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蔡詠梅:大佛洗腳天下亂 末代徵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9日訊】中國大陸近期的異象頻頻到來,極端的天災人禍,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被認為是改朝換代的徵兆,引起國人熱議。資深媒體人蔡詠梅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近期中國四川樂山大佛被洪水淹腳趾是不祥之兆。

樂山大佛被淹腳 災難來臨的象徵

蔡詠梅來自四川成都,她認為目前中國罕見的洪災導致樂山大佛的腳趾被水淹,這在歷史上是災難降臨的前兆。當地民間流傳著「大佛洗腳,樂山睡不著」和「大佛洗腳,天下會大亂」的說法。樂山大佛是很多當地人的精神寄託,發生這種異象導致人心惶惶。

她介紹說,樂山大佛建於唐朝,至今一千年歷史。當初選擇在三條大河匯聚的地方建這個大佛,目的是為了保佑這些江上河上行船的人。樂山大佛據說是世界上最大的石佛,很多中國人對大佛有著精神上的寄託。「加上中國人有一種天然感應的傳統,中國大佛發生什麼事情,就覺得有一種異象,一定跟人間社會是有某種聯繫的。所以大佛淹腳這個事情,那就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件事。」

她表示,在近代發生的一些災難時,大佛曾顯靈出示異象並有拍照作為記錄,她親眼見過照片。例如,「大躍進」時期發生大饑荒,當時江上漂浮了很多那種餓死的屍體,就在三江匯流的回水處漂浮。大佛不忍心看,所以大佛的眼睛就閉起來了。有人拍了照片成為證據。此外,在文革時群眾間的武鬥搞得很厲害,民不聊生,大佛也閉了眼睛。

此外,當地人認為大佛洗腳不是很吉利的現象。據四川人的歷史記載,上一次大佛洗腳是在1933年。當時流經樂山大佛的岷江上游的茂縣,發生了山體坡滑,泥石流崩塌時把岷江切斷了,形成了一個堰塞湖。幾十天後,這個堰塞湖就積了大量的水導致崩塌,造成岷江水一路奔流而下,激起的水浪波浪都達20米高。水一直沖下去,經過成都衝到樂山,淹到了樂山大佛的腳。那次災難造成1萬人死亡。

兩百多年前的乾隆年間,大渡河也發生了像岷江那樣的堰塞湖。大渡河先是斷流,斷流後那個水就成了一個湖,囤積在上面。然後經不住上流水衝的時候,堰塞湖崩塌後,大渡河的水衝到了樂山。那一次災難死傷慘重,造成10萬人死亡。

她說,當社會安定祥和的時候,大佛會出現彩虹相伴。這次大佛淹腳,令當地人感到憂慮。「這對大家的心理有很大的衝擊。所以就會議論紛紛,對這次的災難,我覺得現在樂山大佛,已經成為一個這次四川大洪水的一個象徵。」

天降異象頻繁 國人熱議改朝換代

蔡詠梅說,中國天人感應的傳統思維其實根深蒂固,天降異象令人聯想到朝代更替。「中國歷朝改朝換代的時候,就會人心惶惶嘛。人心惶惶的時候就說天有異象,發生日食啦,會在六月下雪,這些中國人正在說。現在已經發生了嘛,北京發生冰雹了,這些都有了。他們覺得只要反常的氣候,遇到這種情況,皇帝也很害怕的。皇帝就覺得上天在警告我了。 」

今年北京六月下雪和冰雹,北京上海出現白晝如黑夜和奇異閃電,青蛙遍地上街,這些異象讓很多中國人都相信是上天的警告,心理受到震懾,認為這個社會要出問題了。

蔡詠梅表示,為了穩住人心,中共對內的宣傳在拚命美化和淡化這些災難。「所以現在中國政府,它其實意識到這個問題了,它為了穩定,你有沒有發現它的對內宣傳,對外它騙不了,對內的宣傳拚命講一些。比如最先第一次長江洪峰開始興起,淹的時候,它拍些照片說很美,像仙境那樣的景色。這是個災難呀!你把它當仙境,比如這次長江重慶淹水,很嚇人。你看到那個洪水退後,好多人簡直欲哭無淚。你看那些商戶,那些做生意的家產等全都毀了,很慘的。是吧?最近它宣傳重慶淹水:大家看到很高興,我們重慶的輕軌在水上漂,宣傳大家很樂觀這樣。」

