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防疫強迫民眾喝不明中藥 服用者虛弱噁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1日訊】中共病毒疫情嚴重,新疆目前實施嚴厲的封城措施,令民眾苦不堪言。有當事人表示,拘留營中的在押女犯每週都要脫光衣服噴灑消毒水;隔離在家的居民被人用鎖從大門外面鎖上,不得出門;隔離可以長達40多天,病毒檢測陰性也不能結束隔離;不配合者就被抓起來,此外,當局還強迫民眾喝不明中藥

新疆當局採取的封城措施已經持續了45天。美聯社說,綜合官方通告、媒體和採訪到的三名新疆被隔離者的說法,當地政府的有些做法被專家稱為違反醫學道德,有些居民在威逼下服用那些沒有經過嚴格臨床檢驗的中藥

一名中年維吾爾婦女告訴美聯社,她在中國疫情高峰期時遭到拘押,被迫喝下一種中藥後感到虛弱、噁心。她和同監室的獄友每週都得脫光衣服一次,讓看守用消毒水噴灑她們的身體和監室。

這名婦女說,「皮膚有種燒灼的感覺。」「我的手被毀了,我的皮膚開始脫落。」

這名維吾爾族婦女告訴美聯社,她在被拘禁一個多月後獲釋返家,一到家就被隔離了起來。她說,社區工作者每天來一次強迫她服下沒有任何標誌的白瓶子中藥。她說,如果她不喝就會再被拘留起來。

當局還說,採取這些措施是為了全疆所有居民的利益。幾十年來,中共政府為了控制新疆人想盡了辦法。維吾爾人對當局的高壓手段非常憎恨。

美國之音報導,新疆封城中廣泛使用了監控設備,拘留營中的100多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全都處於監控之中。

報導稱,其實漢族人的待遇也不好。這個月,數千名漢族人在社媒體上抱怨當局採取的抗疫措施太過分。網路照片顯示,有的居民被手銬鎖在欄杆上,家裡的大門被人用鎖給鎖起來。

有一名漢族商人對美聯社說,他從7月中旬就被隔離起來,雖然病毒檢測呈陰性,可有關當局依然不放他出來。他在網上披露了自己的狀況後當局命令他刪掉自己的貼子,並被告知要保持沉默。

這位商人8月中旬在微博上說,「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保持沉默。」「長期沉默,自己就會陷入絕望的深淵。」

他在幾天後又在微博上發貼說:「我在這個房間裡呆了多久,我都不記得了。我只想忘記一切。」

他也被迫服用過那名新疆婦女用過的那種叫連花清瘟的液體中藥。

連花清瘟是一種中草藥,這帖藥方內含高濃度的毒素和致癌物質,是德國、瑞士、美國和其他國家禁止的藥材,經常被美國海關查獲。美國FDA認定這種藥欺騙人,對中共病毒根本沒有任何治療作用,純屬騙人。

此前,一名居住在烏魯木齊的市民向自由亞洲電臺反映,「我知道的藥有三種,蓮花清瘟、中藥沖劑、罐裝中藥。強制喝的都是罐裝中藥,要求每天三次,吃了拍照發群裡。我有朋友吃完藥上吐下瀉。(社區)還公開威脅說,如果不按標準吃藥,就會影響出疆、孩子升學。」

不願透露姓名的新疆居民何先生向自由亞洲電臺介紹說,雖然新疆在上一次疫情爆發時進行嚴厲防控,但輿論就新一輪的「休克式」防疫管理反響更大、更負面。

他說:「上次是因為新年,處於冬季。旅遊和農業基本是閒置或者低峰期。現在7、8月,對各個行業的打擊都很大。很多人有貸款,農民地裡的糧食和水果都無法採收。公務員系統也非常疲憊,因為一直沒有停止的工作。」

新疆疫情主要集中於烏魯木齊,何先生提到,新疆的防疫措施較疫情重災區的武漢還要嚴格,甚至無病例地區也封鎖。

對於新疆政府「鐵腕式」的防疫措施,烏魯木齊某住宅區居民選擇開窗集體發洩,結果被定性為違法行為、「煽動性活動」,有民眾還遭到公安約談。另外,曾在網路發帖披露情況的網民也表示收到當局人警告,要求他們刪帖。

何先生譴責當局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打壓網路輿論影響。他形容新疆是一個高壓管控的「監獄」。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