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美中或會經濟「脫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白俄羅斯,歐洲最後一個獨裁國家,昨天大概它在它的首都明斯克,出來20幾萬人,那個場面有點兒像去年的香港。結果這個他叫什麼盧卡申科,就是他的作假當選了總統,作假當選總統,拿著卡賓槍,他16歲的兒子全副武裝也拿著卡賓槍,登上直升飛機,說是去發布了戒嚴令大概是。我個人覺得滿荒謬的,一個民選的總統,你如果是民選的總統,你拿著卡賓槍,你的兒子不到16歲也拿著卡賓槍,那白俄羅斯,不是各家庭隨便可以買到槍枝的,他沒有任何意識說,這東西本身就是一種胡來的成分。

權力者就是權力者,以作假的方式成為權力的人,他通常不會放棄權力的。毛澤東的話,槍桿子裡頭出政權,基本都是以殺人的概念出現。所以這樣的男人在我眼睛裡一般都是,都是個笑話,表面上,人的層面表面上,他是一個爭取者、一個占有者。但真正在生命的故事中呢,你就看到他是一個助紂為虐,助紂為虐最終給自己定位的人。就是他扮演的角色,往往會讓更多的人在人性的角度上,有所表達的機會,他所表達、他所做的一切,通常就是這樣,確實包含著相當的,一種生命體悟的東西。所以在人的環境中,今天2020年,在我個人記憶當中從來沒有經歷過,像今年2020年這樣的波瀾壯闊,就是這樣的目不暇接。那不僅僅是新聞的問題,就是人類不同的人都在自己的環境中,被人性的問題、被生命的問題,強烈的撞擊著。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川普第一次直接了當的,直接對習近平說脫鉤,全面脫鉤。福克斯新聞網昨天星期日播出的節目,是一份專訪,他當時講的時候比較簡單啦。他說如果中共國,其實他們,他用了他們,那今天的中國呢是習近平的姓習,所以如果習近平,不改變方式對待我們美國的話,我一定會那麼做的。而這個問題是來自於記者問他,中國跟美國是不是沒必要做生意,是否會脫鉤? 是否會脫鉤?那他直接的描述就這麼描述。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一次他以最肯定的方式,我一定會那麼做,我一定會那麼做,他重複了3遍。這個美國之音,根本就沒有描繪出當時的場景。

所以全面脫鉤已經成為了,川普在他執政過程中的,內心中的一個定位、一個確定。全面脫鉤可以達到什麼程度?我給你舉個例子吧,你比如說這個華為手機,華為手機,8月17日美國頒布了新的法令,新的一個政府命令,所有第三方,如果第三方能夠突破美國的禁令,替華為購買相關的產品的話,這第三方將遭到制裁。在5月15日,美國商務部拿出更新的命令之後,台灣的台積電就不再接華為的合同。華為的芯片,手機5G的芯片,5G是不是5G 瞎掰了,它的芯片的本身就出現了短供。所以當時它就,大概前後囤積了300億美元的晶片,來保證華為的運作。我以為很多人就說,那是華為手機需要的,我個人以為不一定,它其實藉助華為手機,它要為中共服務在其他方面,但是晶片就成為必需的。

所以在當時禁令出來之後,主要製作晶片的為它製作晶片的,麒麟晶片的,台積電就聲明不再接受新單子了,那因為美國的禁令。在這個背景之下,那華為就轉向三星,跟台灣有另外一家公司,聯發科,那透過他們第三方,去購買美國的晶片,或者說去購買台積電的晶片。你比如說是由三星買了台積電的晶片,或者是由聯發科買了台積電的晶片,再轉手給華為。其中在香港出事之前,它同樣可以透過香港的公司,其實它自己的,但透過香港的公司去購買這樣的產品,然後再轉到香港,進入到大陸供華為使用。

上千億的企業做到這分上,垃圾,做到這分上就是垃圾,對不對。一個家過日子,說家裡過日子靠偷,你媽養了仨孩子是偷,靠偷養起來的,吃了上頓沒下頓,你說是不是垃圾。原來印度有個歌叫拉茲之歌,有個電影就叫拉茲,就是講小偷的故事,小偷的故事,它是講述了一個血緣的問題。就是說生驢的就是驢,驢家就是驢,馬家就是馬,我們家是貴族就永遠是貴族。那個故事就是說,這個貴族家的孩子,被另外一個仇家給弄走了,說你家是貴族,你孩子不是就非得是貴族嗎,我給他弄成小偷,這就是拉茲之歌,說非得改變你們家這個貴族的概念。它裡面有著這種,情仇報仇的成分在裡面。

但是呢它講述,就是一個家庭以偷的方式生存,很難想像 很難維繫、很難想像,但你更難想像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骨幹,對不對,它是以這樣的方式生存,但華為真的就是。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美國8月17日下達了新的命令,就是任何第三方,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把華為所需要的東西轉賣給華為,華為立刻就完蛋了。昨天拿出來的報告,基本上是說,到今年年底,2020年華為首先傳出壽終正寢,其實不是壽終正寢啊,是上了這個絞索給勒死了,基本它就沒有任何可能,完全給勒死掉。

而仰仗著華為生存的,包括聯發科等這些其他外面的公司,跟隨著全都死掉。

所以我剛才解釋的意思,這是美國制裁所產生的故事。如果美國經濟全面脫鉤,美國經濟全面脫鉤,今天從北京開往上海的高鐵,那個車轂轆是美國進口的,那個車轂轆是美國進口的。所以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只能拜託習近平,對不對,或者王滬寧,讓他們倆在車頭前頭一握,順著鐵軌爬,那只能這樣。它沒轂轆, 不開玩笑,那個東西是消耗品咧,你看車速那麼高,坐車的只關心自己花了多少錢買車票,你知道那個轂轆,就像我們開汽車的紮皮一樣,那個磨損極高的,它的需要更換的概念是,那一定是最強的。如果全面脫鉤的話,那個轂轆你就改成,弄倆蜻蜓或者蒼蠅,你那個快鐵就改成翅膀飛就完了,沒有什麼別的招。所以這是川普在面對中共的問題上,面對習近平問題上,我們看到他最新的說法,之前沒有這麼直接了當過。那全面脫鉤是川普打擊中國共產黨,以全球的概念打擊中國共產黨當中,我們看到的最新的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摘選今日點擊/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