中共的文宣漠視災民悲苦,甚且粉飾太平。但是,現在有互聯網,每個人都有手機,發生的災難的景象大家都可以放到網上。這種視像效果非常大,對中共當局來說非常不利,也無法再隱瞞。

大量水壩破壞生態 四川洪災百年不遇

蔡詠梅表示,中共不顧及民生和環境,放任官員濫建水壩工程造成生態環境污染,水災地震接踵而來。近期的天災背後實際是人禍。

她說,一些七八十歲的重慶人說從未見過這樣大的洪災,中共建政奪取政權以來沒有見過,可謂百年不遇。她認為發生這樣的大災難,一是因為極端氣候出現的天災,二是因為中共亂建水壩的人為因素,導致生態環境惡化。

她解釋,水的落差越大,能量就越大,具有水利資源開發的潛力。

長江是中國最大的一條河,水量最豐沛,而大量的水來自四川。四川地方的河流有一個特點,就是河流落差非常大。流到樂山的三條河分別是青衣江、岷江和大渡河。岷江水的流量等於黃河的1.5倍,大渡河的水量比岷江還大。流到下游的兩條河流的下游的水變成了岷江的水流。在河流之前的大渡河的水流,水流量比岷江還大。上游和下游的水流有很高的落差。岷江水的落差達到3500米,大渡河的落差達到4000米。

所以在過去幾十年中,中共就大力發展水利發電。長江上游那些地方,全部都在建水力發電站。水利發電的建法是梯級發電,沿江不停地建,密密麻麻的。有些是地方政府建的,很粗糙簡單。「整個中國的川西的那個地方,簡直是說,你開車經過的地方,每20分鐘、30分鐘就有一個水電站。」

蔡詠梅指出,大量的水壩建起來之後,馬上帶來了生態環境被破壞的問題。以前大渡河的風景非常美,沿著河邊的公路開車可以看到。建立水利發電站後水位上升,沿江的公路全部淹掉,所有的公路都穿洞了。

她說,不僅是公路被破壞掉,整個河流的生態系統都被破壞掉了。四川那個地形叫做橫斷山,高山峽谷,最高四川的貢嘎雪山,海拔7500米高。那個地方特別難通行,要爬過一座幾千米的高山下到峽谷裡,上去又下來。

「所以那個地方的地質是很脆弱的。那個地方就經常發生滑坡,經常發生地震。但是你又去建那麼多的大壩,建那麼多水電站,那麼對這個本來就很脆弱的地質引起很大的問題。滑坡啊,這些情況就更嚴重。所以有人不是上次汶川地震發生後,他們就認為是水電站引起的。因為那個水電站是這樣的,你這樣的水是積水,本來水就嘩嘩嘩的很自然的就流動下來,你建了一個湖在那個半山上,那麼水就給積在上面後,一定會有很大的水的壓力。這個水的壓力一定會對兩邊的山都會形成壓力。」

她強調,水壓著山坡就會有壓力,除了汶川地震,還可能引發很多小地震,甚至很多山崩等等。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還允許大量建造水壩,本來自然流動的水都是有很大的落差,水壩建起來後,山崩和水土侵蝕就更嚴重。據說岷江流域近一半都被水土侵蝕。大渡河一百年來有1億噸的泥沙被沉入河底,因為建壩後水流放緩了,河床被抬高,水庫的庫床也被抬高,水庫的容量會變小。

「所以現在三峽大壩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上流的那個水來了以後,那些本來會自然沖放掉的那些河沙,泥石這些就沖不掉了。就積存在河床下面。所以你看這一次四川的那個水災發生了,洪水發生了。你看到那個網上的大量的視頻,自媒體的報導的,都是看到山崩,整個山都崩了。山崩後那些泥石都捲入河中。然後被泥浪捲走,你想那個河水,水的力量本來就很大了,再加上泥石的力量加在一起,那個破壞力非常非常的大。」

