鐵石,意似堅鋼,豈肯認此誣陷屈情。奉御官不由分說,將銅斗放在姜后兩手,只烙的筋斷皮焦,骨枯煙臭。十指連心,可憐昏死在地。後人觀此,不勝傷感。

有詩嘆曰:

銅斗燒紅烈焰生,宮人此際下無情。
可憐一片忠貞意,化作空流日夜鳴!

當大家看到香港的事情時,你要知道,人面對的就是妖怪。共產黨是妖怪,才會這麼做,人不會這麼做的。

宮中之人(差人)完全是冷默的、完全殭屍一般地去做(施酷刑)。所以,在中共的體制中,那些差人同樣是殭屍一般。這是人生之悲劇——那時就這樣,現在同樣是這樣。

黃妃看見這等光景,兔死狐悲,心如刀絞,意似油煎,痛哭一場,上輦回宮,進宮見紂王。黃妃含淚奏曰:「慘刑酷法,嚴審數番,並無行刺真情。只怕奸臣內外相通,做害中宮,事機有變,其禍不小。」

紂王聽言,大驚曰:「此事皆美人教朕傳旨勘問,事既如此,奈何奈何!」妲己跪而奏曰:「陛下不必憂慮。刺客姜環現在,傳旨著威武大將軍晁田、晁雷,押解姜環進西宮,二人對面執問,難道姜后還有推托?此回必定招認。」紂王曰:「此事甚善。」傳旨:「宣押刺客對審。」黃妃回宮。不題。

在中共的體制中,太多是以這種方式展現於人間。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邪的。他只管他的目的,從來不管事情的真相。屈打成招,展現的是羨慕、妒忌、恨——生命的邪惡。根本不是說要把什麼事情做成,或者做不成。

話言晁田、晁雷押刺客姜環進西宮對詞。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