天然美景被破壞 中央領導發大財

蔡詠梅說,中共利益集團把經濟發展變成第一,完全不顧自然生態。經濟開放的決策是當官的說了算。造成濫建水電站的情況非常嚴重,沒人管。

她表示,中國民間的制衡力量很弱,搞環保生態的NGO組織全部被認為是「敵對勢力」,和外國勾結。現在都不能發聲了。然後沒有人制衡,中共官員隨便亂來,連水流平緩沒有利用價值的河流都建水電站。

從青藏高原流出來的河流,基本上全部都建了水電站,唯有怒江逃過一劫,得益於聯合國的干涉。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出現了三江並流的自然現象,從西藏流出,經雲南西部,三條大河隔著一片山平行地流淌170公里,互不交匯。那片土地的生態、物種和植被豐富,形成的自然奇觀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極罕見。中國想申請成為世界自然遺產,得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警告,如果建水電站破壞自然生態就沒有希望。因此,原先的建水電站計劃才被停止,怒江成為中國幾乎是唯一可以自由奔騰的河流。

「所以你會看到中國的這個自然生態的破壞,絕對不是什麼一個無心的過失。這個最大的責任就是這個(中共)政府。」

蔡詠梅說,中國大陸的媒體自己披露,水利系統非常賺錢,李鵬家族的上市電力公司非常撈錢。李鵬在主管建三峽大壩的時候,費用是通過從全體全國人民交稅來集資。但是三峽大壩建成發電後,收穫的利潤卻不是全國人民的了。「這個三峽大壩這些公司七倒八倒的,七轉八轉的,居然變成一個私人的上市公司了。所以,這個三峽大壩發電的利潤是很大的。那麼,從三峽大壩的發電是個很大的利益,所以很多人就從中漁利了。」

中國大陸很多媒體已經披露這個情況,包括中央巡視組不點名地批評了李鵬這個「中央老領導」,但是因為各種政治原因卻不處理。「所以說中國大陸反腐不是真正的反腐,它是有策略的反腐。而是出於政治鬥爭的反腐。如果你是我這一派的,我就不反你了。明明你腐敗,我不管,我就把你放過了。」

然而,耗資耗時巨大的三峽大壩卻沒有防洪功能,而且導致生態污染。蔡詠梅說,三峽大壩建立之前,重慶是不會被淹的,因為長江經過重慶的地方是有坡度的,水就嘩嘩的流走了,不會淹到這個山城上。但是三峽大壩落成後建了很大的水庫,重慶就在水庫邊上尾部的地方。三峽水壩的水位抬升了以後,重慶被淹是不可避免。「而且不光是淹,重慶還受到建了三峽大壩水庫形成以後很多對生態的破壞。比如三峽上流的垃圾啦全部都集在三峽上遊的地方了,大壩上游的地方。那麼就對水的污染就非常的嚴重。所以重慶區域的水污染很嚴重。」

破壞民主自由 中共對西方社會是威脅

蔡詠梅說,這次中共病毒瘟疫傳播到全世界,引起西方世界對中共的不滿。中美貿易已經讓中美關係惡化,再加上香港問題影響大,美國要改變89年「六四」以來的中美政策,中共非常害怕。

「現在美國就是把中共看成對她、對這個自由世界最大威脅的一個政權。因為現在中國的經濟實力是第二,現在中國那種對外的擴張也很厲害,尤其是對那個東亞南海這個區域的。所以大家感到威脅。而且它的意識形態的對外擴張,對那些第三世界,對這些地方就有主權的要求,對這個東海、南海是一個主權的要求。比如說台灣問題,南海等等。然後它的海軍還要對外擴張,還有一帶一路這些。」

她認為,中共的存在令自由社會備感威脅。中共模式的成功意味著西方模式的失敗,很多第三世界國家會因此去模仿中共,不走自由民主化道路,對世界來說是一種危險。

完整採訪請觀看《珍言真語》視頻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